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0日星期三

文字版:郭文贵再谈法治基金的目的和中美之间即将发生的大事

来源:战友之声,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文字版2019年2月17日文贵再谈法治基金的目的和中美之间即将发生的大事

战友之声听写组
0-12文茹
(和战友寒暄)

亲爱的战友们,2月17号,
你们健身了吗?往身上浇水了吗?

反正我们家今天老虎不在家,我这就猴子称霸王。平常这地方不允许我直播,因为这地方是我太太的地方。她不在家我想咋折腾咋折腾,她管不着我了啊。猴子不在家啊老虎不在家,猴子称霸王。

(说闲话)

亲爱的战友们,2月17号,文贵在这里报平安直播。

昨天的直播啊,由于班农先生突然的这个……
因为头天晚上说可能会来,9点30到10点, 但不确定。 因为他是很重要的一个跟欧洲的会,我说你要能来就最好了,给我们个惊喜。但基本上说来不了。但他突然一来把我思路给打乱了,所以很多话题就没继续下去。这个今天接着给大家报告报告。首先呀,昨天的直播呀,亲爱的战友们,昨天文贵有点情绪化了,失态了,失态了啊,昨天失态了。这个这个失态还不是一般的失态,昨天太情绪化了,太情绪化了。

另外一个就是昨天有些言语不当,这个我不喜欢,我不喜欢。这个是不好的。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如果昨天说话有言语不到之处,误伤了战友或让你们听了不舒服的,文贵在这里真诚地向你们道歉,真诚道歉,万分万分抱歉。如果昨天因为文贵的直播,文贵的直播给你造成了不悦不快,文贵在这儿掌脸了,掌脸了,所以说请战友们原谅啊,请你们原谅。所有的不悦你们都还给我,我都接受啊。很不舒服,文贵我昨天……
大家知道,我从小有个习惯睡觉前我得想想今天我做对了啥,我做错了啥,明天我必须做啥。

昨天啊直播完跟班农先生接着就开会,开会完就吃饭,吃完饭我们就在那块大家看我抽雪茄,然后跟法治基金战友们,人家法治基金会很独立的,(吓我一大跳,我以为我短裤穿反了呢哎哟)然后就开始开会。一直开到很晚,班农先生直接下楼开车回华盛顿了。

所以说呢这个也没时间想,等到那个回到家了,冲了个凉,坐到那一想,哎哟不对,今天这有点失态。然后再看看战友群里,几个像路德,像Sara,木兰妹妹,还有群里几十个战友,宣传部长,还有大丁先生,所有人请示一下吧,咋样啊?
都不批评我。我说咋样?结果好嘛,咱的一个喜欢的一个人物,我最喜欢他批评我。结果他说啥?哎郭叔,你表现很正常,发挥很正常。小兔崽子,哎呀,我知道这小子就是不舍得批评郭叔,实际上就这意思你这很烂今天。没说啊,
但咱听得出来啊,咱这有脸有皮的是不是。 唉, 反正昨天不怎么着。 意思说明白了,表现很烂啊,很失态。所以说人那,这个人那。

我郭文贵这个人那,我突然想,刚才我在健身的时候想,我怎么比喻我昨天的表现,跟什么有一比呢?我想出了一个概念。我郭文贵昨天的表现就跟中国的经济和中国的国家实力一样,啊有那么一比。

平常看着很好,又强大还很特别,甚至无限美好。但是还是教育太差,教育底子太差,一不小心就失了态了,就失控了,昨天的我,郭文贵就那德行啊,就那操行样儿你说,这这这……
张牙舞爪,是不是?虽然没有言过其实,但已经是言过其表了。 你表达不需要这个样子嘛,这干嘛啊? 我昨天我完了我看我两遍,第一遍看的时候我自己脸都红,我脸红,臊的慌,我使劲掐我自己大腿啊。
第二遍看的时候稍微舒服点。 我这人就是脸皮厚,越看自己视频越喜欢这玩意儿,再看几遍就原谅自己了,所以不能看第三遍第四遍。

但是,昨天……
我这人吧,就啥事就感情,要玩假的不行,我必须来真的,所以说我昨天是很多事情啊,背后的背景很多事情战友们啊你们是不知道。那一屋子那个人家给我的那个支票啊,对我压力特别特别大,特别大,特别好多都是我的朋友,把支票给我寄来,我真的压力特别大。另外一个就是说,我真的到现在我真的很难理解,这么多这些伪类们,几十年捐钱。
我就想这些人收到捐款的时候是不是也能收到留言呢?这些人会不会告诉他说我家里也也没吃的, 但我捐你。你能吃的下去吗? 不会噎死吗你说这玩意儿?如果拿到这些捐款的人,国内的那些老人家,国内的那些真正的没多少钱的,修车的,开出租车的,如果你拿了这个钱你去买吃的,买喝的,买穿的你真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所以昨天班农先生吃饭的时候他说你压力那么大,他说你对这个捐款现在什么感受?
我说任何人靠骗捐,比如说是法治基金,我说你们任何人要是冤枉一分钱,我说你们要乱花一分钱,如果你们要把任何钱归入腰包了,天诛地灭啊,死无葬身之地。 翻译翻译半天翻译不明白这词儿,我说你得翻译明白。我说我要给你们这个法治基金会我要给你们写信。这每一分钱真的是这里是信任,是依靠,这是良心啊,良知啊。
千万千万你们可别变成比共产党还坏了。在欺骗中成长;在欺骗中快乐中;在募捐中生活中,在募捐中豪华中。 这是欺民贼啊。

你看那个郭宝胜,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他竟然出来捐钱了,捐一万七。而且说什么我这是一个付的,一个未付的。大家去想想郭宝胜这个假牧师,还有那个张健也是假牧师在法国那个。据说张健在巴黎郊外租了个烂到家的房子,也是打着假牧师的名义。
你看见没有? 欺民贼搞政庇,假牧师。 这都是韦石、屎诺都一样的,都一样的,还有假律师,乱伦彪这都是这种骗子。 还有那个什么袁健斌也搞什么高科技,都一个德行。 牧师,竟然是假牧师,他在打官司。
他住着一个上百万的房子。

亲爱的战友们,
这个打官司是他个人的事儿, 他跟你的喜马拉雅和跟你的民主法治没半毛钱关系。 你看他写的理由是啥?为了净化华人社会。 你打官司你跟净化华人社会啥关系啊?那叫私捐,严格讲就叫要饭。
那么你家有一百万你要捐钱。所以昨天我马上给我律师打电话,郭宝胜出来捐钱了,说他的目的是什么?我把这个发给他。 我的律师说太好了,马上把这个发到法官去,看郭宝胜是骗子还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打官司在美国的法律定义,你个人的官司说的很清楚,你被告的原因是你的诽谤,现在法官在没作出决定之前,你不能定义,你定义为我打官司是为了净化华人社会,这不就是明骗吗?

一万七千美金,这有一个未付的。
烤鸭店的老板不给你付了,赚不着那三百万就不给你付了,然后你就找这些老实人你就骗。 那你那一百万的房子还有二百零八万的现金呢?战友们,现金呢?你不花你要骗捐。 还有那什么唐柏桥,你说你这个老婆得癌症、离婚捐,现在你又把所有革命全叫完了都捐,几十年。
战友们,我说真是啊真是太可怕了。

12-22 proud 文风

战友们我真是啊!真是太可怕了,你能想象到这人的他是什么样的脸皮呀!所以我说法治基金任何一分钱任何人要花的了一分钱跟法治基金没关系,任何人你就是我的死敌。

(你看看公民世界昨天说的太太过了,是,公民世界接受批评。我错了说的太太过了。)

所以说我真佩服这些几十年如一日的假牧师,假律师,假民主,假,假正义,几十年骗捐如一日,我真服了他了。俺真是服了你。

郭宝胜这个人你放心他会很惨很惨。美国的法律绝不会放过他。他的护照他在那个法院你们记得了吗?过两天sara战友之声会把他所有在法院说的所有矛盾处贴出来大家看一看啊!他在法院说我有一百多万,我买房子,我在国内拿来的。现在我们的律师就已经订住他那个了,这一百多万你怎么从中国拿到美国的?谁帮你拿的?你在美国你交税了吗?对吧!你买的房子七八十万,你付首付一二十万钱那来的?所以说他等着打自己脸。

还有那个江涛的假律师,竟然在法庭上当场教郭宝胜撒谎。而且竟然是在我们做什么的,他跑去说代表我们第三方又代表郭宝胜,叫做翻译公证人监督人,这已经是完蛋了,这已经是死翘翘了。这两天啊,这个路德先生和战友之声,会把郭宝胜在庭上被问询的视频给播出来,亲爱的战友们我求求你们了,哪个是你们没有看过的,那是郭宝胜你们一定要看。因为对待咱们法治中国和遵法守法知法多么的重要。

你看看他那个德性,你再看看江涛,你再看看当时他们是干啥的,你再看看这些人是多么的低级、庸俗、一目了然。拜托了大家,特别年轻的战友们务必要看,因为中国会走向今天。你是什么角色,江涛什么角色,你对方的律师问的话,人家法官请来的翻译和我们的律师问的话都是记录在案的,有录像有文字。这种东西很多人以为律师问话能有啥啊!我告诉你美国的法院不像中国法院从头到尾给你审。所有的你告了以后,你两边律师互相问询同等条件,双方提供。人家法官就在你前面,给你在双方问的证据上给你做个裁决。如果法官认为这事我不愿意裁决,找陪审团来。陪审团是抽签的,大家来以后坐下来审吧,审5天6天。

我最希望的是跟郭宝胜、袁建斌、乱伦彪、什么夏业良这个畜牲还有韦石、还有熊宪民,我都希望走向大审,陪审团那一天。还有梁冠军、郑琦,还有接下来的叫赵丽贞都会跟他们走向法庭去。因为一审呢那时候有大陪审团5、6天,一陪5、6天对方就要回答问题,我就要回答问题,双方出示证据。那就是郭文贵真心的,我将对中国法治的中国将有最大的贡献。郭文贵以身说法,以身示法。

然后有录像有文字,百分之百的真实。几十个案子,文贵跟律师一起跟他们问询,这不就是最好的法律课吗?中国未来走向法治中国的时候,就把文贵在大陪审团面前所展示出来的法治和美国成熟的法制制度拿到中国去,根本不用编教科书了。我最希望的就是这一天。所以郭宝胜咱今天募捐一万七,郭宝胜就我告他这个案子最起码刚刚开始,这个案子打下来最起码50万到200万美元的律师费。亲爱的战友们你捐的起吗?

咱们西藏的战友们,如果你要捐钱你要卖多少牛才能捐给他,多少人捐了自己的房子才捐给郭宝胜。关键这是一个案子,我们在纽约又告郭宝胜了,郭宝胜这个案子,还有叶宁,还有,还有屎诺,还有刘刚,都告进去了,很多,未来一二十个人呢!那律师费是多少钱吶!他要来纽约不是在弗吉尼亚了,他要来纽约,那律师费要多少钱,大家来想一想。据我所知的,现在战友还有五个人要告他,五个人正在起诉中。这五个案子都告了郭宝胜,基本上未来三到五年到十年郭宝胜啥也不用干了,天天去跟律师谈话,到法院。一小时,你找300的也行500的也行800的也行1500的也行。基本上郭宝胜你要拿出上千万美元的律师费呀!

像赵岩呢、叶宁啊刘刚啊!你申请什么免费律师,但是你未来的三五年你都要面对着这些控告。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你说这有多滑稽,所以说这个行。咱不浪费时间了,咱说说别的吧!昨天,咱话说回昨天,昨天那一段吶?战友们!我喝口水呀!please
give me one coffee. 我给大家说这个吧!昨天班农一来把我整迷糊了,一下断片了。所以说我接着说经济领域,美国在当年对付苏联的时候实际上是三招。

经济制裁,你不能和他做生意。当年的苏联往波兰,往欧洲的2个管道,一个管道叫他成了,而且告诉波兰价格必须在什么情况下,你使用他的天然气使用他的油,价格是在什么情况下不能超过。还有一个全欧洲的石油天然气不能超过30%,到今天也没有超过。如果你敢超过这个,你敢不遵守这个价格很简单美国就制裁你。然后所有的美国技术公司,欧洲的技术公司,跟前苏联,这不能做那不能做,你要做就别跟我做。很简单,技术那是肯定的,很多科技公司当时就倒了。技术封锁,然后还没到禁运那块呢!禁运那就死的更快了。当时没禁运。

另外一个对所有的前苏联企业家在西方的活动所有的金融有监控。每一笔钱每一毛钱,不是每一块钱,是每一毛钱都有监控。当时非常有意思的,他们说对美国什么样的企业不能到苏联合作投资,很明确大家上网随便一查就查的出来,结果就是说经济上和天然气上和油上,第二个管道到现在东欧的油道第二管道没连上,到现在没接上。到现在也没有超过30%的油和气。更夸张的事情,当时苏联吃了哑巴亏呀!那时候几十亿美元很厉害了,几十亿美元的现金因为是非法的移动全部给封掉了没人知道。

这个经济体其中最重要的当时有两个人是核心的谁都不知道。这12个人小组当中竟然不包含国务卿。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是来自金融机构,他在金融机构大通干过,他在洛克菲勒干过,再一个到美国养老保险基金干过。大家你们看看路德先生几个月以前做的节目是很有意思的。就路德先生说的现在话你们千万别忘了那视频在那,我说话千万别忘了,就是凯尔贝斯提倡的德州教育基金德州大学和美国教育基金,养老基金,保险基金。当年这个人就在养老保险基金干着。

22-32
绝地jedi 文画

这个养老保险基金就是共产党的3F方案里面最核心的东西。我可以告诉你们,大家上网去查一查在美国上市公司的700多家当中几乎99.99%,不能说一家没有,全部来自于美国的养老保险。教育基金、退休基金,啥概论?这个人给美国的所有的人告诉一句话:「如果共产党有一天说‘老子欠你的钱,还不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美国决大多数人失去养老保险、退伍金。我相信现在川普还没有闹明白这件事,但是美国,这就是伟大的美国,就是美国这个行动小组是不给你美国总统协调,是美国国会负责的,是美国军方领导的。

这是多大的事啊!当年连国务卿都不能在里面,军方好多人都不知道,就把苏联给灭了!就是大家看到了,苏联开始吃老鼠肉。大家一定要想想,当年啊!我第一次,我第一次踏上苏联的路,走上苏联,在靠近黑河,黑龙江的地方,黑河是当时跟前苏联……俄罗斯做易货贸易最厉害的地方,没有现金交易,都是拿货换,牛仔裤能换回台飞机——直升机、换钢铁。在对面叫布拉克斯维克,布拉克斯维克的地方好多学校,人家那个地方女子学校、男子学校都是分开的。你知道咱们中国的一些人有多坏的吗?那些官员,那都是国营企业,到那去换有些是个体户,牟其中就是那时候起来的。河北的造纸厂孟老板就是那时起来的。到那块去做易货贸易都到那儿去买处女买姑娘。

你知道当时的前苏联,他那是怎样个穷法?你知道吗?咱们穷是连屋子没地方住,屋里连个床都没有。人家苏联是家家有别墅,人家城市里有房子,农村有别墅。是别墅里面没有油了!大家有汽车拉达,汽车叫拉达,还叫波罗乃兹,我的第一个就是换了一辆拉达车弄过来的,多少换的呢?18条牛仔裤换了一辆拉达车,我到这边就是买了4000多人民币,我就赚了!就这么简单,拉达车是推过来的,不是开过来的,油都整不着,就是被美国给制裁的,所有的商店,你看不到一片面包。

郭文贵经历过这个经历,那时候卖儿卖女啊!真饿死人啊!这么大一块牛油(大概一寸),现在俄罗斯牛油这么大的(250克标准长是11厘米),那时候,咱们这个哈尔滨很牛,哈尔滨有一个地方叫道里和道外,道外有个地方……东北叫「独一处」饺子馆,还有一个咖啡馆,在那里有牛油,我们买牛油过去,给那边人,(那边的人)给你望远镜、给你汽车。你都不能想想,历历在目啊!你说那就被美国整成那样啦!说实在话,很多中国人被苏联害!被俄罗斯黄毛害多,但是中国人也得问问自己啊,就在那些年我亲眼看到了,咱们中国有些人是真坏啊!到那去了以后是能坑人坑人家,能骗人骗人家!那个时候他们国家是灾难,咱们去了很多人是能偷则偷,能骗则骗!是见了女的就不放过。
说我们是中华民族,咱得说良心话!有人说这段吗?

别老看着人家黑,你也得看看自己的毛病,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的,历史是看书的,我亲身经历的,当年我们去到俄罗斯的中国人,那真是太多坏蛋啦!所以说我们中国人这个骨子里面被共产党在文化大革命教化灌的这个毒品——个内心良心的毒、这个道德的毒、没有人性的毒!亲爱的战友们,那个毒,那真是没人性,一点道德底线都没有,一点人性都没有!

中国要没有法制,真的,那个社会人要是放开了,我是真看到了!我是真看到了,那个坑蒙拐骗,我是真看到了!我当时我是记得特别清楚,有个乙村的,一个老板,换的那个钢铁、直升机,然后望远镜,他们都是换的都是那些东西,没有什么轻工业的东西,都是重工业的东西,坦克车。这哥们给了人家苏联人的东西,人家苏联人很大方,夹克啊、牛仔裤啊,还有那个人造的翻毛夹克啊,就放在屋里边,他晚上再派人去偷去,他把人家灌醉。我这经历太多了!旁边有个女子学校,中学,不是高中,人都上那去,盯女孩,说要这个女孩,那个骗!咱说这个苏联人俄罗斯人不好,咱们人好不好啊?太可怕啦!

这个为什么俄罗斯啊,普金的一个手下,每次来中国不过夜,都是直升飞机。她每次来都带着吃的来,她每次来都自己带着吃的,来了以后和中央领导见面,见了面就走,人就吃一顿饭自己带来的。就有人问她:「你为啥老带吃的来啊?什么都带!?」她说:「我不相信你们的食品」。这个人从来不超过一天,从来不超过一天,这个女的。这个女的未来也是震惊世界的人物,绝对震惊世界!

我是能理解的,为什么啊?我告诉你,当年你们查查1983年是中国大逮捕,邓小平的,84年年底的时候,东北有一段时间也是猪瘟,很多人把猪肉猪瘟的肉给弄过去,东北杀的猪带豆的肉,带豆的肉就不吃了,就扔了,还有的坏了就煮熟了就卖,带豆的猪肉,很便宜嘛,有的人就以身试豆嘛,就吃了带豆的肉,就是豆,很恶心人的,很多穷人就以身试豆,很多人买了这个豆肉就运到布拉克去俄罗斯了,就是前苏联。这就是前苏联经济制裁的结果。我亲自经历的!这位亲自发起人告诉我,当年他是去苏联什么呀?说当年去苏年整个都沸腾了,共产主义呀!他说这个武器研发、整个国家大搞建筑、修铁路、修公路、大量的购买、挑战美国、卫星计划、天空计划!跟现在咱们中国是一模一样。美国最后发现,哇!你原来要做任何事,经济制裁,科技封锁,还没有禁运。

大家知道第二招是什么吗?大家谁都不知道,美国悄悄地给了前苏联,一个叫做人才计划,这是用一个私人机构干的啊,大家去查查历史去,后来几个私人机构就来了!大基金。比如当时的核科学家,太空科学家,只要你愿意出来,他们悄悄地,通过各种渠道,都是口传,不能上电视做广告,那时侯电视也没这么发达,有的到了德国、有的到了法国、有点到了英国、有的到了阿根廷、有的到了巴西,包括当时的委内瑞拉,只要你出来,美国就会协调这些国家给你马上发护照,所有东西都安排下来。

32-42
Bruce 文远

你愿意来美国,马上来美国,这就是当年美国的第二招。他们叫人才计划,当时苏联完全没感觉,没感觉当时贝利亚呀,什么赫鲁晓夫啊,所有这些人啊,这个什么斯大林啦,这些下属的这些余党们都在那贪钱玩钱,跟今天的孟建柱王岐山孙立军是一个德行,那余党们一个个都在玩呢。都弄钱呢,都在那建立利益集团呢,国防垄断,然后搞情报,然后一片繁荣。

然后苏联有钱人到处去欧洲买房产,买字画,当时最穷的就是前苏联的科学家。最受打压的是被教育的人士,结果一下子这些人大部分都被弄来了。包括国防科技,最后怎么样,釜底抽薪。我说到这,我再跟你们讲一讲,这个哥们真把我给镇住了,我从没见过一个美国人能在我面前说出来共产党对美国对中国老百姓的威胁。
就在我桌子后面啊,就坐在这儿直接对着我,他说我现在出了几个事儿,说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美国真有人才啊,真是有人才啊!

说你看看日本中国上市公司4家,到美国来700家,700家资产大概1.2万亿,不到1.5万亿。
但是通过美国的基金和影子银行以及其它渠道拿出1万亿美元,这里边的很多钱全是美国的养老保险退休基金。说对美国的威胁是什么概念?如果有一天共产党说老子倒了老子就倒了,怎么滴?这3万亿的现在2万多亿了啊?国债老子不要了,你的退休基金也没了,全美国人吃人。全美国人吃人,全美国就人吃人,就美国比被扔几个核武器危害大了。

他说这事多可怕呀,这是一个吧,如果现在他说美国现在问问自己的证监会。问问自己的金融机构,他说有三个你不可思议。什么叫不可思议,

第一个:纽约的证监会竟然从来没有让中国的700家上市公司和这几千家拿了钱中国企业。也就是说,咱们叫风投。IPO之前的PreIPO,
叫天使基金,现在天使基金全成了魔鬼基金,全都让人给弄死了。就没有人说,你的股东是谁?实际控制人是谁?钱去哪儿了?然后你的项目的真实性和文件和提交资料的透明性,没有。你不可思议吧。

第二个不可思议:所有这些上市公司在美国经营那么多年,每年都有报表,竟然没有审计,不可思议吧,华尔街的贪婪。

第三个你不可思议,就是这些所有人这个股权背后的变化,这是在美国市场上最关键的和股东的实际变化–像海航、,贯君。和在美国公司合作的时间,所有签署的文件,这个审计,没有。不可思议吧。

那么我请问你,如果美国现在证监会,
金融管理委员会,美国的银监会来让中国的700家企业和几千家上市公司和那些天使基金从第一天提供资料的真实性证据和这些年钱的去向,和他提供资料的真假?大家现在想一想,闭上眼睛想两秒钟,会发生什么事?大家想想,两秒钟了吧?发生什么事?战友们!两秒钟想明白了吗?灾难?那就是灾难。美国人现在谁敢说,川普总统说,哎,这不能查啊,这700家企业资料不能查,这个2万亿的不能查,美国的养老保险钱去哪里,不能查。你们信不信?不会的,一百个总统都没这权利!

现在是美国人真害怕了,真害怕了,我说什么叫3F方案,这是我见的第一个啊,就坐在这儿,能告诉我3F方案核心的,他说我睡不着觉,我们干倒了苏联,但是现在让我睡不着觉。原来我说他,
他一进来我说这人长得很富态,我说我看了你的脸,你就不知道共产党有多邪恶,你的脸长得太善了,最后是眼睛瞪着嘎嘎嘎给我讲,我说差不多了,有感觉了。

(小心狙击手,谢谢了,面具人兄弟,你这是说我怕狙击手,还是我狙击别人哪,我没搞明白。)

所以亲爱的战友们哪,中国所有在美国欧洲以及包括日本的四家企业都将面临着什么前苏联的科技封锁。所以华为能在吗?中兴能在吗?百度和阿里巴巴能在吗?腾讯能活着吗?都不可能。所有这些人都面临着提交透明材料,你告诉我中国有一家上市公司,能经得起美国这个上市公司的调查吗?不可能。那这些上市公司股票会什么结局啊?零,零,不但是零,这些人都得进监狱。所以你看这些牛叉的人,都得进监狱,你走着看,比前苏联还得惨,这就是报应。当年咱到人家布拉克斯维克去天天看一个女子学校,然后骗人家,卖豆的猪肉,这回都得报应过来。

前苏联的时候这个人才计划的基金,咱的法治基金就是其中一个,未来我们将在世界很多国家开辟一个中国人才和中国好人的救济计划,不包括郭宝胜的家人啊,肯定的,什么叶宁家人不包括,不包括夏业良这个畜生,我们就是救济中国的老百姓和人才,
到那时候什么感觉。这个说完了吧,这不恐怖,这一点都不恐怖。我在跟你们说第二,今天咱不说完,说完你们还得睡觉,我现在心里有压力,说实在话,战友们,因为你们得睡觉,老想着你们睡觉,我说话不自然,我过去我上来讲,我没有压力,现在太多压力了。

亲爱的战友们,我第二个告诉你们一个可怕的,你们看一看中国共产党在过去的这不到一年吧,国家借债多少?借债多少?外债。公开数字7000亿。这是国家借贷,国家直接借贷。但是事实上人家美国人监控,很清楚看到借贷1.2万亿,1.2万亿美元。我跟最近很多国内的朋友们聊天,他们说文贵呀,我们这个圈里面啊,听你这说数字,一说谁弄走几亿,几十亿啦,几百亿啦,几千亿啦。

42-52
彩虹桥

老百姓说,这文贵其它我都信,这方面我不信。说过了,这一高兴说事儿说大了。哪那么多钱啊,几百亿?上千亿?这文贵说的不靠谱。也没说文贵说的吹牛逼,也没说这是假的,但是这不靠谱。很多人很直接的跟我表达,我特别特别的感激!因为你们这样直接的说真话,咱才能干出真事出来。你说文贵你说的好,说的对,那不就把文贵变成共产党了吗?

共产党不就是假、丑、恶吗?你们说这话是对的。但我告诉你,我也有权力告诉你,是真是假,我得靠亊实和证据。我告诉你们我说的都是对的。这位朋友告诉我说,这一万多亿美元的借贷,震惊了美国和世界。人家最近就在最近一、二个月发生的事,到各国去各国防部长说,唉,哥们儿,你借他钱没问题,就像你借郭宝胜钱没问题。郭宝胜给你承诺借你一千亿,一千个亿美元,没问题。那你看看这小子连律师费都付不出去。一万七,还在那捐款呢,你信吗?所有都吓傻了,呦呦呦…害怕害怕,就这个意思。

就是说共产党对非洲,对外一带一路捐出去的钱把西方吓傻了。一带一路就是当年苏联挑战美国的登月计划,太空计划,就把苏联给灭了。当年苏联也借了很多钱,最后连釜底抽薪,咔,宰了。亲爱的战友们,过去一年共产党举的债,跟什么正好相反你知道吗?正好相对,我又震惊了。

说过去一年在欧美,非美元银行,非美元啊,记住这个词儿,我原来我说过,任何一个用美元买的资产和美元交易项下的黑钱,和腐败的钱,美国都有权查,不管你在哪。千万别以为法律说,这个钱我没在美国做交易,那不可能。就像Jho
Low,对了,说到这,我跟大家报个料。Jho Low昨天晚上出事了,日本的前天晚上Jho Low在日本嫖妓被打了。被打了,叭叭叭….这Jho Low 作死呢,到哪都乱玩。很便宜的,几千块钱美金的妓女钱,他跟人家耍牛x,我是Jho
Low ,叫人给揍一顿。他要掉到日本黑帮去了。

好,咱接着说。什么样的钱最可怕?人家发现日元、瑞士法郎、英镑、港币、包括台币,现在不买大量房产了,不跑中央公园买了。不像海航那个,叭…几千亿,嗖嗖…出来了。你知道发现了什么?非美元,他们很聪明,盗国贼洗钱,说整好,他们发现就仅仅一年,一万三千亿。1.3万亿,就是从美元资产变换成这些非美元项下资产。特别是英镑。战友们你们觉得恐不及恐?好好好,该打,听说打得还不轻。他现在掉到日本黑社会,共产党的黑社会到日本的黑社会,快完蛋了。记住Jho
Low 一定来美国。他一定来美国进监狱,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一定会来美国。Jho Low 是共产党走入地狱的其中一个顺滚石。放心吧。都在运作。

亲爱的战友们,这就是这位朋友说的,我也吓一大跳。共产党在这个时候还这么干?然后你再看看香港,香港在过去一年时间里,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下滑,中国反腐运动最激烈的时候所谓的,香港私人基金增加了五倍。大家现在上网随便去查,都可以查的出来的。香港私人基金成立增加了五倍。在瑞士、在德国、也就是非美元资产的国家,私人信托,家族信托,增加了一百多倍。李小木先生,李小木先生选举呢。现在Jho
Low就在李小木先生旁边,相隔不差十公里。

所以说战友们,你们明白了啥意思了吗?所以说美国能不害怕吗?说这个国家已经彻底被一帮人给绑架了。说这十四亿人傻乎乎的还在那儿天天撅着屁股劳动呢。这边大局借贷,那边大量洗钱,完全是国资不分。中国老百姓还天天在那抗议美国呢。你那肝上给你叉了好几个血管把血都给你抽走了,你喊着喊着,嗯….就没电了,就倒下了。你都不知道咋倒的。人家现在美国人担心啥?担心你突然间倒下了,你这一帮人跑了。美国的养老保险也没了,中国老百姓真的是吃草的机会都没了。可不可怕?这就真正的3F计划。

你想让我死,你比我死得还惨。你们养老保险被我干掉。这是美国的死穴,真的共产党很历害这比美国核弹还历害,这就叫经济战争。这是超限战里面叫不对称战争里面的第一条,经济战。可怕吗?不说,今天包括信息里,信息太傻了,信息不行。他这经济高手,一谈到经济他傻了,经济战。吓死大家。

为什么纽泽西曾经有一个拿无人机拍文贵的船,大家记得吗?拍完我船以后还把视频播上去,说这是王雁平找我们做广告,放狗屁。王雁平有没有找做广告,你们知道。那我能不知道吗,我压根没找他做广告。那就是海航在纽泽西的一个间碟使用的平台和办公室。我向美国政府说了很多遍。直到头一段时间美国政府才发现这确实在那。而且你看还特别会掩盖,视频还放在网上去,还给我道歉,郭先生,我们是好意,这船太漂亮了。我说这就是共产党。能把假的大胆地说到你,你必须信。你必须得佩服,这就是共产党。就是一切都听党的,一切都是党的,爹亲娘亲不如党亲。他能说出这话出来。他干得出来的。一模一样的。

信息战在美国,整个的控制超出常人的想象。一个中国的孙兵记者,一个曾经以记者的身份,后来以骇客的身份在因为波音的整个军工厂,军事项目全在加拿大。盗走了美国F35所有技术,中国产的叫J20,J20。偷走了C17大运输机,中国叫什么….?运输机叫什么…?什么20运输机?Y20运输机。Y20,Y20。然后偷走了无人机技术,X47。就一个孙兵,结果到美国来只判了40个月,这美国监狱里坐着比共产党的办公室豪华多了。牛不牛?背后的故事谁知道?就那个项目共产党内部就能弄几十亿美元。美国人真的不知道。有多少个孙兵在干着美国呀。有多少个孙兵。除了美国,偷美国,不偷空客?不偷英国?

我昨天跟一个美国朋友说,我说我当时买空客飞机的时候,在空客在天津制造厂其中一个经理,老在香港跟我喝酒,每次喝酒前都说爱中国,爱共产党,全家都搬到天津去了,每次都说,有一次喝大发了,嗷嗷地哭,为啥呀?这哥们儿死死死不了,活活活不了。为啥呀?就是当年老去谈项目的时候,最后中方带他老去玩女人,而且还让他抽那个什么摇头丸。

52-1:02
Winner 文祥

抽那个摇头丸,喝那个摇头丸。最后他只是一个小人物,最后让中方给法方谈让他当经理,这个哥们太感激了,但是对不起你啥都得听我的。一开始还很尊重他,最后这安全部负责叫抚养他的啊,叫他的领导,叫领导啊,喝醉酒了经常揍他,扇他的嘴巴。呵呵,所以这个哥们没辙,这就是说白了,你当叛徒的代价就这个,这就是共产党,经常打他,虐待他,经常管他要钱花,他没辙。

其中干了一件什么事大家知道,这哥们的领导说能不能把你所有空客飞机上全给我装上监听器,哎就这一个处级干部啊副处级呀,就给他提出要求,把这哥们吓疯了,说他竟然让我把所有的空客给安上监听器,那还了得了!我告诉你这就是真正的共产党,没有他不敢干的。就共产党能说出来爹亲娘亲不如党亲,一切是党的,一切听党的这话,他还有什么道德底线呢。

所以亲爱的战友们我跟美国这位朋友谈的时候,我说我跟你谈谈骇客战。哥们傻了。我说我告诉你,一带一路、2025、2050、人民币贸易化、非洲大战略、中非论坛,然后干掉你的CPP,
就是太平洋的贸易协议,当时安倍搞的,现在叫CPPC了啊,安倍干的厉害,我说你这个里面的战略都是跟这个有关系。这是一个骇客电脑科技网络的一场战争,这够可怕的吧?

我说不可怕,更可怕的是什么?我说我现在讲第三个,我说我跟你讲讲梁冠军,还有郑祺。哎呦兴奋了,我说我告诉你在西方有多少华人组织。我说你看看澳大利亚,登报,登报抗议澳大利亚政府。我说你不相信你试试啊,你美国商会你在北京你登个报纸,反对共产党你看能不能登出来,挑战共产党你看能不能登出来,登出来代价是啥。

还有我说你那华盛顿的烤鸭店,你那烤鸭店里都干啥?你那烤鸭店里都有啥?你去查查看看。这哥们说,这个你别说,我比你知道的多,我们已经在行动了。现在最近电影里还只有共产党才能救地球,哦俺的娘吶,哎呀,没法弄了,没法弄了,这个天底下最大的核武器就是不要脸我发现。战友们,我就不说了,今天我太多话题了啊,我太多话题了,我再次请求大家,法治基金啊,任何人捐款,量力而行。我昨天到今天路德先生、Sara也给我转来好多就是老人家,我的把水放这,保持绝对尊重。(双手合十)老人家我都收到了,你要把房子捐给法治基金,路德和Sara也都发给我了,我求求您,您千万不能这样,我们坚决不会接受您捐房子的,不会的,不管您什么理由也不会的。

还有一个就是我没有说到的,捐款当中很多是来自日本、巴西、欧洲、纯日本朋友,现在我也不会说日本话,这李小牧先生也不说话现在啊,还有陛下,日本朋友,你们捐太多钱了,我知道日本人捐钱都是很小的数,你们捐太多钱了,啊,太多了真是太多了。

我跟你们说实在话战友们,就当我放屁啊,这不算数的,跟你们聊真心话。我真后悔了,法治基金,我真后悔了。我昨天给班农先生说了半天,我说我真的是后悔了,我觉得那个太仓促,为啥?太多人捐款了,我真的受不了这压力。

文贵从爆料到今天你见我说过我有压力的吗?你见我受不了吗?我是啥就是啥。我270个员工被抓,抓了放放了抓,判,我没有那么大压力,我爹我娘哭,我哥嫂子跟我断交,我都没那么大压力,但是现在这个捐款让我压力特别大,我跟你们说实话我真的特别大,我真的后悔。

反正昨天我给他们写信,我让律师代表我写信,法治基金,一分钱也不能动,一分钱也不能动,因为这些捐款下面留的是我的名,虽然我不是法律承受人,我也不是控制人,我也不是做决策的人,但是我说有很多捐款下面写我的名字。我可以告诉大家,在七月一号以前,所有捐款一分钱都不会动。我真不知道日本话怎么说,这个日本的朋友有一个捐了那么大的钱,当当当当吓我一大跳,我以为捐的是日元呢结果人家捐的真的是美元。

(哎呦这是米什么郎,早上好,日本朋友你好吗?听得懂我讲日本话吗?我在学日语number
two 布鲁斯,呵呵我这讲的也不是日文吶,呵呵郭氏日文,我原来会讲好多日文你知道吗,现在我啥都不记得了啊,这个真的是不记得了)

金正恩啊,据我所了解金正恩,大家都关心,金正恩这小孩呀学坏了,跟共产党学的瞎蒙胡骗的,我估计骗中国人钱是一点不商量啊。你看看这世界上最傻叉的事情,人家美朝谈,人家是国家安全、国家战略,坐中国飞机,中国买单;

然后到中国去谈之前,中国先给一大堆礼物送过去啊,然后要显示给美国人说:这个我对北朝鲜有影响;然后呢再来,每次见川普总统中国买单,见川普总统中国买单,你说天底下哪有这事啊,你夫妻两个你俩去谈吵架,睡觉啊,你俩的事,你非让门口的一个要饭的去给你买单,哪有这事呀?你家结婚,让我们去给你买洞房,哪有这事呀?还有这傻叉的吗?然后共产党说啥,还表现出来你看看,这俩夫妻啊多给我面子,他俩结婚我给买单,我给他倒屎倒尿。

所有这是人类的悲哀,中国14亿人的悲剧!中国老百姓多少个杨改兰吶,多少穷人吶,你看看给法治基金捐款,捐20美金,什么钱?有一个老人家,很有意思,说每天捡破烂,捡破烂攒的钱,找了别人捐了20美金,你知道我压力有多大码?这人咋就不讲点良心呢。所有美朝会谈,中国买单,回回如此。根据我的信息和我的判断,金正恩这小子估计这几天又得去中国了,又得弄一把,每次美朝谈之前,中国老百姓得剖腹,得出血,这天底下还有这事。我给班农先生还有头两天我在华盛顿的时候,我说如果美国人认为,在北朝鲜问题上中国有话语权,那你美国就太愚蠢了。

1:02:-1:12:
文随

在北朝鲜问题上,中国有话语权,那你美国就太愚蠢了,太愚蠢了,我告诉你,共产党对北朝鲜的影响是
零 !!!你们就帮着他们骗我们老百姓,我们老百姓糊弄老百姓,你看看他——我在掌握话语权,这天底下还有这么可怕的事吗?这天底下?还有这么可怕的事吗? 你把接待金正恩的钱••••••你知道金正恩到中国什么待遇吗?一级,特级警卫,也就是200米一个警卫,火车以43公里的速度往前走。

如果任何学政治,学国际政治学,任何了解一点政治的,你们在底下,如果我说错了你们绝我,你们骂我,中国对北朝鲜的影响力是零,这都是客气的,严格讲你就是个玩物,关键你别让老百姓买单啊!你的扶贫你搞搞行不行,哪有人类到非洲去救济去,然后救济北朝鲜,咱买单,咱老百姓穷的连饭都吃不起,这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人吗?一个村里突然出了一个土豪,拿着全村的钱,村就是村嘛,要支持李嘉诚富豪,然后还支持黑社会,支持一些有艾滋病的,天底下还有这样?只有中国欢迎艾滋病进入中国,这简直荒唐死了,看看吧,但愿我蒙对了,金正恩又去中国去了,又去中国弄钱去了,我准备给金正恩先生做一个视频,我要聊聊他的家的事,你不能老去中国弄我们老百姓的钱。

说到法治基金,大家说我压力大,这个压力是真大啊,我真后悔啊!发自内心的说,我后悔了,我真后悔了。反正他们不能动一分钱,一毛也不能动,这钱太大了,太多了,捐款人太纯洁了,如果法治基金几个事能办成一样,我们再说你动钱的事,反正我向大家保证,我一定做好捐款人,监督人和发起人的职责,任何法治基金花一分钱跟目标没关系的,我愿意负一切责任。

我向大家保证,任何一分钱,使用前,我一定向大家公告,只要我告诉大家,法律基金的钱开始动了!我向大家报告,法治基金会干个什么事,我向大家公告,我必须做到这一点,我不管美国法律有没有规范这个义务,我一定要扛起这个义务,如果说我不扛起这个义务,这就是耍流氓。大家捐款百分之百几乎下面都是支持文贵的,为什么,我不承担这个责任,法律责任是法律责任,我必须承担道义责任。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法治基金,绝对是中国人大家的法治资金,不属于任何人的,每一分钱必须用于中国人走向法治社会,干倒共产党。法治基金的每个捐款者,都应该优先得到法治基金的庇护,照顾,法治基金的每个人捐的钱,每个人,都要在未来,优先得到法律基金的救助和帮助。念伟大的小蚂蚁在直播中留言:「我现在负债一大笔了,要是我有钱••••••」您千万千万别捐,你千万别捐,你负债捐款是在侮辱法治基金,您千万别捐,你等着你需要钱的时候,只要是真实的我可以捐给你,你别捐钱,我求求你了。

三月一号到期之后会出啥事,大家查一查,昨天早晨报纸发生啥事了美国,大家没注意。美国的第一大,美国的教主,也就是美国的教父,美国的天主教最大的头,被梵蒂冈给炒了,大家看看,被梵蒂冈给炒了。你们上网查查这个人有多厉害,他文章,他年轻的时候,照片那个,这是天大的事,咱们中国人没概念,天大的事。这个美国的教宗被炒,梵蒂冈要跟中国建交了,接下来,大家会看到全世界,世界革命的前夕有两件事一定会发生,宗教界有动静了,世界要发生大事。前苏联倒台的时候,看看前苏联的宗教界和梵蒂冈出了什么事。现在宗教界有动作了,世界在变。

我昨天问大家了,在这个梵蒂冈教宗之前,那个教宗叫啥名字,大家记着嘛?前一个教宗叫什么名字,没人说出来吧。本笃十六世,对啦。他在世嘛?大家还记着他嘛?他还活着嘛?大家还记着他,他现在在哪呢?我告诉你,过去两千年历史,有教廷以来,上一世的,所有的教宗必须过世后,才有下一个教宗。今天你查查,只有一个教宗还活着被辞职了,这件事有多大?想想,这是人类上多大的事。

战友们,唯一一个活着的教宗,他为啥活着就不当教宗呢?啥子情况呢?我告诉你们,共产党干的。等着吧,这个事大了,我就不愿意跟你们聊太多,聊多了你们就睡不着觉了。压力太大,说实话我一有压力啥事都变形。亲爱的战友们,这是新一批的战衣啊,真好,你们都会收到的。日本啊,日本的战衣,我们会寄到陛下和小牧先生那。台湾的第一个一万套已经到了。现在这个不是阿根廷的,是意大利出生,阿根廷长大的。

1:12-最后 文竺

记住啊,你们上英文上查查,现在这个教宗年轻时有个照片,跟他一起照相的小伙子,现在老喝酒酗酒,发生什么事。三天前有一篇文章,英文的,你们看一看。调查说,我不说哪个教啊,五个里面有四个同性恋。你们去看一看,这几天发生的大事,五个里面有四个同性恋。接下来就是现在要发生的事,世界将有巨大的变化。想想吧,香港的大牧师是谁啊?大主教是谁,大家知道吧。陈先生,陈主教,好人,好人。他就是因为跟曾荫权太好了,在香港太牛了,所以必须把曾荫权灭了啊。灭曾荫权跟他也有关系啊。

所以亲爱的战友们,接下来发生大事。我告诉你们的这还都是小事,都是小事。7月1号前要发生比这还要大的事。我再说一遍,法治基金,在没有行动前,一分钱都不能动。第二,亲爱的战友们捐款,一定量力而为。数量,捐款人的数量第一,第二质量,质量就是捐款额。这两样都发生之后,最重要的法治基金的作用,他能干啥事。他要没干啥事,那就是绝对不可以的。必须干成事。还有一个,这是我要承担的责任,钱一定要来之有因,去之有处,花之有结果。这是必须的。

亲爱的战友们,你们得睡觉了,太晚了。太多话了,我就不说了,太多话了。跟老领导对话的事,今天来不及说了。很多有意思的事啊,讲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人。关于香港的问题,真的是,我从来没看到过西方对香港和台湾高度关注。就是这个牛人告诉我说,我告诉你郭先生,台湾,绝不会允许共产党踏进一步。香港必须要兑现一国两制。他说这不仅仅是我们的利益,这是人类的大家共同的利益。这哥们另外讲了什么,跟共产党之间只要不打开防火墙,什么合作都不行。其中中美
••••••我最后讲一个例子啊,我不说谁了,跟那个刘鹤说:你老说这个两千亿,那个一千亿买啊,你老承诺改革啊,我咋相信你啊,我根本不相信你。你怎么保证我啊?刘鹤说:那咋保证啊。他跟刘鹤说:这样行不行,你用美国的所谓的三万亿国债担保,如果两年内你没兑现你的承诺,两万亿美元也没有花,你那个国债就算拉到了。

刘鹤说:诶怎么回事••••••把刘鹤吓的,你别谈这个话题,你别谈,你别谈,我不想听••••••吓晕了把刘鹤,据说。然后人家说,你要是不想打开网络,你所有东西都是瞎扯的。你猜刘鹤说啥,说网络我们一定会打开,针对美国。他说,那中国人呢?刘鹤说,中国人那我们得控制。人家不愿意,这必须自由打开。还有耍流氓的吗。不防美国,但是要管中国人。中国人是太可怜了!我们在国家领导人眼里边真的是连猪狗都不如。人家不防美国,要防我们中国人。

你说这咋弄啊,亲爱的战友们。有多可怕。你听说过一个国家吗,你家说你要把你家门打开,那你随便打,但是我家人不能出去。真无语了。然后这美国哥儿们说,必须防火墙打开!我说这防火墙要是打开了,你再来我家喝酒的时候,你进门我给你磕三头。我说你们不打开防火墙,你们就一切都瞎扯,傻X。很多人都说,研究技术,研究技术,突破防火墙。亲爱的战友们,那是用尿,撒泡尿,要冲开万里大堤。你再厉害那泡尿,你也冲不开这个大堤。你冲一个口子可以。要想把横在前面这个大堤,尿冲不开怎么办,只有一个:炸掉它。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这搞笑,太搞笑了。

所以这CCP让人家美国人都听蒙了。你说哪有国家政府对老百姓这样的。人家美国人来了说,老子拿着枪来的,你把门打开,你不打开我就弄死你。诶,你随便来吧,但是我里边人不能出去。这简直是,这美国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嘛。这美国人不是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要玩儿火,还不要什么,反正那词儿多了去了。好像美国人一碰就像碰了大限一样。哎呀,你说咋弄呢,咋弄呢。我告诉你,防火墙一定会没有。一定会被炸掉。所以很多战友说,文贵呀,你要研究个技术把防火墙弄掉。亲爱的战友们,太不现实了!他是一个国家,建了一个大堤,文贵去撒泡尿把它冲开不可能,所有的技术,在国家的体制和政权面前,它已经不是科技了。它不是科技了已经。就是你不是尿能冲的了的了。它硬件在那儿,它给你关了你咋办。它不存在了就。

所以说咱只有一招,他们怕美国人,让美国人拿着枪,允许美国人,就得允许我老百姓出。这就中啦。达到目的,达到目的。所以很多人给我建议啊,战友们,有时候考虑问题不要太天真,太天真不行。就像那个法治基金一样,某个国家说,我这个国家正式宣布,所有中国人来,只要受到法律基金审核,共产党打压,有虐待的,我们就给予庇护,然后给护照。我说对不起啊,你别说,你写下合同来,你公布,你这个国家公布。我们中国大量的被欺负的人才都会到你们国家去,成为你的公民。然后在你的国家建立我们新的中国海外力量,然后把共产党推翻,而且这时间得快。所以我说7月1号最后一天,你能不能行。我们一定要像美国一样有智慧的,要把国内的人才,保护起来。

所有说,现在大家老说,共产党没了怎么办,共产党就那些人没了,绝大多数共产党都要继续管理国家,绝大多数人是好人。中国人能到今天,那是很多人是好人的结果。不是说都是坏人的能力,好事儿都是好人干的,坏事都是那几个人干的。大家千万闹明白啊。所以我说,反中反华,你爱哪儿去上哪儿去,你再说多了你就是我的敌人。我们要爱华,爱中;救华,救中。大家千万别相信什么那个战,在美国人眼里现在简直就是那个手里边玩儿的球球,就在玩儿呢。这边儿还是枪啊。千万千万别当事儿。会很滑稽的结果,很滑稽荒唐的结果。有些话我在这儿不能说,说了大家今天真的睡不着觉了啊。

行了,亲爱的战友们最后说一遍,感谢所有的战友们,感谢所有的同胞们,我们一定会赢。上天在帮我们。要想赢,要想赢的和平,要想中国走向美好,自由,信仰,和法治的时代,我们要有上天,敬天。现在为十四亿同胞和战友祈福。再次对昨天言语不到,对昨天说话说过的,言过其表的,文贵表示道歉,万分感谢,万分抱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