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5日星期五

刘刚:与网友关于郭文贵骗捐的对话

作者: ,来源:作者博客,文章内容不知真假,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网友:我和大师不能比的,大师打老郭Sara 不带个人情感恩怨。我是被S水军惹急了……金牛变疯牛

刘刚:当年的中国人都说:
毛主席什么都好,就是身边的人没一个是好人!

美帝国主义什么都好,就是制度不好!

郭粉说:郭文贵什么都好,就是他重用的人不好!郭文贵说的话都好听,就是干的事不好!

网友:大师如此说,我竟无言以对。郭文贵和刘刚的关系好比曹操和杨修,杨修终于被杀了,曹操多么不想杀他,又不得不杀他;杨修多么不想得罪曹操,却又屡屡得罪了曹操。两个绝世英才,两个高傲的灵魂,在无情的撞击中,一个过早的陨落了,一个也陷入痛苦和绝望… 因为决策者曹操的所作所为,只想让追随者知其然,却不想让追随者知其所以然。刘刚知郭文贵所以然

网友:刘刚与老郭完全不同。最大区别是老郭玩手段,这次老郭募捐,彻底坏了名声

刘刚:
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为什么就要仰视郭文贵?他除了比你们有钱,还有什么?

换成任何人做出郭文贵的这些事情,每天肛M、驴C的挂嘴上,每天骂谁募捐谁就是天底下最大的骗子,可他却明晃晃地天天在骗捐。

郭文贵之所以在网上霸道横行,主要的是因为中国人趋炎附势。很多人就是以钱来衡量人的身价。郭文贵如果不是亿万富翁,你在看看他讲过的那些话,有哪一句有什么特别让人值得称赞的话?

比尔·盖茨如果上象过稳固那样炫富,人一天就会用唾沫淹死他。可中国人就会对其顶礼膜拜。
郭文贵和sara的关系,就如同是一个丐帮帮主收买了一个幼童在街上乞讨,你们却是异口同声讨伐那个在前面被人利用的儿童Sara,而认为幕后牵线人郭文贵是被Sara牵连了。

没有郭文贵,怎么会有Sara跳出来募捐?

没有郭文贵,怎么会有公开募捐?

在我看来,这同契科夫写的变色龙没什么两样。

网友:这次被你说中。郭每天在弦耀收了多少款。刚才又挂了一张。他目的是什么? 疯了

刘刚:这是法治社会,即便是对待一个罪犯,即便你是法官,你也无权问人目的是什么。他也有权不告诉你他的目的是什么。从理论上来说,甚至他自己也无法告诉你真实目的是什么。

你看到的事实,根据事实来判断是否对他人有害,是否违法,你是否喜欢,就足够了。

你还是在用中国的法律来思维:有主观意图、有客观效果,有组织、有目的。

不管是谁,你支持郭文贵还是反对郭文贵,我不干预,这都是你自己的权利。我在这里说的是你们在反对募捐同时将募捐的责任推给Sara上,这是心口不一,罔顾事实。Sara是帮凶,但郭文贵是主谋。你们揪住Sara,而对郭文贵的公开募捐却是要视而不见。

网友:哪咋办?现在冲出去砸郭,我又没好处,被人打半死

刘刚:
我只是说人要有自己独立的立场,讲真心话。没必要瞪着眼睛说瞎话嘛。

人都是平等的。你首先就将郭文贵看成了高人一等。他即便拥有再多的粉丝,你也应该将他看成同你一样平等的人。为什么会担心被人打个半死?在谴责骗捐的这个问题上,你是受到中美两国政府的保护的。而在支持郭文贵骗捐的问题上,你是不受任何法律保护的。

你内心深处是反对骗捐,骂Sara,不过就是指桑骂槐地骂郭文贵骗捐。这暴露出一种背后骂皇帝、反贪官不反皇帝的心态,实际上就是奴隶心态

郭文贵可以满大街骂人骗捐,而今,郭文贵天天骗捐,你们为什么就不能谴责郭文贵骗捐呢?为什么认为谴责郭文贵骗捐就会被人打死呢?

你们有谁能在海外中国人里面找出一个象郭文贵的这种大规模骗捐吗?有谁能举出第二个中国人一天骗捐一百万美金的吗?

有任何一个人如果亮出这种一天骗捐100万美金的发票,我相信你们都会去骂他是骗子。为什么对郭文贵就要睁一眼闭一眼呢?

大师,郭文贵在闹中国式革命,他无军队,无追随者,甚至不为人知,他想当一个振臂一呼万众欢腾的领袖,他必须利用国人的劣根性,他领导的不是美国人民。

网友:大师,您是美国思维,您在郭文贵之前就做了很多事情,结果呢?有多少人懂?有多大影响力?郭文贵在很很短时间就把个人品牌做强做大,他在VOA断播之后,一般人会逐渐销声匿迹,但是郭文贵不屈不挠,在自媒体平台上奋力拼搏,用每天一个视频来推广自己,天天不间断,这种意志力无人可比。他目的达到了!这不值得佩服吗?他利用一下国人的劣根性又怎么样了?

刘刚:他有权利用大众,你也有权去附庸。但我坚持的是我不去附庸,我不被利用。

网友:您不附庸,这是您的品格,我崇拜你这点,虽千万人吾往矣

刘刚:你有权去赞美他是英雄,我也有权用我的标准鉴定他是流氓

你有权去佩服和保护你心目中的英雄。我也有权去揭露我认定的流氓。

我不求你改变看法,我只是希望你对人一视同仁,不能双重标准。不能一方面容忍郭文贵天天骂骗捐,另一方面却容忍郭文贵天天骗捐。一方面大骂Sara骗捐,另一方面声称郭文贵利用一下国民的劣根性又怎么了。

网友:我现在沉默,也是和您一样,绕不过逻辑这一关。大师您有道德洁癖,我也有,由于道德洁癖,竞选时,我是反对川普的,对付中共这个世界级流氓,让我们都秉持君子绅士风度可行吗?一个国家在围剿郭文贵,让他做君子,他早死了。

刘刚: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简单的问题:

你容忍郭文贵谴责所有的人骗捐,去不能接受有人谴责郭文贵骗捐!

对于用一个网站、一个机构名称的骗捐行为,你不容忍Sara的骗捐,但却对郭文贵的骗捐行为视而不见!

如果有其他人天天骗捐,你一定会说是脸皮厚。但对郭文贵天天上网骗捐,你却会称赞意志坚定。

网友:支持郭文贵,我看重的是他从事的事业——反共。而您恰恰看重的是郭文贵本人。当然,民主自由,不能缺少反对的声音,所以我支持郭文贵,也支持您。

刘刚:我从来就很少说反共这俩字。

拿着“反共”说事的人,在我看来就是两种人:脑袋进水的和骗子。

我相信,你连什么叫“反共”你都说不清楚,更妄谈如何鉴定谁是真反共,谁是假反共。

当一个人总是要用标语口号来鉴定一个人的行为时,那就是智商退化到郑人买履的程度,退化到三岁娃娃那种只听人对天发誓而不看他的现行行为的弱智程度。

一个人的一言一行能告诉我们无数信息,你偏偏要用一个“反共”的尺子去衡量鉴定一个人的一言一行。衡量一个人要用多种价值标准,凭什么就非得用一个“反共”标准?

这就同吃饭的味道一样,你总是要用题甜这一个标准,可我希望人们根据自己的喜喜好,酸甜苦辣咸,都有选择的余地,而不是你事先给规定好的一种味道。

我不需要你支持,我只希望你坚持你自己。你同郭文贵,同我,都是平等的。在你说我是反对派的时候,你已经预设了郭文贵是你的皇上了。

网友:郭文贵的世界在18楼,而我们有的在地下室,有的在三楼,有的在十七楼,我们毕竟不能完全了解他所处的环境,他和世界顶级政治家的交往,代表着他的价值,他在上层谋反中共,我们没有他的能力和机会去做这些事。打个比方,他是上市公司主席,我是旗下一家饭点的总经理,我对管理一个饭店游刃有余,我也了解后厨的所有矛盾和秘密,但是我没有能力指挥上市公司主席,也就是说,不能因为他不懂饭店后厨的内幕,就指责他这个主席不够格。刚看了您的前文,我把老郭当作一个理想吧,我是一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我其实对结果不看好,但我在过程中还是尽力支持。

刘刚:我不反对你将你的那份权力送给他人,但请不要说服我去做你的皇帝,也不要说服我象你一样地去臣服你所臣服的人。

一个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上都不能当自己的主宰的人,我不认为这种人会成为现实世界追求民主自由的健康力量,而只会成为一个极权寡头的帮凶,尽管这个极权寡头在某个时刻里会伪装成一个圣人,但被奴隶拥戴的圣人在99%时间里一定是流氓和恶棍。

网友:没有没有,没有说服您的意思,就是和您探讨一下,说说我支持他的理由。

刘刚:到此停止。我不想在过多地议论下去。各自保留。我无意改变你。

网友:这次我看不清,的确动摇了,所以我不出推文支持,我也不出推文打Sara。我也不能做违心的事

刘刚:我不需要你讲出支持他的理由,但你表示的那些你对老郭的能力和地位的看法,在我看来,那是对我的侮辱。这就如同你说老郭有钱,每天老郭同美国高官接触,所以老郭的腥能力就一定比其他男人还强一样。

从郭文贵每天发视频的一言一行中,你居然看不出那骨子里透露出的流氓、无知、下流、卑鄙的本性,我真服了你。

网友:刘刚,我们现在绝对是敬重你超过老郭,

刘刚:不要这样说,那是对我的侮辱。真的。真的,我不希望被你们敬重,那是对我的侮辱。我只希望你们都能首先敬重自己,让我能敬重你们。

不是打倒暴政,而是要解体暴政
專制暴政的形成不在於惡霸流氓的存在,而在於太多的人放棄獨立思考,放棄自我而甘當螞蟻,將自己的那一份基本權利拱手送給他們崇拜的偶像,他們總是寄希望於他們的偶像能給他帶來最大的利益。殊不知,當你成為螞蟻的時候,你的偶像都不知道你的訴求和利益了,他如何能給你帶來最大利益?

毛泽东及其他共产党人在当年闹革命的时候,提出的口号也都是什么均贫富、打土豪、分田地、民主自由、人民当家作主,但他们让人们相信,只有团结在他们周围,才能变得有力量,才能去打倒当前的专制。甚至是让人们相信,只要帮助他们掌握了政权,才能结束现行的专制政权。

这些共产党人,后来还提出什么新权威主义,简单地说就是你帮我成为新权威,我来给你结束旧权威。

你帮我登基坐上龙椅,我帮你将老皇帝拉下马。

你帮我当上新皇帝,我就帮你宰了老皇帝。

这就如同一个狮子对一群猪说:你帮我当上新狮王,我就帮你宰了老狮王。

可是,在几千年里,亿万中国人,就是循环往复地相信这种鬼话,跟一群猪一样,不断地去帮着一个新狮王去替换一个老朽的狮王,所得到回报就是新狮王比老狮王胃口更大。

看看郭文贵在视频上象一样地嚎叫十遍“灭掉中共”,诱惑人的口号就是跟着他可以成为亿万富豪,前提是先给他捐款,当年如果毛泽东共产党也象郭文贵这样,先嚎叫十遍“灭掉蒋家王朝”,再承诺一旦共产党上台每家有万顷良田,前提条件是先给共产党捐款,我敢保证,绝对不会有人帮助共产党上台,也不会有人去给共产党捐款。

现如今,郭文贵如此这般,居然就有成群的蚂蚁群起响应,纷纷捐款。难道中国人真的退化成蚂蚁了?

共产党当年提出的建设新中国的目标和口号也远比郭文贵提出的“郭七条”要诱惑人,即便是共产主义乌托邦也比郭文贵提出的”喜马拉雅“要更具体,更能让人摸得着看得见。这群蚂蚁不是分明要跟着郭文贵登上喜马拉雅然后再一道跳进沟里嘛。

我们看一个人,不要看他给你承诺什么,而是要看他现在做什么。

郭文贵承诺他要帮你赶走日本鬼子,前提是你现在帮他成为象日本鬼子一样强大的新鬼子。

那么,当你帮他成为一个强大的新鬼子之日,那你很可能就会面临两个鬼子,或者是一个更新更坏的鬼子。

郭蚂蚁们所期望的,不过就是一种暴力推翻另一种暴力,一个取代另一个暴政,鲜桃换旧符,换汤不换药,旧瓶装新酒而已。

建立民主制度,不能只是追求着推翻一个现存的暴政,而更要追求在推翻暴政的同时不去孕育一个新的暴政,不去造就一个新的暴君。要将那些暴君扼杀在摇篮之中。

有人说,如果不团结在一个领袖的周围,不组建一个万众一心的政党,就无法去战胜共产党。这纯粹是被共产党给灌了迷魂汤,中了列宁主义的流毒太深的思维。

网友:大师,老郭那一套的确和老毛一样。我老有个幻想,开始由老郭出面,撬动这个体制,然后刘刚等精英跟上,管理这个国家。

也许这永远是个幻想。中国人太奴性了,没有民主土壤。

刘刚:
从大清到民国的那一段时间的变化,是一种缓慢的制度变化,而从民国到中共政权的变化是一种颠覆的变化。这种缓慢变化要远远好于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毛泽东到习近平的共产党政权,是从极权慢慢地向平权过度,这比换下毛泽东再换上另一个同毛泽东一样的皇帝要进步多了。就向金家政权那样。

我不是说满足于共产党政权的这种缓慢变化,而是说那种寄希望一个救世主来推翻一个极权社会,不仅过程是血腥的,而且结果就一定是一个独裁者代替另一个独裁者。

六四、茉莉花革命、委内瑞拉这种革命也有可能发生,但那通常是偶然发生的,无法事先准备、策划的,最后的结果也是难以预测的,甚至最后的发展方向是民主还是专制也是随机发生的。

我总是感觉你们内心中缺乏正气,对中共政权的仇恨已经让你们变得病急乱投医。

你们总是认为中共政权是最坏的,只要换一个,就一定就变得更好。

但只要冷静地想一下,中国的几千年不都是这样的极权统治吗?

哪一出改朝换代之前不是高喊着“均贫富”、太平天国一类令人渴望的口号?

这种狭隘的复仇思想只会造假一个更残暴的暴君。

从数学上来说,共产党这种政权形式是中国历史上的常态。

毛泽东号召的是打土豪分田地,所动员的力量是中国农村的乡下痞子无产者,最后建立的社会充其量是农民专政的社会。

而郭文贵式的这种用收缴贪官财富的方案最后造就的是土匪、和强盗流氓,产生的社会将是强盗社会和土匪政权,是一定要比当今的共产党政权还要恶劣的政权。

刘刚
20192月15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