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7日星期四

新证据曝光中共隐瞒疫情的内幕

文: 章华

面对国际社会的追责声浪,中共坚称自己没有。然而,有越来越多的曝光,佐证着国际社会的指控。

1、隐瞒疫情之一:中共卫健委“三号文”全文曝光

2020年1月3日,中共国家卫健委发出了重磅红头文件“三号文”。4月15日,有人向台湾《新新闻》披露了这份文件。

1月3日的这份卫健委文件要求:(1)大陆各地政府将导致武汉肺炎的冠状毒病例样本,暂按照“高致病性病原微(第二类)”进行管理;(2)各相关机构未经批准,不得向其他机构和个人提供、发布检测结果;(3)已经进行的病毒检测立即叫停;(4)销毁患者检测样本;(5)武汉所有一线医生不得对外透露武汉肺炎的信息。

与此同时,李文亮等八名医生被公安招去训诫并斥为“造谣”。(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的李文亮医生在同学群中发了一条关于华南海鲜市场疫情的信息,因为他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显示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出于提醒同为临床医生的同学们注意防护的角度,他发出了警告信息。为此,当地公安局对他提出严厉警告,训诫他如果不听从劝告和悔改、继续从事“违法”活动,将会受到法律制裁。)

由此可见,在1月3日之前,中共高层就已获知该病毒的高度传染性和危险性,但却没有通知各国,也没有让国内各界民众紧急。中共强调的是掩盖和封锁信息。

2、隐瞒疫情之二:2019年底已人传人;关闭检测机构,销毁病毒样本

4月7日,学术期刊《自然-微生物学》发表了武汉疾控中心病原生物检验所副所长刘满清的论文。该文指出,研究人员在2019年10月6日至2020年1月21日已经检测到9份武汉病毒标本。这9名确诊患者来自武汉市区和周边6个不同区域。这表明1月初前后在武汉已出现社区传播。

香港《南华早报》2月28日报导,上海公共卫生中心和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张永振主导的团队,早在1月5日分离完成了新冠病毒的基因组序列,遂于11日公开了调查结果。但次日(12日),上海公共卫生中心被上海市卫健委勒令关门整改,并未给予任何解释。

《新新闻》也取得两份政府高层的“内参”,显示2019年12月下旬就已有数家基因公司发现“类SARS冠状病毒”,且已呈报给武汉市、湖北省及国家卫健委。

但1月1日,湖北省卫健委电话通知基因公司,要求停止进一步检测,销毁病毒样本,并禁止对外发表相关论文和数据。

1月3日,中共国家卫健委办公厅也发出相同指令。

近日,财新网调查记者萧辉撰写的手记在网络流传。该手记披露,武汉中南医院在武汉封城前,不断向市卫健委报告疑似病例,但多次被批“政治觉悟性不高”。该院还被要求,在组织专家来院考察时,“注意政治影响和说话方式”。

1月初已出现社区传播,可是中共官方直到1月20日才承认“人传人”;在疫情的关键时期,一线面对病毒的专业机构居然被关闭,不允许参加防疫活动,官方严密封锁消息,使中国和世界都错过了黄金防疫时机。

3、隐瞒疫情之三:内部密集通知,层层秘密培训,层层蓄意隐瞒

美联社4月15日报导,依据获得的中共政府内部文件,1月14日中共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与省级卫生进行了秘密视频会议。一份相关备忘录显示,会上谈到“病例成群的出现”,并称当下传染病的情况复杂严峻,是自2003年非典疫情以来最大的挑战,表明中共已经知晓极度危险的传染病正在爆发。

在备忘录中,马晓伟特别要求地方卫生官员要“优先”考虑政治和社会稳定,特别是今年3月两次最大的政治会议。

4月19日大纪元获得的中共内部多份机密文件显示,1月15日,中共国家卫健委召开全国视频培训会,各省市设有主会场,市县设有分会场,开始分层级秘密培训。

例如,1月15日内蒙古卫健委下发“紧急通知”给各盟市卫健委,传达国家卫健委部署的防控方案。该通知指明新冠病毒源自武汉。文件注明“特急”,“不予公开”,“供内部工作使用,不得在互联网传播”。紧接着在19日、20日,又下发了至少7个有关疫情的通知,始终规定“不予公开”。

1月18日,内蒙古卫健委党组书记许宏智在一万多字的工作报告中,对于武汉肺炎只字未提,而是宣扬党的精神和卫健委的工作成绩。

中共在疫情关键期的6天里,对民众绝口不提疫情,从上到下层层隐瞒。习近平于1月20日才警告公众,而那时,大陆已有至少3000多人被感染。

直到1月25日,国家卫健委才下通知“加强社区防控”,从12月初疫情爆发到开始社区防控,相距已近2个月。

中共永远把维护其政权放在第一位,根本不把人的性命和国际社会的公共卫生当回事。

隐瞒疫情之四:未得上级授权,湖北I级响应遭拖延

1月9日中共内部下发《分级释义》,给出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等级划分:特别重大(Ⅰ级)、重大(Ⅱ级)、较大(Ⅲ级)和一般(Ⅳ级)。

武汉疫情最迟去年12月1日爆发,12月中旬就在密切接触者间传播,2020年1月1日之前有47人感染;1月11日前有7名医护人员感染;到1月22日已有425人感染,包括15名医护人员。这说明按照中共官方的标准,武汉市在去年12月就已达到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标准。

但在1月11日武汉卫健委的通报中还称“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按照《分级释义》的规定:“市区县(市)两级卫健委或疾病控制机构、暴发疫情的发生单位不得违反规定向新闻媒发布疫情”,只有经过省级卫生行政部门授权或同意,并经过市卫健委同意,才可以发布疫情。

这证实了此前武汉市市长的说法,对于传染病疫情,地方不能私自发布,得经过上级部门批准或授权。

所以,直到1月24日习近平对疫情公开讲话、武汉封城之后,湖北省才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足足拖延了一个月。而此时,疫情已经蔓延中国全境并扩散全世界。

湖北省并不是唯一延迟启动Ⅰ级响应的省份,北京、上海、深圳、广东、浙江等省份,也有类似情况。

5、隐瞒疫情之五:谈疫情以“谣言”论处;各地疫情被严重瞒报

海外媒体获得的“黑龙江省疫情工作指挥部”4月13日的“警示函”显示,目前哈尔滨市的疫情正在聚集性爆发。

该市市民也,医院急诊数千人排队;医护人员有大面积感染,有的医院已停诊;哈市二次封城。

哈尔滨市道外区4月10日的一份统计表显示,当天道外区疾控中心上报了34名血清抗体检测阳性的境内有症状确诊病例。可是官方通报,当天哈尔滨市新增确诊病例仅1例,现有确诊病例2例,无症状感染者4例。也就是说,4月10日仅哈尔滨市一个区的确诊病例就有34人,而中共当天公布的是“现有2例”。即哈尔滨一个区的数字就是中共公布的全市数字的17倍。严重瞒报。

严重瞒报情况贯穿中国大陆疫情始终,遍及各地区。有时为了开“两会”,有时为了“新年气氛”,有时为了领导视察,有时为了复工“清零”,有时为了病源“境外输入说”,有时为了营造“大国战疫”的胜利,总之都是为了中共的控制和维稳。

同时,4月20日,中共黑龙江省纪监委系统发布内部纪律,要求公职人员“保守工作秘密”,不准通过互联网、社交软件等谈论当地疫情,违者以散布“谣言”论处。

最近,抗疫一线的湖北医生余向东,因针对戴口罩、居家管理、封城、入院病人排查中CT检测、中药治疗等问题发表个人观点,被扣上“诋毁国家防疫政策”的帽子,遭到记过处分,并被免去集团管理质量部主任及市中心医院副院长职务。

大陆医护人员承受着一线抗疫的压力,还要封口不谈疫情实际情况,其处境令人不寒而栗。

6、隐瞒疫情之六:世卫充当中共扩散疫情的帮凶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指出,中共通过控制世卫组织“祸乱全世界”。可谓一针见血,有目共睹。

12月31日,台湾提醒世卫,中国武汉发生非典型肺炎,暗示有人传人的可能。世卫对此无反应。

1月21日疫情在中国失控后,世卫故意淡化武汉疫情的严重性,说“尚无明确证据”表明持续人传人;对中国大陆的旅行限制不必要。

1月26日,武汉市长透露有500多万人在1月23日封城前离开武汉,其中约2万多人飞往曼谷,其次是新加坡、,飞往香港7078人,飞往澳门6145人。这在疫情中从武汉飞往世界各地的人群中,有多少携带了中共病毒呢?没有检测,没有可靠的数据。世卫对此扩散是否有责任?

1月28日,世卫总干事谭德塞飞往北京会见习近平。此时,他仍吹捧中共,说什么“中国速度、中国规模、中国效率”,“这是中国(中共)制度的优势,有关经验值得其它国家借鉴。”

1月30日,除中国外,病毒已蔓延至18个国家,共有约98个确诊病例。此时世卫才宣布新冠疫情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但仍不建议封闭国界、限制旅行、中止贸易,主要是出于中共经济利益的考虑。

2月26日,韩国、伊朗、意大利新增确诊病例呈井喷式增长。谭德塞却说,“还没证据表明该病毒正在社区中自由传播。”

3月2日中共病毒已经扩散到65个国家,谭德塞却说还没到“大流行”的时候。

3月11日,世卫总干事谭德塞才不得不宣布新冠疫情是“全球大流行”。

世卫为了与中共隐瞒疫情的口径保持一致,迟迟不定义中共病毒为“全球性大流行”,使部分相信世卫组织的国家错失黄金防疫机会,从而酿成大祸。

事实证明,中共并不像它自己辩称的“对新冠病毒的认识有一个渐进过程”,而是故意、有目的性地隐瞒疫情、制造谎言,误导了世界。

二三十年来,中共对世界的严重误导和欺骗并不仅仅是武汉肺炎一事。武汉肺炎只是其中最新、最直观、最有切肤之痛的例证。

来源:明慧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