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4日星期四

“牲人论”与“人种改造”——以文明为借口的丧心病狂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段)

这几天被肠胃炎折腾的七荤八素,在节省口粮的同时,也为祖国的医疗产业做出了力所能及的贡献。我为人比较低调,虽然具有这种高尚的爱国品质但我从不声张,只是在发烧烧糊涂的情况下,想起领导们献了青春,显子孙实在是于心不忍。

你们为祖国贡献了一生,子女却潜伏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我敬佩你们这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但我希望再有这么危险的活,算我一份。我这个人没啥优点,就是心地善良看不得别人受委屈。

当躺在床上打点滴的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即便我睡着了,她也不曾离开我半步。手机,除了你还有谁会这么不离不弃?搂着自己的“真爱”,手永远都不会闲着,可是满屏的猪叫春,一眼望不到边的狎娼滥情总是会让人倒胃口。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杨恒均有一个为革命献身的老婆,还能立一块追求民主的贞洁牌坊,并能通过倒卖发一笔洋财。最让人羡慕的是干着这么滋润的活,还能受到领导们的关爱,这是我见过的最励志,也最具有正能量的新闻了。

带着这份感动架梯换个频道,却见乌龟王八一大票,有骗捐的痞子文贵,有上蹿下跳将追求民主做成膏药的投机客,还有扯着“民主”幌子兜售素质论的烂货,阿猫阿狗的王清营、最是让人跌破眼镜。它们一个主张消灭汉语,改造人种,另一个将中国人定义为“牲人”,并满嘴跑火车的秀无知。民主之于它们不过仅仅是盛狗粮的碗,可是碗还没被狗爪子捂热,它狗尾巴就翘起来了,用家乡俚语“狗贱气”来形容它们是再恰当不过了。

张林(@zhangli63745952)在推上说:是牲人部队,极端愚昧,再好的武器也没用。 当年大明帝国几百万大军,拥有从澳门进口的世界最先进。 区区几万满洲山区民兵,就靠原始大刀长矛,就像打猎一样,轻松愉快地消灭俘获明军。 满洲猎户发现,狩猎像牲口一样愚昧的汉族牲人,比狩猎任何野兽,都更容易,付出更小,收获更大。

解放军内战内行,外战外行,这没什么好说的。明朝有最先进的大炮打不过满州猎户?你光头被驴踢了吧!袁崇焕在宁远城是怎么大败后金的?难道是你张林蹲城楼上放屁轰跑的吗?明朝后期天灾不断民变四起,内部的纷乱已掏空了朝廷的实力,但明军仍能将满人堵在关外使它们只能追兔子。要不是闯贼攻陷京城,思宗烈皇帝自缢煤山后的乱象,满洲猎户长翅膀也飞不过山海关。吴三桂引清兵入关,你就算是个白痴也应该听说过。

而且古代作战农耕有着天生的劣势,满洲鞑虏的生活是骑射结合,它的机动性是农耕文明所无法比拟的。游牧民族不需要后勤运输,它们可以携带少量的口粮,并能通过劫掠予取予求。一旦有间隙它们可以快速推进,遇到失利可以迅速撤离,农耕文明的步兵完全靠腿,就显得极为被动并相当迟钝,所以蒙古鞑子可以横跨欧亚的制造杀戮。而且野蛮积极争取生存,文明消极保有幸福的群体心理,不论是战斗力,还是战斗意志,文明的一方都不会沾到丁点优势。所以野蛮的中东圣战可以灭亡波斯的萨珊王朝,并能最终摧毁欧洲古典文明的最后据点——君士坦丁堡。

张林的猪脑子竟能无视这种天然的差距,妄论大刀长矛击败明军,它的乱喷除了能证明放屁是不用大脑这一真理,它似乎就是想显示这种天生的弱智。还有当时的红夷大炮没有现在那么高的安全系数,发热炸膛在所难免,具体有多大的实际效用,当时还真不好说。在明清之际,大炮最适合的是攻城,野战只会是个累赘。

用大炮对付极为灵活的骑兵,你永远都不可能跟上他的节奏。因为张林坐上去精神病院的汽车,妈妈就再也不用担心它去那儿的运输能力,当时根本就不具备。将笨重的大炮拉出去打野战,目标还来不及锁定,就早把自己给累死了。所以大炮在古代只能用于积极的攻城或消极的防御,只有张林与横店那帮傻逼敢把大炮拉到古代去打野战,而且还是对付机动化的骑兵。张林你真是个人才,不当电影导演真它妈的可惜!

当然我们必须承认满清入关时,确实有很多杂种不战而降,比如拥兵八十万的左良玉就是张学良不抵抗的好榜样。可你张林的光头难道只有当灯泡的一种功能吗?阎应元的“八十日带发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十万人同心赴死,留大明三百里江山”,你不知道?那郑成功的北伐南京,李定国的西南抗制总该听说过吧?人蠢不要紧,但切勿装聪明,因为这会暴露你脑子不灵光,就剩猪头亮的缺陷,这就不值了。

满清屠杀汉人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很多人确实坐以待毙,任其屠戮。但是我们必须承认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没有组织的一盘散沙,往往会表现出令人绝望的懦弱,而这种不幸也曾发生在犹太人身上,并且同样被表现的淋淋尽致。当逃跑成为唯一选择的时候,懦弱会摧毁所有的勇气,恐惧在手足无措的配合下,也就没有了挣扎。这种懦弱我不想去辩护,但没有持枪权,这种绝望的懦弱就不可能被根除。

这不是羊性,还是狼性的问题,因为个人没倚仗,民族就很难有骨气,而这不是哀其不争,怒其不幸的屁话所能解决的。这需要个人有看得见的实力,而这是一个民族必须要争取的权利与勇气。嘲讽前人的不幸除了能显示畜生都不如的阴暗心理,我看不到一点反思。一个残废到连爱的能力都丧失了的变态,它会有光和热去照亮整个民族?张林只有光头还亮,刘仲敬大姨妈就只剩下皮诺曹的那副猪鼻子了。这是拍《西游记》省特效的节奏,就别装它妈的什么文化人了,免得引起恶心。

未完待续
写于2019年1月25日 凌晨之不寐
来源:良知传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