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3日星期三

海外民运中的汤师爷 ———让子弹飞向暴政之六

让子弹飞向暴政

作者:唐柏桥

几年前,我发表了五篇让子弹飞暴政系列影评,引起了一定的反响。此后还有三篇一直在等待时机予以发表。最近草木皆兵,将防范颜色革命做为头等大事。近日中共的小兄弟委内瑞拉爆发了大规模的反独裁争民主的运动。民主革命的脚步正在向我们逼近。这对我们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如何抓住这一稍纵即逝的历史机遇,发动一场反抗的民主革命,是我们现在的首要工作。因此,我认为现在是时候发表后三篇影评了。这是其中的第一篇。

在革命全面爆发之前,一个长期摆在中国民主运动面前的非常严峻的问题必须得到解决:如何鉴别中国民主运动中的真革命和假革命,也就是如何识别谁是真正的革命者张麻子,谁是混在反抗运动中的汤师爷。这个问题一旦解决,真正的革命力量就会迅速集结,中国很快就会迎来一场暴风骤雨式的革命,并以摧枯拉朽之势一举摧毁中共暴政

本文专门针对这个关于真假革命的问题发表个人浅见,也算是抛砖引玉,希望能引发大家对于这一问题的广泛讨论。

汤师爷是让子弹飞里最重要的角色之一。如果这部电影只有张麻子和黄四郎正反两个主要角色,这部电影就不会散发出如此大的魅力和艺术张力。葛优对这个角色的注释达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从某个角度讲,这个角色在当今中国的代表性绝不亚于张麻子和黄四郎。如果说张麻子代表当代中国为数不多的反抗暴政的抗暴,黄四郎代表专制邪恶势力,那么,汤师爷则代表了混在反抗运动中的打着反专制争民主的旗号、实则处处在盘算如何为自己捞取最大好处甚至不惜与中共暗地勾结的唯利是图之辈。这些人充斥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他们已经成了国人反抗暴政的阻碍力量。因此,我们必须高度重视这一问题,充分揭露这类人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危害。

让子弹飞对汤师爷这个角色的改动最大,与原著中的原形陈师爷相去甚远。原著中的陈师爷是一个比较正面的角色,为人憨厚老实,忠心耿耿,而电影里的汤师爷则是个老奸巨猾、两面三刀的负面形象。让子弹飞剧组做出这一改动,一定意有所指。汤师爷在电影中的表现,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中国民运中的温和派和打着公知旗号的某些人。他们称自己为非暴力合作派。当然,这一说法本身就极为荒诞。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所谓的暴力合作派?非暴力这个概念起源于反抗运动。非暴力理论的始祖甘地称他领导的运动为非暴力不合作反抗运动。反抗是其核心要义。非暴力只是一种方式。因此,说白了就是投降派或下跪派。

汤师爷在电影中多次表现出他两边不得罪的油滑做派。有一次张麻子和黄四郎见面。双方暗中斗法。黄四郎企图糊弄张麻子,说过几天要给张麻子一个惊喜。汤师爷一直在一旁打马虎眼。张麻子终于忍无可忍。他对着汤师爷怒吼:“你给我解释解释,什么特么的是特么的惊喜”。他这样发问,看起来很滑稽,其实内含深意。他是要通过这种方式让汤师爷公开表态站边,不要再耍滑头两边讨好。同时也是警告黄四郎别跟他玩心眼。这一段对白的确是神来之笔。把三个角色的特征--汤师爷的油滑、黄四郎的狡诈、张麻子的耿直描绘得栩栩如生入木三分。

当张麻子问汤师爷“做县长最重要的是什么”时, 汤师爷毫不犹豫地回答,“忍耐”。这里充分反映出了当代汤师爷们的最大特征:表面说忍耐,实则是懦弱。

电影里还有一处也生动地刻画出了当代汤师爷们的丑陋嘴脸。汤师爷曾对麻子说“你是我的恩人”,后来又对黄四郎说“你是我的恩人”,甚至还对黄四郎手下胡千也说“你是我的恩人”。因为他是这样一个毫无原则的墙头草,因此他老婆也以样学样:“我只当县长太太,管他谁是县长”。

汤师爷曾经给张麻子出主意:“杀人还要诛心”。这是歹毒的中国御用文人真实面孔的写照。从中国体制内走出来的中的汤师爷也精于此道。

“这孩子最大的缺点就是不会装糊涂。“ 这简单的一句话将当代汤师爷们错乱的价值观尽显无遗。在他们看来,聪明人都应该学会装糊涂,不分是非,不求真理。否则就会吃亏。

“我们没胆子剿匪,但借剿匪敛财的胆子还是有的。”汤师爷的这段话简直就是在刻画那些借从事民运捞取个人好处的名利之徒。他们没有勇气反共,却有勇气借反共谋取私利。

民运中的汤师爷对中国民众的欺骗性非常大。我们很有必要在中国民主革命风云再起的前夕,将这个问题说清楚,让大家认清他们的真面容,让他们无法继续危害民主革命。下面我们就来具体谈谈中国民运里的汤师爷是怎么回事,我们应该用什么态度对待他们。

了解民运的朋友都知道,自王炳章博士创立中国民联以来,海外民运一直是中国民运的主战场。绝大多数有民运人士都在。然后自从六四镇压后,来自体制内的很多鼓吹和平理性非暴力思想的民运人士成了主流,王炳章博士和后来主张武装反抗暴政的彭明先生等坚定反共人士被彻底边缘化。因为国际社会对中共的绥靖政策,和理非很容易在西方和台湾获得资助,同时也被中共所乐见。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成了对中共根本不构成威胁的和理非。一时间海外民运充满了汤师爷这样的两面讨好八面玲珑的人。有些人甚至从美国、台湾和中共三方同时获得好处。今后有机会我再详细披露。今天只谈这一现象。

民运中的汤师爷一直混在革命队伍里,被人误认为是革命人士,就象汤师爷一直跟张麻子在一起,被误认为是反黄四郎的人一样。他们高喊改良的口号,其实心里旁盘算的是让子弹飞中汤师爷所说的,“这命都没了,钱怎么赚呀”。他们不是真正的革命志士,很多曾经是中共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只是因为在权力斗争中失势而被推到了革命队伍一边。他们骨子里还是中共那一套,与中共的关系是藕断丝连的关系。

民运中的汤师爷名义上站在维护正义和争取自由的一边,有时候也做点维权的事情,或发出点对中共不满的声音,但主张与当局合作或和解,共同推动人权进步和逐步实现民主,反对在中国进行一场民主革命。他们和真正的反共民主斗士都被公众视为同一类人。其实他们之间的区别非常大。

民运中的汤师爷给真正的民主斗士起了一个外号叫口水革命派。最流行的说法就是“你们十几年没有一枪一炮,空谈什么革命呀”。他们明明知道,革命并非一定要有枪有炮,革命就是一场彻底的变革,民主革命就是一场终结专制推行民主的运动。他们这样做纯粹是为了混淆视听,企图将自己的为人所不齿的妥协投降行径正当化。这些人自以为曾经被媒体吹捧为民运,就永远会是这场伟大的民主革命的领袖。他们完全不知道互联网时代,谁都可以一夜成名。这些思想僵化不求进步的所谓民运领袖还在继续做黄粱美梦,实属可悲。

民运中的汤师爷在中共的长期威胁利诱之下,逐渐沦为了中共的走狗和打手,有些人整天做伤害反抗运动的事情。这他们对反抗运动的伤害往往比直接来自中共的打击还要大,因为人们不容易看清这些人的真实面孔。人们将他们对其他真正的民主人士的攻击及后者的反击说成是民运内斗,结果受伤的是整体民运,他们却毫发无损。因此他们越来越起劲。中共通过这些人反复在民运中搅混水,目的是让中国民众无所适从,甚至产生反感,从而对民运望而却步。

对于国内民运中的合作派或叫温和派,只要他们不是在配合中共演戏,我们都应该予以理解,并在某些方面给予支持声援。但是,国内的同仁无论出于何种策略考虑,也应该坚守良知,不能做出卖他人或帮助中共做伤害民众和反对派的事情,如按中共的意思作文说话,充当中共的吹鼓手,协助中共维稳等。对于出卖良知的人,我们必须及时予以揭露。因为这一类人的欺骗性和对民众反抗运动的伤害有时候比中共还大。

则不同。我们应该始终保持对中共的尖锐批评和强烈反对。我们没有安全上的顾虑,也没有人能压制我们的声音。你只要愿意发出声音,没人能够阻挡。我们应该发出国内民众想发而发不出来的声音。否则,海外民运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海外流亡运动保持高调,国内抗暴运动才有更大的空间。海外要乍房子,就给那些要求开窗户的人提供了机会。海外如果也低调,就显得不伦不类了。谁不让你说话了?你不把你的每句话完整地说出来,谁能听懂你在说什么?谁有那个闲工夫去猜你的谜底。海外鼓吹低调的人,要么思路不清,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要么就是已经在为有一天被招安做准备了。中共就曾企图招安我。前国安部长贾春旺早在十多年前就对我的一位长辈说,只要唐柏桥不再从事反政府活动,我们欢迎他回来和我们一起搞社会主义建设。因此我知道不少为了回国或谋取个人前途而退出民运的民运人士。对于这些人,我反倒理解,因为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但是,如果你明明是为了个人目的而低头,却又挖空心思为自己的低头辩解,甚至发表一番似是而非的谬论,貌似站在民运立场,实则是站在中共的立场,为中共谋。这些人和他们所做的这些事情,应该遭到无情的谴责和驳斥。否则,大家以样学样,民运就不用搞了。

在海外高谈合作的人有两类,一类是为了私利,一类是认识糊涂。对于前者,要及时揭露,对于后者,要尽量提高他们的认识。使他们重新跟我们站到一起。至于中共渗透进来的特务,他们不属于汤师爷之列。对于这类人我们发现一个,打击一个。对他们不需要手下留情。

我并非反对和解或合作,但必须有前提。那就是对方必须首先停止施暴。如果对方一直在施暴,而我们一直喊要和解而不反击,还不如直接投降;没有和解,那来的合作?我们现在喊和解和合作至少有两点不妥:一是对不起那些过去几十年为中国民主人权而做出了牺牲的人们,他们没有得到任何公正对待,换成让子弹飞里的话就叫还没有“替小六子报仇”,而我们却反复要跟曾迫害他们的人和解合作,这对他们不公平;二是会严重地伤害我们的形象,使得有意投身到反抗运动中来的仁人志士望而却步。因为他们会担心自己被我们出卖。如此未战先降,民运队伍如何能壮大起来?“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宜守不移之志,以成可大之功”。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作为民运人士,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这样的冲天之志:纵使天下只剩下我一个民主战士,我也不会放弃。

中国民运中的汤师爷们虽然不堪重任令人失望,但是我们还是应该尽量抱持关心和帮助的心态。张麻子虽然鄙视汤师爷,但当汤师爷被炸死后,张麻子仍然要为他报仇。毕竟曾经是一个战壕的人。张麻子杀回鹅诚后,大街上出现了这样的标语:“县长要斩黄四郎, 谁人不想斩黄郎。 邦德发誓三天内, 除暴安良祭老汤。 满街枪弹在你手,十成白银在碉楼”。电影里的这个情节让我想起了最近的一件事情。虽然他是鼓吹和理非的代表人物,但是当他被中共残害致死后,我们革命派人士仍然要为他讨还公道。汤师爷虽然可恶,但同时也是值得同情的,因为这是这个时代的悲剧。我们揭露海外民运中的汤师爷,让大家认清他们的真实面孔,不是为了打倒他们,而是为了消除他们对公众的欺骗性,为即将爆发的中国民主革命扫清最后一道障碍。

来源:良知传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