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日星期六

文字版:2018年11月29日郭文贵先生直播,渤海金控,郭战装和法制基金

来源:战友之声,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文字版:2018年11月29日郭直播,渤海金控,郭战装和法制

战友之声听写组
19-24 Riki

大家看到了啊,白的是立领的,我告诉你们,舒服,蓝的、黑的和白的都太舒服了,这个白的穿上去太提神了!太提神了!今天没有全到货,咱们每个区回头要报一下数啊,真得报一下数啊,给你们发多少。我不能说的,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啊,怎么说……某个国家里面的,他直接就说“我要一万件,我要付你钱”,我说“对不起,这不卖,卖我就不是郭文贵了”,但是我要尽可能争取,让我们战友和家人获(得)到,我们针对的好战友,长期的战友是对家发的,是套装,先生、太太、姐姐、妹妹、兄弟、孩子都可以要,这是给战友们的,我保证你们穿上一生中都不会后悔啊,这是很重要的。

“小韩,穿一下,小韩,在发布会上好像也露脸了”(读战友留言)。小韩一米九,个高,孩子特别好,但是他不在这,他刚刚去接从来的某个军事组织的一个团,7个人,5点跟我开始开会,六点半吃晚饭,哇塞全是军人,然后见我的时候,首次在美国穿军装跟我见面.“国内不敢收啊”,国内有些战友我们已经联络好了,用我们的办法会给他们的,然后有些国内战友到国外的也可以给,但是有些战友们千万不要给我发私信说你要衣服,怎么拿取,我不可能回复,你也别浪费时间,所有该给,我们会在我们对这些战友了解情况下送给你们的,如果你要是说你觉得:我没有渠道得到,

我是支持文贵爆料的老战友,你可以私信发给我,直接说我是谁谁谁,我为什么要郭战装,你发给我,你在发之前前面加一个五星,一个五星就是老战友,两个五星是老老战友,三个五星是老老老老战友,我就会打开看,因为每天几十万个战友发来信息,我不可能都看,除了你在国外,你有办法能得到之外,你最好别发,我不可能直接给你,因为我不想影响你的安全。但是我们有联络的战友,有联络的组织,我们已经有办法送给他们郭战装了,好不好?如果你不在那个组织之内,你自己要申请,又没有的渠道的,你必须是老战友,否则是不能给的。

我们这个是十万套,马上又一个十万套啊,又一个十万套,很快就会发完啊,我相信这很快就会发完。然后这个发完之后我们考虑可能其他管道会再发。这个白的,太舒服了,这个是立领,看看这,然后后面,哇。大家看到了,这是男装,绝对漂亮!绝对舒服!咱们的款要的就是这个,都是短装,不是长装穿这个你可以里面套一个背心,你也可以不穿这是女装的,刚才凯琳的到的是大的,不是她的Size。哈哈大家看到了,这个女装,太好了、太好了,大家看看啊, 所以说,这是白的,男装也有白的,女装也有白的。男装有黑的、蓝的、白的,所以大家申请的时候,老战友你可以要一黑一白,(再)要一蓝都行,中战友你要一黑一白两个,部分战友要一件,老老战友给孩子可以申请啊,给家人可以申请,大概这情况,好。

24-29 Winner
(对工作人员)Thank
you very much,two models,I pay
you $1 dollars.  (O(∩_∩)O哈哈~呵呵呵…) 这个我们的… 我们的自己的内部模特啊,帅哥美女已经表演完了,我告诉大家的事情就是:咱们今天郭战装到了,从现在起啊,请大家发信息,我们现在啊,主要代表所有的战装的衣服,请大家去联系两个人,两个人,她会给大家整理好。第一个还是我们的Sara,请大家跟Sara联系啊,找Sara。第二个,木兰,澳大利亚的木兰,找木兰,跟木兰联系啊,发给木兰。现在是木兰和Sara两个人是统计的,请各区的人啊,这个我建议大家啊,这个Sara和木兰给发个公开信息,就是哪些国家的可以去找木兰去申请,哪些国家的可以找Sara
去申请,Sara和木兰拜托你俩,你俩个发下推去,你们分下工,

然后呢接受申请的这国家和人,大家我们有一个群,我们那个群里面大家提出个意见来,哪个国家由谁来,哪个…比方说英国肯定是小札,这是肯定的啊,那英国就是小札来了,那我们就把衣服寄给小札去。那么,这个法国是谁,德国是谁,啊德国估计就是默默了吧,没有别人了吧,然后大丁先生应该就是荷兰是吧,然后其他我就不能说国家了,说半天说漏了,加拿大我们卡丽熙,肯定是卡丽熙啊,然后美西的我们是谁,美东的肯定是庄烈宏先生了啊,然后呢这些都可以直接给他,但是都通过Sara和这个木兰来整理一下,然后Sara和木兰在我们的群里面现在大家赶快开会,哪个区的由谁代表,哪个区的我们统计一下,然后发给我,郭战装的事情咱就说到这了。

关于其他的事情现在太多了啊,我也蒙了。刚才大家看到了,Rule
of the law 基金受到了举世关注,欧洲马上要来的这个组织的军方代表团,全面的看了我们的这个整个1120的发布会,他们要和我们进行战略性的合作。我们本来已经昨天晚上由我们的战友和我们起草了基金会的这个要责,中文的,我就发给他们看了,我说我现在只有中文的没有英文,他们马上翻译出来,他们说要去修改,为什么要去修改,第一个,我说我从来不会加入组织,我也不会加入任何政党,我只是第一这1亿的这个这个出资者和强大的一个顾问啊,永远的支持者,我不参与运行啊,但是,人家要求你Miles Guo你要在里面有决策,你不能只是顾问,当然了我们在谈,是主席。

然后现在大概有大家都熟悉的世界上最牛的、最牛的演员、导演、金融家来自各国的要参与这个基金,所以我真的有点蒙了,从早上到现在我有点蒙了,这个太多的人要参与。这个Rule
of the law这个名字太好了,我们该申请的文件,有些已经申请了,网站也申请完了,然后呢,某些国家的政府积极跟我们联系,全面参与,全面参与。说Rule
of the law这个太好了这个想法,啊,所以说我们对这个整个这个法制基金的事情接下来正在准备一系列的问题,一系列的问题。然后呢,我们马上搬新办公室,就是Rule
of the law 要搬到一个新的办公室,一个独立的楼,独立的楼,在全面的装修中,然后呢本来快装完了,又把一层楼全部打掉,因为要装一个24小时的给法制基金的这个直播室。

昨天晚上,本来我从华盛顿回来以后,有某个国家的总统的助理,另外一个国家总统的秘书说要跟我见面的,我说我真不行了,昨天晚上有重要的基金会议视频会,所以说就改到了今天稍晚一点,所以我跟欧洲来的代表团开完会,跟那个两个代表总统的代表就是要说如何在他们的国家开始,第一个开始这个法制基金对中国所有被政治陷害、法制陷害、公检法陷害、所谓的反腐运动包括城管侮辱和打的破了产的那些小商\小户、私人企业家、记者、媒体、文人、律师还有……

2934拿得起

还有,包括山里像杨改兰这样的村民,被剥夺了权利的穷人。我们怎么给他政治庇护、经济保护、法律支持,啊!那些被共产党的大外宣、内宣、流氓媒体……像那个什么《环球时报》这些,造谣、诬陷的黑了名声的人,我们如何提供媒体上的、真相上的帮助,
所有人都在工作中。所以,亲爱的战友们!关注重点。别忘了「王健之死」,一定要盯住!大卫小哥的节目太牛了!啊!再一个,不要在网上浪费一秒钟给那些欺民贼们,不值得去评价,不值得、他也不配!

第三个,盗国贼不会闲着的,会还用他们一贯的招来进行海外造谣、抹黑、分离,潜伏、分化、国内威胁。不要在乎,啊!这都是我们的武器,他们的恐惧、他们的疯狂,就是我们的实力,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那也是他们犯罪的证据。所以,亲爱的战友们,不要浪费时间。关注点就像这件事一样,说到就要做到,就要发声。你想想,郭宝胜这样的畜生,敢在这质疑别人的诚信。你是天天搞募捐、天天搞骗钱,啊!你拿着两个不成熟的小女儿跑到外面去,你在那块炫耀去,为了争得别人的关注。

你有什么资格跟别人谈诚信呐?像那什么……这个“便”呐!屎诺呀、韦屎呀!博讯呐、袁建斌呐、陈军呐,什么吴征、杨澜呀这些烂人,不值得让文贵用法律对付他们。啊!你们不必要太浪费时间,还有刚刚出来的叫什么……这个要代表上帝的,那个是代表牧师的。你放心,啊!这些人,他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大家去鉴定就完了么,对不对?不要浪费时间,啊!我们在华盛顿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我告诉战友,我真的可以说,你无法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你们都会找到线索。

看看这两天在华盛顿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美国华盛顿都在讨论我们的「11-20」。全世界,欧洲,全世界,日本,大家看到了,关注就知道了,都在关注「11-20」。对我们那个照片出来,啪、啪、啪……丢失的人,这是班农先生的创意啊!班农先生的创意,太厉害了!然后,海航那个经济成长,刷、刷……然后,砰、砰……王岐山。然后那个视频Duang一点出来了,啪!美国人傻眼了,怎么能得到这些视频?然后,砰…7月3号的视频。哇!怎么回事?最后一分钟,法国小伙子出来了,哇!这美国人…简直不可思议!这法国人出来了,调查员…啪!出来了。

结果,说这么快的到,10点46还在那呢,啊!11点钟就说人快掉下来了,死了。三个人少了一个,那人去哪了?然后,裴楠楠、孙景浩、王宁、田丁,怎么回事?然后,海航的钱怎么回事儿?看到德意志银行了吗?我告诉你,德意志银行最重要的行动就是查海航的,就是查你海航的。啊!就是把你文件拿走。接下来,中东将有重大的变化,中东的变化对盗国贼们将是噩梦般的打击。然后,欧洲一系列的决策。然后,我们的英国女首相厉害了,
May(特丽莎 梅)啊,May啊! 要有一系列的行动。May
现在厉害啦!这个听说这些行动,我非常地佩服,非常的震惊!欧洲将有一系列的震惊。

北约组织,NATO,要有行动啦!现在非洲、南美洲都要有行动。大家可以看到,从过去的几年,啊!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所有(人)关注的国家。现在,共产党成为了全世界恐惧的对象。现在是(以下河南话口音)我们的王岐山成了最大的名人,海航——最大的名人,接客马——名人!然后那个照片,每个人都在华盛顿说,哇!太厉害啦!砰、砰、砰!想想那些人,几乎占据了过去几年中国的GDP多少比例,那些占到政治权力多少比例。然后11-20,大家……连华盛顿都说不相信你能搞成。因为没人有能承受这种压力,

34-最后 竺子

刚刚拿走你10亿美元,又拿走你130亿美元,140亿美元,你怎么可能呢?我们还是做到了。亲爱的战友们,千万不要花一秒钟在那些欺民贼,他垃圾、狗屁都不是。看看我们的现在受关注的程度,看看我们的1120受关注的程度,大家一定要记住,没有战友,我们狗屁都不是。我们的战友都是历史上伟大的人物,创造历史的人物。不要看眼前那一点,不要看眼前那一点儿。好吧,战友们,

为大家祈祷,祈福。

让上天给我们力量智慧,尽快铲除CCP。

谢谢啦,亲爱的战友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与战友互动)
文贵被拿走的几百亿美元,战友们啊,几百亿美元,我们走这条路的时候就准备好了。亲爱的战友们,我在美国演讲的时候,在某个,某个部啊,某个部演讲的时候,我说,有人说我是习近平的一条狗,有人说我是双面间谍,有人说我是个骗子,还有人说我是个强奸犯,还有人说我是来卧底来铲除民运来了。我说我告诉你们,任何一个理由不会让我把我的父母,全部家人,生命赌上。没有任何一个理由可以让郭文贵,也没有任何一笔钱可以让郭文贵把我的员工自由安全全赌上。没有任何人在中国和世界历史上拿140亿美元和另外280亿美元来赌干掉共产党,挑战王岐山和海航,没有可能的。另外没有一个骗子能在过去的18个月……

(木兰传奇2020,随便小哥,随便小哥你太好了啊,随便小哥太好了啊,战友战友郭啊,健心啊太好了,这都是……现在飞翔的子弹啊,刚才我点的这些你都可以申请家人的战装啊)

没有任何一人能在过去18个月里面预言范冰冰、安邦吴晓辉、王健林、海航HNA这么多人和事发生,都准确了,不可能。所以我说请大家还不要相信我,不要。叫接近啊,抄了里根总统的这句话,Believe,
but verify,Don’t believe me, but verify.

(monomo, 卡住了,还有卡住了,刚才我点那Sara啊,这都要给战装的啊,这都要给战装的啊,木兰啊。随便小哥,随便小哥,哎呀,随便小哥我知道你是个女的,你别忽悠我,我知道你是个女孩儿。没问题,我叫你随便小哥啊。大家私下聊,你就叫我随便郭叔,你叫随便小妹吧啊。)

千年一贵,千年一贵,那是瞎扯,我啥都不是。这是为什么这几天在华盛顿都劝我,包括班农先生都劝我,说文贵,你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你要做什么什么。我说对不起,我绝对不做。第一个,这个Rule
of the law 基金,人家是接受捐赠的,它是接受捐赠的。而且是大机构捐赠。据我所知,美国好几个大基金就现在要捐赠了啊。有一个大家最知道的大牛的基金要捐赠巨钱。我说过,我不接受捐赠,这个不能碰。第二个,我不参与组织,我不能碰。第三,我说我更不能碰的,我郭文贵没有精力,没有时间,去做任何Title去,我不会干的。我只是出资者,我不想参与。但是我们对整个Rule of the law 基金的对我们中国人的保护、法律、要求中国依国这个在全美华盛顿,和马上在欧洲掀起了巨大的浪潮,认为我们这个太聪明了,叫这个名。还有一个就是让中国有法律,太现实了,太现实了。

(郭叔的鞋子每次看到······.是,你看到好象同一样的鞋子啊,但是呢,我有很多双,都有很多双。看上去好像,其实不是啊,都是特做的。)亲爱的战友们,这个郭战装你们会喜欢啊,未来这个鞋子我给大家发展发展啊。分享就是我最大的快乐。什么叫佛学,什么叫宗教,你看看海外的所谓的这些欺民贼们,就是募捐,不要脸说来说去给钱。代表上帝,给我钱,永远伸着个手,要饭的手。你能不能把手伸开给别人,给别人。不要老这样。只要你是这样的,你压根就是一骗子,流氓。再一个,你有本事骗骗外国人你又骗不了,专骗同胞,真的是!我在华盛顿,好几个朋友跟我说,郭先生,求求你了,珍惜生命,远离海外民主民运人士

那天我吃饭,叫第二个白宫的海鲜餐厅吃晚饭,碰到一个中国战友开窗子握手我就握了,结果一握不要紧,我俩保镖辞职了。说郭先生,我当不了你的保镖,你开窗子那里边有毒咋办啊。我说我不可能不握手。结果王雁平也跟我喊,嗷嗷地叫,这个…这个…俩保镖辞职了。哎呀。我今天我还来不及处理呢,我给人家道歉,别走别走。我就这么一人,我就这么一人。任何名、任何权利、任何钱,别跟我玩儿这个,我已经看透了。

所以说在华盛顿的时候某个最牛的,美国这最牛的一个人问我,说你怎么看待王岐山。说“我跟王岐山见过几次,这家伙极其聪明”。我说“您说错了,王岐山绝对是个鬼才,不是天才”。我说从他玩儿过那么多女人,没有一个女人背叛他。为什么?他敢给。他所有司机,跟他什么田国立、田慧宇、陈峰、秘书周亮都跟着他,为什么?我说他敢给、敢黑、敢威胁你,把你全家的利益命运都绑在一起,没有一个背叛他,我说牛不牛?牛。我说王岐山太了解你们西方了,牛不牛?牛。我说王岐山用中国几十年的金融系统,上万亿地贿赂所有的大佬们,牛不牛。

你看看朱云来、朱云来的姐姐、江绵恒、江绵康、江志诚,随便数。那胡锦涛家的儿子女,胡海涛、胡海清,那王岐山恨不得把自己命都给进去,人家胡锦涛家远离你王岐山,绝对不沾你。我说但是,也没反他吧。我说牛不牛,牛。但是反过来我说他不是天才,他还图名,还图钱,你要那么多几万亿干嘛啊,你还去搞杀人,你这不就完了,这就是low了。就是你到宗教信仰上你就low了。什么交易啊、杀人啊、名声啊、权利啊,你还在那个层次里运转,你就是俗的不可耐的人物。我说郭文贵远离了这个,跟他不是一个层次。所以说我说他不是高人。大家给我鼓掌,鼓掌,鼓掌。

战友们,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到了新的一个层次,会新的一个层次。我再说一遍,希望大家别把海外的民运都一棍子都打死。海外民运有很多好人,很多人付出了几十年的代价。我们一定别搞共产党那套,一棍子打死,搞绝对化,绝不可以。我们要爱我们那些真正付出的很多真正民主民运份子。像我们这个万老——万润南,一辈子付出,他要啥了,啥也没要。你为啥不尊重他?凭啥不尊重他?韩连潮先生,从美国国会工作到现在,百分之百的全力以赴,为了中国民主民运,这样的人怎么不爱、不尊重他呢?当然要尊重他。是不是?我们有很多老民主,不要一竿子打,不要受共产党的挑拨和利用,不搞共产党那一套啊。

亲爱的战友们,我看到你们很多留言啊,我就不在这儿一一地说了。(宣传部长,推特党,宣传部长必须得给啊,郭战装啊。)行了,咱就这样吧。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亲爱的战友们!

校对:Ro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