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5日星期一

刘刚:再评郭文贵“反共”和暴力革命

作者:刘刚 ,来源:作者博客,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
@aC796iIQwSqLSO8
刘刚:你丫,你的心眼比针眼还小‏

对倔驴,要用胡萝卜加大棒。你只会挥舞大棒。小心被驴踢了。

大棒的作用只是逼迫倔驴奔跑,而胡萝卜的作用是引导倔驴前进的方向。

你将中国社会比作猴王社会,有一腚道理,但也有欠缺。

猴子社会成为猴王独霸体制,有内在的合理动机,母猴子总是需要选择最强势的基因,母猴子就希望只有一个垄断交配权的公猴子。

极权社会产生的动力并不完全是选择基因的需要,而是人的权力欲和占有欲的需要。

那么,人人都有占有欲权力欲,为何就会有一群人去帮助某个人成为人类社会的猴王呢?

这是因为大量愚民的存在。就象那些崇拜的蚂蚁,他们放弃自己应有的权利和权力欲,去帮助某人去争当猴王。那些能够骗得大批蚂蚁支持的人,必定是流氓骗子。而那些伺机服侍某个猴王的人都已经退化成猴子,而且是母猴子,就跟母猴子总是要树立一个猴王一样,他们是在用这种方式来选取他们后代的基因。蚂蚁中也有男性,但能够自称蚂蚁的人,其内心心态就是阴性加奴性。

郭文贵兜售郭精子,这是多么令人作呕的事情。可对那些蚂蚁来说,居然就是垂涎三尺,望眼欲穿。

郭文贵的喜马拉雅,就是猴子社会。

如果每个人都坚决维护自己的基本权利,包括思想、言论、信仰权利,坚持自己独立的人格和尊严,而不是随时都会放弃自我成为他人争夺权力的帮凶,那么,就不会有极权专制。

有人说,专制会剥夺人的思想、言论、信仰权利。但是,你可以强迫我闭上眼睛,你无法强迫我入睡。

你可以不准我讲话,但你无法让我讲出我不想讲的话。
你可以让我没有信仰,但你无法强迫我去信仰一个我不信的东西。

上述几点,无非就是要求人们不做思想上精神上的奴隶,专制独裁者就无法找到帮凶,极权社会就会瓦解。

蚂蚁们簇拥郭文贵的行为,不但无法推翻中共政权,而且是在奔向一个万丈深渊。
————–

铁蛋儿 @william16985:推特上有三個牛人,李劍芒,劉剛,郭文貴!活著的中國人沒有李劍芒不敢罵的!除去劉剛。活著的中國人沒有劉剛不敢干的!除去李劍芒。活著的中國人沒有老郭瞧上眼的!包括劉剛。李劍芒。現在李劍芒罵老郭,老郭罵劉剛,唯獨李劍芒、劉剛之間沒有鬥爭。誰能搓火讓李劍芒罵劉剛,我就佩服他是高人!

李剑芒 @jianmang:刘刚和老李都是科技大学77级的老校友。我们俩1978年住在图书馆上的临时宿舍。相互认识已经四十多年了。哈哈哈哈

刘刚:我跟老李在网上发文,就如同两个学生给老师交作业一样,大多数结果都是一样的,尽管各自给出的算法可能会不一样。

有时结果可能会不一致,但我们很快就知道是谁错了。

即便结论不一样,也就跟机械制图一样,不过就是左视图右视图的区别,有啥好争的?

同郭文贵的纷争,是郭文贵缺乏当代科学和文明。

现在中文网络大V,但凡是被郭文贵吹捧为伟大的、亲爱的、战友的、美女、帅锅的,都是莫大的耻辱,基本上是属于郭文贵所说的驴C的。

但凡是被郭文贵辱骂为、骗子、骗捐、伪类、、欺民贼、盗国贼,都是无尚光荣。

但凡没被郭文贵辱骂过的,那就是没名。

李剑芒没被郭文贵骂过,老李尚需努力。

妮子团 ❤晓露 @luxiaowang:大师,把郭七和当代科学和文明联系在一起,忒别扭。本就是流氓,和文明牵扯就像地球的南极到北极。

刘刚:我也是这样想啊。

可就有一群人,特别是群母蚂蚁,就是将郭文贵当成是他们的大救星万岁爷啊,都在拼命地争风吃醋,争当娘娘妃子。难道这群母蚂蚁真的相信一个郭精子价值五万美金?

郭文贵同当年的天王一样,即便是在自家炕头上称帝,也会有一群母蚂蚁跟着起哄争当娘娘。

@xiaocao12180760:大湿,何必在意锅撒小钱网罗些物质或精神上乞讨的小人组成的编制打口炮呢?全世界各地都有这类人,也许盛行坑蒙拐骗假偷的华人文化圈里比例更高一些。大湿应该不是心底深埋做美女环绕“太平天国”天王的梦吧。做梦可以,但现实蚂蚁编制中中老年广场舞大妈级成员是骨干,不值得大湿羡慕嫉妒恨

凤姐有话说:大湿乃孤独求败啊。自古英雄多寂寞。

别看海外异议一大群,谁都自认绝世天才,但真正把他们扔回北京,照样能混得风生水起的:有且只有3个半:何频,王军涛,刘刚,算半个。

所以,我常说:Loser永远是loser,即使穿了异议的马甲流浪海外,依然Loser.但金子就是金子,在哪都是金子。

刘刚:其实,在中国人中有思想、有能力、有知识、有独立见解的精英应该达到10%。但是,在50年代,这种精英是被枪毙活埋;60年代,他们被送进监狱;70年代,他们被下放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在教育;80年代,top 10开始上大学;90年代,大多数都出国了;在国外的华人,一旦融入美国社会,便很少再关注中国社会了。

凤姐有话说:刘刚说●海外华人,一旦融入美国社会,便很少再关注中国社会了●
姐说:这点很可怕。
然:印度人即使融入美国社会,他们也关注印度国内社会。

为什么:”华人一旦融入美国社会,便很少再关注中国社会了”

个人认为:罪在党国,如:禁止双重国籍,如:各种老乡会华侨会,成为政治工具,而不是海内外华人的桥梁

刘刚:印度人关注国内,那是因为印度是自由市场机制,印度人可以在印度投资、建厂,生产的各种产品可以内销,也可以出口。可中国将进出口权力和外汇兑换权力都完全垄断了,你想在国内发展,必须得接受中共政府的审批,以及掠夺式的关税和税收。谁有功夫去与虎谋皮啊。

凤姐有话说:刘刚赠言:
李剑芒没被郭文贵骂过,老李尚需努力。

姐说:文革后万物复兴,网罗一切人才为国效力。神童辈出。

而今物欲横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神童也老了。

现在,运动方兴未艾,文革老不死的,你们该谢幕啦。

刘刚:从来就不曾登上舞台,你让我如何谢幕下台?

凤姐,你能否先说说你自己:
1. 中国能达到你这种思维水平的人占总人口的比例?

2. 你的逻辑思维能力是如何修炼的?

3. 你的料是从何处得到的?

4. 你本人的就学、成长经历。

我认为,中国有40%能达到凤姐的思维能力,民主就水到渠成了。

———–

刘刚:在皇权社会,你将任何人送到皇帝的宝座,他都会维护这种对皇帝本人有巨大利益的制度,我也不例外。

如果赌场有漏洞,某人可以利用这个漏洞大赚特赚,你指望这个人会去帮你不漏洞么?除非是傻子,不会有谁不会利用这个漏洞来谋取私利。这是人之本性。

改变制度,不能寄希望于任何高尚情操或慈悲心怀。

凤姐有话说: 人恶不如制度恶。人好不如制度好。
在皇权社会,你将任何人送到皇帝宝座,他都会维护这种对皇帝本人有巨大利益的制度。

如果赌场有漏洞,某人可以用这个漏洞大赚,你指望这个人会去帮你补漏么?除非是傻子,不会利用这个漏洞来谋私利。这是人之本性。

改变制度,不能寄希望于任何高尚情操或慈悲心怀

刘刚:我对中国走向民主是满怀信心。

极权制度的权力转让通常是长子继承或禅让,这种权力转换是一对一的转换,没有改变权力格局。现今的北朝鲜依旧是这种权力转换方式,所以,没有希望依靠自身演化走向民主。

中国的权力转换不是一对一的转换,而是裂变式的几何级数的转换。

毛泽东时代是一人独大。

第二代邓小平时代,至少是有并肩王陈云在相互制约。

到了江泽民时代,变成七常委共享权力。

到胡锦涛时代,变成九头鸟。

到了习近平时代,成了几十个新老常委的寡头割据时代。

如此裂变下去,很快会裂变到几亿人来共享权力。

南斯拉夫首先解体,及后来的苏联解体,主要原因就是这种权力的裂变

在这种意义上,我不支持郭文贵的蚂蚁帮推翻中共再取而代之,那种结果就是用一个皇帝来替代已经裂变了四个朝代的中共政权。

一个新生的独裁政权是最残暴的,它复仇要杀人,它清理阶级队伍要杀人,它重新分配权力还要杀人,它树立新政权的权威要强力镇压平民。

将登基之前的毛泽东同郭文贵相比,毛的思想要比郭文贵更加接近民主。毛泽东至少不认为他的精子是最优秀的,否则,他掌权后一定会用他的精子来造就所有的新生婴儿。

毛泽东最多是号召人们学雷锋当螺丝钉,而郭文贵尚未掌权,就要求人们都去当任他宰割的蚂蚁。

毛泽东至少还打着共产主义或新民主主义的旗号来欺骗民众,可郭文贵居然就提出什么不知所云的喜马拉雅来忽悠蚂蚁。能被这种毫无内涵的喜马拉雅忽悠的人,那该是何等的愚蠢,一旦得势,必将是比共产党要邪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