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9日星期二

文字版:郭文贵和班农关于法治基金和法治公会基金的解读(下)

来源:战友之声,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文字版2019年2月16 日文贵和班农先生关于基金和法治公会基金的解读(下)

战友之声听写组
1:26:30-1:39:15 文竺
尊敬的战友们好,文贵回来了。刚才有点儿激动。刚刚很多战友留言,特别好。文贵如果在战友面前不真实,那就危险了。我不会像中南坑那些老爷子们,染了满头黑发,拿着笔,闭着眼睛,还在那写。我做不到这个。我这人我装不了。我装了就不是我了。

我从小到大,我再说一遍我的性格,从不接受别人领导我。从不接受别人指导我。你指导我可以,你做到了。你做到了我一定听你的。你比如说,他要说他多厉害,他多坏多坏,我一定听他的,他确实比我坏,我听他的。比如说骗子吴征,吴征说我怎么骗人,我一定听他的,人家确实能骗。连班农都找上门去了,都给班农找钥匙了是吧,咱得服。你要说阴,那非孟建柱不可啦,咱服啊,你能指导我。你要说魔鬼的招数,那咱服王岐山,咱服。其他事你就别指导我。马云比如说,人家搞网络欺骗,那咱就听马云的嘛。

从文贵看春晚爆完料以后啊,给大家说,我这心里边啊,哎呀真是,天天接到无数个电话。我过去这十来天,真的是天天晚上,接不完的电话,都是好朋友,就是良言相劝。中国人真不怕所有人的批评,真不怕。就怕良言相劝。因为中国的良言基础全是以共产党的宣传为标准的。什么各扫门前雪啊••••••有一个老领导,说文贵呀,各扫门前雪,他有中国文化的基础,有文化基础。他说你这是老是出风头,想当英雄。说老想扫人家家雪,人家让你扫吗,你这不是自己找难受吗?!然后说,共产党啊,有毛病,可以改,但是不至于像你说那样。他说现在大家都在问我,看见没有,像郭文贵说那话,咱们要是让郭文贵成功了,那咱们就得被革命。

他说春节期间,政法委公安部连发几道文,关于维稳,禁止上访,禁止闹事,所有的文件在讲述当中,视频会上都说道,看到郭文贵和爆料革命了吗,别有用心。很多当地的公安厅长,安全厅长说,郭文贵要是成功了,你我都是被革命的对象。都这么说。

这个老人家所谓的各扫门前雪的说法,我当时我就说,我说老人家,我先跟你说一说,中国人的各扫门前雪的来源是什么时候呢?就是我们的大秦朝,人类上的大秦朝,最丧失天良。杀人最多,弱民愚民贫民,就是商鞅搞的苦民政策,商鞅之法。大恶之法,就是王岐山崇拜的对象。那时候你不能扫人家家雪去,你就不能离开你家门,连买菜刀都不行。今天不就学这个嘛。我说你现在可以不扫人家雪,你可以扫你家雪,你不能把你家雪扫到人家家去。

我说现在中国共产党宣传什么,不但你不让别人去扫公众的雪,你把雪还扫到人家去。我说我小的时候,在东北赵家沟,每天早上冬天醒来,东北啥样大家知道,一早醒来,风刮的雪都堆在你家门口,大概一米多高,你根本推不开门,你必须把雪给弄开,我还要早上去上学。到学校去,翻过一个山,我是班长,还得去点那个炉子,弄木头。那不可能有路的。但是我爹我娘,永远我记住,是我们那个村里边••••••我回来的时候,我们家还有我们村那个路,很多都是我爹我娘扫的。我从没觉得我爹我娘说帮助人家把公共的路扫了,把我们家雪也扫了,清了,那每天干的事,他有什么抱怨,没有。他是习惯。什么人会在乎扫你家雪和扫人家家雪啊,我说你一直就没有行过善,你认为扫公共的雪那不是你的事。但是我看到了,我们那个村里面出来寿命最长的就是我爹我娘,发展最好的就是我们家,还出了一个郭老七。我说上天是有报应的。

我说现在共产党就是各扫门前雪。共产党是什么,让别人帮你家扫雪,你把雪扔人家家去了。哪有这道理呀。所谓的良心劝说,全都是病毒,精神病毒。

另外我说老领导,我给你来个脑筋急转弯,世界上有一个组织,有一个东西,造这个东西的人和造这个组织的人,他自己他不要。造这个组织和造这个东西的人他要卖掉,叫别人使用,他不相信,我说是什么?老领导真猜半天没猜对。我说我告诉你,第一,是共产主义,第二是棺材。造棺材的人永远自己不喜欢,他不要,他得卖出去。使用的人,他也不喜欢。棺材,还有共产主义。我说人类上悲哀的事情,竟让共产主义和棺材这样的东西他生生地存在了中国七十年。

我说你们共产主义的创造者,喜欢共产主义吗,你从来不喜欢。你相信共产主义吗,也从来不相信。都卖给谁了?马克思恩格斯咋不在俄罗斯?都卖给中国来了?中国的共产党你相信吗,你喜欢吗,你也不喜欢,你都卖给老百姓啦。凡是接了你二手货的,共产主义,委内瑞拉,还有那些什么古巴,都什么下场。现在你共产党员也不信,你让我们老百姓信,我说你自己都不喜欢,你自己都不要,我们更不要啊!你就是一个体制的棺材,谁要啊!是不是,就这么简单。

我说老领导,我再跟你说,头两天我发过信息啊,说我要见一个牛人。过后呢跟大家详细解释。很抱歉,照片就在我手机里边,我不能推这个照片。也不能说他的名字。因为他是受美国法律最严密的保护者之一。我告诉你这个人是什么人啊。

七几年的时候,美国人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当时的前苏联,他要建造两个油管。大家都知道西伯利亚油管。到波兰去,到欧洲去,供气供油。然后发现前苏联突然间卖了欧洲气以后,特别是波兰还有东欧国家,他的经济GDP就升了好几倍。前苏联就开始造武器啦。就里边搞独裁啦。然后第二道油管也要建出来,到欧洲去。把过去在欧洲占的三个份额,要达到40%,甚至70%。当时前苏联的GDP大概在30亿美元,不到40亿美元。这个时候美国秘密成立了一个叫做金融安全小组,当时12个人,这12个人不包含国务卿,秘密地运作。全世界的银行全部了解了整个前苏联的动作,最后他们发现了,前苏联是要挑战美国的。大量的金钱用到了反人道,用在了武器研发。这就是美国下决心要干掉前苏联的原因。这就是大家知道的,里根出来了。他们就制定了一个政策,就是国家金融小组。这个人是其中最重要的发起人。

这个发起人用了什么招呢?很简单。美国当时发现,在俄罗斯和在东欧赚油的六家公司里边,全部用的是美国技术。然后美国做个决定,把这六家公司全部制裁,全关掉,或者是怎么样怎么样,这是第一条啊。后来这个人跟我吃饭的时候说,不要不要,它都是美国技术。有些人让他回来,但是有些要开始惩罚,要处罚它。叫苏联看到我们坚定的决心。

第二条要干什么,所有的欧洲国家挨个跟你说,你不能跟苏联合作,你不能买它的气,不能买它的油,你买只能买它多少。如果你买的多,你要是过了这个量,你就不是美国的朋友。你只有俩选择,你要么和美国合作,要不你跟他合作,前苏联。这第二个。

第三个,你要么使用美元,你要么就绝对不可以跟他有任何的其他货币使用。

第四个,技术,谁到前苏联谁会受到刑事处罚。

结果是在他们制裁情况下,那六家公司有四家倒闭了。让苏联看到了么美国的绝对处罚决心。就像今天制裁华为是一样的。另外让整个东欧和欧洲看到了美国玩儿真的,绝对是玩儿真的。所以全都停止了跟前苏联的经济行动。当时要整治波兰,就是这个人建议,不要整波兰,波兰只是想买气。就是不要惩治他,让他跟我们合作就行了。后来就开始对苏联进行制裁。结果苏联的GDP从过去的20亿,30亿,45亿美元,到90亿美元,100亿美元,迅速滑落。大家后来就看到那一幕,整个苏联的经济整个垮台了。

所以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和前苏联对待美国和欧洲几乎一模一样。我告诉大家一件事情,刚刚美国成立了这个金融小组,成立这个金融小组的最核心,你知道这个人说了什么话吗?

战友们,他向美国有关官员做了个报告。在美国有多少中国上市公司,大家说一说,谁能说出来,谁能说出来?700多家。中国在日本有多少家,你们猜猜。有多少上市公司?不超过5家,4家。在美国多少俄罗斯上市公司?25家。在美国的中国上市公司一共有多少价值?1.2万亿美元。但是,在美国基金里拿走的钱,中国多少钱?1万••••••

Oh,My God,班农先生来了••••••

1:40:40-1:55 拿得起文起
班农:我是过来法治基金开会,我就突然想过来看看你,我也不知道你在进行直播。

文贵:昨天我跟班农先生在一起的时候,班农先生本来说今天早晨来的,但是他有个会,说可能会来但不一定来,他来了我特别开心啊!每个人都特别开心。

班农先生:其实我今天早上呢,跟一些纽约市最有份量的、最好的律师开会的。我是为他们介绍我们的法律基金的一些我们的目标,想要做什么事情。主要是为中国的老百姓争取一些自由,一个有法治的社会。美国的一些法律人士都非常支持我们的做法,因为希望为我们热爱的中国的老百姓提供一个法律,有法律、有自由而且是有平等的一个社会。因为大家都知道法律和公益都是不会是看人的,大家都是可以共享自由的,共享公平的。

:呦!大家都知道翻译奶奶了,哈哈!本人比声音漂亮噢!

班农先生:那么呢,其实我们是让大家都知道,这个中国共产党呢,他们是不希望成立(法治基金)……中国有法律和法治的。因为中国共产党能够得到成功的话,就是他们是基于建立在谎言上的,他们知道法律就是相等于一个公平、正义。

那么中国的老百姓们,中国人每次在一个有法治的地方,他们都可以获得成功。比如说,香港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因为香港有一个英国建立的法律,一个很好的法律的体制。所以,香港是一个成功的案例。又比如中国人到了西方的世界,比如说美国,他们都可以获得成功。因为,我们有美国的法治,所以,法治能让大家获得一些机会。

但是呢,中国的共产党不停地在压制、压迫老百姓,不让他们获得一个法治。就是他们知道老百姓、普通人可以获得成功,因为有法治(的话)。他们不希望中国人成功,也不希望中国有法治。

我不知道Miles郭先生呢,你是如何说清楚这个事情。其实我们这个「法治基金会」啊,我们是有两个目标的。我们的焦点是这两个目标,首先是进行一些调查的行动,调查中国的一些腐败呀、受贿款啊。或者是偷取中国老百姓的资源,去让他们可以买房子、搞豪华的生活。这样一些的盗国贼、盗国的人,为了少数人的这些行动,那么一经发现就进行调查。

第一方面的话,我们是要有一些保护的行动。我们必须要跟很多国家进行合作,让我们可以帮他们逃到国外的话,可以获得签证呀或者是护照。保护他们,因为他们向我们提供了很多信息,告诉我们,这些人是在中国国内犯了罪,他们是偷取了老百姓的金钱,然后去用在了他们私人的事情上。这些少数的人,及其他们的所做所为,所以,我们必须要向他们提供保护。这个对于我们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也是非常的重要。当然了,我们现在也是非常认真地去进行这两方面的行动。

那么所以的话,接下来的周末对于我来说,是非常的忙碌的。那么,我们已经是准备好要进行一连串相关的「法治基金」会议。这些会议是在我们美国国内,以及扩展到全球,所以我们非常的忙碌,但是我们非常认真地在做这个事情。

那我还要告诉大家,正在观看的观众们、听众们。就是其实啊,在过去中国的事情,就是说中国的老百姓,受到中国共产党的迫害、压制的这样一些事情呢,无论你在中国或是在其他的一些地方,你在看的话,你都要知道。这样的事情在过去媒体都没有重视,并没有报导。当然了,现在在我们的报导以后呢,这样的事情已经让全世界都知道了。而且呢,是在美国、纽约的这一些律师事务所呀,或者是从事法律的这些人群里面,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这样的事情。而且,这种事情不能再被压制在中国境内,并且也不能再被忽略。

所以,这样的事情,大家都知道,而且大家都非常地热情。而且我也是在跟很多的人在开会,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所以,在过去有很多的情况下,中国共产党告诉全世界,中国有多好,中国老百姓得到多大的享受啊,他们有多大的财富啊。这一些的错误的话,这一些谎言在全世界,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开始知道了。而且,我们也更加的了解到中国的这些被迫害的事情。

文贵先生:我觉得刚才班农先生,亲爱的战友们!班农先生说的,我觉得特别重要,就是让中国人知道比什么都重要。我一会儿要把我说的话,班农先生进屋之前,我要说的话说完啊,就是班农先生进屋之前的那段。

就是那位朋友,在美国已经成立了一个新的,美国叫「国家金融安全委员会」。别说名字,班农先生千万别说出名字来,我们俩的共同朋友啊。就是我前天见的那位,就是干倒前苏联的、其中的重要者之一。跟我见面的时候……班农先生和我们都是好朋友噢,但是,千万别说出人家名字来。

那么刚才我讲了,对待前苏联,成立了「国家金融安全委员会」。然后呢,把两个管道给它灭了,前苏联金融就下来了。两个管道,其中一个管道还在往整个东欧运(天然)气,包括德国。另外一个管道,大家知道什么情况么?——还在建设中!还在建设那个油管,还没有让他建成。说——这就是前苏联挑战美国,当时利用石油、天然气侵略欧洲的战略被美国给看透了。那个「国家金融安全委员会」已经于现在重新成立了,你先翻译一下。

1:55-2:10 彩虹桥
文贵:我们谈到,我们俩吃饭的时候,我们几个人,我们几个人,这个朋友谈到班农,他说班农先生在十年前,他说他在纽约、在华盛顿、他就是个他说…没人在乎他,有人说他神精病,这人…不用听他说,他有啥了不起的。没人在乎他,他说你都没有想到,班农88天创造了一个美国总统,他说就是班农。他说,班农在两三年前,他说他老讲中国,都觉得他是神精病。说什么共产党什么,共产党是我们的朋友。共产党是我们的伙伴。他说现在我们这新的国家监查管委会说,班农是向全世界敲响警钟的第一人!我特别感动。

然后这位朋友说,他说,我深信不疑,他说,班农还有奇迹,在等待着他来完成。其中就包括干倒CCP。那么我告诉他,我说,班农先生会给这个人类上带来更大的贡献。我们在很快的时间就会看到。

我再接着说刚才跟老领导通电话,刚才班农先生进来之前我没说完。这位老领导跟我通话的,是原来中南海里面的重要人物之一。但他不是常委,重要实权者之一。就是中央警卫局的领导之一。

就是我告诉他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就是棺材。造的人也不要,也不喜欢,然后卖出去。卖的人也不喜欢,然后卖出去,卖出去用的人也不喜欢,就叫棺材。体制和棺材是一样的。制造这个体制的人不喜欢,就是从苏联社会主义徳国卖到了中国去,中国人也不喜欢,共产党也不相信,使用者也不相信。这叫中共体制。他挺震撼的,然后我告诉他说,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共产党这个网络墙只要打开六个月,就刚才班农先生说的真相。共产党彻底士崩瓦解,灰飞烟灭。什么都没有。

所以我告诉这位老领导,我说,美国人只要关掉你国际上金融的渠道,让全世界选择共产党还是选择美国,然后关掉你所有金融外汇渠道,把香港彻底的港币让你脱勾,自由贸易区给你干掉,防火墙给你彻底推翻,然后跟下去一个彻底的决定,对中共所有的海外资产经营查封,我说共产党连六个月的日子都没有。

所以回到班农先生这儿来,班农先生刚才说的那个就是共产党的死穴。你说现在请班农先生,因为班农先生来之前我说,我们正在积极进行努力,跟各个国家正在游说,想尽一切办法给所有被中共陷害的私人企业家、文化教育界、界.和党内的受陷害的这些官员的家人们,在各个国家形成联盟,给他们政治庇护,直接给护照,然后给他们庇护,正在努力中,这不是承诺。我正在做这个事情。一会儿让班农先生就这个问题给大家说一说。

班农:我觉得我也是收获了,其实文贵跟我是不断地在努力来做这个的事情。但是我们认为要争取中国的法治和自由,不仅仅是文贵要做的事情,或者是我们个人在这一边西方要做的事情。其实那最主要的话,还是要由中国人本身在中国来到争取这一个的自由的。那么但是他们可做的就是说把真相,就是告诉给全世界知道,让大家都知道其实中国共产党的真相。

那么这个是第一个的事情。第二也是刚刚文贵也说过了,其实我们在法治基金当中要进行一些调查的工作。我们不仅仅是要调查,也要和媒体共同的合作,联合媒体去嵌入一些的事情,比如是海航呀,以及是其它的事情。中国如何是让人就是不断的来到说是自杀,或者是让他们失踪了,或者是被逮捕,当然最后背后的真相。

我们要跟全球不同的这个媒体合作,把这一些的事情调查,而且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媒体平台,把这一些的信息对公众来到发布的。第三个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说,我们要建立起一个法律的一个系统,那么这一个的系统,这一个体制,这一个网络,是不仅仅是在国内的,也是全球。我们要跟不同的国家来到联合一起来到合作。

我们要也是通过这个法律系统,我们要嵌入一些比如说是网络上的腐败的形为。还有是跟其它的爆料的人士,保护他们。让他们可以给我们提供很多的信息。当然同时间我们要建立一个保护的系统,保护这一些爆料的人士,可能是让他们可以在跟全球不同的国家建立一些的政策也好,体制也好,给他们这些爆料的人,需要保护的人给他们一个护照。

那么其实这一些事情是需要很大的努力,而且是需要时间,当然我们都是在不断的努力这方面来进行很多的工作的。那文贵他这一个团队,他们也是在这一方面非常的努力来到进行各方面的工作。我以为我自己已经是个很努力的人,很刻苦的一个人,从哈佛,还有海军,还有是跟特朗普政府都做很多的工作,我以为我已经是很刻苦、很勤劳。但是其实文贵他们整个的团队,他们比我更加的刻苦,更加的勤劳。

昨天晚上我11点锺离开,他们这个团队还在工作,而且还是为今天早上要进行这个直播不断的努力。所以我们认为是通过我们的努力我们是可以做到这个事情。

文贵:Thank you sir.

班农:我认为今天昨天都是非常的有收获的。我们这个周末也是继续的努力下去。而且很感谢让我有机会过来跟大家见见面,而且给我那么好的咖啡喝。

文贵:我们没有一分钱是来自于捐助的,咖啡都是郭文贵的钱。我们班农先生…

班农:完全是郭文贵个人的私人的珍藏。

2:10-2:25 Linda
班农:其实我可以告诉你啊,我今天早上,都是在开会啊。其实我说过很多遍了,背后看到的这个是中央公园南部,是我们曼哈顿中城一个最方便,最好的中心位置的一个地方。比如说我们开会当中很多的金融机构啊,这个对冲基金,法律的事务所, 律师的事务所,,都在这里附近。而且你看到那边大厦,他那个大楼也就是和我们这个广场酒店,也只不过是在一条街两条街以外。所以还有很多的广播的业务,广播的一些电台电视台,比如CNN、
CBC,以及我们自己的郭媒体,都是在这个地方里面,实在是太方便了太好了,也就是我们住在这个曼哈顿中城地方一个最好的位置。

文贵:这个战友们啊,咱们这个郭媒体的直播办公室直播间的地方是最好的地方,咱后面就是CNN那个大楼,Time
Warner那。那么我们新的一个最高的,全机器人控制的直播间很快就完成了,正在完成中,未来会邀请更多的战友到这里来。那么接下来我们请班农先生给大家说一下我们这个C3 、C4所有的捐款,慈善基金的捐款。我再重申,不会有一分钱流向任何一个人,任何一分钱都会花在与我们法治基金刚才公布的那些目标一致的地方。

现在法治基金的捐款太多太多超出我们的想象,太多笔太多人给了我更多的压力,更多的责任。班农先生几次看到这是眼泪都要控制不住,那些留言比那些钱的意义还高。所以说大家记住,这个法治基金是按照美国法律设置的,不会有一分钱被偷盗、被欺骗、被挪用。一会儿让班农先生给大家解释这方面的问题。

班农:那么我们要强调的是,你在进行这个捐款的时候,你需要留言。因为昨天我们看到了很多留言,我们希望知道其实你在进行这个捐款的时候,你希望我们专注于做哪一方面的任务那,那如何来使用你这个捐款那。

那么我们也知道很多人是通过PayPal ,或者是其他的渠道来进行这个捐款,那么我们也知道也看到一些的留言,我们是深深的了解到你们这些捐款是来自于你们非常的诚恳的诚挚的一个捐款,而且都是你们自己挣来的钱。所以呢我们一定不会浪费,所以我们对这些捐款整个的这个捐款,我们是非常的要有责任感,而且是有责任来使用他们的每一分钱,我们必须要是有这种责任,我可以在这里向你们这样的保证。

那么我还看到了很多的捐款当中的一些个留言,那么你们可能是通过Paypal 过来,那么在留言的时候,你们也说了我们要把这个捐款去让你们做一些事情,让你们进行一些调查,让你们发现一些被拉进去被监禁的人。或者是被不公平对待的人,被打的人,无缘无故被打的人。

那么我们这些捐款我们都必须要用在这些用途当中,而且我们也将会把这些留言去放在我们的公共留言板中,让大家看到的。因为我们看到的很多老百姓,其实他们也是一些很好的老百姓,他们现在也是这个站起来,他们也要努力的为自己争取。所以我们这个法治基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些所有的老百姓普通的人,争取一个好的这些好的事情。

而且我从一些的留言当中,我们也发现这些都是老百姓普通人,他们都是发自内心,告诉我们他们现在已经受够了,他们受够了不公平的对待,这些都是不正确的,所以他们必须要来改正这一切,所以我非常的荣幸能够参与当中为大家做一些努力。

而且我也必须要在这里说一下,我是觉得文贵是非常的有智慧,因为他就是把这个法治基金,这个基金会是注册在。我们这个法治基金会是一个非盈利的基金会,它是通过这个纽约州的监管的法律,在纽约州进行这个登记注册。

那么为什么我说这是一个有智慧的事情呢,因为你知道美国有50个州,但是美国这个的不同的州有不同的法律,但是纽约州在慈善基金会的这个审视监控当中那是最严格的。所以说我们在纽约州注册管理法治基金会,就是等于是让纽约州最严格的法律监管着我们这个法治基金会各种各样的事情。

而且他的监管不仅是州不仅是纽约州的监管,而且也涉及到国家联邦的一个监管,还有国税局(IRS)的一个监管,那么当然我们有501 C3以及C4这两个执照,但是最主要来说无论是C3或者是C4他们都必须是要通过这个纽约州以及联邦最严格的法律的监管的。

文贵:刚才班农先生说的这些呢,就是特别重要的。很多留言呢,比如说有一个学生说我是个留学的学生,没钱,郭叔我给你捐上20美金,我每个月都捐,能不能把那个Bug给修理一下,那个郭媒体的问题修一下。留言。

昨天有两三个战友,说要把自己全部的家产,全部要通过律师捐给基金,这是还有我刚才说的,就是那个盲人每个月要捐钱,还有西藏的朋友卖的牛捐钱,还有个朋友是很夸张的事情,就把自己人寿保险给退了给捐这个基金了。

我想告诉战友们说,如果你们这么捐钱我们是很不开心的,如果影响了你的生活的捐钱,和让你生活不舒服的捐钱,或者说让你有压力的捐钱,你是在害文贵,你是在害班农,你是害法治基金,我求求你们了千万千万不要。

2:25-2:40 S文熙
班农:其实我也是非常同意这一点的——这个是非常的重要的。其实我们觉得,要帮助我们做好这个法治基金的任务,不仅仅是做一个金钱上的捐赠,其实有很多不同的方法可以帮助我们做好我们这个任务——不仅仅说是要捐钱。你们的钱,如果说是你们生活上所需要的钱——你们必须要用这个钱来过活的——你们不需要来做这个捐款。其实,我们要建立这个法治基金,主要是希望通过法律,通过法治,让中国繁荣。而且这个繁荣可以是让底层,让边缘阶层,最脆弱的阶层的人士可以享受到好的生活,而且有法治的保护。

你需要做的就是:要看我们直播的节目,而且要把直播当中所爆的料,所说的事情,所告诉你的这些信息,都把它跟你的邻居、朋友谈论,把这些真相,把这些信息让大家所知道——让大家知道真相就是最主要的事情。

所以最能够帮助我们这个法治基金的事情,就是你看到在文贵的爆料的节目当中,他对海航进行的调查,他在把海航的信息告诉大家。他把事情发展到现在,有那么多的调查,其实就是因为有那么多人士通过社交媒体,或其它的媒体平台,来讨论,把这个事情来广播、散播,这就形成了「网络效应」。这就是通过时间,通过你给我们贡献的时间,给我们贡献的关注,和你的参与就是最好的帮助。

大家必须要了解的就是: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非常有力量的组织。如果真的要把它拿下来的话,不是一个人的力量,是一个团体的力量,是大家共同的力量才可以做成这个事情。

文贵:另外一个呢,我也给大家,给班农先生昨天探讨了很多。班农先生问我:现在法治基金这样下去,咱们能募集多少钱?然后我就说了一个数,他下了一大跳。我可以告诉大家:仅仅这几天,捐款的数量是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包括他——他现在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我更加不敢相信。

另外一个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们法治基金要干啥,我们要的是数量和质量——两样都要有——就是要有五亿中国人给基金捐款了,和一个人捐了五十个亿完全不同!所以你没有钱的你捐一美金,和有钱的捐五亿美金五百亿美金,这都是一样的,亲爱的战友们!

所以说我们要通过法治基金给所有的战友们和中国同胞们,给你们一个相信的家;给你们一个希望;给我们大家一个未来,然后给你们一个可以依靠的,说话的,找真相的,保护你自己安全的这么一个共同的大家平台——这是目的!此外,才是捐款,传播爆料,等到那一天我们举手的时候,共同行动。千万别搞错了,战友们!

文贵:另外一个,我们的班农先生很清楚的:法治基金能干啥事儿你知道吗?共产党老是以为自己有钱了可以砸遍世界,连班农先生都能砸——把那吴征送来啦,杨澜送来啦,还要找钥匙呵。他认为钱可以摆平一切,所以过去两年造我谣,造仨谣:一,强奸犯,没钱啦没钱啦,两年了,就说我没钱了。然后是骗子,没信用嘛,强奸犯嘛,没人理你嘛。然后绑架你家人和你所有的资产——它就这三招!

法治基金能告诉它:共产党不仅你有钱,我们所有这些人在一起,你断不了我们的财路——我们有钱!你等哪天我公布的时候,能把中南坑那些人都吓死,真的吓得他们都大小便失禁。

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现在各个沟通的,三亿的、五亿的、十亿美元的要捐款的,大概有十几名。昨天班农先生听得都懵了,我们在沟通,有的是要捐大量的股权。那么我们现在同样的需要战友们强烈地捐钱——但是你力所能及。因为捐钱的数量来自于我们未来,法治革命以后,对共产党最大的国际影响力和合法的权力。

有五亿人的捐款,咱就是合法政府啦!五亿人的时候,中国跟委内瑞拉一样,就不是共产党啦!亲爱的战友们,我们要用智慧,来面对法治基金,千万不可孤注一掷,千万不可让它影响你的生活,你的安全。

文贵:(查看网络留言)很多人问这个捐款渠道的问题呵,在下面问看到……很多人说爱班农翻译姐姐——他叫你翻译姐姐——太棒啦,现在没人搭理我啦,已经基本上……

文贵: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啊。我小的时候,我们学校说要大家捐点钱,给这个买不起每年一次运动会的学生,就是买运动鞋。结果过了这个事以后,我娘问我:你有没有拿出两块钱去,去捐这个钱?我跟我娘说:哎呀,我们老师说啦,让我把钱捐到镇上那个中学。我在小学,我就没去。我娘当时脸就拉下来了,过了好久好久的时间,我母亲有一天指着我的脑门啊,指着我的脑门说:你记住,你撒谎,你这个小孩儿,你太坏啦!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受不了的罪,没有捐不出去的钱!你竟然告诉你娘,我给你两块钱,说你没捐出去。人那孩子买那运动鞋,她说,你肯定买那个糖三角吃啦,偷买馒头吃啦!我娘真猜对了,我跟我的伙伴们,两块钱吶——一毛钱,就是一毛钱一个糖三角,因为他要粮票,八分钱一个,二两粮票。没有粮票就八分钱,加上这个二两粮票钱,就是二两粮票钱买一个糖三角——跟哥们儿们全吃了,根本没捐钱。

我告诉你,你们要想捐款,那有一万个渠道捐钱,别放狗屁,说不能捐!什么叫PayPal捐钱不安全吶?PayPal是全世界的合法机构!有支票,我们那屋里面现在有一打的支票,我连入账都没入帐。现在你们五毛造谣,说捐款没渠道,捐款没办法……昨天晚上,有一个广西的大姐,自己上银行,捐了几次钱没捐上,不知道怎么弄——最后找了个别人帮忙,把钱给捐了。还有一个的朋友,捐了三万加拿大元,怎么来的?怎么来的知道吗大家?我不能告诉你们,他那捐款的过程让我感动。这个世界上,竟然说有捐不出去的钱!就像我小时候指我脑门一样——你骗猪吶?骗傻人吶?你捐不起,不想捐,你没这个勇气,没这个正义,你别在那放狗屁!

(英文翻译)……大点声,翻译奶奶。

2:40-2:55
绝地jedi文画
我们刚刚有一个捐款软件,捐爆了!刚刚告诉我说已经8万多美元了!就是大家一笔一笔的捐了8万多美元了,把那个软件都捐爆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受不了苦,没有捐不出去的钱!没有行不了的善!包括批评Sara!「一句话给说错了!智商不够了!不会讲啊!」对不起啊!我们的战友不能像CCP那个外交部的发言人华春莹一样,「美国总统怕黑客不要用手机,美国人天天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美国人天天淹大水」,这种外交官讲话永远不会说错,是吗?你们找她去!

如果Sara女士不是我们的好战友,你告诉我们什么是好战友,我愿意要一万个Sara一亿个Sara也不要你们吹牛叉的大咖。一辈子只会手淫,只会口淫,你们什么都不会,你们都是loser,你们没有资格批评Sara,没有资格批评澳大利亚的木兰!

我希望你们记住:郭文贵不是傻叉,我们这些人都不是傻叉!我们放一个屁都比你一辈子干的事多,你没有资格评价我们!

班农:我觉得这方面我很赞同文贵的意见了,Sara和路德在春晚那天提出的问题都是非常的尖锐非常好的,这些问题。

我个人在接受媒体访问是很有经验的,每天我都会受到他们尖锐的问题和鞭打,比如你们看到的BBC啊、华尔街日报啊、纽约日报啊,我也接受过他们的访问过,我自己也刚刚接受一个一个电视节目和电视访问,我就是被他们问的非常多的问题,我自己也觉得有时候是非常的困难。但像我这么有经验的人,在我的眼中在看来Sara问的问题,和她的所说的事情以及路德所问的问题,和他们所提出的意见都是非常好非常有智慧的一些内容。

而且是在当天我们直播「文贵看春晚」的时候,当然是文贵自己的团队,他们做了很大量的调查和修正很多工作!在直播的过程当中发布了像这个达赖喇嘛的视频和关于很多不同文件的啊,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文件和重要的内容。当时不仅是文贵的团队做了那么多的工作,而且当天的成功也是因为Sara和路德问了那么多的好的、尖锐的、有智慧的问题,使得我们当天真的提出很多很好的内容和及时意见!

文贵:我们跟班农先生,昨天我说实话,我一再给班农先生说,我说:「我真的很后悔,我觉得1119成立了法治基金以后,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到现在我都真的难以接受这个捐款的。但是后来确切说的这捐的不是给我郭文贵,这捐的也不是说只因为我,是因为14亿人民需要的一个法制的、有人权的、信仰自由的一个国家。

法治基金就是所有人梦想成真的一个平台,是所有人可以依靠信任的一个国际大家庭,而且是国际上最好的精英,最好的善良的人士,积极的在一起,赶走魔鬼的一个大平台,它不属于任何人,它属于是14亿中国人的,还有这个国际上有良知的。接下来法治基金会致力于保护所有被CCP陷害的人。然后督促世界上所有的正义人士和力量,推动中国走向法制、信仰自由。

然后我们会在宗教领域、文化领域、经济领域在美国的法律允许内和世界各国所有的法律允许范围内,以加快飞速的以推倒CCP为我们目的,建立属于我们中国人有法制的,信仰自由的美好家园,世界上和平的力量,和和平的国家。

班农:我觉得你刚刚说的非常的正确,非常的好。就是说是根据捐款来的,让我们负起这样的重任,让我们为我们所说要做的许下的承诺,我们都必须要负起这个责任,真的可以做到落实下来。所以这个重任是不能再高了。这个就是代表了中国的老百姓,他们的生活,他们被压迫,所以我们必须让他们可有获得更好的生活。

2:55-最后 文正
那么当然大家对于我们的捐赠,对于我们的支持其实不仅仅是来自于是经济上的支持。我觉得,除了这个经济上的支持以外,金钱上的支持以外,你可以更加地可以支持我们是通过呢,你比如是贡献你的时间给我们,你看我们的直播,你是努力地在社交媒体上,做更加多的社交媒体的沟通和工作,更加地把我们的这一些的信息,广播到全世界各地的这一些的工作。那么这一些对于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的贡献。

我们现在是生活在美国,一个的自由的国家当中。我们能够参与在这一个的,重要的事情上,我们感到非常地荣幸。

文贵:我们今天直播呀,因为班农先生,我们昨天也基本上没怎么休息。大家呢国内的还要休息,我们再说上几分钟我们就不说了。

我再重申一下,就是跟那一位老领导通电话,呃,很多话因为班农先生突然来了我没说完,我再重申一下。就是说这个,老领导说的国内的很多官员啊,公检法啊开会说,如果共产党,他们也不喜欢共产党,说,共产党被推翻了,我们这些人都会被革命。我再次重申,啊,我给这位老领导说的。

我说,没有一个,没有任何一个权力,和一个势力,包括美国,我见过任何人,说把共产党的官员全抓了全杀了吧,那都是共产党想干的事儿。我说我见过的所有世界上想改变共产党,推翻共产党的人,基本内心都是两个概念:99%的党员都是为了一碗饭,不管中国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99%的人,甚至更多的人,99.99%的人,都应该继续再为国家效力。

可这个国家的统治机构不叫共产党了,他就叫成另外的党,也可能是两党,也可能是一党。最好的方式就是当年香港、新加坡模式,法治的中国。没有人想清算,我也不相信任何人有清算。如果有一天谁想清算现在的共产党,或搞新的文化大革命,或搞这种残杀运动,或搞暴力革命,我第一个站出来,我会跟这些人作对,直到战死,流掉我最后一滴血。我也希望所有的战友们,不要宣传反中、反华,也不要说搞清算,更不要说要清算所有的人。

我们一定要像,今天我们所有的人看到的,委内瑞拉,和所有的一些文明国家一样,和平过渡,不搞清算,只追求法治与信仰自由。否则,暴力革命产生的,都是非法政权,和暴力的再生,这是起码的常识。这位老领导完全支持,我可以向中南坑所有的人说,这是我们的追求,这也是我听到的美国人,班农先生所有沟通的真实想法。

班农:完全是,完全同意!我不可以说得更好了!

(拿起桌上的报纸)

班农:这个是我们今天的金融时报周末头条。

郭先生:班农先生每天要拿着超限战,看着这些报纸,关心着中国大事儿。现在,世界上关心中国正能量的不多。我可自告诉大家,别在乎什么中美贸易协议,都扯淡的事儿,啊!什么协议也解决不了!

现在共产党在关押着上百万的新疆人;和一个村子一个村子杀了新疆人;和中国共产党盗取中国人万亿万亿万亿美元的财富;和几个家族控制着全中国的财富;和怕这个别人知道中国这现在的人道灾难,和盗国灾难所建立的防火墙,别的都解决不了,没这个可能。

只有一条解决——共产党倒了!大家记住,接下来在宗教,世界宗教领域,文化领域,经济领域,所有的领域,都会对共产党发起你无法想象的,全面性的战争。这个战争是你看不见的,这叫现代化,超限战!正在进行中!这位(班农先生)就是大师。

咱还是那句话——莘县阳谷县搭县,用效果,用结果看。

郭先生:现在请班农先生给我们说几句,然后我们给大家祈福,然后我们就今天结束啊。

班农:那我就不想要在这里呢说太多了啊,但是呢我可以告诉大家,下一次呢我再进行跟文贵进行直播的时候,有可能我的身不会在这个纽约,跟他在这个的纽约中层这个的直播室里面。有可能我是身在亚洲,有可能我身在其他的地方,跟这个的文贵来到呢,共同来到这个这直播。当然呢,我现在还不知道。

我是要飞到不同的地区,让大家是了解到我们的这个的法治基金,我们要做的事情,让大家是了解更加多,我们所要做的事情,以及是要告诉大家的真相。那么,这个是下次我再跟大家见面的时候,大家就会知道我是在什么地方了。

文贵:太好了班农先生,呃,亲爱的战友们,呃,过去的两年,因为文贵爆料和班农先生调查海航啊。这个两年,可以说是我,我觉得是华人社会,在世界上引起最多关注,是一个新的时代。接下来2019年,因为法治基金,会让我们每个人生活不一样。我们这两三年,和过去唯一不一样的事情,就是我们有希望啊。法治基金会给我们希望会给我们未来。

每个捐助者的留言,我都会认真地学习看,我都会铭记在心这是我的动力,当然也是我的压力。我会把它化为力量,和班农先生和同志们一起,给你们最大的回报!我,将用行动来证明。太多人了!我以为几千人得挨个回复我头两天儿发的信息,现在看来我不可能每个人回复了,请大家原谅,好不好?

那么,接下来,我请,和大家一起,和班农先生一起,为十四亿人民和战友们祈福!然后今天我们直播结束。班农先生文贵,不会让你们失望!一切咱们走着看!

(双手合十,为我们的的十四亿同胞们祈福!)

郭先生:谢谢战友们!谢谢!

Mr. Bannon: Thank you.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