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3日星期三

北大义士张晓辉,北大侠女甘琦

作者:刘刚  ,来源:作者博客,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惊悉离世。

我同张晓辉的关系,可以说我是他的学长,但在追求民主、自由的道路上,他是我的前辈。

这里很多人不知道张晓辉。我同张晓辉也未曾谋面。但我们之间有几次插肩而过的机会。

1. 青年马克思宣言

我是从这篇校报的报道中第一次听说张晓辉和的。看到这篇报道后,我当天就去找了几位张晓辉的同班了解详细情况,我还记得我找过张晓红、郭音等人。她们告诉我,张晓辉写了一篇作文,名叫“青年马克思宣言”,张晓辉曾经送给她们传阅,可她们都在忙于期末考试,根本就没人细看那几页“青年马克思宣言”。大概只有83级的李裁安同学看了,看过之后还学习毛泽东在文件上画圈签阅,写上一句:“建议印发”。就差再补上一句:“发到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认真学习”了。

了解了这些情况后,我随后就连续写出几张大字报,趁夜黑没人的时候,贴到了三角地以及附近的书店墙上。在几个电线杆上还贴上了“寻人启事”。就是写上“兹有北大历史系84级学生张晓辉、83级学生李裁安失踪,有知其下落者,尽快告知北大校长。”

2. 87年元旦天安门游行

1987年元旦,我参与组织天安门元旦游行,被捕。北京各个高校学生连夜上街游行。我是被关押在北京天安门派出所。到第二天早晨4、5点钟才不得不将我们释放。给我送回到北大后,立即有北大的校办主任来找我,让我去天安门广场,说那里的学生坚持要见到我本人,否则就在那里坚持静坐示威。我随后就被用车拉到天安门广场,做一番演讲,感谢同学们为营救我们被捕学生而冒着生命危险进行抗争。那时同学们喊得口号就是一句话:“还我同学”,喊得通天彻地,几里外都听得到,中南海内是一片恐慌。随后,我带上学生队伍游行到天安门派出所,要求派出所释放所有被捕学生。派出所的警察们向我解释已经全部释放了。我还带上一些人去了几处关押其他被捕学生的派出所,确认那些被捕学生都被释放后,参加游行示威的学生们才同意返回学校。

程朝翔后来曾经担任北大外国语学院院长,在86年的时候是我的好友。他自称是跟中南海内有联系。他很神秘地告诉我,我们被捕的当天,中南海的政治局就连夜开会,讨论如何处理学潮。北京公安局的电话就打到了政治局会议,但政治局成员都不敢接电话。最后还是胡启立去接电话。局长让政治局给出指令,是释放学生还是关押学生。胡启立当然不敢擅自做主,就请示老大胡耀邦。胡耀邦回应说,让他酌情处理。胡耀邦是将球踢给了胡启立,让胡启立酌情处理如何回答局长。胡启立也不含糊,立即将球踢给局长,在电话里跟局长大声说:你酌情处理。

局长听后立即大骂:是你们让我抓人,现在有让我酌情处理是否放人,这不是想让我当吴德,给你们当替罪羊嘛。既然让我酌情处理,我就全部释放,一个都不关。

这就是我们被关押十几个小时后就全部被释放的原因。

这件事,让我非常感动。我为同学们那种为我为我们那一代学生感到自豪。为了将同学们的这种相互关心、理解、信任的精神继续发扬光大,我从此在将北大的部分被捕学生联络起来,每周都定期到我的宿舍进行聚会,后来,我将参加聚会的人员不断扩大,这其中就包括北大历史系的同学。我带领同学们几次去校长办公室,要求北大校长学习蔡元培老校长,为被所有被因言治罪的北大学生呼吁,为张晓辉和李裁安伸张正义。当时的服校长罗豪才和校办主任黄怀诚都为此事接待过我。

3. 长春监狱

1991年,我被从北京的秦城监狱转到长春监狱。我一到那里,就有监狱的许多警察来问我同张晓辉是什么关系,那些警察每提到张晓辉的名字,都掩饰不住发自内心的敬佩。我才知道张晓辉就关押在长春监狱。真希望能在长春再次见到张晓辉。可是,我在长春监狱也就住了一两周,就被转到辽宁的大北监狱以及凌源第二监狱了。在凌源第二监狱,我曾经碰到张铁生、金德纯等等知名政治犯。

4. 万圣书园

大概是在2007年,我在纽约巧遇,才知道甘琦是张晓辉的同班同学,是郭音的同屋同学,也是我在86年曾经找过的历史系同学之一。90年代初,甘琦是我的好友刘苏里的太太,他们共同创办了万圣书园。我感觉甘琦才是万圣书园的实际控制人。在1996年,我在北京时被警察围追堵截,我还曾经在万圣书园藏身。

从甘琦那里,我了解到甘琦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一直在想尽各种办法来帮助张晓辉,这包括请张晓辉担任万圣书园的技术总监。我为张晓辉能够有象甘琦这样的北大同窗感到由衷的高兴,也为我自己有象张晓辉这样的义士而自豪。但是,在甘琦这样的侠女面前,我感到无地自容。我对张晓辉所做的一切,最多就是奔走呼号,都是口炮。而甘琦所做的则是在几十年时间里的无微不至的关心和帮助,是物质上的帮助,是精神上的支持。这是我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每每看到张晓辉的名字,就会让我想到李裁安,更让我想到甘琦,他们的名字都会让人想到北大烈女林昭。他们都是北大的骄傲。真希望有朝一日能在北大为他们建一座丰碑,刻上他们的雕像,让他们永远都活在后人的心中。

刘刚
2019年1月23日

近日,我的朋友接二连三地离开人世,我也是连篇累牍地发祭文。见下面的连接:

载我出征助我起飞的航母 —— 忆陈子明
借画献佛祭子明
陈子明矢口否认“在刑時曾申請加入中共黨”考
陈子明在庭审中的一段供词
纪念陈子明:为陈子明狱中申请入党辩
纪念方励之教授
回顾许良英先生七八事:充满父爱主义专制的民主理论家
纪念曹思源:饮酒思源,击鼓祭曹
回头看这些祭文,还真感觉这是给自己写祭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