2019年7月12日星期五

北京前副市长被双开 被指曾帮郭文贵干这个

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在星期四(11日)通报,中国科协前党组成员兼书记处书记已被""(开除党籍、公职)。

陈刚是今年首个落马的省部级官员,内媒《财新网》曾报道指,陈刚在部前副部长马建协调下,帮助外逃富商贷款、处理违建等问题。

通报指,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陈刚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决定开除党籍和公职,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通报提到,陈刚在经济上极度贪婪、生活上极度腐化奢靡,搞迷信活动,建造豪华私家园林供个人享乐,违规多占住房,违规出入、独占私人会所,长年无偿占用酒店豪华套房。

曾两度被贬任闲职

事实上,陈刚一度被称为"政治新星"。2006年刚40岁时,陈刚就当上北京市,且是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公开资料显示,陈刚曾长期担任北京副市长,分管城市规划、城建等方面工作。

陈刚落马早有征兆,曾先后两次被贬任闲职。在2017年2月,在北京副市长任上工作十年有余的陈刚,突然调任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及至2018年3月,陈刚又被调往中国科协,担任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科协常委。最终在2019年1月6日,陈刚被通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来源:香港01

2019年7月9日星期二

孟晚舟具三重身份 被曝有特工编号

随着中国电信巨头被美国封杀,其军方和背景越来越被国际社会关注。身在美国的富商更指出,华为等10家中企巨头其实都是中共军企,其高管都同时具有三重身份,在军内和国安内部都有编号。

称,华为是中共秘密军企,在军队和国安系统都有编号。(网络图片)

随着中国电信巨头华为被美国封杀,其军方和国安背景越来越被国际社会关注。身在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更指出,华为等10家中企巨头其实都是中共军企,其高管都同时具有三重身份,在军内和国安内部都有编号。

郭文贵在去年底一次爆料中披露,中国的阿里巴巴、腾讯、华为、北方工业、中国兵器、保利集团、平安集团、振华石油、中兴通讯和同方威视等10大巨头其实都是中共军工企业,其中有9家都和江泽民家族有关系。

他说,很多人都在研究这些企业和中共军方的关系,西方社会则认为它们有国企背景或者与军方合作的背景,其实不然,它们本身就是秘密的中共军企,包括马云的大数据、微信都是军企。

这次爆料同时还指出,孟晚舟和这10大军企业的所有高管和站在前台的人一样,都具有三个身份:第一,在军队中有编号,享受相应的军队行政级别待遇,在部同样有代号;第二,是中共金融界重点扶植和保护的对象;第三,在外交上也享受国家权力,孟晚舟出事后中共外交部出面要人,就是明证。

他表示,华为的每支手机都有监听功能,华为不仅监听所有国内外用户,也在掠夺中国老百姓的财富。华为和孟晚舟被美国起诉,则是因为窃取技术和诈欺。

不过,相关爆料目前尚未获得第三方证实。

事实上,华为的军方和国安背景早已引起美国政府关注。10年前,美国政府报告就指出,华为总裁出身中共军官,首任董事长孙亚芳则来自中共国安系统,华为和军方合作非常密切。报告并引述华为前员工指,华为内部组织结构和中共门非常相似。

孟晚舟被抓后,美国司法部指其持有多本护照,港媒证实她还有美方没有掌握的护照。当时外界普遍怀疑,孟晚舟具有中共特务身份,甚至在国安部拥有行政级别。

美国国会参议员卢比奥在其推特表示,华为是披着一层薄薄电信企业面纱的中共情报机构。美国副总统彭斯更直言,华为实际上是中共的全资子公司。

华为声称,该公司是全体员工通过华为工会持股的民营公司。不过,员工被曝只持股,并不享有股东权利,而华为工会隶属中共掌控的全国工会,华为的决策权则完全掌握在任正非等少数公司高层手中。

上述爆料中提到的一些中企巨头,虽然名为民企,但实际上承担着替中共监控民众、买卖军火、进出口石油、挑战美元金融体系、输出互联网模式和夺取未来5G控制权等等政治任务。日前,中共党媒刚刚公开了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的中共党员身份。

另外,去年以来,和孟晚舟一样“惊动”中共外交部的中企巨头高管,还包括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刘去年8月底在美国涉性侵被抓后,不到一天就被无条件保释,逃回中国大陆。3日后,中共外交部即表示,中共驻芝加哥领事馆正密切跟进事件。港媒指,外交部还向受害女生在中国大陆国内的家属施压。

根据公开报导,刘强东等一众中企巨头的高层,曾穿军服“重走长征路”,向北京表忠。

来源:新唐人

2019年7月3日星期三

郭文贵、夏业良案:联邦法院开庭,保镖对张伟动粗

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博讯报道)“诽谤案”,7月1日上午在维吉尼亚州法庭(安吉丽亚)开庭,上午双方律师就可采纳的证据、证人等议题进行了辩论。郭方律师对夏业良方提供的12份视频、文字证据提出异议,认为“无关”、“翻译未进行姿质审核”。经过辩论,法庭确认一些证据可以使用,可以做证。

上午休庭期间,去厕所,被阻拦,不让其出来,并故意用肘推他。他立即向法庭反应,随后到楼下报警。

张伟一直是挺郭人士,目前不再认同郭文贵,但并未公开反对郭文贵。

上午法庭还确认了八名陪审员。

下午继续庭审,预计会持续到7月3日。 来源:博讯

七一升旗礼保安加强 梁颂恒否认接受郭文贵「金援」反送中

2019年6月18日星期二

班农让曾庆红非常失望(图)

让曾庆红非常失望(图)

戚思



班农严厉斥责美国前副拜登向中共监控公司投资巨款。



6月3日,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参加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国会山研讨会。

【来源:人民报,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由于语言障碍等等原因,虽然前白宫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与曾庆红的人马来往极其密切,但他并不知道总指挥是寄居毒蟹托生的中共前副主席曾庆红,这个寄居毒蟹寄居在癞蛤蟆托生的江泽民头上。在人间,曾庆红的头衔是江的狗头军师和最大的特务头子,而江泽民是六四天安门血案的共谋者与最大受益者。

当取得了班农的信任之后,曾庆红授意手下在美国成立两个完全独立的基金会,一个是专搞钱的,一个是不摸钱的。班农是不摸钱的那个基金会的主席,利用的是他那个「前白宫首席策略师」头衔。

因为两个基金会完全是独立的,因此班农不摸钱也不关心那个专搞钱的基金会的巨额捐助人都是些什么人,他更不知道美国黑色大鳄和黑心政治界富人已经成为那个专搞钱基金会的捐款顶梁柱。

中国有句话是「无利不起早」,这些黑色顶梁柱毫不掩饰自己撒钱的目的,一个是制造事端,干扰川普,分散他治理好国家的精力;一个是要把总统川普拉下马。

一些网友透露,曾庆红派系不断提供真里掺假、假里掺真的内容,最恐怖的是,在直播中公开声称曾庆红「伟大」。网友们说,这让他们在极度震惊中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他们说,爆料者情绪激动的声称,薄熙来在监狱里可能要被秘密处置,所以决心把中共监狱「清空为零」。

人和人不一样,江曾人马一听就知道,「清空为零」是为了保护薄熙来,让他活着出来当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再度掀起血雨腥风。而善良的人一听也很激动,他们以为「清空为零」是要把被中共迫害的老百姓都放出来呢,以为人民的大救星来了。

历史的迷雾越散越淡,视野越来越清晰,很多人已经看清江泽民、曾庆红等才是中共在的具体执行人,他们才是中共。虽然班农对此并不清楚,但并不妨碍他对美国本土那些恶人的判断。

6月3日,班农参加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简称CPDC)国会山研讨会,并发表演讲。

他在演讲中表示,世界正处在拐点的时刻,开始意识到中共这个魔鬼般的怪物对西方世界和中国人民的危害;西方社会要停止向中共提供资金和技术;必须以正确的价值观作为指引,解除中共的魔咒。

「我们正处在一个拐点的时刻,因为这个世界正在开始苏醒,意识到:某些事情错得离谱,而错得这么离谱的原因是──我们。」班农说。

他表示,华尔街赞助的资本等来自西方的支持和力量「促成了这个控制着中国的『弗兰肯斯坦的怪物』(Frankenstein’s monster)──中共」。

他表示,(美国在华)数百家公司向美国商务部、财务部抱怨,「(中共)强制技术转让、发动网络入侵、技术盗窃……」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的记者采访了这些公司。每一位高管都说:这很恐怖,我们正在被压垮。」

班农说:希拉里等西方政治精英「对他们自己失去了信心,他们实际上相信:我们(西方)是衰落的力量,他们(中共)是崛起的力量」。

「谁是第一批为此付出代价的人?是中国人民。」

「这些代价被施加在了他们的肩膀上,这些负担是被强加的。」「是我们的资本、我们的技术、我们的精英,将这些施加在中国人民身上。」

班农进一步说:「因为这个城市(华盛顿DC)、华尔街、伦敦、法兰克福(的精英)完全知道对自己的人民做了什么。他们所有人都知道(中共)对达赖喇嘛、对西藏佛教徒、对法轮功修炼者、对地下基督教徒和天主教徒做了什么,他们知道这个极权独裁统治集团要利用监控对中国人民做什么。每一个人都知道──你们都再也无法躲藏,但是他们依然要向它(中共)提供资金,提供技术,因为他们想要赚钱。」

「所谓『崛起』的力量受到了『衰落』的力量中精英们的资助。我们这是怎么了?!」

班农认为,西方社会必须停止向中共提供资金和技术,「我们必须要停止这样做,我们要对自己问责。这关乎我们自己。」

「这和贸易无关,这和大豆无关,这和钢铁无关。这是我们的最高道德使命。」

「现在,人们都震惊了。它(中共)渗透到了每一个角落,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核心问题。」班农并不知道,戴着假面具的中共江曾势力也企图蒙骗和利用他来达到目的。

班农在发言中透露,美国前民主党副总统拜登向中共监控公司投资巨款。他说有必要调查世界银行、拜登等西方集团及精英与中共之间的关系。

而曾庆红派系近日则吞吞吐吐、羞羞答答的暗示,中共的好友美国民主党有希望在2020成为执政党,获胜的美国总统将是拜登。

班农说:「拜登的所作所为最令人震惊。」 「他不仅要回答美国人民的问题,他也需要向中国人民回答:为何他或者他的家庭从一家私募股权基金公司拿了15亿去投资?为何他们将这笔钱投资在这些(生产)监控(设备)的公司上?」

班农表示,有必要弄清这笔钱的来龙去脉,「我们必须知道他做出了怎样的妥协,我们必须知道他们拿了多少钱,我们必须看到那些文件,必须从头开始查。」

「他(拜登)的儿子完全没有能力来经营一家私募基金公司。你们都知道筹集那些资金是多么的难。这需要多年的经验。」但是中共给了拜登的小儿子15亿美金的现金。

班农质疑,拜登卷入了南中国海的岛屿争议中。他说,「那些(南中国海的)岛屿是21世纪的慕尼黑。」

他表示,驻守在那里的美国航空母舰,受权允许中共官员在那里标线(划定区域),然后(中共官员)说,「这是区域海,这是我们的!」

「拜登去了那里!」班农说,「当(拜登)他们从中国、从中国银行那里拿了现金后, 拜登以其它方式看待(南中国海的)归属问题。」

「要知道中国银行不像其它的G20国家(的银行),它不是独立的!」班农谴责说,「(中共)他们要给亚洲的韩国人、人、新加坡人、日本人制造更多的问题。」

班农说,他也等待着,更多的与中共之间的交易被公之于众。

我们相信,这一天并不遥远。(文/戚思) △

首发)

2019年5月10日星期五

曾庆红指挥郭文贵运作台湾总统大选(图)

文:姜平,来源:人民报


江泽民(左)及其狗头军师、国安头子的老领导比天都大?!

前年就有知情的朋友透露,郭文贵口中的老领导是国安头子曾庆红,郭爆的很多料都是他们透露的。郭文贵能逃到,也是内部人通知他的。

我认为这都算不得什么,郭文贵原来干的就是国安的活儿,关键是他逃到美国之后,是不是金盆洗手、反戈一击了。这个至关重要。

那位知情朋友说:前年说前年的话,去年说去年的话,今年说今年的话。

我特别赞同,因为人是在不断变化的。

那位知情朋友说:前年的话,今天就不提了。去年曾庆红系人马就决定要扶持陈水扁当下届

我说:怎么可能?阿扁是世界知名的贪污犯,现在还在保外就医,他怎么可能2020当总统呢?

「他们可以造舆论啊!」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有个备胎」。

谁?

。」

我恍然大悟:难怪她死说活说也不肯进行党内初选,也不会给阿扁特赦!而且还说自己肯定连任。

不过我依然有些困惑,为什么曾庆红派系要挺绿呢?挺绿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当然有好处,独嘛,起码有个地方逃。」

那位朋友补充说,不过,比起蔡英文,他们更欣赏

「2020的,郭文贵已经跳进去运作了……」那位朋友肯定的说。 (文/姜平)△

首发)

2019年5月4日星期六

称回中国会被处决 郭文贵控告共和党人

郭文贵

流亡中国富商郭文贵(Wengui Guo,Miles Kwok),日前对一名共和党人Elliott Broidy提告,控诉这名共和党人游说美国要将他引渡回。郭认为,被告Broidy已被收买,由于他(郭)对中国政府直言不讳的批评,若一旦回到中国很可能会被政府处决。

郭文贵向洛杉矶高等法院提交诉讼,被告包括Elliott Broidy本人以及他的公司”Capital Management LLC”,另还有Broidy的妻子Robin Rosenzweig,和她的律师楼”Colfax Law Office Inc”。起诉书中指控他们涉及故意造成情绪困扰、欺诈和干预未来经济优势(fraud and interference with prospective economic advantage)。

该诉讼寻求未指明的损害赔偿金额。提告人郭文贵曾多次发表言论强烈批评中国缺乏民主,及共产党专权等一系列批判性言论,目前已在美国申请庇护。

起诉书显示,如果郭回到中国,他的生活将面临严重危险。”隐瞒和欺诈”指控是因为郭认为Broidy已经祕密地在为中国政府共工作,因为中国政府希望郭能闭嘴,停止一些言论。郭指出,Broidy游说美国政府官员,包括前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说服他们将郭引渡回中国。郭还认为,Broidy这样做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并想隐瞒他是在为中国政府和其他外国政府办事的事实。Broidy和Rosenzweig通过制作和发布虚假新闻报导和宣传片,企图把郭塑造成一个强奸犯,以及从事贿赂和欺诈行为的人,破坏郭的公众形象。

起诉书显示,被告Broidy曾担任川普胜利委员会( Trump Victory Committee)和就职委员会的副。2006年10月曾为当时的总统布什(George W. Bush)举办募捐活动,筹集了100万元。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