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8日星期三

文字版: 2018年11月27日文贵在华盛顿报平安直播视频!

来源:战友之声,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文字版: 2018年11月27日文贵在华盛顿报平安直播视频!

战友之声听写组
0-5 Bruce(文远)

敬的战友们好啊!这是11月27号,David Boies 什么时候合作的,2015年David Boies代表我,帮我打官司是我告UBS,就是这个Josh Schiller 在2015年出庭的时候竟然忘了带合同了,法官当场让这个家伙滚回去,去拿合同去,结果我输了那个案子,多少钱知道吗?13亿美元,13亿美元就是这个Josh Schiller 让我输掉的。后来我们回来在和David Boies合作的时候,我说绝对不能再让他代表我们,你必须出面。结果David
Boies以各种理由就是拖啊,这就是我们失望的地方,太贪婪了。

结果Josh Schiller 接这个案子,跟我开会,我跟他一共开了两到三次会,竟然不知道王岐山是谁,不知道财新的胡舒立是谁,不知道马蕊,根本搞不清楚,然后哈气连天,醉哈哈的,然后喝醉酒了威胁我们中间人,“你想要什么?你想要什么?”,喝醉酒!这人我能用吗?按照中国人的习惯,老实的认了吧!强奸你一万回你都说爱人家,你敢跟他干回去吗?我立马给他灭了,立马停止合同,马上停止。还说我差他200万,我说咱们上法院,最后咱们去仲裁吧,这就是仲裁。

我希望欺民贼你好好看看,你有这种吗?你有这个种吗?你有这个胆吗?你敢在 我现在给David Boies付了几百万美元的律师费,几百万我已经付过的,几百万美元你们付过吗?你敢挑战吗?你有这种吗?你们这帮不要脸的软骨头啊,你们真是这个中华民族的悲哀啊!中华民族的可怜啊!你们加在一起敢做这亿分之一的事吗?啊?你敢吗?你付得起这个钱吗?现在跟郭文贵合作的律师事务所有多少,看一看有多少?看看有多少律师事务所跟我合作,看看我去年一年、前年付了多少钱?郭文贵在律师这没有多,1.5亿美元存着,就是打官司用的。

亲爱的战友们,一定不要被这些流氓们,共产党这些下作手段给转移了视线,就是让你不去关注1120,怎么死的,就不让你关注1120我们所说的我们Rule of law基金,就不让你关心我们说的、王健、王岐山,然后就让出来转移我们的视线,然后找了一帮人还让我们见上帝去,这不是神经病吗这不是吗?你凭啥?你有啥资格?

你批评我的时候你先做的比我好,现在整个海外批评郭文贵的,99%的林毅夫、1000%的陈峰、加上你这些烂伪类们,你加一堆儿的这些钱够罚我的140亿美元的那个零头吗?你连个屁都不是。拜托了长点脸吧!别丢中国人了!长点脸吧啊!

哇噻、哇噻这么多人啊!这都是战友吗?硅谷很多人都认可我呀?太好了,谢谢!那咱去硅谷,请战友们咱们吃顿饭去吧。哇、哇、这么多战友哇,所以说啊,昨天、昨天到今天,啊很多人说共产党这个用福布斯黑你呢,我说你们都知道了很厉害啊。

这个我刚刚的,刚刚的啊,我特别的感动,亲爱的战友们,你们看看现在美国有多少人关注我们,我们当天1120, 150万美国人在线,150万美国人在线,我这两天到了华盛顿,所有认识我的说的是“班农先生真的是免费给你工作吗?”不相信,哈哈不相信?不相信班农免费工作,第二个,“这RULE OF LOW 我们可不可以捐钱啊?”

20–25 S(文熙)

我们要捐钱,很多人要捐钱!我说,对不起呵,我告诉你们,Rule of the law的foundation不是我的,我是顾问,呵,主席是班农,和其他人,这不是我管的。他将要申请美国的(C4
CE3)的执照,跟我没关系,呵。战友们记住,Rule of the law的基金,郭文贵是资金支持者——拿一亿美元,如果不够,我还会拿,但我不是基金的运作者,请大家知道:这是它完全跟我是独立的。我说我没资格说,呵。

这个,我告诉美国人:班农先生告诉我他是免费的。如果说,如果说,他要是收费用,我就立马就离开,我马上公布——这是肯定的呵,这是肯定的。我不会欺骗我的战友的!

华人自由灯塔,你有多少,你有多少?华人自由灯塔——华人自由灯塔不是曹长青先生的吗?
台湾完啦,怎么样?绿党、国民党你都赢不了!谁赢啦?共产党赢啦!蓝金黄厉害吧?再选还是共产党赢!啊哈,国民党、民进党都输了!什么国民党赢?国民党输得更惨!比民进党还惨!因为国民党的赢,要百分之百受共产党的控制,你输得更惨!

接下来呵,我们起诉的好几个律师,都会见报,都会见报呵——他们会大肆做文章呵。查查历史,敢起诉美国律师的有几个人?我给你们举例,有个曾经的律师跟我吃饭,喝酒喝了我好几万美元,结果账单来啦,一顿晚餐要charge我八千美金!我当然从来不管帐单了,我这个财务不愿意了:你为啥要charge八千美金呀?说吃饭都算时间。

你喝了我几万美金的酒,你还charge我八千美金晚餐——你这不是神经病嘛!有的律师来啦,竟然给我写,他是charge我十二万美元,多写了一个零!多少钱?一百二十万美元——这不是神经病嘛!结果一查:诶呀,我们错了错了,我们多写了一个零……所以说,我能吃这哑巴亏吗?那不是郭文贵!我能吃这哑巴亏吗?这可能吗?这不可能的事儿!所以我们起诉好几个律师。呵,也可能有律师起诉我们。郭文贵,在任何人面前,都不会接受被欺骗,被欺负,不可能!他们以为啥呢?郭文贵,流亡犯——能骗骗,能坑坑。不可能,那不可能!

(查看观众留言)“郭先生,心疼你。”诶呀,谢谢谢谢!我现在最亲的人就是战友呵!战友,每个战友!这是为什么美国人都问我,为什么那天请了那么多战友去——我说,因为我生命中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战友!呵呵。我说,新闻发布会上看出来我对战友多重视,我们最挣扎的也是战友的到来,但是我说:我必须让战友占到超过百分之五十!但是那天,大家看我这个钓鱼可以吧,

第一,我们本来是说,我第一个订的合同就是皮尔酒店,但从这签完合同我就去了林肯中心,到了林肯中心,我就把它给推出去了,结果好嘛,陈国军把我给cancel掉啦。不让我在林肯中心的(没听清24:10),今天所有的美国朋友都跟我说:你太聪明了!你太聪明!我说我太了解共产党的作为啦!所以陈国军暴露啦,现在美国人要查他:怎么回事?林肯中心这个怎么回事?  第二个,我在这个发布会之前我说“三十几个媒体“,二十几个媒体不让来啦,但是我让来的媒体我并没说。

你看看,大媒体全来了吧?没想到吧?  第三个,我早就想到了,你会找这个烂屎,屎诺,还什么叶宁,还大律师、骗子、大流氓,还什么申请法院令!我早就等好了,我有一堆招等你,你申请成了吗?你成了吗?你没成吧!惟一的没达到的就是,后来我知道,我买了三大盆花,安保团队不允许放进来,把Karry给放外面了,三大盆花。说安保的原因,绝对不允许搬进去。

25 – 30 黄家驹

我们也付了钱了,三盆花大家也没看见,三大盆啊,三大盆。你们可以问皮埃尔酒店。所以啊,我们要跟CCP战斗,头两天我说,你记住,马上戴维 伯伊斯律师事务所的事情,就会暴露出来。他要说什么,郭文贵没钱了。我真没钱了。战友们
,没钱了!

我有没有钱, 跟我有关系吗? 我有没有钱, 跟我能不能爆料有关系吗 ?我有没有钱,
跟我说的是真和假有关系吗? 我有没有钱, 跟贯君和刘承杰的爹是谁有关系吗? 我有没有钱,跟王健怎么死有关系吗? 我有没有钱, 跟王健是毒针死, 还是现在埋在了西雅图,
还是真没死。 有关系吗? 我有没有钱, 跟你海航转移钱, 有关系吗? 我有没有钱, 跟你王岐山盗国有关系吗? 我有没有钱, 跟你新疆100万人被关起来有关系吗? 我有没有钱, 现在中国那么多人被抓起来, 被消失, 有关系吗?

平安集团的原来那个那个董事, 叫段伟红。 她是我美国朋友的朋友。 她在美国432买了一套房子,
就在对面。 这位段伟红曾经说是温家宝的代言人。 但是, 她的儿子在英国读书, 老公在外面。 消失了! 一年多找不着了! 今天晚上她美国朋友跟我说,
miles 我很不高兴! 我说为啥不高兴?他说那天的那么多丢失名单里面, 竟然没有我的段伟红! 叫Wendy
Duan。 我说真的很抱歉 ,因为有太多上百万中国人, 不能都上上去。 这位美国朋友很严肃。 我说我很感动。

你作为美国人还讲感情, 保护你的Wendy Duan。 我说我没讲,不等于不关心。 我说我今天下午跟某些人开会的时候 ,我告诉他你要关心中国消失的人,
其中就有 Wendy Duan。他们当场就记下来了。 我说她在432有房子, 老公在伦敦, 儿子在英国。 现在, 嗯, 这妻子消失了! 孩子的妈妈消失了! 没有消息! 哪是一万! 哪是一千呢! 百万也不止啊!

啊 ,然后呢 ,很多人问我说, 马云是共产党员你知道吗。 我说我拜托了, 马云在2015年, 就有跟他谈话的, 给他国家副主席, 或政协副主席。 做党和国家领导人了。 我说你们现在还在谈他共产党员。
你不太可怜了吗 !美国人真的不了解中国。 所以我今天, 所以开会告诉他, 我说, 朋友们 ,第一, 我是被他们形容的强奸犯, 诈骗犯。 还没有钱了。 福布斯今天还报道说,
我付不起律师费了。

我说可能接下来, 我连你们的水钱我都付不起了。 我说, 所以说你们不要相信我,
但是你们要去核实。 因为我说, 共产党, 比你想象的要邪恶的多得多! 但是共产党要比你想象的, 要脆弱的多得多! 它就是一骗子! 一点就着 ,纸老虎! 我就这么开始的,
你要了解共产党的邪恶, 你就要从它过去这几年发生的丢失 和被杀, 被抓的人口身上找出答案。 掌声啊 !掌声啊! 掌声啊!

我说你要查, 马云共产党算啥呀! 共产党早就说了, 马云你来当国家副主席, 或者政协副主席
。你看马云马上有官职 。这都一系列的。 啥叫打土豪分田地, 荣毅仁怎么来的呀? 我都讲了半天林彪, 荣毅仁发生的故事。 但是我说, 你们要记住, 要看到好处。
他们的疯狂就是促进他们的死亡。 我们要感谢他们有这么愚蠢的决定。 就像那福布斯, 你登出来我特别高兴, 要是你不登出来, 我要是先把它放出来, 好像我失信David Boies 。仲裁这事情是不能公布的, 要保护隐私 。你公布了, 对不起了, 你看我的 。这两天你等我把这所有的, 跟arbitration的文件公布出去, 看看你福布斯说的是真。还是我说的是真。 非常好啊。 所以说 他们的愚蠢, 他们的傲慢, 就是我们的武器, 就是他们犯罪的证据。
把战场拉到国际上, 这就是我们现在最高的战略。

还有, 亲爱的战友们, 千万千万别再花在时间上去, 跟这个斗, 跟那个斗, 别扯那些事。

30 – 35 康平

所有的亲爱的战友们,花精力关注王健之死,海航正在想着盗国呢,合法盗国。关注海航。再一个,关注王岐山最近的政治动向;再一个,关注中国现在新疆100多万被关在集中营的人。关注这些上百万,包括段伟红,平安原董事,已经消失一年多了,没有答案,家人不知道。关注这些被丢失的人,不管他原来是干啥的,只要是不依法对待,只要被丢失,只要被拍照死,只要被心脏病死,只要被“躲猫猫”死,都是不应该的。

有罪,依法去查处,有罪,依法审处。不能搞一言堂,搞黑箱操作。不能搞以警反贪,不能搞以贪反贪。你不能把段伟红的家人的钱都拿走,房子都拿走,然后说你反腐,你放狗屁呢。

哦,天那,天那!

美国人,还有昨天的欧洲来的某个军事组织的人,人家列好问题,

“郭先生,我问你:一、二、三…”,让我很感动。人家关心的,都是现在这些欺民贼从不关心的。就是中国现在正在走向一个斯大林式的独裁时代。正在关心的是,中国的军事扩张。正在关心的是,很多中国人的丢失。是被抓。资产以各种理由被拿走。像段伟红这样被消失,家人现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有一个,所有的美国和欧洲朋友这几天问我,你怎么用最简单的语言描述这几年发生的事情。我说给你们举个例子,我真是讲了太多遍,讲得都累了。

我说咱们现在这一屋子人,这60到100个人,现在把门锁上。把窗帘放下来。就像什么,就像中国一样。媒体控制、网络控制、媒体控制,外面的人不能看里面,外面的人也进不来。这叫什么,这叫sub
area control,还有边境控制。叫从严、从紧控制中国出入境。然后把这房间干什么,把这房间的灯放暗了。他想干什么?

为什么接下来要干的事,怕外面人看见?怕里面人向外说?因为他要干坏事了。他要不干坏事,他为什么怕人家知道?他要不干坏事,为什么怕里面人跑出去说?因为他要杀人,他要灭口。他要抢你的钱,他要强奸女人。他要杀掉过去是魔鬼的人,因为知道他的证据。

大家鼓掌。他们说,孟宏伟怎么回事?这个问题问得好。孟宏伟就告诉你,真在这屋里一不小心你跑出去了,我能把你抓回来,所以楼下有一个人站着呢。在楼下,屋子之外,叫国际组织。所以我说你看看,从过去十八大到现在。从、王岐山控制的中国,中国就这俩人,习近平、王岐山。还有加上几年前的孟建柱。这仨人,控制着整个中国。

打手——傅政华、孙立军。现在,郭声琨算一半吧。就这帮人。干嘛?你只要跑出去,我能把你抓回来。这就是为什么,不惜代价,要控制国际刑警;为什么不惜代价,要控制海外媒体。我的事情不能被见证人去说,这就是为什么蓝金黄。连BBC,连美国CNN这样的大媒体,没有一家敢说实话的。这是为什么福布斯被买,为什么布隆伯格,王岐山的朋友啊。

刚刚布隆伯格说了:“王岐山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这就来了,马上你们会看到啊,布隆伯格马上就报道这个,所谓的David
Boies的事,马上报道。王岐山你不干这事!你就不是我认识的王岐山。我太了解你王岐山。你蹶啥屁股,拉啥屎;你不蹶屁股,我都知道你拉什么屎!大家看着,百分之百布隆伯格得报道。负面报道,福布斯,报道。

一模一样,就像当年的路透社,那个中国记者,报道马蕊强奸案一样。马蕊强奸案到现在怎么不告啊,来啊!马蕊来美国,快来,求求你来,马蕊。快来吧!从郭文贵的纽约强奸,变成了巴拿马强奸。巴拿马这家伙,他都记的。

35:00 – end Rolls Tsai(文山)

我都不记得了啊,还去了英国强奸,你去英国告啊!这就是王岐山的招数,见过新加坡、见过布隆伯格,回去,找美国的人,鲍尔森,找朋友把海航接手,把海航买了,让布隆伯格、福布斯黑郭文贵。

所以你记住,王岐山你那点儿智商你骗中国人行,不是因为你太智慧,是因为你手里有权力,咱俩要平等之下比智商,王岐山你是我痔疮上的智商!你是我痔疮上的智商,王岐山!你记住!为啥你老让我猜对你啊?你要杀王健我一年前就猜对了,你要搞渤海金控、金蝉脱壳我一年前就猜对了,你在美国的并购,打着国家打造所谓的情报平台、“一带一路”战略平台、国家的安全平台的幌子,情报平台的幌子,你实际是盗国之余(实),你别让我查出来你陈……陈……那个,

那个哦,陈国庆在美国拥有这么多房子,那是情报需要吗?你老婆拿(美国)绿卡,1989年你就情报需要吗?你买那一堆房子那都是情报需要吗?你可以骗习近平,你可以骗共产党,你骗不了我郭文贵!王岐山,如果我像你不要脸跟一个这样政治局常委(的女儿)结婚,我有一万次机会,你跟我……你连我痔疮的痔疮都没有,不信你放马过来!我太了解了,咱俩又不是没见过面,又不是不熟,就王岐山你那点智商你蒙中国人行,你蒙我你差太远了。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我马上要开会去了,对不起啊,所以亲爱的战友们,这就是文贵今天要说的,不要受盗国贼这些流氓、低级的手段所左右,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看清楚他们想干啥,就这点低级、流氓手段。从1120不能成功,到1120巨大成功,他们恐惧了,他们害怕了。你们的恐惧就是我的胜利,就是我们的胜利。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啊,咱祈祷吧(河南话口音)……。

中不中?战友们我得马上去了,我约人了,马上班农先生和其他几个朋友就到了,开车从纽约回来的,马上。谢谢了亲爱的战友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