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9日星期二

新闻:美媒Axios惊爆:班农至少拿了郭文贵一百万美元!

作者:宝胜传媒,文章内容只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

新闻:美媒Axios惊爆:班农至少拿了郭文贵一百万美元!

10月29日清晨,时政顶级网络媒体Axios:与有极密切关系的及其所属Saraca公司向支付了一,这是二者2018年8月的协议内容。2019年8月的第二份协议内容也被曝光,但该协议班农没有签署。

新闻Axios惊爆:班农至少拿了郭文贵一百万

郭文贵称马蕊“强奸案”已经和解 遭原告律师打脸

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在直播中及用推特称告郭已经结束,马蕊方律师要求和解。 有人向案件原告律师核实:郭文贵纯属虚构及赤 裸裸的谎言。事实是马蕊正在等候领事馆签证面试,获得签证后必定来美国出庭作证。

郭文贵称马蕊“强奸案”已经和解 遭原告律师打脸自郭文贵2017年3月公开直播,外界发现他随意编造各种谎言,令人意外的是,在美国司法程序中也大胆撒谎。

以下是近期案例中的部分情形:

唐汉(备用)(@Tanghan32967115)整理:

#SV案 据郭文贵质证笔录

韩春光不为郭文贵工作,郭文贵也不知道韩春光为谁工作。(编者按:韩春光是郭文贵贴身随从,一直公开出入)。韩春光经常去郭文贵的公寓;郭文贵不知道韩春光为什么来公寓,也不知道是谁允许韩春光进入公寓。

郭文贵称马蕊“强奸案”已经和解 遭原告律师打脸郭文贵称马蕊“强奸案”已经和解 遭原告律师打脸#郭文贵诉日报诽谤案,郭文贵在近日直播中称他起诉的几个美国媒体都要和解,会刊登道歉或郭本人声明,但实际案情进展是:

2019/10/25 共同被告SV公司动议法庭驳回并赔偿律师费

郭文贵称马蕊“强奸案”已经和解 遭原告律师打脸#郭文贵诉华尔街日报诽谤案

2019/10/25 华尔街日报(道琼斯公司及两名记者)提交动议

要求法庭驳回郭文贵起诉并赔偿诉讼费

郭文贵称马蕊“强奸案”已经和解 遭原告律师打脸案 2019/6/4郭文贵质证笔录:

郭文贵连续两年无工作无收入,没有向美国政府申报所得税

但据案 2019/7/23郭文贵誓言证词:

2017/1~2018/2 郭文贵从金泉公司收入逾50万美金

郭文贵称马蕊“强奸案”已经和解 遭原告律师打脸郭文贵称马蕊“强奸案”已经和解 遭原告律师打脸郭文贵称马蕊“强奸案”已经和解 遭原告律师打脸 来源:博讯

2019年9月23日星期一

港铁出轨 网民惊呼郭文贵爆料赛半仙(图)

港铁出轨 网民惊呼郭文贵赛半仙(图)
——郭爆料到哪儿,随后中共就铁定做到哪儿
苏撬阱

香港9月17日罕见地发生出轨,导致香港火车服务中断。

【来源:人民报,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9月15日,旅居的前大陆富豪郭文贵在直播中预言港铁将要出事。在其直播中他提到中共将在香港大规模抓人,他们要让香港的运动变成真正的暴动,而且这已经不局限于地铁站的着火和伤几个人的问题了,可能大楼着火或有巨大公共设施遭破坏,甚至香港的高铁出轨。

两天之后, 9月17日,香港的高铁真的出轨了!

法国广播电台(简称法广)香港特约记者麦燕庭9月17日报道说,香港一列火车今晨驶进红磡总站时突然发生故障,列车随即出轨,车卡从接驳处断开,有车门被挤至破裂及飞脱,车底零件损毁。幸而车速已减慢,结果有八人受伤或感到不适,五人需要送院检查或就医。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受意外影响,列车服务大受影响,直至中午,红磡总站至旺角东站的列车服务仍然暂停,而部份直通车班次亦须取消。这是香港战后首次火车出轨意外。

纪录显示,香港在战前的1931年曾发生一次火车出轨事故,导致12死20伤。事发当年4月20日,受豪雨影响,在接近现时中文大学的马料水的铁路路基受损,以致火车驶过时因不胜负荷而塌陷,导致机车及首四卡客车车厢出轨,并掉落20呎高的路基之下,甚至造成车厢套车情况。

今年是2019年,也就是说香港在88年之内(比中共非法建政时间还长18年)从无火车出轨事故。

事发清晨约八时半,主要连接中国内地深圳的东铁线,一列驶入红磡站的载客列车突然出轨,第四及第五卡车分离,令火车俨如断开两截,打斜占据不同火车轨道。

有乘客表示,事发时,列车突然摇晃,好像坐过山车,然后列车便急速煞停,当见到前面的列车断开时,更觉恐怖,车上不少乘客受到惊吓,有人落泪。另有目击者表示,事发时,车身左摇右摆,有车门飞脱,之后列车停下。

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事发后到场视察,认为事件非常严重。他说,无论原因是什么,当局都会彻查。将会成立独立调查小组调查事故的机电工程署。其署长薛永恒表示,小组会尽速找出真相,预料需时三至六个月。他续称,调查没有前设,不会排除任何可能性,外物影响、列车机件故障均是调查范围。他承认,路轨上有一条裂纹,但未知是否与事故有关。

大纪元记者骆亚9月18日以《港铁出轨 抗议者被抹黑 与郭文贵爆料惊人吻合》为主标题,《郭文贵提前爆料:中共会设局高铁出轨再嫁祸香港抗争者》为副标题在香港综合报导说,原大陆富商郭文贵在近日的直播中揭中共将玩「六四」事件中的最后几招,包括破坏大型公共设施甚至以香港高铁出轨等,来嫁祸反送中的抗议者。两天后港铁真出事,且中国大陆媒体也真的借此抹黑抗议者,网民感叹惊人「吻合」。

9月17日早晨8时半左右,港铁红磡站一号月台发生列车出轨事件,第四至第六节车厢突然出轨,其中第四、第五节之间被拦腰断开两截,三车厢成T字形横躺于两条路轨上。法新社提供的现场图片让人毛骨悚然。

多家香港当地媒体报导,事件成因尚未确定。但江泽民的亲信王沪宁掌控的大陆传媒已将事件嫁祸给反送中的抗议者,大陆网络疯传火车脱轨与有者丢物件落路轨有关。此时大陆网警竟然不作为,没有删帖,任由水军大举进攻。

据报道,香港相关部门到场调查后,初步未发现示威者涉刑事成份。

香港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答记者问时,回应说「不排除任何可能性」,现时不会就个别揣测作评论

香港名嘴萧若元则反问道:「我不知道什么叫『不排除任何可能性』?」他进一步分析,这个火车出轨的地方是示威者无法到达的地方,这个站跟站之间的地方是没有示威者的,如果示威者走进去是非常容易被看见的,这些铁轨每天都有人检查是否有垃圾遗留、轨道有没有裂痕,所以没有可能是示威者做的。

事故发生后,路轨处发现三处裂痕,机电署署长薛永恒认为(这三处裂痕)是否是(事故)成因则要全面、独立及深入调查,并预估三个月至半年才能完成事故报告。

据报道,火车出轨前两天,郭文贵在爆料中强调,「中共一定要让全世界看到,香港已经成为恐惧之港,全世界的人,都需要中共去平乱。然后明确告诉,在大陆有资产的、在大陆有家人的,只要不与共产党站在一起,那么你们没有未来、没有好日子。」

郭文贵还说:「然后派大陆警察进入到不同的领域中,穿各种衣服、有不同身份,对香港下一次抗议和组织者,不是把他们消灭在香港大街上的抗议之中,而是把他们消灭在大街之外……」。说白了,也就是拿出国安人马最擅长的暗杀手段。

报道还说,郭文贵在9月16日直播中也称中共要玩当年「六四」的最后几招。「有人要烧人、有人要放火、有人往警察身上泼汽油弹,(以此为借口)香港警察就可以实弹开枪。」

如此,那些福建黑帮、什么帮的,可要小心了,88年间没发生过火车出轨,现在说让它出轨它就出轨,那说不定哪天,哪个跟着干坏事的倒霉蛋儿就成了被自己人烧死的「烈士」。

郭文贵还认为香港抗议现场出现的汽油弹,全是香港的中共军队,还有来自大陆的福建黑帮干的。「他先给你定暴动、暴乱,然后往人群里扔汽油弹,想尽一切办法栽赃陷害、激怒你,然后抓捕并威胁你的家人。」

有报道说,郭文贵爆料中共将在香港自编自导自演高铁出轨,并嫁祸给香港反送中示威者,然后88年没出轨的港铁就真的出轨了,也真如他爆料所说的,确实嫁祸给了香港反送中示威者。

有网民感叹,爆料与事实真是惊人吻合,郭文贵真是赛半仙。

不过,郭文贵不吃捧,他在爆料中说,他的消息不是预言也不是预测,而是情报。

情报,就是别人告诉的实打实的真料。

郭文贵的爆料与其他人的爆料确实有所不同,别人多是事后诸葛亮,事后喋喋不休,说自己三年早知道。

郭文贵的爆料特点大多是,他爆料到哪儿,随后中共就铁定做到哪儿。(文/苏撬阱)△

首发)

2019年9月11日星期三

袁红兵教授:给郭文贵的最後训诫

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郭氏文贵者,乃邓小平权贵市场经济育化的腐烂人格。该型人格集邪恶、丑陋、卑贱、凶残、阴毒、伪善、无耻、淫荡於一身;其超越天理人伦底线的人格之耻,可略数如左:

寄生於腐败入骨的官权而聚敛雇万肮脏金钱的奸商恶贾;

卖身於秘密警察高官而欺行霸市、无恶不作的商界泼皮恶棍;

作秘密警察权的飞鹰走狗,以三次“一等功”证明其政治罪恶的告密者和线人;

迎官权则奴颜屈膝、媚态入骨,对下属和普通人则暴戾凶残、阴狠寡毒的双重人格者;

贪念如炽而又吝啬如铁公鸡、“拔一毛利天下不爲也”的土豪;

专喜浅薄炫富并蔑视“穷人”的心灵腐烂於物性贪慾的行屍走肉;

随时可以脱下裤子臝露其淫荡本能的强奸罪的犯罪嫌疑人;

蛇鼠一窝,涉嫌夥同其儿女、情妇、助手实施巨额洗钱和其他经济犯罪行为的首恶;

爲满足污秽的私利可以背弃公理良知、欺天瞒地的无耻至极的撒谎者。

在“没有是非、只有利害”的中共内部权力斗争中,郭文贵所卖身投靠的秘密警察权中的马建邦派失势,於是,他不得不仓惶北顾,抱头鼠窜,远逃海外。

爲“保财、保命、”,郭文贵遂用个人爆料的毒舌三千尺,缠住私人仇敌王岐山等人;他欲借中共之刀,斩私人仇敌之头;与之同时,他又向中共暴政和习近平谄媚示意,愿效犬马之劳,打击中共的“海外敌对势力”,再立新功,以实现其人生最高理想——获得的再次宠爱,衣锦还乡,回归中共暴政体制,再作中共秘密警察鹰犬。

另外,基於“狡兔三窟”的小动物的诡谲之思,郭文贵又向美国提出政治庇护申请,以预留穷途末路时最後的逃生之路。

二零一七年秋中共,王岐山离职。以为“借刀杀人”之计得逞,郭文贵一时兴奋莫名,如癫似狂。不旋踵间,二零一八年三月,王岐山又借国家副主席的赫赫之名,挟中共“第八常委”之烛天威势,重归权力中心。郭文贵心情为之大挫。

一扬一挫之间,郭文贵惊得魂飞魄散;私人仇敌王岐山重掌重权,郭文贵吓得胆肝俱裂。魂不守舍,手足无措之余,郭文贵政治基因深处的中共狗奴才的天性,臝露於青天白日之下——他遂借应该尊重老人的说辞和不再爆料王岐山的承诺,向私人仇敌叩首流血,跪求饶恕;同时,他又发出“以党实现喜马拉雅”的政治纲领性宣示,在前五体投地,坦呈奴性入骨的效忠之意。

吝啬之天性和奴性一样,是刻在郭文贵黑骨上的诅咒。然而,形格势禁之下,郭文贵不得不铁公鸡拔毛,琉璃猫呕血,忍焚心刮骨之痛,一分脏钱,一滴苦泪,收买首鼠两端的投机者和嗜钱如命的贪鄙者,并凭藉此类良知泯灭的狐鼠之辈爲骨干,组建“蚂蚁帮”。

郭文贵如此作为之意,一方面试图聚积网络声量,爲其骗取美国政治庇护服务;另一面则渴望向中共证明他还有可资利用的网络能量,继续待价而沽於当代共产狗皇帝习近平。

发出并论证“以党实现喜马拉雅”的赤条条卖身降共的政治纲领过程中,郭文贵竟不知死活,贼胆欺天,对批评其卖身降共政治纲领的民主革命党人发出泼皮牛二式的宣战书,同时又发起对海外异议人士的滥诉和诅咒——郭文贵即使在魂飞魄散之际,也仍然依照其丑陋的政治本能的指引,爲同中共“勾兑”留出巨大的空间。

物性崇拜哲学构成中共暴政绝对而粗俗的功利主义天性;在中共阴郁、诡诈的功利主义视野中,此时的郭文贵已成苍蝇都会厌弃的恶疾溃脓的政治乞丐;对於郭文贵,中共有关部门有心如猫戏老鼠般玩弄,而再无利用之意,遑论重新对其施以宠爱。至於郭文贵的“蚂蚁帮”,在中共看来不过是秋虫衰草、腐鼠败叶,根本不值一顾一哂。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郭文贵乞降失败。中共弃郭文贵如弃敝履;爲警其他奸商恶贾效尤,更假司法之名,对郭文贵财富作瓜蔓抄式的清缴。肮脏的金钱就是郭文贵的魂,郭文贵的命;彻底清缴其财富,无异於对其实施千刀万剐、剖腹掏心、剥皮实草之酷刑,又怎一个痛字了得——看来,中共用专制恶法惩罚他的走狗奴才时,也是没有半分怜香惜玉之情。

陡然之间,命运让郭文贵在“破落户”的穷途末路上裸奔。由於绝望而疯狂,郭文贵遂於二零一八年八月之後,开始倾尽虚矫之情,上演反共闹剧——郭文贵试图用反共秀骗取美国政治庇护,以求不死於私人仇敌王岐山的报复。然而,动机决定命运。尽管郭文贵几乎废寝忘食,搏命演出,他以骗取政庇爲动机而作的反共秀,却空洞、虚假——亢奋似疯猪撒泼,纵情醉舞於泥淖;矫饰如老娼扮嫩女,猫步於政治T型台,不仅不能给中共造成真正的伤害,反而尽显郭文贵这个诈骗者人格的荒诞不经。

本来,斜倚落日,举鐡盃轻啜浅饮,欣赏郭文贵这个中共暴政孕育出的邪恶人格咒骂共匪,即向他的“政治老母”脸上撒尿,乃是一件黑色幽默充盈的惬意之事。

另外,我相信,郭文贵犹如一条被抛上岸的鱼,只能瞪目鼓腮,竭尽全力作垂死前的最後蹦跃——时间就会把郭文贵当作一个狗屁,在无人处轻蔑地放掉。

更何况,“把自己亲爱的祖国输给中共强权;过分长久地容忍了中共暴政”——这是刻在中国铁血男儿额骨上的耻辱;我辈自应把主要精力用於“摧毁中共暴政,以救国运,以慰亿万冤魂”的神圣事业。无暇他顾之际,本想请时间代劳,“把郭文贵当作一个狗屁,在无人处轻蔑地放掉”。

然而,郭文贵穷途絶路之际的倒行逆施和末日疯狂,却使我不能无视。

爲骗取政治庇护无所不用其极之际,郭文贵不仅恶意四溅,继续诅咒他的批评者,并强化对於中共异议人士的滥诉和滥诉威胁;最令人不能容忍之处在於,郭文贵竟然试图借诸全面攻击、否定中国民主革命党人和“海外民运”,爲自己攫取自由民主运动领袖的荣耀,进而绑架“海外民运”,并用“爆料革命”的名义,爲他骗取美国政治庇护的闹剧背书。近日,爲实现通过政庇保命的谋划,郭文贵谎称他是香港二零一九大反抗运动的幕後黑手,用他腐臭的恶棍人格亵渎侮辱香港市民“追求自由,抗争暴政”的高贵情怀。

如果郭文贵的企图得逞——如果郭文贵这种腐烂的邪恶人格加冕爲中国民主运动的领袖,中国反抗运动将蒙受英雄之血也难以洗去的耻辱。

面对郭文贵的所为所行,“海外民运”中顶戴花翎者,如韩连潮者流,爲郭文贵奔走游说於国会议员之间,学者智库之中,客观上已成郭文贵骗取政庇的同谋——据网络所传,他们如此作为,是由於将自己的灵魂和尊严、良知与声誉贱卖给郭文贵;其中更多的人士,则对郭文贵咒骂脏猪一样侮辱“海外民运”,装聋作哑,尽管此类人士是依靠“海外民运”这个概念获得虚名浮誉和生活资料,他们却似乎都毫不在意郭文贵这个蛆虫人格对“海外民运”的践踏——人们不能不怀疑,他们心里流出的,是冰冷的蜥蜴之血。

既然如此,就让“海外民运”的顶戴花翎者,或者继续享用他们贱卖良知和尊严换来的“浊酒腐肉”,或者继续在小动物的怯懦中谨守他们精明而猥琐的沉默,我们,公益之心尚未泯灭、殷红如焰之血尚未冷却者,将再次拍案而起,亮剑以向邪恶,以扶正义。

中共暴政冥顽不灵,由全民反抗到人民起义已成中国民主化的必由之路;反抗中共暴政是所有中国人的天赋权利,我们当然不能以道德的或者人格的理由,否定任何人的反抗中共暴政的权利。但是,中国反抗运动目标必须纯净如初雪,绝不能任由郭文贵一类蛆虫人格,通过借诸反共政治秀骗取政庇的阴谋,实施对中国反抗运动的政治绑架——那将使正义的事业异化爲一场肮脏而丑陋的骗局。

同时,中国反抗运动的中坚必须具有圣徒情怀,绝不允许郭文贵一类恶棍人格在任何意义上攫取“领袖”之权威,使中国反抗运动异化成泼皮牛二作主角的狗血剧。

基於上述理念,我们秉天地正气,向郭文贵发出最後训诫;训诫内容如左:

郭氏文贵,必须就其依仗腐败官权,攫掠社会财富、民脂民膏,以成暴发户之事,作出以头抢地、叩首流血之

郭氏文贵,必须对其卖身秘密警察权,作暴政鹰犬,爲中共国安“建功立勋”的不赦之罪,作出剔骨刮毒、自请天谴之忏悔;

郭氏文贵,必须就其仗恃暴政狗官马建邦派,欺行霸市、强暴妇女、践踏良善等天理不容之事,作出痛心疾首、披肝沥胆之忏悔;

郭氏文贵,必须就其滥诉和威胁滥诉众多批评者事,就其用苍蝇都会为之狂呕不止的污言秽语侮辱异议人士和妇女事,作出涕泗滂沱、泪尽血涌之忏悔;

郭氏文贵,必须就其效忠暴政之信、不反习之誓,以及扫荡海外“敌对势力”,爲中共暴政再立新功事,作出焚心裂骨、幡然悔悟之忏悔;

郭氏文贵,必须就其竪起召妖幡,聚集嗜钱如命的贪鄙之徒、投机钻营的狐鼠之辈,及意淫成痴之半老哀怨之妇,组建“蚂蚁帮”以荼毒网络、霸淩批评者事,作出长跪不起、负荆请罪之忏悔;

郭氏文贵,必须就其以矫情虚饰、荒诞不经的反共政治秀骗取美国政庇事,就其狗胆欺天,於六 . 四三十周年之际阻止抗议中共暴政等事,作出自批脸颊至肿胀如猪头的忏悔,

——郭氏文贵者,如若拒绝通过上述忏悔证明其反共言论的真诚,我们将遵从天谴地责之意,在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双重意义上,啓动对郭文贵的思想的“末日审判”。

忏悔定然经历焚心裂骨之痛,不过,忏悔是郭文贵得到救赎的唯一之途。经受真诚忏悔的洗礼,即便罪恶如山者,其灵魂亦可超脱红尘之苦,进入天堂;连忏悔的良知都已彻底腐烂者,势将沉沦地狱,且万劫不复。

天堂在上,地狱在下——郭氏文贵会作出怎样的抉择?

神游物外,默察天道人情,我遂得出结论:郭氏文贵冥顽不灵,邪恶至极,爲天地不容,故其必定怙恶不悛,丧失由忏悔而得救赎的可能。

呜呼噫嚱,我虽有大悲悯之情,爲郭氏文贵指明忏悔求生之路,只可叹,我的大悲悯之情又能奈郭文贵的邪恶宿命何——该人必定因拒绝忏悔而腐烂成地狱中漂泊无依的一片污秽的虚无。

地狱之门爲郭文贵开啓的隆隆声响阴森恐怖,令我铁石之心为之震撼。恻隐之情沛然而生之际,我 到布满血锈的地狱之门开啓的声响中,迸溅出一个命运阴郁的逼问——“蚂蚁帮”中的鼠辈人格群体,难道你们也不愿得到救赎;难道你们也要随郭文贵,这个中共暴政孕育出的邪恶人格一起,让自己的灵魂湮灭於地狱深处那黑暗的虚无?

郭氏文贵人格折射出的,乃是中共党文化的丑陋,乃是中共党格的邪恶和污秽。虽斩尽南山之竹,无法尽书郭氏文贵人格之丑陋;虽激扬东海万顷之波,难以涤净郭氏文贵灵魂之邪恶、污秽;若以衣冠禽兽喻郭氏文贵,天下禽兽必会悲愤抗议比喻之不公。

郭氏文贵之邪恶、之丑陋、之无耻、之淫秽、之阴狠,登峰造极,鬼神皆怒,天人共弃,必遭天谴地责。郭氏文贵虽竭力苟延残喘,却已身处绝境死地,可谓冢中腐肉枯骨,屍居余气於纽约荷兰雪梨酒店之十八楼。

此情此景,我心不忍,愿向“蚂蚁帮”中痴男怨女再进一言:唯有尽速作鸟兽散,弃绝郭氏文贵,你们方可避免为其腐烂人格作政治和道德殉葬的悲惨命运——纸短情长,言尽於此;唯愿“蚂蚁帮”中人熟思之。

来源:博讯

2019年9月5日星期四

中共密谋砸900亿 游说美将郭文贵引渡回中国

外媒揭露,中共欲斥资30亿美元,换取美方将郭文贵引渡回中国。(路透)
外媒揭露,中共欲斥资30亿美元,换取美方将郭文贵引渡回中国。(路透)

流亡的中国富商郭文贵不定时暴露中国高层黑幕,美国媒体爆料,前高级财政官员被骇走电邮内容中,透露中国密谋耗资30亿美元(约台币942亿元),游说美方将郭文贵遣返回中国。

根据《华盛顿自由灯塔》报导 ,埃利奥特.布鲁迪(Elliott Broidy)曾是党高级财政官员,他是最早支持川普选总统的政治捐助者之一,在川普2016年11月当选后,布鲁迪成为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副主席,此职位能使他接触到联邦高级官员,也因此收到秘密电邮。

报导指出,布鲁迪被骇的电邮内容指出,中方透过马华富商刘特佐、说唱歌手普拉凯齐瑞.山缪尔.米歇尔(Prakazrel “Pras” Michel)发起「影响力运动」,并藉由已被逮捕的前司法部事务的资深官员希金波坦(George Higginbotham)在美替中国洗钱,30亿美元当中的7400万美元(约台币23亿2397万元)因此见光,被美方没入。

报导提到,此事与轰动一时的「一马公司(1MDB)丑闻」有关,该案件有超过10亿美元(约台币314亿元以上)的黑金,包含在中方预支付的30亿美元当中;希金波坦已承认,2017年5月,刘特佐对美方第二次进行游说,针对「一马公司」案对川普提出相关请求,并表明「有利可图」,且说明布鲁迪和其他人会利用政治关系说服美国官员把郭送回中国。

报导甚至提及,2017年7月,希金波坦被告知与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见面,作为遣返郭文贵计画的一部分;郭文贵对此事表示,「由于美国政府与法律制度,中国不能引渡我,我的政治庇护申请正在处理中,我获得的大部分情资,特别是有关中国内幕的,都是美国当局提供的」,他呼吁美方针对的「长臂」采取必要措施,保护美国利益与

来源:自由时报

2019年7月30日星期二

中共阻川普连任 郭文贵曝光其四大武器

流亡富翁郭文贵表示,正在进行积极的虚假信息和影响力活动,旨在阻止总统川普(特朗普)2020年再次当选。

《华盛顿》周二(7月30日)刊文引述郭文贵的消息说,自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以来,中共一直在运作,包括在美国境内招募亲中(共)分子以防止川普政府再干四年。

中共通过在美国部署情报和影响力资源,以及利用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政治分歧,试图取代川普政府。

“川普总统已经对中共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因此中共已宣称,不允许川普再执政四年。”郭文贵通过翻译告诉“华盛顿自由灯塔”,“对于2020年美国总统,(中共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已经给出非常明确的指示——不允许川普赢得2020年大选。”

郭文贵介绍,中共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系列指令已勾勒出其针对2020年美国大选的四大行动,计划使用“四种武器”来颠覆

郭文贵资料图。(TIMOTHY A. CLARY/AFP/)

郭文贵:中共策划四大手段阻止川普连任

“我必须告诉你,你需要注意这四种武器,因为它们构成了一种非常真实的威胁。”郭文贵说。这四种武器分别是:领袖、华盛顿的政治领袖和游说团体、美国主流媒体以及部分海外华人和亚裔美国人。

“华尔街基本上因其既得利益,它们帮助中共党员、盗国贼。”郭文贵在介绍第一种武器时说道。

第二个政治武器是华盛顿的政治领袖和说客,他们可以被招募反对川普。“这些人中有不少人多年来被中共侵蚀了……所以他们将成为第二大武器。”郭文贵说。

再次,美国的主流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当中许多已被证明对川普充满敌意,是中共行动中的第三个工具。

“像谷歌、脸书这样的公司,还有像如《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这样的报纸,甚至国家广播频道都不愿挑战中国共产党来为川普总统辩护。”郭文贵说。

他补充说,许多新闻业者都对中国感兴趣,因此不愿反击那些将矛头对准总统(川普)的中共影响力。

第四条路线是中国(中共)致力于(通过统战手段)跟海外华人和亚裔美国人合作,(扶植)这些群体用钱影响政治捐赠和投票权,进而增长其在美的政治影响力。

郭文贵指出,北京在美的亲共活动力量的一个实例,就是本月早些时候这些人被指示与挺台湾的支持者发生冲突。当时正值台湾总统蔡英文过境美国期间,挺台湾的支持者进行集会。

“我们需要记住,对于所有这四种武器,真正的控制力是(中共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郭文贵说。他表示,中共安全权力机关的真正目标是用一切手段维护党内精英的利益。

“我们必须知道,2020年的总统大选并不是共和党或民主党之间的竞选活动。”他补充道。郭文贵表示,实际上大选是川普总统与中共之间的竞选活动。

“中国(中共)一直抗议说,西方国家试图干涉中国内政,但实际上中国(中共)不仅试图干涉美国内政,它们正在公开干涉美国的选举。”郭文贵说。

对中国国内的政治局势,郭文贵也有简单概括。“99.9%的中国人,包括9千万中共党员,都希望看到共产党的消失。实际上,中国共产党只为中国顶层的5到10个家族、10~20个人服务,当这些人的权力被卸下,共产党就不存在了。”他说。

川普政府关注中共干预美国政治

总统川普本人以及副总统迈克·彭斯在去年都公开披露中共对美国政治的干涉。

川普去年9月在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说时表示,很多证据显示,中共试图干涉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以及反对美国目前的执政政府。

“它们(中共)不想要看到我或我们赢得选举,因为我是在美中贸易议题上第一个挑战中国(中共)的总统。”川普说,“我们知道它们(中共)正在试图干涉我们的选举,我们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如同我们不会让俄罗斯得逞。”

彭斯也在去年10月4日的对华演讲中表示:“直言不讳地说,总统川普的领导力正在发挥作用;中国(中共)想要一位不同的美国总统。”

彭斯还提及:“最恶劣的是,中国(中共)发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动,以影响美国公众舆论、2018年(中期)选举和2020年总统选举前的环境。”

而前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尼尔森(Kirstjen Nielsen)及调查局(FBI)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在去年10月10日出席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听证会时,也双双证实,在干预美国选举上,北京对美国的威胁更甚于莫斯科。

川普周二推文也表达了他对中共的不信任和怀疑态度,他说,中共可能正在等待明年的选举结果,“我的团队正在跟他们(中方)谈判,但是他们经常在最后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变卦,他们可能在等待大选结果,看看是否‘瞌睡’这样的民主党人可以当选,那时候他们就可以(跟民主党)签订对他们有利的协议,就像过去30年一样,继续占美国的便宜!”

中共等盗窃美国知识产权造成的损失每年高达6,000亿美元,无疑对华政策将成为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中的关键问题之一。目前,不仅川普对中共强硬,民主党候选人也越来越多地表态、反对过去对北京的绥靖政策。

美国网络媒体Axios7月29日发表文章说,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中没有一人表示,如果当选总统,他们会立即放弃川普对华的关税举措。#

责任编辑:林妍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