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6日星期六

刘刚:同网友关于郭文贵大骂给他捐款的人的对话

作者: ,来源:作者博客,文章内容不知真假,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完了!老郭今天的演講徹底的暴露了他的本性。他在我們面前暴露不要緊,他公開這樣就徹底完蛋了。靠!好戲木有了!

郭文贵在讲公益和慈善的区别。这是没让人信服的。美国的法规是不仅仅要看说什么,而且要看你做什么。关键是看你所做的是否同你所承诺的一致。你说你能造成长生不老药,美国就不会有人给你拿钱让你去搞长生不老药,因为人们从你的这种承诺中就已经看穿了你是个赤裸裸的骗子。如果你说你能制造治疗癌症的灵丹妙药,美国就要让你拿出试验报告和治愈的案例,否则,也不会给你捐钱。即便是给你捐钱了,也要先让你拿出方案报告,提出具体的完成目标的时间表,提出可以监察的进度,否则,你说你一万年以后完成,那就对不起了,你去到火星上去找吧。

郭文贵捐款,反反复复就一句话;造福于14亿中国人民,造福于全人类。你想捐就捐,不想捐就一边凉快去。你想要捐,你就掏钱,别提建议,你没有任何监督权,你别以为你给郭文贵捐钱了,就想指挥郭文贵,这世界上谁都别想指挥郭文贵。郭文贵不缺你的钱。

郭文贵还大骂那些几次试着给他捐钱,但却因为不会玩法制基金的网络捐款的人,说他们是放狗屁。骂那些不敢用Paypal捐钱的人:你捐不起,你不想捐,你就别再那里放狗屁!

郭文贵还命令他的女翻译大声地将这些骂人话翻译出来,并叮嘱说一定要将“你奶奶的”给翻译出来。

郭文贵还骂那些质疑他的女助理Sara的人说:你一辈子只会手瘾,只会口瘾。你们什么都不会,一辈子都是loser,你们没有资格批评Sara,没有资格去批评木兰访谈。

郭文贵好象是看到了全世界所有的男人都媒体对着他的女人在手瘾、口瘾,以至于他郭文贵不得不挺身而出去为Sara、木兰去挡住射向她们的

就这么横,就这么不差钱。

既然不差钱,你为啥要公开讨钱?

既然不准大家过问你如何花这些募捐来的钱,你凭啥让人给你钱?世界上会有这样的蠢猪,大把大把地给你掏钱,得到的回报就是被你骂成驴草的多嘴多舌的猪嘛?你爹你妈也不会下贱到这种程度啊。

郭文贵讲为14亿中国人民的公益事业。可美国法规只是认定这是不可能的公益,不是不让你做这种公益,而是一开始就认定你是在诈骗。

郭文贵的公益就如同讲他的基金是为了提高全人类的寿命到1000岁,比尔·盖茨搞慈善也只是局限于研究某个癌症的研究。

这就如同骗皇帝要给炼丹、长生不老药一样。

网友:文貴瘋了

刘刚:郭文贵是在掩耳盗铃。

网友:我剛聽了幾句,感覺文貴不是喝多了,是喝醉了。現在的表現和Sara一樣

刘刚:我早说过,Sara 关于募捐的各个讲话,基本都是郭文贵事先口对口传授的、指令的。

网友:他可不是在掩耳盜鈴,他這是明顯的瘋了。

刘刚:不是文贵结束了,而是你对他的希望结束了。有些希望是美好的,但一个希望是无法实现的,还要坚持这种希望,那就是精神病的症状。

象翻烙饼一样地推翻中共,这同提出的共产主义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就是让人去追求一种一时还无法实现的愿望。

网友:完了!老郭今天的演講徹底的暴露了他的本性。他在我們面前暴露不要緊,他公開這樣就徹底完蛋了。靠!好戲木有了!

刘刚:不是老郭今天暴露了,而是老郭从一开始就想装高尚,但他就没有真正高尚过,他装不了高尚。

郭文贵暴露了,这才会有好戏。就会不断有其它人再出来表演。这场谍战不能成为郭文贵的独角戏。要让各方均衡。要让各方都出手。郭文贵上升的过程是好戏,郭文贵下降的过程也许更是好戏。

郭文贵的戏仅仅是开头。一定会有更多的人继续这场戏。

郭文贵倒下了,会有千万个郭文贵站出来,继续这场戏。

主角都是各方的间谍。

郭文贵暴露出来的,是中共各大家族之间的不可调和的矛盾的表面化,使得他们会越来越用各种公开的方式来角力。

郭文贵受过的训练就是仅仅局限于间谍的训练。这就同中国的体育明星一样,从小就进行四肢训练。他的聪明才智都用在间谍训练上了,以至于他的现代文明知识只是被临时灌输了一些皮毛,根本就没有对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真正思考。

网友:但不是體操明星那樣的訓練,體操明星那樣的訓練是專業訓練。老郭只是個旁聽生。但老郭的悟性極高

刘刚:不,老郭经历的是对特殊人才的专门训练,是那些普通间谍所无法比拟的小灶训练。对他的这种人的训练,是培训领袖的训练,是战略训练。你了解的是战术训练。

从郭文贵的爆料过程,我感觉中国间谍机构在80年代可能设计了一个徐福似的500童男童女计划。

郭文贵应该是这500童男童女中的一个。我是希望紧接着郭文贵的后面,会放出更多的这种特殊训练的间谍。

我很早就说过,郭文贵见曾庆红母亲的过程,就是间谍机构在全国挑选人才的第一步。郭文贵绝对不是被选中的唯一的一个,这应该是一个间谍招募计划在实施,不是偶然就去选中一个郭文贵。

邓小平当年对伍绍祖说过,足球应该从娃娃抓起。我认为邓小平说的原话应该是间谍要从娃娃抓起。这是我在我的博客里早就说过的。

伍绍祖是总参的少将,是国防科工委政委,那些高特异功能研究、气功研究,基本上是国防科工委研发特异功能武器的副产品。

伍绍祖应该是寿命去挑选童男童女间谍和培养间谍的主要负责人。吴绍祖去体委当主任,表面上是发现体育人才,实际上是去招募和训练童男童女当间谍。否则,不会派国防科工委的政委去当体委主任。中国的权势机构,都要争取发展间谍权,80年代,中国的国防科工委就跟徐福一样,骗邓小平,争得了发展科技间谍、特异功能间谍、童男童女间谍的权力,总参三部则是借助于电讯事业争得了招募科技人才,进而招募了大批间谍。总参三部的间谍在数量上应该是最庞大的,在人员素质上也是高于国安。

但国防科工委这条线,应该是培养了大批特殊的高级间谍。

78年在科大读书的时候,自然杂志的社长带着一群人包括一些童男童女到各个大学进行特异功能表演,表面上是要挖掘特异功能人才,实际上是在招募童男童女间谍。

他给我们演讲的时候,表演耳朵认字,我们就反复问他,这种特异功能有什么用?值得花如此力气在各个大学里表演和招募人才?

他就举例说,特异功能能够超距移动物体,这就能够将来将美国的原子弹给超距作废或引爆,可以远距离地控制美军司令,不战而屈人之兵。

讲这种话,一定是间谍情报机构向邓小平申请经费时反复讲过的话。是在落实一个间谍招募和培训计划。

84年我在北大读书的时候,我的几个同班同学就参与这种对特异功能童男童女的测试,听他们讲,要用核磁共振进行各种测试。

这是在发展核武器一样的计划。

徐福骗皇帝,说是能找到长生不老药,条件是500童男童女。等徐福骗到了500童男童女,能找到长生不老药,自然是好,找不到,用这500童男童女也可以另辟江山。

中国的间谍机构就是反复玩弄徐福的这个招数。骗皇帝嘛,不骗白不骗。

所以,我看你郭文贵就是500童男童女中的一个。他们都成精了,就开始觊觎整个天下了。

说到这里,就应该明白我说的郭文贵的间谍训练不是你说的那种寻常的间谍训练。

伍绍祖们搞的这些特异功能人才,表面上是训练特异功能,实际上是进行间谍训练。为了掩人耳目,也搞些小骗术来四处表演,让人相信。否则,他们的间谍训练计划就被砍经费了。

你们想想,宾·拉登在阿富汗的山洞里都能研究出来用飞机颠覆美国双塔的战术。占领了中国70年,有960万公里作试验场,有几亿人争先恐后当间谍,还搞不出两千年前徐福的500童男童女的招数吗?这500年里,共产党发明创造的那些损招阴招,只要你想象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

都有了政权了,间谍训练还沿用无声手枪法爆机密电码那一套,那就是注定要被专业了。

总政和后勤部原本掌握财权和人事权,油水最大,也就不思进取,不去发展新的间谍技术,结果后来被总参三部和国防科工委用实力超过了。

我猜想,中国目前的间谍部门按照实力分,应该有下面的几个方面:

1. 总参三部的人马,这个系统是演化成遍布党政军黑社会的各个部门,他们以原来的电子工业部为基地,以电子通讯产业创收,他们招募的大部分间谍是独立于政府的,政府无法控制,成为一个以科技间谍为主的黑社会团伙,人员应该几百万。

国防科工委:这就是我上面所讲的,他们用国防科研的经费来发展现代化的间谍培训方式,他们应该发展了生物的、心理的、特异功能的培训间谍方式。他们以试验为名,培训了大批让人无法想象的间谍,特别是基因编辑,他们应该有能力造就人造人来充当间谍和战士。

为了筹集经费,活摘人体器官也是他们的研究项目和赚钱方式。

如果这两个部门如上所说,那些国安、公安、总后、总政的间谍就不必说了。

在部队里的总参三部的人不是总参三部的真正的间谍。

象华为、联想这些机构,是总参三部的稍微高级一些的间谍。

总参三部为了垄断间谍权,就发展了大批派往国外偷窃高技术的间谍,这是中国允许的。但总参三部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顺便发展了大批象赵岩这一类的间谍,这些间谍是总参三部中的主要力量,是人数最多的那部分。在国内的很多大学进行招募,被招募了,可能就是一个闲子,就是一个很平常的海外留学生、打工仔,没人知道他们是间谍。

当今的科学高速发展,你偷的速度是远远跟不上发展的速度。中国培养的人才,再神,也不具有创造力。

所以,我从来就不说反共,为什么?因为中共已经成了象刘禅一样的玩物。中共已经是一个皮囊,在这个皮囊之下生长着一群寄生虫、癌细胞,郭文贵是其中的一类寄生虫。

我起初以为郭文贵是总参三部的间谍,后来发现,郭文贵应该是国防科工委训练的间谍,这些间谍一个能胜过一个军的总参间谍。

我在北大时,认识一些西语系的,比如学乌尔都语的,就是巴基斯坦语言。我们当时都认为那就是浪费人才,长得再漂亮,一听说是学乌尔都语的,坚决不跟她谈恋爱。这些人,在北大读两三年后,就送到国外去学习。到巴基斯坦学习,非常哭,需要从家里给寄方便面,在那里很快就吸毒。

这些人,不当间谍,能干啥?

我写过七仙女的故事。那些人,都是在十几岁就送到国外学习了。郭盈华到美国后的任务之一就是对这些人进行再训练。

三部的间谍,并不一定要经过间谍训练,甚至不需要让你知道你是间谍。

我只是感觉这里的人看不明白中国,看不明白谁在控制中国,总是反共反共的,是给大家科普一下。

江泽民是四机部部长,应该是相当于总参三部的人。

但我觉得目前是国防科工委系的间谍在同总参三部间谍在争夺天下。

有点象一家里的几个儿子,老大学了博士,老二学了电脑硕士,掌握了电讯挣了大钱,老三从警校毕业当了警察。老大有一身本事,结果发现老二老三继承的家业比自己还多,就使出高科技本事来争夺家业。

美国的基金会,大多就是给一些这个领域中的人才安排一些高薪工作,没有哪个基金会是为了赚大钱的。郭文贵是想通过建立非赢利机构来不劳而获地赚大钱。这同非赢利机构的宗旨背道而驰,是注定无法成功的。

刚刚看了郭文贵今天的视频,看到郭文贵讲苏联垮台的事情。这又暴露了郭文贵知识背景的短板。

郭文贵讲述的美国成立金融小组搞垮苏联的故事,这应该是中国情报部门杜撰的神话,目的就是说服中国当权者防患于未然,给他们拨发间谍经费,一方面防止美国的和平演变,另一方面对美国进行金融战。

美国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除了在战争期间,美国的制度是无人有权能建立那样的权力无边的金融小组。如果成立那样的金融小组,最多是智能机构,提供一些报告和建议。但不可能提出这种通过某种金融手段去颠覆其它国家的建议或方案。这是违背美国所坚持的金融规范和市场经济尊则的。

911后,美国对恐怖分子要下决心打击,最后不过就是制定出一些方案如何限制转钱,转账1万美金要备案调查就是那时通过的。这是屁用都没有。美国解决这种问题的最终手段就是战争。正因为美国牢牢把握了战争的绝对优势,美国才不去发展那些小偷小摸的间谍手段,不去盗取他国技术,任由中国在间谍领域坐大。

如果美国是一个象共产党国家那样的独裁国家,就可以有无数不见血的手段置中国于死地。

老郭讲的那个美国金融小组摧毁苏联的故事,这纯粹就是间谍学校里的战略教官反复讲过的故事。这种故事偶尔也扩散开来,通过一些小报来传播,那也就是街头巷尾的大妈大爷们饭后打牙祭的笑话而已,没人当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