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7日星期日

文字版:班农与郭文贵谈“当委会”、中美贸易协议与法治基金

来源:战友之声,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文字版:2019年4月6日班农先生与郭文贵先生谈“当委会”、中美与法治基金

战友之声听写组
0-8【文茹】
郭文贵先生
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4月6号,星期六,文贵非常荣幸地在这里与班农先生给大家直播。大家好!班农先生!

班农先生:很荣幸在这里。
我非常高兴以“林肯总统”开始(今天的直播)。 我没有见你有一个多月了,现在我看见你有非常有我们最著名的总统那样的特色。

郭文贵先生:坦白地讲这个,昨天,我和班农先生在过去一个月我们俩连个电话都没通过,后来我们在几天前我们俩见了面。见了面以后呢我就马上就去了加州,科罗拉多州。当时呢我这个(嘴唇)上面还有胡子。 班农先生呢希望我留胡子。我很喜欢他的胡子,我也希望他留着。

但是呢昨天晚上在直播之前我收到了一个老领导(的电话),他说你阿姨有一个建议,能否让她高兴,你把胡子上面那个给刮了,丹田胡。因为我们汉人,汉人是中间不长胡子的,很少,因此我叔叔就羡慕我这个胡子。我说你是不是妒忌啊?他说你阿姨让你理的。我回去拿个推子就往下理一理,嘟,就给理过了。我说算了吧,我就都给理了。结果理了今天班农先生说他也喜欢。这就是班农先生。永远鼓励别人,永远看到别人最好的。这就是我们感激的。过去的一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大家也都知道,特别是中美之间国际大事情。

班农先生呢,去日本演讲,欧洲演讲。在这个中间,在日本的时候,我家里发生了不幸的事情。班农先生非常重感情地在日本说——为什么我今天穿一身黑衣服,是因为文贵的母亲。在欧洲的时候一直在关心这我,经常打电话。因为我的电话给雁平拿着,他就给雁平问候。所以说在班农先生身上更看到了说,不是说中国人只有中国人有情感、有关心、有问候、有温暖,不是的。在班农先生看到了人的个性、热情、真诚和感情都是一样的。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班农先生。 他有长发,咱没有。漂亮的浪发,咱拿胡子补。所以说现在也跟他搞平衡。

那么今天很荣幸地跟班农先生一起上这个节目。本来班农先生他是有其他安排,结果一说今天有直播,他说Miles我要参与,我要参加,因为有很多事情需要谈。这就是班农先生他这个人,昨天是日本富士电视台,富士电视台采访他。来了好多人。 但是昨天采访完以后,就是他说一定要参加这个直播,要跟咱们的观众尽快地见面。这让我非常地感动。

那么我们过去直播从来没有准备的。就是在前天说今天直播的时候,班农先生问我我们谈什么,我就顺口就在这个翻译奶奶的面前,我就说了6个问题,我说谈这个问题吧。 我们今天就从这个先谈起。

我们先谈第一个问题就是当前刚刚的重启了叫“当前危机委员会”。这当前危机委员会的主席呢是这个甘迺迪先生。甘迺迪先生也是我和班农先生的好朋友,我们多次见面。 然后另外一个叫Frank,是副主席,也是过去在对苏联时期的时候,解体苏联的最重要的功臣之一,原美国国防部的人。那么班农先生跟我认识最早就是提出,两年前就说见面就是要商量怎么重启这个当前危机委员会的事。当前危机委员呢我因此也学了很多吧,这两年来一直在探讨。

那么我今天就当前危机委员会在国际上引起的反响和他本身的意义和他的架构是怎么回事,请班农先生给我们大家来说一说,我们学习学习。 特别是大家关心的当前委员会里边都知道有个秘密委员会,有个执行委员会,是不在名单的。 第三个公开的是一个董事委员会。那么这几个委员会他的机构,都有什么样的分工,有什么样的作用?然后请班农先生给我们大家解答一下,谢谢!

9:20-22:50【文画】
班农先生(翻译):其实这个“当委会“——《当前危机委员会》是在历史上非常著名的、而且在政治上非常有重大意义的一个委员会, 今天我们所谈的这个”当委会“已经是第四次重起的一个版本。那么其实呢,这个当委会一开始的时候是在1950年的时候建立的,那个时候主要的目的是让美国的国民有一个警觉性,让大家都知道苏联的核武器上、火箭上的技术对美国的国民带来一些的威胁。

在1950年的时候,它只是对教育上存在的意义,直到1960年的时候,当时麻省市长肯尼迪先生要面对尼克松竞选总统,当时他要学习这个“当委会“,并使用这个”当委会“告诉当时的国民,对和苏联的技术有一定的差距的,就算说在核武、火箭技术上有一些差距的。然后当时苏联也觉得当时有一些年轻人来竞选总统,在他当选了总统以后他那么年轻,他担心对美国会出现脆弱的时期,让苏联利用了机会建立了很多核武器,特别是古巴的地方建立了很多火箭,对准美国,并且会随时发出攻击,但是当时甘莱迪也是非常强硬,所以当时也启用了“当委会“的信息帮助了国民认识到苏联带来的威胁,他当时强硬的站在解除了苏联核武器的危机。

第二次“当委会“的重要性是出现在越战之后的,因为当时很多人认为在越战之后放了太多的焦点在越南、亚洲地区。当时我们是忽略了苏联对美国的战争时期,并且强化了他们的核武,所以美国有再次通过“当委会“重新把焦点放在苏联上的。

当时是尼克松总统和基辛格先生的时期,他们认为苏联在核武器等各种各样的武器方面非常强大,他们认为俄罗斯在武器上是主宰全球的,应该要和苏联有一个停战核站的和平协议,并且怎样在战略上和苏联和平共处?所以解除了苏联对美国的危机威胁。这那个时候有这种思想的。

还有当时有一些战略家提出必须要认清苏联对美国的危机,一方面要和苏联谈到和平、停战和各种各样的共处战略;同时还要认识到苏联在武器上针对美国,对美国是带来危机的。我们必须有两方面的认识并有战略部署。在当时的“当委会“提出了怎样和苏联并存同时又警惕苏联带来的危机,在这样的一种战略部署的情况下,引起了加州州长的注意,这位加州州长已经竞选了两次州长,他就是已经半退休的,回到自己农场的里根先生,他当时就认为”当委会“和它的战略是非常重要的。

在80年时代,“当委会”的三位重要的主席、副主席、军事顾问——
Van Burger、阿伦、凯斯,他们成为里根总统当选以后最重要的分别担任了国防部部长,国家安全部顾问、中央参谋长,以及他们是联合国的大使,所以“当委会“在里根总统时期是发挥了重要的战略意义。当时也面对苏联整个建成的一个原则,而且也是里根总统时期帮助里根总统对苏联解体的一个战略结构?。

同时它另一重要的意义是对柏林围墙倒下也发挥重要的力量,所以“当委会“是在美国在有威胁的时候,探索对付威胁起着重要力量和机制。在2001年的时候,美国在911受到伊斯兰恐怖攻击之后”当委会“又重新重组,并认识到对美国的危险。当时我们要认识到美国面临什么样的危机?是中国还是伊斯兰怎么样?不是说对任何国家发生战争,只是认识当时面对的什么样的危机?我们不是要对伊斯兰国要反动任何战争,但是要认识到极端的伊斯兰教对西方是存在威胁的。然后在特朗普总统政权的时候也是发生重要的影响力,它有着带领、指导性的作用,特别是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破坏了整个伊斯兰国的力量和机制。

23.45-37:15 【文熙】
班农先生(翻译):那么因此,两年前,当我还在白宫的时候,我就觉得那是一个非常合适的时间来重新恢复这样一个委员会。为什么呢?我们应当认识到,当时中国的极端的政权一些少数的极端分子,像习近平啊,王岐山啊……他们在对于中国人民的压迫,对世界其他国家产生的威胁必须要做出一些教导和信息上的揭露。比如我们要告诉日本啊、美国啊、加拿大啊、欧洲啊……这一些国家,中国在多方面,比如说在经济上、信息上、军事上,以及情报上带来的一些的危险。

那么其中一个我们要告诉世界的就是,你知道,世界上所有的这些精英分子的企业,比如说达沃斯世界经济大会上的各国的成员啊,还有伦敦啊,华尔街啊,美国这些国际上超级的企业啊……这些各方面的企业上的精英人士,其实他们都是跟这些少数的,极端的,集权的人士,让他们的权利不断地提升——因为他们也可以从中获得利益。我们要把这一系列信息告诉大家。

那么“当委会”呢,他的角色是和我们法治基金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因为我们是在去年,2018年11月后建立我们这个法治基金会,其实基金会是希望更加帮助我们中国的老百姓——他们的生活,他们生命都被迫害,中国的极端的政权,共产的这些极端分子让中国的老百姓过着奴隶一般的生活。我们通过调查,让全世界的人们更加了解到现在中国发生的一些故事,中国的老百姓面对的一些迫害,让一些爆料的人士,如果是逃出来的话也能获得签证和一些帮助。但是呢,“当委会”他主要是通过让世界知道:现在一些少数的极端的集权的个人,通过这一些信息、军事,还有经济战争来威胁南海、东海、北朝鲜、台湾,以及香港……这一些情况。

其实我们的“当委会”在两个星期前,召开恢复后的第一个报告会。当时在意大利,因为习近平主席访问意大利梵蒂冈,要谈论很多基督教的事情——那么这个事情我们稍后再谈吧。当时我在意大利,也没有太多人知道这个“当委会“的事情,但是呢,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两星期后问将会是在华盛顿首府,再一次的,我们这个“当委会”的报告会。届时我也会在场,我也会作出演讲,我希望同时有一个直播在郭媒体上,可以让大家看到我们这一个报告会的实况。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刚才班农先生他讲得很多,把“当委会”说得很清楚。现在我们看到很多人说,这个“当委会”是创始人啊、董事啊,上次我在直播中也谈到了,我说,“当委会”里面最重要的是秘密委员会还有执行委员会。因为这里面的很多成员和我和班农先生都是好朋友。昨天我们在新的喜马拉雅见了当年最重要的,给里根总统建议的关键的人物,我们开会。因为他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员,是不能暴露名字的。那么我们说到这的时候,先问一句班农先生:这个机构里面的董事会和执行委员会、秘密委员会,他们都是什么样的角色?

班农先生(翻译):其实这个秘密委员会以及执行委员会,其实他们都是在我们的“当委会”做决定的其中的一个部分。但是我要强调一点的就是:这个“当委会”它主要的功能就是进行研究,进行分析,为了让大家可以得到一个中立的立场的一些真实的报道,不会受到任何党派的影响。我们要报道真实的故事,把让大家知道——现在我们面临的是一种怎样的紧急的危险。

因为我们当中有比如说是(没听清)、一些学者,他们都是在报张上或者杂志上写文章的人,他们来进行一些信息上的研究。但是主要来说我们的管理层,我们的行政,都是由甘迺迪、Frank这两个主席和副主席来担任。其实我也是有参与在其中,但是现在我主要的任务是在建立我们的法治基金会,因为里边实在有很多的事情我们必须要做——建立啊、立案啊还有各方面的调查,它需要的时间很长,但是在法治基金建立好以后,我们会用更加多多时间来管理、参与这个“当委会”的事情。

那么其实“当委会”,我说明了,现在由于中国的一些集权分子,他们已经是违背了当初邓小平先生认为的中国应该走的一个路线,他们不断在南海、东海地区发展他们的军事力量,威胁到日本等一些东亚地区,美国的地区,他们在未来的三到五年可能有更多的活动进行,所以我们要让大家认识到这一些的危险——这是我们的目的。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班农先生刚才说的这些问题呢都是很多人关心的啊,咱们这个“当委会”现在的主席呢
Bryan Kennedy呢,我和(他)在纽约、在整个……在华盛顿啊,在过去的两年跟班农先生,还有我和他本人也见过几次面,我们深度地探讨过这个“当委会”,它的价值啊,他最早要求和我们合作,他本人也是中国1949到2019的那个中国欠美国的那个国债的那个基金里边的一个实际操作人。

那么这个里边呢还有一些重要的朋友都是美国国家过去“当委会”的重要成员,比如说我们不能说的名字的其中一个最重要的人士呢,他最近向美国政府提交了一系列的提案,得到了积极的回应啊。他当年就是给里根总统当面拿了一张纸啊,他当时很年轻,他是一个金融家,他说:“苏联是我们的威胁,苏联没有那么可怕,说当时的苏联只有60个Billion,六百亿美元的GDP,但是他34个Billion都被花出去了,这个国家经济上是支持不了的,它还要大肆地发展导弹,所以我们要对它要进行一系列的措施要把它给灭了”,当时里根总统就说:“你说的具体细节我不懂,我相信你,你去做吧”,这个人就是当年灭掉前苏联共产党的这个机制的最关键人物。

我们多次跟他开会,昨天跟他一起开会。他最近又给总统提了一个建议啊,这个(给)总统的建议其中就包括“当委会”,当然他自己有他自己的机构,这个机构它就是向佛罗里达州还有向美国的各个州的养老基金、教育基金提出绝对不允许投资中国。而且更重要的事情要对所有的中国的共产党控制的国营企业,包括后边背景是共产党的私人企业在美国上市进行背景调查,否则不行,而且要在美国立法,行政马上立法停止所有这些退休基金、保险基金、军人基金对这些人的投资,而且马上得到佛罗里达州的回应,和国会45个议员的回应,然后可能在一个月内即将立法。这是个很大的事情。今天我说得多,因为翻译奶奶可能是她昨天参与了,所以都记得,你翻译一下,谢谢。

班农先生(翻译):那么刚刚呢就是呢,郭先生提到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其实啊我们这一个的“当委会”呢现在有很多的这一个的成员名单其实我们还没有公布出来的,那么当然呢,未来的六到十二个月我们正式地把这一些的人的这个的正式的名单制定好了以后我们将会是把这一些所有的成员的他的名字呢是公开、公布出来,就是让大家知道我们的“当委会”的成员是什么人的。

那么当然了主要现在是谈到一点的话呢,刚刚郭先生提到就是说当时在里根政权的时候我们是通过了一些的对于苏联这个经济、金融的这一个分析以及是研究,我们理解得到其实它的呢这个国家的经济其实没有那么,人家想象得那么大,其实可能只有一半那么多,那么而且同时呢他也要集中在发展这一个的核武啊、那么国防上,根本是不可以,入不敷支的,所以的话呢,因此在里根的时候他不需要发出一个导弹或者是发出(动)一个的战争他就已经是把苏联是(给)破解了,所以这个研究的力量以及是这一个的信息的力量是非常的重要的。

我们为什么要在此时此刻呢来到重新恢复,这个“当委会”呢?是因为你知道在那个时候,在苏联的时候,就是我们对与它的经济上的深刻的一个的分析和了解,让我们可以了解到如何可以解破这一个的政权、这一个的自私的政权,而且是自我来到呢这一个的享受,把他们自己个人的享受建基于这一个的老百姓的的刻苦上或者说他们的受苦上。

那么所以的话我们现在也看到中国是同样的一个的情况,我们必须是要了解其实中国现在他们的这一个的那么的强大,他们的金融,他们的这一个的经济是如何可以得以是持续下去呢?他们的钱是来自于什么地方的呢?是否就是说是华尔街、以及是伦敦、或者是法兰克福这一些的西方的这个的金融中心他们通过了国际的财团不断的来到是跟他们进行投资、不断的给他们提供这一个的投资使得他们的政权可以得以(持续)下去,让他们的这一些的少数极端的、集权的领导就是不断得能够享受啊、享乐啊,但是就是把中国的老百姓继续得奴役下去。而且呢就是说是在美国我们自己的这一些养老基金啊、教育基金啊不断得投资在这一些的国际财团里,也不断得投资给中国的这一些的企业,那么我们必须要去了解到这其中的关系,是美国如何来到帮助这一些的财团、这一些的少数极端的集权人士来到发展他们的权力,所以我们要进行更加多的这一方面的分析以及这一个的研究。

49:00-1小时01分30秒【文随】
郭文贵先生:非常非常的棒啊,班农先生说得非常非常的棒啊……我过去的一周大概见了五个左右跟“当委会”有关,或者说和过去的“当委会”有关的重要人士,这些人都希望和我们法治基金合作,其中谈到了几个问题都是很核心的,有些话我在这不能说,但是几个观点他们都是认可的。

比如说,当他们谈到当年对前苏联起作用的时候,我说现在你们应该更加自信。当年前苏联,他整个通货膨胀和经济的虚假经济性,和今天共产党绑架中国政权比,共产党现在做的恶,和经济对的水分,和虚假成分,和对人民的压迫的程度,是原来前苏联的都在百倍和千倍,这是经济问题。

第二个问题,那个时代是没有社交媒体的,只有美国可以抗衡,现在有社交媒体的,我一点不谦虚,那个时候中国没有一个郭文贵,也没有,我说现在还有郭文贵爆料,我们还有法治基金。那个时候美国没有班农这样的人,也没有几个像甘迺迪,还有我们认识的几个天才级的政治家,真的没有。而且现在更重要的事情,美国还有一个总统!里根和川普比,我认为川普对干到中共更有利,还有一个副总统叫,更夸张的是还有一个庞贝奥,更夸张的还有约翰波顿,还有纳瓦罗,还有(没听清)这些人,这些的本质的力量和集合加在一起,共产党不灭,那是绝不可能的,他犯下的罪行,虚假的经济,加上这些人,所以当委会我见这五个人我说,这是天意!

我还要给班农先生说一件,我还没聊这个事情呢啊,我去加州这个地方,我去年前年去,几乎绝大多数是骂川普总统的,绝大部分恨班农先生,我这回见所有的人包括政府官员,包括这些财豪门,还有媒体大亨们,几乎绝大多数都改变了看法,对川普总统,对班农先生现在都觉得他是英雄了已经,这种改变不是你吹出来的,不是宣传出来的,这是事实,所以说班农先生的坚持让我们太佩服了。班农先生这是我们最需要有的对理想的追求,你真的要有个belive,你真的有,让我感受颇深,你翻译。

班农先生(翻译):其实,你知道,我非常关心中国老百姓为什么呢,因为我看到中国人来美国,他们在一个自由的地方拥有自己创业家的精神,充满了活力,在美国这样一个自由的地方,他们能够生活得非常的好,比如硅谷,纽约,不同的地方都可以生活的非常的好,过的很体面,所以我非常喜欢中国的老百姓,我也非常关注。

我认为如果中国人解除了极端少数极权分子的压迫的话,走向国际体制的话,将会使世界和中国更加美好,我知道川普总统非常关注共产党的发展,以及对老百姓压迫的状况,他认为这很重要,也是不断的坚持,在这方面处理这些问题,而且美国,我们不会依赖我们的政府,政府只不过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而已。

对于美国人来说,私人和个人的生活更重要,我们的个人的生活,民间的生活更重要,所以我们必须让法治基金, 当委会,这两个都是民间独立的私人的机构,我们法治基金也是民营机构,接受私人捐款,当然当委会也是非政府的独立的,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研究,信息,分析,更多的好的事情来帮助中国老百姓。我也感谢郭文贵在不同的地方跟富人,有权利的人士告诉他们我们有多好,在他的游说之下呢他们更加喜欢川普总统也更加喜欢我,真的很感谢他。

1h:01:30【文成】
郭文贵先生:我们在关于今天当委会我再谈最后一个观点。过去的一周我们和这个当委会最重要秘密委员会和执行委员会的成员在见面当中,包括昨天我和当委会的最重要的,在1982年向美国政府提出的灭掉苏联的关键人士,那么我和他们之间目前是达不成默契的。有两个问题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我今天还没有给班农先生讲这个问题,我一会儿还要和他讲,这个节目做完以后。

就是我从第一天我给班农先生说:班龙先生100%的接受和遵守了,而且做出了最好的榜样。就是你现在西方对共产党这个带来的威胁,你不能都认为是中国人的威胁。你必须把中国和中国人和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盗国贼给分开。那么现在的“当委会”头两天的发布会当中直接是对中国,把所有中国人都包含在里面。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这是我见过这5个人,我告诉他们,如果你想和我们法治基金合作,包括班农先生,我一会儿会很认真的和他谈这个问题,严肃的谈这个问题。

你要得到我们的支持,我和你分享我们拥有的信息。这一点我们已经证明给你们看了。我们有的没人有,郭文贵脑袋里的地图能力和辨别能力和了解中共的能力,我相信没有第二个。那么你想用我郭文贵的智慧和地图,那么你想用我们的信息。你还想得到法治基金的所有资金的支持,必须要严正的,严肃的,正式的搞清楚,你绝对不可能反中,反华。我不可能让中国老百姓卖牛的钱去捐给你,让你去反华去。不但不反华,你要支华挺华,这是前提。你可以反共。所以昨天翻译奶奶你也都在场,我告诉他们的事情:你要是反华和反共不分开,或者说你不支持中国人,那这事咱就没得聊了,谁爱去掺和就掺和跟我们没关系,这是前提的前提。

我们越恨共产党,我们越爱中国人,我们越恨共产党,我们越觉得中国人越可爱,我们走成恨共产党,我们越觉得中国和美国要友好。这是前提。

所以这个问题我跟这5个人都见过以后,这5个人现在是4个100%说下一步他们会正式声明和支持,这是我合作下去,现在班农先生不是这5个人之内。另外一个他说他在犹豫。他说他在想办法说服。所以说这是一个核心问题,我会和班农先生谈。

班农先生(翻译):其实呢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们往往说应当有美国政府的人员或者是特朗普政府的人员就说是反中国,其实我们没有人是真的反中国。其实我们这个”反中国”的说法,只不过是地方上的一个简称。当然其实上我们是非常热爱中国以及中国的人民,比如你看长期来说历史上来说中美两国充满了友好的关系,那么也是对中国的老百姓非常的热爱。在邓小平的时代,远自于在毛泽东主席的时代,在文革的时候我们都是对中国充满了热情以及是支持的。那么我个人是特别热爱中国了。

你看到我在年轻的时候参加了海军第7舰队。我在海军的这个舰队就是巡逻西太平洋地区,东海,南海,以及香港沿岸都充满了我们的踪影。所以说我当时就已经非常热爱中国以及中国人,老百姓和中国的文化。所以其实现在我们说的“当委会”,其实我们必须说通过更加多的了解,更加多的信息调查研究,我们希望是为国际上带来一个平衡的一个国际关系。

让大家去认识到其实中国少数的极端的分子,就相当于我们说的习近平代表的少数的权利,特别是王岐山的。因为你知道王岐山他是在新加坡经济大会上,被称为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你看他这个是什么意思?其实我觉得他们不仅仅是我们的敌人,也是中国老百姓的敌人,所以的话我们是要专注的了解调查他们。是让大家都知道其实他们是如何来奴役中国的老百姓,对他们生活的影响。而且的话我们也看到其实他们针对的对象也包括天主教徒梵提冈维吾尔族少数民族以及是达赖喇嘛。你看上星期也是出现了达赖喇嘛的一些事情。我们可以在这边深入的谈一下。

郭文贵先生:刚才班农谈的这些事情,战友们大家已经很多都澄清了。但是我看还有个问题,刚才我看战友们互动当中,我看提出来就是:大家都关心“当委会”的资金是怎么来的?“当委会”和现任政府是什么关系?希望班农先生最简单地回答这个问题。

1h16~1h28【拿得起】
班农先生:
那么,我在这里要说明,很感谢郭文贵给我这个机会。其实我们这个“当委会” 是一个独立、民间、私人、非政府、非盈利的组织,一个委员会。我们的成员都是各个领域的专家,他们是自愿的贡献他们的时间,来参加这个委员会,给我们提供各方面的意见的。

我们现在并没有进行任何的募款的活动,我们也没有任何的资金。现在就是说,我们刚刚开的那个发布会,那个场地也是当地人提供的,供我们免费使用的。我们的人也没有工资,也没有任何的经费的。那么当然,我们会在稍后的时候,在有需要的时候进行一些募款活动,但是,现在来说,没有那些更多的资金,没有募款。而且,我说了,因为里面的人都是自愿的,都是各方面的专家为我们进行研究。所以呢,当然除了一些开支需要报销以外,也不需要太多的资金,所以我们还没有进行这一方面的行动。

当然,我们再说一句要说明的话,尽管是在1950年,建立这个委员会的时候。又或者是在1970年、2000年我们恢复时,恢复这个委员会运作的时候,我们里面的成员,也不是在政府里面担任任何的公职的。所以,我们的这个委员会跟政府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的。但是呢,我们这个委员会里面的成员,可能是在从前,他们做过政府的官员,又或者在之后,可能会进入政府担任一些公职。但是,他们在我们这个委员会的时候呢,是跟政府没有任何的联系。当然,我们可能也会进行一些政策上的研究,会给政府提出一些建议。给我们的总统呀、国会呀提出一些建议,告诉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和中国共产党或者政权,应该如何处理关系。我们会提供一些建议,但是我们并不是政府里面任何的部门,也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郭文贵先生:
好!我们今天关于“当委会”的事就不谈太多了。因为还有很多问题。战友们也都看到了很多问题,那边也在整理,回头我们再说。现在我们谈第二个问题。

刚刚我看到很多战友留言,希望班农先生……也是我们昨天准备好的。我说班农先生我们谈谈中美贸易,现在所谓的协议。刘鹤副总理又来美国了。昨天和美国总统在白宫又见面了。这回刘鹤先生换位置了,和川普总统平起平坐了啊,哈哈!听说是中方的强烈要求,不能对面坐着,像审判一样。然后,川普总统很高兴,谈的也很好。但是,事实上也没有签协议,也没有公布在马阿拉戈有高峰会,也没有所谓的莱特希泽等人有个重大的公布,也没有。

事实上,就像我们当初说的,我说这就是个荒唐的笑话,双方就是在打拳。而且昨天。我和班农先生也说这个事情,我说核心的核心,共产党、王岐山给习近平建议,说现在川普总统完蛋啦!马上“穆勒调查”就要出炉,川普总统得进监狱,要么被弹劾,全家都得完蛋啊。而且,一堆的问题,他家里也一堆的问题。他们相信了,相信后,就等着川普总统被抓、被弹劾,被完蛋!然后,急着跟中共签个协议。

所以拖拖拖!结果这一拖,“穆勒调查”出来了,他没事儿!这回傻眼啦!赶快来了,这回示好了,什么都可以谈了,网络也可以谈!只对美国企业在中国开放,网络可以局部开放,噢……一步一步来,其他都可以谈。但是,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最终,美国人还是没上当!这个太极打的,美国人还是很成功的。到目前为止,请班农先生谈谈,中美贸易协议到底发生了什么?它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大家很关心这个问题。

班农先生(翻译):
就是说,(文贵先生说的)这个事情是很对的。其实,现在在中国,它们中国共产党,对于整个中国社会是进行极其严密的管控的,整个中国社会的财富也是掌控在中国共产党的手上。那么,在中国他们是如何在民间建立企业,或者说是任何的企业也好,或者是财富也好。其实,它们中国共产党说我要把它拿走的,或者把它夺取的,这个在中国它们是可以做出这种事情。所以,其实川普总统一向在说,他希望中国可以走向世界性的体制,可以和世界的、国际性的体制,可以融合起来。这个的意思就是,等于让中国社会拥有一个自由。

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几千年来对于老百姓的这种限制、这种压迫。没有私人的产权,他们来到美国以后,他们尽管在没有财富、没有任何的资产,没有掌握当地语言的情况下,在他们的努力、他们的活力下,他们在这个自由的空间,他们是活的成功的。所以,尽管在中国,他们并没有积累财富,在中国他们不能够拥有任何的财产、任何的资产,可以让他们下一代儿女可以继承。但是,来到美国以后,他们在不断的努力,而且他们在自由的,而且是产权受到保护的这种情况下,他们可以继续的繁荣,还可以获得成功。

所以,那么我们说呢,希望中国可以享有这样的社会(制度),我们是想让中国人拥有这个自由的发言权,自由的言论、自由的思想以及宗教。那么,这样才让大家在那里可以自由,而且是繁荣、成功,而且他们的财产可以获得保护。

1小时31分-1小时41分30秒【Winner文祥】
班农(翻译):其实我们所说中美谈判当中我们涉及到的问题是非常的重要。其实我们希望不是说中国向我们的农业买更加多的大豆、买更加多的牛肉、猪肉。我们其实希望看到的不是这样的一个谈判。川普总统在之前已经指出过,他希望看到的是中国的经济是可以出现一个结构性的根本上的改变。为什么是这样的一个意思呢?

当然我们也是希望在技术的转移,信息的转移这一方面中国也可以做出一些的改变,但主要来说他希望看到中美之间我们的贸易有一个更加平衡的情况,更加重要的是他希望看到中国国内自己的经济对于国民的财富分配各方面是让国家可以更加的公平。那么这个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看现在中国是压迫老百姓的自由,也就是相等于他们夺去了中国老百姓在经济上的各种各样的权利,让中国的老百姓永远成为中国共产党少数集团、集权、极端人士的奴隶。

那么你看到去年郭文贵先生通过他的很多的、彻底的、深入的调查指出海航一个海南地区上老百姓拥有的一个航空公司,竟然被发展成为一个国际的大的财团,而且当中52%的股权是拥有在私人的手上,而且这些的私人其实就是被王岐山所控制的。那么其实他也就是中国共产党当中的少数集权分子,他们并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社会党员,他们其实是一个国家的资本主义者,他们剥削了中国老百姓的财富,中饱私囊,把钱拿到美国纽约来进行洗钱。

为什么拿到美国来呢?因为我们是自由的金融市场,他们可以把财富通过种种的包装把钱藏起来,所以说他们是从老百姓的手里夺取了财富来让他们自己拥有个人的这些的享受,所以我们希望是不可以允许这样的情况,我们要进行调查,我们不可以让中国老百姓的自由像那样被夺去。

郭文贵先生:刚才班农先生讲的这些事情我不再重复因为还有翻译什么的,我接下来讲一下放在桌子上的这两个自由女神像的雕像啊。这个雕像(绿色自由女神像)是大概在2003到2004年吧,这个是我设计的。这个就是送给美国自由女神这个家族他们家做的,我设计的。他当时给我做完以后说,你设计的这个概念是什么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放在了我的办公室,我说这个叫做共产党,这是毛主席语录啊,正在准备强奸西方的自由和法治系统,这是第一个啊,这是十几年前。

自由女神已经拿着毛主席语录了,这是第一个。这个是九年前我又让他做的,这个你看到后面有他家族的标志(绿色的自由女神),自由女神美国自由女神就是他送的,都有他家的标志,当这个再做的时候(披着中共党旗的红色自由女神),当他知道我要干什么的时候,这个就不敢放了(家族的标志),这个就没有了后面。

这个他说你告诉我你设计的什么概念,他给我建造完以后。我说这个共产党已经强奸了西方自由,已经用红旗,用这个把你美国的宪法,你的宪法,这个是拿的美国宪法,当时立宪的已经把你的圣经给你毁了,当然这个帽子现在因为在运输当中坏掉了。这个我说这是九年前,就这么快。

我还有一个3.7米的全铜的全实心的啊,设计的手里面拿的一个什么你知道吗?中国宪法一半,还有美国的立法一半。然后呢两只脚穿着不同的鞋,一个是中国所谓长征的红鞋,另外一个鞋叫华尔街的鞋,手里面举着一个什么,叫社会主义,脸长着一个谁呢?就是今天的王岐山的脸。那个非常的丰富,花了很多的钱。当我开始爆料的时候,他不送给我,现在还在法国。

我现在给您说的中美贸易,我在几天前我见了在加州,因为我要出席做一个秘密的听证,我不能讲的啊。他们起诉了很多我们大家都想知道的人,接下来会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去出席这个听证会之前美国的某官员让我在外面,跟我握手迎接我说:感谢你郭文贵先生,你都知道这个故事了都。说你提前告诉了马阿里戈的人,要小心来自中国共产党的人,他说你看我们抓到了一个中国的女间谍,可能要对川普总统要下手。

他说他们一个共产党,他们太Low了、太土了、他怎么那么愚蠢呐?我说所有你美国的问题和中共共产党的问题,原因就是你太高了,他们太Low了。你想啥问题你都很高,要有法律、要有道德、要遵信仰、要有人权,你所有都在想共产党是这个样子的,而洽洽的你就是你的问题来自于忒高了。哎呀他惊讶,几个人跟我握手,跟我拥抱,他说你这话说的太好了。我昨天,你也亲自见了我跟班农先生跟咱们“当委会”最牛的人说,我说美国所有思考问题都是太高了,川普总统可能骂他说什么怎么样怎么样,川普总统思考问题也是太高了。

所以共产党是流氓、他是强奸犯、他是犯罪集团。我在多年前就预测到了共产党是这样子的,所以中美贸易的本质就是欺骗。所以美国一定要改,不能再用法治、信仰、标准、人权在看待共产党。后来你知道班农先生问了我一句话你翻译的,班农先生说那我们怎么办?我们是不是也要too
low啊?我说不不不,我们只有保持了我们too high一直很高,我们才能赢这个too low。但是千万别降低,降低就输了,这是根本性的,所以你来翻译这个。

1:48:25—2:06【非洲小哥文义】
班农先生(翻译):其实我也觉得文贵说的很对,我们必须要真正的了解,中国共产党少数的极端人士,他们的本质是什么?其实他们就是像墨索里尼,前苏联,或者是纳粹的希特勒这些犯罪的集团一样,他们充满着这种犯罪的思想,想要夺取、偷取中国老百姓的一切,来让他们可以拥有最好的生活。我是那么忠心地热爱着我们的自由女神像,因为她象征着自由,她是我们在获得自由100周年的时候,法国政府送给我们的一个礼物。我们获得成功,也是得到了法国老百姓和军队的帮助才胜利的。所以我们那么的热爱自由女神像,她代表着我们热爱的自由。

但是你知道,现在我们的世界,华尔街的精英,伦敦的精英,以及国际财团的财富和精英,不断的帮助中国极少数极权的份子,让他们不断的提升他们的财富,不断压迫中国的老百姓。他们压迫的不仅仅是新疆维吾尔族、西藏藏族,他们简直是把中国各个方面的自由都压迫着。所以,我们不能允许他们继续下去。我们也知道中国政府不断的压迫着基督教和老百姓的生活,我们是不会再允许他们那么做。大家都知道,在川普上台以前,美国沉睡了很长时间。所以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中国带来的威胁。只有川普当总统的时候,他再一次让美国醒过来了。所以现在中美谈判,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因为我们现在不只是要求要销售多少大豆,销售多少牛。我们希望看到中国的体制和中国的自由继续发展,在结构上有一个根本性的改变。

还有一个如文贵说的,有一个女间谍进入了马拉阿哥海湖庄园,她手上带着一些精密的仪器,可能想要瘫痪我们的技术。所以我们在这里必须要认清楚,我们现在面对的这些犯罪分子使用的都是肮脏的手法。

郭文贵先生:刚刚班农先生讲完了。接下来我说,我跟班农直接讲,你不用翻译了。我在此先跟战友们说一下。在几个月以前,大家记得在去年感恩节以前,大家记住我还被曝光了,被一个什么Daily的报纸,我在那里。很多人都以为我去参加那个,因为总统在白宫,因为政府被关门了,他没有回这个感恩节晚宴。也邀请了我,还给了我最中间的桌子。第一夫人和她的家人,川普总统的家人全都在。都以为我去了,我那时就在Palm
Beach,我每天都在马拉阿哥。

就在我去那的头两天,一个来自中国的,20几岁的女孩子,通过一个老会员的保证,加入了马阿哥俱乐部。从开始谈,到担保,到填材料,到打款进去。25万美元,46分钟。当他们告诉我这个消息以后,我说这个人,一是来对付川普总统和他家人的,二是来对付我郭文贵的,你们要注意。

另外一个,在短短的几个月,有几千个来自台湾的,香港的所谓的中国人要加入到马阿哥俱乐部。我当时就告诉,严肃的告诉马拉歌的保管人员,我说你们应该向FBI,还有特情局赶快报告,他们在对这里动手。你们绝对不能让他们接触到总统的卧室,因为总统的卧室和我们之间吃饭的地方,公共设施,就1米8远。而且不要接触到川普总统的家人。

然后我说凡是中国共产党派出来的人,会怎么样,会怎么样,我跟他们说了几个小时。在这个事之后,你们看到,感恩节我没去,结果发现了一个杨莉女士去了,妈妈桑去了,带着一堆中国人。而且那个新加入的会员,从那天加入,每天午餐、晚餐全在那吃。就等着我郭文贵来,就等着见川普总统家人。后来,川普总统家人没被他们给陷害了,他也没去参加那个感恩节的晚餐。但是,这件事情终究发生了。

那么过去的这一星期,我飞到了几个州,我做了好几个秘密的听证,和证人的手续。我去了圣芭芭拉,我去了洛杉矶市,然后我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不能说的。我还去了科罗拉州。然后我的飞机在阿尔卑斯山下的,那么绕,转着飞过去,我觉得这美国人太了不起了。我也去那里作了证,见了很多秘密的战友。

从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包括我去作证,包括现在美国政府已经采取的一系列行动。亲爱的战友们,大家一定要记住,我们在不同的战线有不同的战友。而且我们这些战友,很多都是非常成功的,非常有钱,非常有影响力,非常有良知,而且非常爱中国和非常爱美国。这次让我感受太深刻了。就像某个机构说:郭先生你知道这个银行账号原来多少钱吗?我说大概7000多万美元。他说你知道现在多少钱?我说大概10亿美元。他说不对,已经变成了37亿美元了。

所以呢,我可以说我本来留胡子,100天内我不能刮胡子,按照中国的习俗。还有我有3个愿望,3个愿望不实现,我一年,10年,我到死也不会刮胡子。但是,真的是上天在帮我们。伟大的战友们太伟大了。仅仅是一周的时间,我3个愿望实现了2个,剩下一个我相信也会很快实现。所以我这刮胡子也很快了。那么另外一个,刚才一开始我说到的,对美国所有的金融机构,养老、退休、保险基金,要求立法,已经得到了佛罗里达州第一个回应。而且停止养老保险对中国所有来自国营企业、私人企业的投资。对过去已经投资的,每个都要审核。

然后现在,国会和两党的议员,参众两院45个议员,全部正式回复。现在是行政要立法,对所有的来自共产党的国有企业,在美国的上市要尽职调查,而且要背景调查,然后进行监督立法。而且背后还要声明,欢迎所有中国的私人企业到美国上市,支持所有的中国好企业来美国上市,但是坚决对共产党控制的企业,进行尽职调查、背景调查。

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然后就是当委会,现在多个背后的机构在找我们合作,包括昨天,包括前天,都在跟我们谈一系列具体的合作。再一个就是盗国贼海外的财富的调查,已经在一系列的程序之中。接下来就是中美贸易谈判,在过去的几个月,可以说美国政府最重要的提出了什么?中国必须开放互联网,中国政府必须停止对新疆人和西藏人的陷害,就是宗教迫害。宗教必须在法治的框架下,自由,而且是符合国际惯例和国际法规。然后,保护中国人权,保护中国私人企业财产不受侵害。

我觉得,班农先生每天都是呼吁,真的像个从不停止的小蝴蝶一样全世界飞,在替着正义和法治在呼吁。法治基金在欧洲、亚洲受到了高度的重视。我现在也不能说,班农先生也知道,我们也都知道,多国政府要跟法治基金合作。中国的老百姓未来到海外来,得到西方政府,和西方政府沟通,和来申诉冤屈,财产得到保护,最好的唯一的代言人,应该是法治基金。就像昨天这位美国的,最牛的,当年干掉苏联的关键人物一样,昨天也是我们的翻译奶奶翻译的,她也是证人了,了不得了。我告诉他说,您一定要记住,法治基金不是我郭文贵的,是你们美国人的。

卡尔巴斯,卡尔巴斯在美国是很有影响力的,人家说他是美国现代版的索罗斯,但是是一个更牛的索罗斯。班农先生,就是今天的,人家说是世界共产党的杀手。两个主席,都是你美国人当的董事,背后控制人也是你美国公司,我郭文贵就是个捐赠者。而且现在法治的钱,每3块钱有我2块钱。法治基金的总额里边,我占70%,而且我接下来我还要捐很多钱。我昨天跟班农先生讲,我也跟我那朋友说了,前几天我们有几个最大的捐赠者正在谈的,基本要完成的20亿港币,一个家族捐款。还有一个1亿美元,还有一个3亿美元的。还有一个美国的银行家,科罗拉州的,也是3亿美元要捐款。

这些捐款一旦公布以后,我告诉所有的美国朋友,这些都是支持法治基金未来在美国,在西方的世界,能替中国人民伸冤,能替中国人追回他们失去的财产,能帮助中国西藏和新疆少数民族被欺压的人得到申诉法律支持和国家的支持。班农先生,还正在寻求得到欧洲等各个国家,得到政治庇护签证,以及其他各方面的支持,和法治基金的合作。

所以,战友们,现在从中美贸易谈判的本质的后面,我看到了这个质的改变是什么。从美国当初要解决中美贸易的顺差问题,和美国人知识产权的问题,到了整个现在的要求互联网必须打开,宗教要得到保护,人权要得到保护,私人财产要得到保护,然后中国要真正的结构改革,说白了就是你共产党不能一党独大,不能搞假人大、假人权。所有的中国人在威胁,危险之中,美国人是绝对不同意的。

那么综上所讲,班农先生,现在看着他对外讲,但你们没有看到背后他每天都在做什么事情,昨天是富士电视台采访他。我们现在在喜马拉雅大使馆,全曼哈顿唯一一个防弹的独立式的办公楼。现在,我们这上面是半挑空,这个设计师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设计师之一,这是个全新的楼。法治基金就在这个楼里面,这叫喜马拉雅大使馆。我正在买资产,在华盛顿、在加州,我们要建喜马拉雅,我们的大使馆、领事馆,和我们战友相聚的地方。

共产党灭亡的日子,可以屈指可数了。不是存不存在,可不可能,只是时间问题,它一定会被灭掉。再一个,我们一定要记住,坚决不被少数人利用,反华反中,这是太王八蛋的主意了,这是最坏的主意。一定要更多的让中国年轻人得到西方的教育和支持,然后让私人企业家在西方更加被信任。我们要灭的是共产党的极少数人,绑架了共产党,99.99%的共产党都是好人。

亲爱的战友们,我们永远也不要失去我们的大方向。喜马拉雅就是要让中国人有法治,真正的法治,独立的法治,独立于行政之外的法治。让中国人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依法信教,钱教分离,创造一个正道的美好的中国生态社会。然后让中国人民成为世界上最受人欢迎,最受人信任的一个和平的民族。把我们中国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展现给世界。

我这回在加州很多地方,包括很多照片大家可能都没注意到,很多房子都是1亿5000万美元,2000万美元,我们开会和见人的地方。没有一家里面是不包含中国文化的。这些很多人都爱中国,爱中国人,爱中国食品,爱中国文化。其中有一个要支持法治基金的女士,她是过去的一个18岁当空姐,后来嫁了一个老板,到最后自己现在是成了百亿富豪。她自己设计的房子,值几千万美元,漂亮得不可形容。家里面都是中国的文化。她说她过去最恨班农先生,最不喜欢…(I
told you …)。她原来说,一提班农就火,现在爱班农了,love班农了,她说为什么呢?她说是班农先生讲得对。

她经常旅游,她经常去中国,她看到了中国西藏、新疆少数民族老百姓被迫害。跟我拥抱说,郭先生我能不能kiss你一下?我说你kiss两下都行,只要你捐钱。哈哈…给法治基金多捐点。开玩笑。她说,我爱中国,我爱中国人,中国人太好了,太勤劳了。中国人真的没有野心,她说但是共产党太坏了。

一个完全独立的美国大富豪,过去恨班农先生,现在爱班农先生,到现在爱中国爱到了不能自拔,但是恨共产党。这就是大势所趋。这就是我文贵说的,班农先生的价值。刚才前面我讲的你不用翻译了,因为班农先生都知道了。但是后面这一段,你可以给他翻译一下。然后最后我们跟班农先生说,我们今天直播时间很长了,后面的问题今天都说不完了,但是把刚才的简单跟班农先生说一下,让班农先生做一个总结,说今天我剩下的问题不谈了。

一定为中国争取,中国的互联网必须开放,我们要为此而努力。第二,要保护中国新疆和西藏的宗教自由,让中国实现真正的法治中国。干掉共产党这是绝对没有问题的。然后班农先生为法治基金很多战友们,来争取更多的自由和被保护的机会。还有我告诉战友们,所有捐款的,不管1美金、10美金,票据一定留着,未来你们会知道的。好,请,简单翻译一下。

2:11-最后【黑郁金香文郁】
班农先生(翻译):如果是有时间的话我们还可以谈谈我在意大利所目睹的一些事情,你知道中国的习近平去到梵蒂冈,梵蒂冈秘密的和共产党签订了协议。这个在罗马招来很多不满的情绪。而且天主教徒,基督教徒都觉得他们是被出卖了。所以因为你知道梵蒂冈的天主教这样秘密的签订一个协议。中国过去那么多年强迫中国的女性进行计划生育这是非法的堕胎,这是不行的也是不可以接受的。所以这个我们稍后可以再谈。

接下来我们要谈的更多的是关于“法制基金”以及“当委会”的一些事情,“当委会”在下周二将会有一个发布会请大家留意。我们稍后也会对于意大利,欧洲,巴西,还有巴西博索纳洛总统的一些发展一些行动也会跟大家报告的。因为你知道是中国共产党在巴西也是进行了很多他们的一些活动,所以我们的战事是全球性的,下次的时候我们可以深入的讨论。

我在这里再说最后一句,我们再从新的看一下这个自由女神像,你知道他的意义就是——我们获得了法国的帮助,使我们在1776年的时候可以脱离英帝国的统治,可以获得自由成为一个独立之国。在我们独立100周年的时候法国将自由女神像送给了我们,她手持自由火炬照亮了纽约的港口,我希望我们能在战胜了共产党把它(共产党)推下台100周年的时候也把自由女神像送给中国,自由女神像也能成为中国获得自由100周年的象征。谢谢!

郭文贵先生:非常感谢班农先生刚才这个建议,我们希望的是啊,实际上这个厂家曾经给过我有一个承诺,我在这不能说。我们未来的自由女神肯定跟这个不一样,长的脸不一样但自由女神一定会光临中国啊,一定要刻上班农先生的名字,还有战友的名字包括~~可能啊~~可能你好好工作还有你“翻译奶奶的”的名字啊,一定会是一个更加完美的因为她是一个新时代的。

然后呢现在我们后面要说的是~~说完以后呢我还要为大家再一次要祈祷。那么我要告诉大家的,班农先生接下来会有很多事情都在做关于“法制基金”,“法制基金”,一定要记住班农先生是主席,凯尔巴斯是主席。过两天凯尔巴斯要来跟我们开会来了。现在一系列的行动都在进行中,还要看结果,大家要看结果。“法制基金”是美国的注册公司,是一个不盈利的公司,是为中国人民争取、独立民主的,依法治国和信仰自由的这么一个基金。

那么接下来会有很多行动,请战友们永远不要忘了“法制基金”是大家的,是我们中国人在西方代表了中国人民意志的一个家!这个办公楼呢,班农先生就在这个楼上三楼凯尔巴斯在这个五楼。都是“法制基金”的办公室。四月底到五月份,会邀请很多战友包括社交媒体直播的战友们,陆续的到这儿来,到这儿来你们搞直播,然后班农先生也会接受你们采访。接下来我们稍后公布细节。

最后我还要说一下为什么叫“Embassy”?我是在班农先生那学的,他在华盛顿一个独立的也是一个“Town
House”,而且还是“Breibart Embassy”,我去那里的时候我说这是“Breibart Embassy”,我说为什么叫“Breibart Embassy”,他说我们要告诉华盛顿,我们和你们不一样我们是外来的,我们要独立于你们,因为太政治化了。所以我们是“喜马拉雅”,我们是外来的,但是叫“Embassy”,未来要建立我们中国的“喜马拉雅”式的这个法制,自由的国家。这是来自于班农先生,这是抄的他的。

我们现在和我们的战友们一起,为14亿中国人民来祈福,希望他们能尽快的摆脱共产党的统治,为美国人民摆脱中国共产党的经济侵略,和西方世界和中国有更和平的未来为大家祈福。谢谢战友们!谢谢班农先生的到来!非常感谢!每次跟班农先生拥抱我都很兴奋啊!他有一个最笑容的天真的孩童的脸,这是他身上最好的东西!我们都相信我们是有使命的,如果没有使命感不相信神的话,我们都是神经病了啊都是,不会干这种事情。

上次直播的时候呢,我们在新办公室就是这个地方,第一次,新的直播团队,新的什么都是新的,班农先生也不在,所以说上一次直播是最烂的一次直播。那么今天呢经过了团队,这也是临时的啊,未来这个直播间全部是机械人自动控制的24小时的,然后未来希望战友们到这儿来直播,跟班农先生跟凯尔巴斯,很多“法制基金”见面,这个地方是所有的战友们在美国,在纽约的家!是大家的。

再见!今天很成功!谢谢“翻译奶奶”!

校对:文随,文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