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7日星期二

装修工爆料:郭文贵的防弹安全屋是个豆腐渣工程

文章转自网络,内容不知是否真实,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郭文贵

先说一下我的个人经历。我是福建福清人,2014年高中毕业后办了古巴旅游签证,取道墨西哥入境美国,跟一个建筑承包商打工,主要做室内装修。

我们前不久给一个很有钱的华人富豪的房子做了update,那个客户神神秘秘的,我还以为他是黑帮老大,后来老板告诉我,这人是郭文贵。

我本来不知道郭文贵是谁,后来在网上一查,他是个特别有钱的人,但也得罪了不少人,还和国内的贪官一起赚了不少钱,天天骂政府。我一开始吓了一跳,我就是一打工挣钱的,别牵连上我啊。后来一想,我只是打工挣钱,也牵连不上我什么,更何况这个活儿答应给的报酬着实不少。

他中央公园旁边的公寓整修基本有三个比较大的工程:防弹玻璃、隔音墙和一个紧急避难安全屋。提的要求特别多,特别细,简直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但看在钱的份上,我也认了。

我的老板是个德国佬,做事轴,一开始报的预算大概是120万美金:防弹玻璃打算用加州萨克拉门托AAA定做的,德国原装的隔音材料,28毫米双层钢板内加多层泡沫结构材料的安全屋墙体,银行金库同等级别的大门。

和我们对接的人说郭文贵觉得不错,设计的效果也很满意。签合同那天,郭文贵提出请我们老板吃晚餐。因为我是中国人,英语也还行,德国佬叫上了我。郭文贵是坐一辆奔驰来的,德国佬后来告诉我这辆车是S600改装的,根本不是原厂出的防弹装甲车。老板说他有亲戚在德国,专门在奔驰负责防弹车项目,从轮胎的花纹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原厂出品,这种改装车,普通的来复枪就能把轮胎射爆,稍微专业点的狙击步枪就能穿透玻璃和钢板。

那天吃饭郭文贵执意要喝茅台,跟德国佬说这是中国最顶级的酒,说他每天一起床就喝茅台。德国佬没喝到6两就醉了,郭文贵让我回去,说他来照顾老板,我没办法只好走了。

第四天德国佬叫我去,我从未见过他如此大发雷霆咬牙切齿,问我中国人是不是都是混蛋。原来郭文贵把他放到了酒店客房里,还叫了三个亚洲妓女,把一切都给录了下来,派手下威胁他说如果不给个合适的装修价格,就把录像公开。

德国佬是个天主教徒,在他们教区是个有身份的人,因为害怕所以和郭文贵签订了一个总价不到40万的装修合同。老板告诉我,那个合同一看就是专业起草的,郭文贵早就计划好了阴谋让他往里钻。

德国佬虽然做事轴但也不傻,120万有120万的装修方法,40万有40万的方法,简单的说就是偷工减料。

防弹玻璃是从越南人那儿弄来的,在防爆膜上贴了一个AAA的logo,安装的时候工人不小心在地上磕了一下,边缘立刻掉了一块贝壳形的碎渣,工人问我怎么办,我说反正玻璃要封边,胶套一封什么都看不见了。这种玻璃虽然能防弹,但我估计顶多能防住50米开外的点38口径手枪。

隔音材料是我从国内温州联系的供货商,我说要开KTV找他们定做了一批墙面贴料,装在墙上和效果图一模一样,但也就是个KTV吸音的水平,基本上不能防业余级的窃听设备。

安全屋倒是没怎么偷工减料,门用的是最高级别的金库防撞门,锁也是电子物理一体的,最专业的人员在2个小时内也不可能打开。但最大头的墙体材料却都是生铁皮套塑料泡沫做的,在工厂出产之后直接在郭文贵的豪宅拼装,并不是钢板夹新型复合材料,和石膏板没有太大区别,隔音材料往上一贴什么都看不出来。这种墙别说是C4炸药了,如果不怕骨折,稍微壮实点的人都能直接破墙而入。

德国佬对我说,郭文贵敢给他下套,他就给郭文贵一个劣质工程,郭文贵的仇人那么多,听说有阿拉伯人在追杀他。稍微专业点的杀手在对面大楼的窗户后面,一枪就能把郭文贵打得脑浆崩裂。监听他跟听短波广播一样简单,如果强攻进去,他藏身的安全屋连一秒钟时间都撑不过。德国佬说,郭文贵的欣赏水平太低,房间里的所有陈设都和装修风格不搭配,选的艺术品也糟糕透顶,这种人死有余辜。

我之所以把这些说出来,当然是有原因的,可这原因我不想说!我想我的老板会看到我这篇东西,想跟你说一句,“我也是男人,是男人就有男人的底线和尊严!”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他老板。郭文贵不是好东西,德国佬更不是好东西。恶人自有恶人磨!

来源:多维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