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5日星期四

文字版:王健之死的发布会.可能导致股市波动.及其他重大政治事件 要从19号改至20号

来源:战友之声,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文字版:2018年11月19号的之死的.可能导致股市波动.及其他重大政治事件
要从19号改至20号

战友之声听写组:KI
尊重的战友们好,纽约时间下午五点多。

关于正在准备的原定于11月19日在皮尔酒店举行的王健之死发布会,今天报告一下可能会有变化,首先允许我向大家说变化是什么,当我说有变化的时候,我相信欺民贼和看到一定特别高兴,因为她们会说取消啦哈哈,130亿没让取消,他竟然取消啦。

第二个就是欺民贼说怎么样郭文贵肯定搞不成,怎么着。建于两贼会高兴的不得了啊,但事实是,你们别高兴,任何情况发生只要郭文贵在,就是郭文贵不在,团队都能开的,这个会是一定会开的,变化是什么,请允许我向大家报告,这是经过律师斟酌了半天,允许我告诉大家,为什么呢?

到现在为止,咱们的战友们当中,主动要来的,有几千人,我口头欢迎和表达让来的,已经170多个了,有些人还必须经过安保团队核准才能最后确定,目前为止我们的战友当中,我跟个人有联系的,和公司有联系的,现在我们把名单提供上去的,和本人的各种信息后,已经有40个被拒绝了,凡是拒绝的我们都不给理由,也不给解释,就是由于安保原因,你不能到来,表示遗憾,我们会承担一些对你们的个人信息负责,这是我们的承诺,但是我们不能给出,你不能来的详细理由,我们不能这么做。这是一个问题。

另外一个,关于时间,时间和战友们来的数量有很大关系,现在接受的记者,定的20名,20名都是原来的19号,全是19号,现在所有的变化当中,跟20个记者还有100多个战友答应的大概目前看最后发出邀请函的可能就30个人,因为我们的房间就准备了60个人,虽然很大,是皮尔酒店最大的,但是我们不想超过60个人,原因是安保的原因,还有各方面的考虑。

所以,我们只接受50到60个人,关于摄像设备,所有手机和电子设备必须备案,经过一一的安保检查,所以现在欧洲和亚洲比较大的电视台,是他们指定的直播供应商,纽约的,由他们来统一负责。

现场带入的手机和安保的标准和检查时统一一样的,和人的身份,一定要提供一个让纽约警察和安保团队可以查的个人的信息和背景证件,不限于只是美国人,哪国都行,第二个就是设备和清单,当然大包裹肯定不能带,第三个就是经过核准后发的邀请函,邀请函我会一一发给你,邀请函上会写上你的名字,那么有些人呢是我们统一安排酒店的,都会凭着邀请函去酒店登记。酒店只包含住宿费用,不包含喝酒,更不包含像郭宝胜看裸体舞的费用。

现在呢国际上的记者,从前天昨天今天,要求要来参加的,超出了我们当初的预期,很多人通过各种渠道联系我,现在基本答应20个,由于现在一个邀请函也没有发出,等于现在一个也没确定,但是在昨天,我们的会议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就是19号和20号的问题,这个会议到底是19号还是20号,这个变化对我们来讲太大了,对要求来的人可能也很麻烦,原因很简单,酒店,你19号你20怎么能行,皮尔酒店如果改到20号就复杂了去了,大家知道当时设备供应商,同声传译供应商,现场的安保团队,内保团队,个人信息确认,和原来准备参加的记者,还有邀请来的相关人士,那都是多大的事啊,人家都有自己的安排的。

但是为什么可能会改到20号,我说为什么可能,因为到我直播前还没确定,我随时等待消息,因为三个核心原因

1.
由于我们会议要发布的信息涉及的人和公司,可能会引发全世界的股市和金融市场的巨大动荡,所以信息被某些人知道以后,按照美国的法律程序,申请了某些法律程序,导致美国以及欧洲相关部门和我们律师安保团队联系,要求提供相关信息,这是我们必须提供的,因为这些信息会导致股市金融市场的巨大变化。我可以告诉大家,我公布名单的时候你们会震惊。改到了今天上午的30几个名单,就这也可能引发世界性的政治经济事件,所以正在等待相关部门,按照美国法律程序,我们提供有限度的合作,等待着回复。但是不管如何,这一条不会影响我们继续开会,正在等待律师团队的回复,他们在华盛顿纽约,接下来可能会在伦敦这个地方,他们的时间,会得到一个回复,他们的回复只是一个合作,没有强制的办法让我们不开。

2.
第二个,原因是我们那天开会和发布的信息,一定要等待其他方面的律师的确定,律师的团队受到了各方压力,每半天变化一次,我再说一次,每半天都变化一次,当代理律师和你要告的人是同一家的时候这叫利益冲突,你必须避免,我们要让每个文件都要签名,名称换了100个都不止了,这些律师(卡了)
和法律团队,叫最后的确认,不管如何,我相信今天会完成多个法律团队的相关的专业法律部门的确认

3.
第三,大家可能看到了,班农是主持人,他那天,星期天的下午,前天,从我这离开,开车回华盛顿,然后去机场就飞到了,回去先接受雅虎采访,然后直接回到英国采访,在英国接受BBC采访,大家看到几小时之前,专门有人抗议被捕,闹的很大,采访中班农被断播了,BBC断播了,你说啥都行就是不能antiCCP,不能反对共产党,哇塞,弄的很大,他被断播了,他因为必须要回到这里主持,他有重大的政治和法律冲突,我现在不细讲,等会完了大家会明白,也得等待他的法律部门确认,所以明确的告诉我20号100%以上都没问题,希望19号(卡了)

然后也可能会真的给政治和金融股票市场带来巨大的风险,但是如果我应战的话,(卡了)黑客攻击中。。。。。

不管如何,只要我要硬抗,我反正就19号了,也没问题,但是我希望班农先生能到来,他发我信息,Mils你绝对不可以,你要等着我,20号百分之百,我说那你就公布吧,20号,他说别公布,我要想办法19号,这个人让人佩服,你说他是人吗?都这种情况了,他就这么事如具细的发了那么多信息,他的团队律师也通电话,真不容易,在欧洲,那边外面抗议,断播,这边联系律师法律,那个大人物,一直跟他wawawa,千万不要主持,多难啊,他说必须来!必须来,我说实在话你别来了,我19号就自己上了,他说不中啊,不中啊。

他非要来,所以19号我们也不变没问题,除了有些法律用词要改,有几个文件不能公布,比如我们公布中涉及男女露骨的,不可以,你可以说到点到,但是不能播,比如说,我们有个重大的公布,震惊大家的视频,王岐山那一段讲话的视频,他们说这个不能公布,因为这个是政治问题和法律问题,现在是最关键的问题,大家不要老盼的刺激眼球,我告诉你,我们公布的行动是前所未有的,是从来没发生的,是绝对对中美关系政治,包括盗国贼,是致命的一击而且是第一次,对很多世界级的人物开始噩梦,而且无人能逆转,而且停都停不了,这些法律文件,法律程序,极为重要,

这是为什么昨天上午,前天下午,几个大媒体,要求必须给他们专门的时间采访,而且要求在现场布置专业的直播线,我们有的答应有的没答应,现在变化就是正在等待着,是19号还是20号,我刚才直播说改啦,19改成20,但是班农说先别动,我努力努力,争取19号,所以那边的房间正在工作,我也在等着,7点钟,卡尔巴斯,从德州来了,今天也要上电视直播,他要去华尔街演讲,也是关于香港港币人民币的事,今晚他的团队和我吃完饭,他刚说,咱先别着急,先争取19号,所以战友们,我们啰嗦了半天,决定是

已经定了机票的战友,有可能是20的可能性,什么都不变唯一就是时间变,如果20号了我们会公布,就是19号12点接受整个的接待安排,然后20号上午同地点皮尔酒店,咱付双倍钱,多花100万咱认了,那个花可能不行了,本来定的很特别,可能够呛了,但会有花,没有那么好的花了,也会很棒,还在皮尔酒店举行,还是早上8点半,大家进场,吃早餐,然后10点正式开始,

班农主持,我开始讲,我讲完有些人出面讲,讲完接受记者问题提问,12点结束,剩下的战友们可以吃午餐,吃完我们就算结束了,留下来就住酒店的人,
21号下午3点离开,这就是整个的行程的安排,如果从19号改成20号,一切照旧往后推一天,要是19号就不变了,不管如何,今天晚上12点之前一定会有结果,会把邀请函还有百分之50的退票钱发回去,邀请函是你们进酒店登记和到现场安保,拿着邀请函才安保,没邀请函直接报警,没有邀请函你要到现场发生什么事和我们没关系。

一进门就有个牌子,如果没有邀请函,千万不要靠近,这是一个,另外一个战友们,那天来了,未经允许,
有一条红线,不要跨过红线,比如激动了,拥抱吧,我们开安保会的时候,安保团队说任何情况下,我们划好的线千万不要过,不要碰,这会出大问题,可能那天我们会隔着线,就那么远打招呼,千万不要过线。

基本上现在就这情况,我在12点以前能给大家回复好不好,千万别急。

我希望班农先生主持,因为我的英文水平还有这么多西方记者,人家问的问题,班农已经通过一个月,反反复复,所有的文件都看过N遍了,而且律师也问过N遍了,所以回答问题的时候直接能回答,我这是现场同声翻译,有法语,英文,毕竟慢嘛,我就尽量让他翻译,而且很多人也想见班农,我就尽量让他来。

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在美国做事情一定要守法,既然你做的这个事情会在世界带来市场金融波动,必须和我们说清楚,人家要做好防范,这是必须的。

另外,这个事情对世界的政治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不用想的,某些公司股票biu~就下来了,
所以说战友们,越是这样,越证明了会议的重要性,越是这样我们越不能放弃,越是这样,我们更加的珍惜。

给你们带来的不便希望多多包涵多多理解,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祝福所有同胞,为大家祈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