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4日星期二

文字版:郭文贵:台湾香港有权寻求独立.人权生存权大于主权!(一,二)

来源:战友之声,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文字版August 16, 2018.寻找杀王健的相关人老志国.如何看台.港独立!

0-20 error

尊敬的战友们好,8月16号文贵直播,今天报完平安了,聊天,又想聊天了,又想直播了。哈……,效果怎么样呢?哇塞,这一下就上来那么多兄弟姐妹们,太棒了!……(与战友打招呼)

登登登登登,这是什么人呐,这是什么人呐!谁认识他,战友们!谁认识他?现在马上呼唤,谁认识赵志国,赵志国,谁认识赵志国?相当的牛人呐,相当的牛人呐,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先生,文贵呼唤,呼唤,呼唤,请回电话。(与战友打招呼)

找赵志国,找赵志国呀,担心这家伙别消失,担心这家伙被拍照死,什么洗脚死,都有可能啊,都有可能啊。(与战友打招呼)

亲爱的战友们,亲爱的战友们,再次呼喊,再次呼喊,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法国普罗旺斯欧中旅游赵志国,也是拥有那个无人机的老板,那个无人机的老板,啊……这哥们儿不是一般人,西安发财,跟这个安全厅的关系很好啊,啊……哈哈哈哈,我今天,我今天,头两天把他错过去了,我们今天下午开会的时候,发现通话记录里边一个奥妙,马上我说盯住这家伙,我们把他错过啦,大鱼!(与战友打招呼)

亲爱的战友们,寻找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还有我们的那个翻译,大家知道那个翻译啊,哎呀,这个翻译照片没有啊,翻译,翻译呢,本名,有可能叫周田(音),是法国孔子学院的,法国孔子学院的,啊,法国孔子学院的,谁认识他,请给文贵联系,或跟sara联系,啊,或跟sara联系,啊,非常地重要!啊,咱先聊会儿别的,

先聊会儿别的啊,本来今天早晨给你们说了,来不及,我先简单说一下啊,这个大前天吧,大前天,应该是3天前了,我这时间有时候搞不对啊,在哈尔滨京哈大道的一个收费站,啊,大连政法委书记于德全于书记,检察长吴喆,带了36个警察,荷枪实弹,把我们公司的副老总贾鑫,老婆,贾鑫和妻子,还有个4岁的孩子,还是3岁的孩子当场截下,绑架到大连,到那儿去了,啊,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呢,啊,听说是去准备20号的开庭,开庭叫强迫罪,政泉强迫民族证券,还有共产党,强近交易罪,然后呢把我们的几个副总也给弄回去了,大家都知道,就是昨天我们在开会的时候,就在那边排演,

怎么在电视直播前律师先出镜,律师说啥,律师我们没请,都是他们请的,然后所有的证人都跟我们没有关根关系啊,都是假的,所有的员工都给我发来了信息,他们有些人也都作了证,我现在不能一一展示,都签下了上百页的白纸,啊,这是在大连20号即将直播的对文贵的以黑治国,以警治国,以假治国,这种假的骗局,啊,完成不合法的,这么一个审判会,啊,这是一个。还有一个,啊,今天我还真是,刚才我还通话还真记了一下啊,

这个马健部长,啊,我还真不知道他家里边这么多人,马健副部长,安全部的马健副部长,所谓的那个出视频说我那个,很多家人被抓,他的姐姐叫马玲(音),弟弟叫马彪(音),还有马健的外甥叫付什么,不知道,姓付,叫付什么,还有马健的司机,马健副部长的秘书,还有马健副部长的多个家人被抓。这个昨天,有一个人呐,给我发来了一堆文件,这个文件就是逼近他签署来证明文贵给他家里边送过一箱子一箱子的现金,他亲眼目睹过,结果这个人呢,没办法,他家人被抓了,他自己也被打成个半死,就签下了他们写好的询问笔录,

但是这个人他现在出来了,哈哈哈,他出来,跑出来了,跑出来怎么着了?就把他知道的文件给了我,然后说,他愿意到美国来作证,来证明他那是被形势逼迫,说的假话,为什么呢?他是香港护照,当时他的护照上能证明,他让签字那一天,他故意的没说出来,我那时候我在境外,在哪儿呢?在塞舌尔,在塞舌尔,他所谓的见到了郭文贵让我的司机送去了几纸箱给马健部长家,马健部长家打开后咧发现全是钱,然后人家办案,给这个专案组的说,我还打开看了看,是什么钱呢?美金,啊,另外一箱子是人民币,另外一箱子是欧元,

哇,美金欧元全有啦,啊,他说,我故意没有给他说,实际上那时候我在塞舌尔,他把他护照在塞舌尔的信息发给我了,我特别地感谢啊,这是马健副部长被抓以后,家里人唯一一个跟我联系的,就直接跟我联系了,找了我的。让俺很惊讶呀,很惊讶呀,很惊讶呀,这马家现在还真有人,还真有人了,有人才啊,你不反抗?(文贵今天健身了吗?我都放照片了,我健身了呀),所以战友们呀,这说明了什么呀,盗国贼疯狂了,疯狂了,四五年了,在搞这案子,陷害,按照《财新》,《财新》胡舒立这个女人,天下最坏的,这真是个狐狸,女狐狸,他的报导,那张越(音),跟我好好得不行了,

我跟张越,好象我的钱都来自张越似的,张越被判了有一个字跟郭文贵有关系吗?你跑了微信的棱镜,下面说张越被判了没有一个字跟郭文贵有关系,下面写着注:可能!把你的预测可能全部给放到后面去,你造谣啊你胡舒立呀,你这个女人太坏了,你和烂杨,吴征,你们咋这么坏呀,中国人怎么能出你们这种人呢,你不是说我跟张越有多少多少钱吗?不是张越照你说的惟我是从吗?我见张越,从来是张越先生,从来是张越兄,有时候开玩笑说悦少,

我们相敬如宾,从来没有说我命令他,他命令我,你编那个谎言,就是李友给你说的嘛,你不就是李友告诉你的吗?你怎么知道的呢?胡舒立?结果,胡舒立呀,《财新》竟然派你的记者,去到了马健副部长的家人,所有死过人的坟上你也都去采访,胡舒立,你真是啊,你真行啊,就爱采访人家祖坟,这个胡舒立,吴征,你说这些坏人在中国社会上自称为精英,啊,自称为精英,你到今天你不交待你和李友啥关系,你和李友认不认识,

你和李友你俩有没有投资关系,你和李友你俩有没有男女关系,李友那私生子为啥是你帮他办身份,咋回事?哦,你到现在也不给个交待,你不在告我吗?你告啊,你《财新》干啥撤案子呀?你撤什么呀,你告啊你呀,Bruno Wu,你叫吴征采访你,我看吴征采访你的时候,你那小手,还在那儿拽那小手,我都恶心得慌,真是那手太恶心啦,一只狐狸之手,狐狸之手,啊,现在你不是给习近平写信吗?你跟《纽约时报》好吗?有关系吗?要打击日本吗?

在南海的问题上要出力吗?胡舒立呀,然后现在你出了这么大丑闻,昨天来的那个法国哥们儿好,他说我看了你的视频以后,我上了那个法中基金会,看了华镔,那个网站上,他说太有意思了,真的一年前,2017年5月份的时候,就挂上唯一一个跟一带一路和共产党没关系的,就是胡舒立起诉你,告你,在纽约,叫defamation,哈……这个世界太小了,一年后,王健同志,也是你胡舒立的好朋友,让你又宣传了,冲山坡,冲山坡,在家人的见证下冲山坡,然后拍照死,然后死在医院里,在死之前还脚疼,说了最后一句话脚疼,

胡舒立女士啊,你的脚疼不疼啊?还是你有这经验呐?你咋那么会编瞎话呀?现在王健先生的尸体在西雅图呢,啊,你怎么不去采访采访啊,你干嘛编成冲山坡死啊,还在家人的见证下,拍照死,还在医院里死,在哪个医院呐?什么医院呐?谁见证他脚疼死啦?结果这法国哥们儿给我讲了一句话,他说他去问了很多法中基金会的人,说这个华镔经常吹牛,说在中国我有什么什么关系,就是个皮条客,然后呢,胡舒立说跟他有关系,连法国人都明白了,

相当地了不得呀,相当地了不得呀,啊哈……哎哟,真好,真好,太好了(与战友打招呼)真有意思啊,真有意思,有刚才开会相当兴奋啊,我一看这个电话记录啊,通信记录啊,有这么多我关心的人在上边啊,有这么多坏人在上边啊,怎么这坏人都开会,又在那个网站上跟华镔相遇,胡舒立、王健、陈峰、胡舒立、华镔啊,都在一个网站上出现,一年前,啊,一年前,太搞笑了,咋这么巧呢,你说,这坏人也抱团好人也抱团,啊,这个吴征这个烂人,

肯定双料间谍,我怀疑他,听说吴征是双料间谍,听说,吴征这个烂人,烂到家了,这个吴征啊,吴征这个人简直是撒谎,这个我发现欺民贼、盗国贼、还有这些骗子,有三大特色一样,说谎比说真的还像呢,第二个都不要脸,不脸红,第三个不管什么情况下都不花钱,永远手伸向别人,就那欺民贼什么吴建民呀,什么郭宝胜啊,什么李一平啊,他把话说得,自己信用好,反共产党,自己伟大,是博士,是教授,代表上天,是牧师,但是你捐钱,你捐钱,你见过海外民运谁掏过腰包给别人,为六四的英雄家人给过钱,

现在那个刘晓波先生的夫人已经出来啦,捐钱呐,你们老开追悼会有钱,人家夫人来了给钱呐,不很多人当我面说过嘛,你们要给钱嘛,啊,给呀!所有欺民贼、盗国贼还吴征、胡舒立这号人从来不花钱,从来不会给别人,任何人,给予,只要得到,都是应该的。我今天再找赵志国,赵志国,谁认识赵志国,啊,赵志国,赵志国你知道我为啥要找你吗?赵志国,你还想让我说明白你是干啥的吗?赵志国,你那天见我们的人的时候戴着大墨镜,不摘眼镜,穿着大裤衩子,在屋里边,你不戴,不摘墨镜的那一刻,还有你屋里边后面那个无人机,啊,还有你的奔驰车,

我再给你说白了,今天我给你说白了,还有你那位女司机,整个法国就一个中国人,中国女人开出租车,还是开奔驰车的吧,这位女司机也不简单呐,赵志国,你行啊,你呀,赵志国,差点漏了啊你,今天下午一开会,喀嚓,让我找到你了,在法国你玩这个,呵呵……赵志国呀赵志国,哈哈,你中啊,从西安玩到普罗旺斯去啦,还玩女司机啊,还玩无人机啊,还跟华镔玩啊,还跟胡舒立玩啊,好家伙,可以,搞情报啊,跟安全部跟安全厅玩上这啦,发大财了嘛,中!中中中中中!(哈哈哈哈,心情很好,相当地好,昨天和前天大前天我太累了,太累了,坏累了,今天,(与战友打招呼)美国对吴征采取行动那么难?不会的,美国是啥,慢,但你们不要担心,看看美国折腾的华人还有china town的,哪有一个不进去的,只是时间的问题,

20-25 亮亮

什么博讯、韦石、西诺啊,你走着看!

(读网友:故意打草惊蛇)
你咋这么聪明啊,你咋这么聪明呢!

那个私人飞机场都有间谍,你说有多了不得吧,你说中国共产党的间谍网得有多厉害吧。这个小哥啊,找那个餐厅,餐厅的角度到那个上边,我们今天啊又去那个山上走了一下,小哥是错的啊,再说一遍小哥是错的。大概就是不停下来,不拍照就这么平静地走10-13分钟。但凡你拍拍照,或者你驻足观望一下,12-15分钟之间。

(读网友留言:他的地址是个大仓库…)玩情报的,玩间谍的嘛!

所以说赵志国啊,你呆在法国你好好呆着呗,你说你掺乎杀人能行吗?我给大家讲个事情啊,我再给大家爆个料。

这个其中一个人,就是旁边那个AirB&B 的屋子是在王健被杀7月3号,10点40之前,他是租给了一个德国人的夫妇。这个夫妇是在一点钟回来,但人不让他们进,说这死人了,警察领他们从另一个门进去。但是小哥昨天做google的时候,小哥这小子厉害。今天我们几个侦探,都说这个家伙是厉害。就在他展示风的录视频的女孩,替王健死洗地的,替胡舒立洗地的,后面有人上来。大家你再看看。那个AirB&B屋顶上有个人,大家看看屋顶上有个人,暗暗的影,小哥没发现。那天就在那上面也有人,哈哈。

你说真是老祖宗说的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呀!除非你不做啊!另外那个停车场上边,那个教堂,那个小拱门上去,那天就是有人呆在那。你说那得多蹊跷。下边那两个人站在那,是个酒吧里面。

你说那小哥有多厉害,他瞎蒙就蒙对了。小哥蒙的餐厅里面就是那个男的,就是那餐厅的人,就是那个见证人。这个天下真的是太有意思了!竟然有人在王健被装到装尸袋之前,给王健装装尸袋的时候,拿了三个装尸袋子,其中一个太大,换了换,另外一个装了一半又拿出来了,装了第三个才装进去了。就在那暴晒了大概两点钟吧,他10:46死的,两三个小时。没人哪,惨透了。咱们中国人死了,得多少人围观呢,没人围观,没人围观。

但是那个各个角,你们看小哥的视频弄得很好,虽然他疏忽了细节,那个细节的窗户屋顶花园都有人。结果就有人和我们又联系了。你说这录视频的啥意思啊,亲爱的战友们?人家很多人看视频呢,人家关心这事啊!人家就有联系了。有联系说什么?说你们这个视频里说的不对,前后顺序是这样滴。小哥这小子能就能耐在哪呢?拱门对面的餐厅啊,就是我亮出那个盒子,第一次发出的盒子,硬盘,就是被他们删掉的那个硬盘。那个角对着那个拱门,大家清楚啥意思了吗?小哥都没说明白,他还不是搞侦探的,这要跟郭叔混几天是不是?你也就变了。再一个,你别老藏着痘痘,你把痘痘放出来我就再教你几招。

25-30 Sara

那个摄像头,你想他最怕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删掉那个硬盘,他战友们想象,怕什么,战友们想想,想象,他怕。。。你看到王健背着手走

在大街上拐进去那个录像了吗,他怕看到王健后面有谁吗?他怕看到他给王健扎毒针吗?捂嘴吗?这都不全是,小哥那个摄像,那个角度,跟这边开会的时候,哎呦,这八,九个人哪,真是美国年轻人,真有正义感,但是他毕竟有些话他还是不懂中国人的习惯,小哥这个东西啊,给我看了还真给我有了提醒,你看视频你要看门道,小哥没发现,他们最怕的不是怕那天发生的什么

,他们怕的是,那一天的之前谁来这了,华斌到没到现场,维亚可到没到现场,田丁到没到现场,裴楠楠的化名孙景浩到没到现场,谁进了这个拱门,更夸张的事情,七月三号他死了以后,那个女孩子叫鲁艳丽的又名叫周恬,可能,回来报警的时间是多长时间,那么报完警以后是谁出现在那个现场,谁离开了现场,那个门百分之百全录下来,这也不全重要,还有啥重要,亲爱的战友们,还有啥重要,你们说说,小哥这个没闹明白,哈哈哈,这个就是大卫,大卫解析的很厉害,方老解析的很厉害,在这个Sara 的聊天间里边我听了一段时间,有高人!

路德先生也没搞明白,是什么呀,我里边说过,5个的人到现场,我再给你们重申一遍,国安委在7月3号的晚上,4号就到了,王健死他们都先知道,他们都是飞过来的呀,从海南得飞过来,不能拿子弹打过来呀,就到了这5个人,马上中国大使馆就给人家发文件,发函,所有的东西我们全拿。你们对外不能配合,这5个人去哪了,他去没去那拱门里面啊,他要经没经过这拱门啊,

小哥要第二条路上去,第二条路有人走,但是绝大多数走这个拱门,走这个拱门会不会被录下来呀,法国人谁跟着走的,法国警察谁跟着走的,法国警察被报警的几点来的,宪兵队几点来的,消防队几点来的,救护车几点来的,救护车到哪了,尸体抬下来是怎么抬下来的,这5个官长啥样?我才知道,他们真怕文贵知道,原来这5个人,最起码5个人里边4.9个我认识,亲爱的战友们,他能不怕吗?哈哈哈哈(鼓掌),天哪,天助我们,(拍掌)天助我们,

哈哈冷静冷静冷静,Karin。。。。。我得喝点,给我来杯水,来两杯茅台,给我来2杯茅台,兴奋一下怎么的,咱们那么大成就,对不对啊,得激动,我这人,该激动就激动,哎冰心来了,冰心,哎呀我的冰心哪,拿酒来,哈哈哈哈,哎呦,跟盗国贼这个斗争太可爱了,你们这帮愚蠢的东西,你们警察拿了法律文件,拿走的东西给我留下了最大的证据,因为你出示了法律文件,人家聪明的很,这哥们也够能的啊

30-40 James

自己先给copy了,给他老婆,送他老婆家去,全套东西。

天意呀,王健先生这个这个真有意念力,你不佩服不行。等我放视频的时候,大家你们看一看,在王健先生那个那个那个地方那个蝴蝶有多夸张,那两组蝴蝶。哗,哗,哗一直飞。然后我们采访,这个人讲激动的时候
,就在这,就在这,你看看啊,我说的你都要记住。你看着,你都不敢相信。

谁陪我喝酒,
天意 !天意, 天意,哈哈哈

机械猫,功力。

开发布会的事情啊,在这里我先给大家说一遍。刚才关于开发布会,有关,我们必须要讲规矩,有关国家和政府部门希望了这个我们一起,一起来开这个发布会。让等等时间,可能要推迟一点时间,要推迟一点时间。新闻发布会,我拿我的生命来保证,一定会开!第2开得一定大!
第3,开的一定让你们觉得震撼!

谁有白酒,赶快准备酒
,快点, 啊!

咱们全世界的好人同欢,

 

天哪,
你拿那么大的酒杯啊 !你这是想灌死我啊 。那个是茅台, 吓死我了。

我们的Karin女士 ,现在是新娘。叫蜜月啊蜜月,刚刚结完婚,跟先生都没有度蜜月就出来上班,真不好意思。这么大的杯子,这是水,别担心,这个是茅台啊,这个是茅台啊,这个是茅台。

哇塞,这茅台怎么这么大的劲儿啊,
这不是王岐山的茅台吧?

干杯,
干杯!满屏了! 满屏了, 满屏了啊!

再来一杯,
就喝三杯。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感觉实在是忒好了。这感觉是忒好了。

这个女司机呀,你说我这个还得夸一夸小哥。这小哥这小子,神了。哎呀,不说了。我一说就说漏馅儿了。还没喝多呢,小哥啊。
放心,你不用担心,小哥。我不会再追你痘痘的事情了。你就先收藏着吧。

看着啊,干杯!

这木兰,你光说你不喝,风满楼,风满楼!

够大吧这杯子!战友们,
这茅台, 我喝一斤没有问题。 过了一斤就不中了, 过来一斤就多了,一斤以内没有问题。

战友们那,这个好人,永远记住,好人会得天报的。

 

痘痘妹妹,啥痘痘妹妹,痘痘阿姨。痘痘阿姨,现在老不喜欢她了。在这块给小哥金屋藏痘以后再不出现了。唉,装呗。咋弄啊,没办法啊。郭叔啊,还是惦记着呢,啊。

这不是酒啊。三杯是几两?这个三杯三两多。

我们的Karin今天老漂亮了,人家不愿意出境,咋办呢?
真是大美女啊! 大美女啊! 少有的美女啊 。

谢谢啊,谢谢!
找我喝酒去, 陕西咸阳支持郭叔,谢谢啊。

我相信木兰此时此刻绝对喝了。我太了解这个人了,威士忌。
好, 谢谢了。

你看,来了,来了,监察,王雁平,王雁平来了。监军,监军。不是奸诈的奸,而是监督的监。不是奸诈的那个奸。

哎呀,三杯,我高兴了。

 

刚才这会开得不老高兴了。赵治国,我寻找赵志国呢。赵治国,赵治国

放心吧,
再一杯。 好, 不喝了, 三杯。 好, 听你的。

王雁平管着我,
不让我喝, 监军。

在我们团队里边,医保团队,安保团队,律师团队,财务团队,媒体团队,一共九个团队。
总共我这里边就三个中国人。这三个中国人包括王雁平。

新娘子是老外,美国人。我的助理,凯瑞,美国人。老公,老公是不是美国人我真不知道。很帅的小伙子,特别帅。而且她老公在NYU教中国现代史。这是什么家庭啊
这是?什么家庭? 喜欢中国。 爱中国, 爱中国人。

请向王艳萍姐姐,姐夫问好。谢谢!

看着很熟,熟啊。

304
304 304,没吃晚餐呢。我最近一天只吃一餐。只吃一餐。连两餐都不吃。因为每天都开会。琳凯,琳凯,凯琳,对了。

大家你们一定要记住,情商啊,首先建立在善良上叫情商。如果不建在善良的基础上,不叫情商,那叫狡诈。中南坑里的人就太多把狡诈当情商了。他们以为他欺骗,玩弄手段,把这个这个说假话,能玩弄别人当情商,那叫狡诈,老天会灭你的。共产党就是把狡诈当情商。把欺骗成功当成自己有情商,当成有智商,这是愚蠢的!

我再告诉大家,中国最大的问题:假,暴力,没有纪律,自私,现在中国人最可爱的孝敬也没了。然后什么都是假,毒,假,暴,赌,嫖,无纪律是中国最大的问题。这就是共产党给我每个人的病毒,包括我本人啊。

我有时候看我自己,我现在,我有时候,看我自己过去讲的话,我说的话,我说过的事。我真的是,抽我自己的脸都不解恨,我得拿鞋底,拿我老婆那个鞋底,抽我的脸。我拿男人的鞋底我觉得对不起我自己,我得拿女人的鞋底来抽我的脸。如果有必要有必要的话,如果有这个机会,需要我能对过去赎罪的话,拿鞋底抽我的脸,我愿意让所有的战友,我跪在那里,你们抽我的脸。

为什么,太无耻了!就过去跟中国共产党在茅屎坑里游,虽然没有被呛着,但是有时候臭味也熏天。也熏天。就你这个共产党这个流氓,这个政府,这个集团,这个假,假,毒,赌,暴,还有这个不孝敬,自私。太可怕,太可怕了。有时候,现在我,那一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间你说哪根筋这个就冒出来了,就把我在2003年在裕达国贸员工大会上的一段讲话,唉,我就打开了,打开一看,哎呀,我的妈呀。哎哟,我的天哪,我都不好意思了。我都想有一个地缝钻进去啊。

40-60 文竺

这哪是郭文贵啊!当然了,我知道当时的这个情况,开个会我得讲给很多政府听,言不由衷,但是我看我那个样儿,我真烦死我自己了。

头一段时间,痘痘发来个信息,他还喜欢那个长发的郭叔。这痘痘把我给说的呀,说到我心坎里了。我喜欢我长发时候的我。但是我更爱现在的我。长发时候的我吧·······我一个老乡,我的老乡啊,我的老乡,很有名啊,你们老骂这个人,我不愿意跟你们说,我的老乡。我理了一次短发,我问他,我说这短发啥感觉。他说哎呀文贵呀,说实话,老乡,你理短发我觉得挺好的。我就不愿意跟这共产党的人靠近,那共产党都理那寸头,我讨厌!我留长发我是跟他们不一样。

我有我的个性。他说你留长发的时候吧,有点儿装样,装艺术家,你这短发呢,停精神的。好啊,我还留了一段短发。但是那个长发的时候吧,我喜欢。但是我爱我这个短发什么呢,我自从我理了短发以后,我更加清楚我要什么。真正的长期短发,我知道我要什么了。

我当时我去贾庆林的办公室,大过年的我给他拜年去了。在长安街政协那个楼里边。贾庆林半小时,将近一大半时间都在骂王岐山,祖宗八辈地骂,骂死他了。这中间我记得非常有意思啊,中间习近平打电话,给他拜年,不是拜年,是打电话给贾庆林送东西。人那个机子,贾庆林问谁啊,那说习近平,贾说接进来接进来。贾:啊,近平啊!习:你看我这儿谁给我送点儿什么东西,想给你送去。贾:行啊,送过来吧。然后电话啪挂那说,

你看给我送什么什么吃的呢,然后说,近平人不错,在福建我提拔的他,我不提拔他到不了今天。那会儿(习近平)是副主席,那时候是副主席。但是接下来,马上翻篇,继续骂王岐山,继续骂王岐山。你看那个贾庆林恨王岐山恨到什么了,最后王岐山当了纪委书记第一个想干的就是干贾庆林。但是习保他。因为习在福建最重要的人就是贾庆林提拔过他。所以战友们,这个政治里的奥妙就在这儿呢。就在此呢。

共产党的所有的官员就叫什么,交易。第一,最信任的人谁啊,有生殖器关系的。亲家,什么连襟,不是七大竿子八大襟子的,最好是一竿子能搂着的直接亲戚关系。然后就情人,情人的爹娘,情人的兄弟姐妹。再一个就是得有钱的有利的,共同弄过钱,共同上过床,不是嫖娼啊,那不是亲戚关系嘛,亲戚关系。然后共同提拔过,共同有过帮助,叫共同帮。然后祖宗上叫“父一辈子一辈”。“父一辈子一辈”这词儿啊对我印象太深了。

我这么多年我听到军方的,我听到常委的,政治局的,省委省长,只要是父亲认识的,一见面,哎呦呦,敬酒敬酒啊,咱这都是“父一辈子一辈了”。你知道我听了啥感觉嘛,你们这帮王八蛋,你们不是为人民服务嘛!你们现在叫“子一辈父一辈”,什么意思啊,裙带关系!你们不是反对裙带关系嘛,叫父一辈子一辈。当时北京市最牛掰的人物王安顺副市长,

那是跟习好得一塌糊涂,一塌糊涂地好,他吃饭的时候习就打电话来了,骂骂叽叽地开玩笑,那王安顺最羡慕的就是看到人家那吃饭那老革命家的人,子一辈父一辈,王安顺的爹不够那级别。妒忌啊,妒忌呀!这就是共产党的游戏。裙带关系,裙带关系是什么,就是生殖器关系。裙带关系就是生殖器关系,就是生殖器关系。

俞正声,那俞正声啥啊,那俞正声往那儿一坐,那桌子上介绍,那你知道俞正声是谁呀,那江青是谁啊,哎呀,那俞正声那笑,不吱声,以此为荣,以此为荣。陈良宇没被抓进去(的时候)到上海去,跟他吃饭,讲起来,哎呀那谁,那马阿姨,那李阿姨,劳阿姨,那卓阿姨,然后呢旁边有拍马屁的,你知道嘛,那劳阿姨拍着陈良宇肩膀说,哎呀,良宇呀,你可是上海第一帅哥呀。劳阿姨说了,哎呀,这陈良宇这小头儿晃的。哎呀,喝酒喝酒喝酒。什么呀,都想攀亲富贵,都想有点儿生殖器关系,有点儿暧昧关系,这叫什么,裙带关系。

哎呀,我现在就想再多喝几杯呀,谁能给我点儿酒,兴奋呀!所以咱们老百姓傻乎乎的为人民服务,你算老几呀,为人民服务!谁跟你喝过酒,谁以你拍拍肩膀为荣,谁以和你照片为荣,有吗?兄弟姐妹们!

(战友提问)劳阿姨跟岐山什么关系?那好得不得了啊。我这跟王岐山到她家去,那王岐山突然接一电话,欸,怎么回事,昨天不是说好了吗,这这赶快给大姐送去呀,啊,怎么回事!那给干妈送去的呀,怎么回事!我才知道王岐山干妈是劳安!哎呦我地妈呀,
哦,王岐山的干妈是劳安,哦!那个王岐山到北京以后住哪儿了,战友们你们都不知道,我给你们爆个料,啊,今天说好不爆料的,瞎爆,瞎爆,叫瞎爆啊,突然爆料。

大家去Google一下,在天安门东南角,有三个标志性建筑,最有名的叫北京火车站,旁边有一个叫北京规划馆,规划展览馆。规划展览馆的对面,对面是什么呢?当年美国大使斯诺登驻北京的官邸。斯诺登那个院是35号院,应该是,35号院。那个院一进去很大,分东房,北房,北房就是主房,西房,一个大院子。王岐山刚到北京没地方住,上哪儿住呢?牛叉,主动要求,住斯诺登官邸。就是这个院子的东侧。北侧是什么呢?法国餐厅,法国餐厅是谁开的呢?

有意思啦,就是非典时期开的一家餐厅,叫法国餐厅,华斌和维亚克杀掉王健的两个人。我今天说的话用视频做证啊,记住。当天试餐第一餐,第一餐王岐山和姚明珊,姚庆还有姚明瑞,姚明端,家里面二十几个人全去了,包括他保镖全在。那时候王岐山的秘书是,那时候还不是周亮呢,周亮刚刚来。田国立也不是,也不是田国宇。我忘了叫什么,对!北京那个副秘书长,我现在不说名字了啊,不说了啊。还有另外一个副秘书长,秃头,我的哥儿们,我就不说了。我是第二桌,在那儿试餐。我就是那时候认识华斌的。这是中间那个啊,法国餐。

右侧,就是他的西侧,那个院是谁呢?叫中战会,中国国际战略协会,括弧,医疗部。一帮九十多岁,八十多岁的老中医,开了个部,谁是主席呢?我们的CEO叫林强。林第是当时安全部的十二局局长,顾问。贾春旺是安全部部长,最高检察长,是那里的叫总顾问。徐永跃安全部部长,顾问。本人是里面会员,拿钱嘛,赞助嘛。然后呢给我检查身体,每年要检查两次身体。每次检查身体,我噻,那豪华得不行。那时候江老那都去,军委都去。那个院就是华斌和****和王岐山田国立田会宇和周亮认识的开始。今天这么多年了,2003到现在,15年了,没想到又发生了这个王健先生被杀事件咱们又纠缠到一起了。所以说啊,赵志国啊你这小毛孩子,我跟他们认识得时候还轮不到你呢。

那时候来过两个人我记得特清楚。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然后表忠心。想认干爹,我说谁啊这是。特别矮特别瘦,长得跟外星人似的。是谁啊?跟中央电视台的一个女的,后来我还认识一朋友,就是赢在中国的创始人,王利芬,大家还记得吗?旁边跟了个人,大家你知道是谁吗?熊小鸽,哈哈,熊小鸽其实他们也有钱,他们是老板,他是代表人家美国的杂志集团在中国找投资的。

熊小鸽的老婆特别好,我喜欢熊小鸽的老婆,特别棒,也是个演员出身,特别好啊。但我超级不喜欢熊小鸽这个人,超级不喜欢。就那天我发现熊小鸽带着那个外星人的马云哭哭啼啼地要拜访王岐山。IDG的老板我认识得早了去了,早了去了。后来有一个IDG的老板,我老乡,叫。什么熊小鸽风头,他风头个屁呀,他疯子的头。一分钱跟他关系都没有,他就是个代理人,就是个经理。熊小鸽就是因为王岐山在洛杉矶接待我,而赚了一些多点儿回扣。

哎呀那马云呀,两次哭都让我碰见了,一次是在那儿,另外一个在哪儿呢?苏芒是我老乡啊,大家别骂她啊,特别好啊,特别好。苏芒是唯一一个社会上的女人进过郭文贵更衣间的。到了我盘古四合院进了我更衣间了,看过我所有的夹克,所有收藏的。苏芒人挺好的,苏芒人真的不错我告诉你们,她没办法嘛,她是一社交人物。她人特别好,人特别好,大家千万别骂她啊。

时尚芭莎的最后的赞助人是谁啊?董文标,民生。董文标天天打人家苏芒的注意,天天在块儿泡人家。今天给人家买个画,明天给人家买个爱马仕包,后天给人家什么,老忽悠人家,实际都是假的。董文标这种人,说句难听话,我问过一个女朋友,她的女朋友,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后来也被抓了。我问她我说你跟董文标是男女关系吗,她说是啊。在民生俱乐部吃饭。我说那你怎么看董文标啊。她说这个王八蛋,就是骗人。我说怎么着啊,她说这个家伙做爱射精都不舍得射的人,哦,对不起啊,孩子别看啊。我说为什么啊,(她说)小气,买爱马仕包都买假的送给我们。

苏芒人真的特别好。我最后一次跟苏芒见面干嘛呢。英国奥运会。我被邀请,我坐在前排,肯定是前排了,结果我坐在那儿,当时要下雨。突然我发现这怎么回事,这么多雨伞送给我啊。送的谁呢?当年我在VIP厅的时候见着谁呢,潘石屹和他老婆张欣。他看见我在VIP就冲过来了。潘石屹就挎着包,张欣在前边,见着就照相,打招呼。哎呦我是中国SOHO的潘石屹,我是张欣。他英文也不行,就跟着张欣。你能发现就被包养的感觉。然后窜来窜去。这然后到我这儿来了。跟我那桌就照相,我那桌好多世界名人。轮到我了,我扭头就走了。

结果那个桌子上我最好的一个哥们儿就问我一句话,他说为什么你不跟他照相,我说他不配和我照相,哎呀,对不起啊,学吴建民了。吴建民同志,学你了,呸呸呸呸呸,不配,不配啊。我没跟他照相。结果那天我在那VIP提前进场了,开奥运会开幕式了。要下雨了,大家送雨伞的时候。哎呀我太多雨伞了,都不知道谁的都,我谢谢大家。结果发现苏芒就在我后面大概三四排吧,在我的侧面。苏芒,我说的是不是实话你知道啊,谢谢你了,我还没来得及谢你呢。

苏芒跟我招手,哎呦,这谢了谢了谢了。然后呢这潘石屹在那儿块儿得瑟啊,我发现最后边,最后边,老和我挥手。哎呀,我看了我说中国的老板对付中国人吹牛时使劲儿吹,到了国外以后谁搭理你呀,谁搭理你呀。你以为你有钱,人家外国人放个屁的钱都比你多。中国整个股市加一起还没人家一个公司值钱呢。所以呢,我是最后一次见苏芒,苏芒人真的不错,真的非常讲究的一个人。我很多朋友打过交道的人说苏芒这个女人是社交圈里面可以信赖可以交朋友的人。我已经很多年没见你苏芒了啊,从英国奥运会以后到现在没见过你了。但我必须说实话。

然后我同桌的一个人,一个英国人,说这个SOHO为什么这个他老婆后面跟个小男人,挎着包。那会儿还有谁,还有朗朗,就玩儿钢琴那个。这外国人很喜欢朗朗。他过来打招呼,我起来就走了,我不跟他打招呼。我不配啊。然后这外国人,这英国的,我就说吧谁,就查尔斯王子问我,说为什么老是跟他老婆呢,还有安德鲁王子在另外一个桌上,就是这两桌都是我的朋友,我跟查尔斯和安德鲁王子认识很多年了,就被那吴给骗的,

说捐助100万英镑,捐助股票,捐助家具,这就是吴征啊杨澜。然后说吴征有个特别大的习惯,只要是跟别人一见面,这咱法庭上见啊吴征先生啊,只要有男人一个人在他立马离开,给老婆空间,给老婆自由,这吴征真牛啊。然后王子问我,为什么这个男人每次都跟他老婆后边,跟拎包似的,,也不懂英文。我说中国有一句叫“傍大款”,傍大款,啥叫傍大款,你好好学学去。人家他傍的就是张欣,我到今天都觉得张欣比潘石屹强。潘石屹就是小白脸,烂人,满嘴谎话。

大家觉得我喝多了我就不说话了。不说了。

我跟你们聊天呢,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啊,我就是跟你们聊聊天,把我的生命的经历告诉你们。

August 16, 2018.寻找杀王健的相关人赵志国.如何看台.港独立!(连续二)


0-15 riki

尊敬的战友们好,8月16号,文贵直播,今天报完平安了,又想直播了,又想聊天了,(喝水)(哈哈哈哈)效果怎么样呢?哇塞,这一下就上来了这么多兄弟姐妹们,太棒了,上瘾啊,你说对了,小哥怎么还不睡觉,躲都躲不过你啊,你快睡觉吧!(读大家的名字)(亮赵志国的打印照片,一个中年男子带着墨镜,带着苹果耳机,短发)这是什么人啊,谁认识他!马上呼唤!谁认识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相当的牛人啊!!赵志国呀,赵志国先生,文贵呼唤呼唤,请回电话

(和观众互动,念了许多名字)找赵志国啊,担心这家伙消失,担心这家伙被洗脚死,什么死都有可能啊!(念战友名字)亲爱的战友们,在此呼唤赵志国,法国普罗旺斯欧洲旅游老板,赵志国,也是拥有那个无人机的老板,那个无人机的老板啊!这哥们不是一般人,和安全厅的关系很好啊,啊?哈哈哈哈哈!我头几天已经把他错过了,我今天下午开会的时候,发现通话记录里面的一个奥妙,我说马上盯住这个家伙!不要错过!大鱼!!!新西服啊!看看,这是新西服,好!舒服!新的啊!得显摆!必须向战友显摆!必须得显摆!亲爱的战友们!!!

(念战友名字)很少带金色领带,我收藏了很多,但是很少带,大家好!头像怎么是反的?不会啊?!亲爱的战友们!寻找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还有,我们的那个翻译,翻译呢,本名有可能叫周田,法国孔子学院的,谁认识她,和文贵联系,或者和sara联系,非常的重要!哎呀,这个,咱们先聊点别的,我简单说一下,大前天吧,3天前,我时间不一定准确啊,在哈尔冰,京哈高速公路的一个收费站,大连政法委书记,于德泉,于书记,检察长吴喆,带了36个警察,荷枪实弹,把我们公司副总,贾鑫和夫人,还有4岁的孩子3岁的孩子,当场绑架到大连,现在还没有消息,

听说是去准备20号的开庭,开庭叫强迫罪,政泉强迫民族证券还有共产党交易罪,然后呢把我们几个副总也都弄回去了,大家知道,就在昨天我们在开会的时候,那边在排演,电视直播前,律师先出镜,律师不是我们请的,都是他们请的,然后所有的证人和我们都没有半点关系,所有的员工都给我发了信息,有些人都做了证,我现在不能一一展示,都签下了上百页的白纸,这是在大连20日,即将直播的对文贵的以黑治国,以警治国,以假治国,假的骗局,

完全不合法的这么一个审判会,还有一个,我这今天我还真是刚跟他通话还真记了一下,这个,马建部长,安全部的马建副部长,所谓的那个视频,说我的那个,很多家人被抓,他的姐姐叫马玲,弟弟叫马彪,还有马建的外甥叫付什么,姓付叫付什么,还有马建的司机,秘书,多个家人被抓,昨天,有一个人和我发来了一堆文件,这个文件就是逼迫他签署,这个文件就是证明文贵曾经给他们送过一箱子一箱子的现金。他亲眼目睹,结果这个人呢,没办法,

家人被抓了,自己也被打个半死,就签下了他们已经写好的笔录,但是这个人跑出来了,哈哈,跑出来怎么着呢,就把他的文件给了我,并且愿意来美国作证,证明他是被刑讯逼供,说的假话,为什么呢,他是香港护照,他的护照可以证明,他让签字那一天,他故意的没有说出来在境外,那会他在哪呢,在塞舌尔,他所谓的见到了郭文贵让我的司机送进了几纸箱给马建部长家,

部长打开之后发现全是钱,还打开看了看是什么钱呢,美金!人民币!欧元!全有,他说故意没和他们说自己当时在塞舌尔,他把那个塞舌尔的护照信息发给我(文贵)了,我特别的感谢,这是马建副部长被抓以后,家里人,唯一一个和我联系的,就直接和我联系了,让我很惊讶啊!!!很惊讶啊!!这马家有人才了!你不反抗不行!!

所以啊战友们,这说明了什么,盗国贼疯狂了,4 5 年了在搞这个案子,陷害,按照财新胡舒立这个女人,天下最坏的狐狸,女狐狸,它的报道,这个张越和我好的都不行了,我的钱好像都来自张越似的,张越被判了有一个字和我有关系吗?你跑了微信的棱镜,下面说张越被判了没有一个字和郭文贵有关系,下面说(可能)把你的预测,你的可能造谣都放在后面去,你造谣啊!胡舒立啊!

你这个女人太坏了!你和烂杨(杨澜)吴征,怎么这么坏啊!中国人怎么能出你们这种人么,你不是说张越给我多少钱么,张越为我伺从么!我见张越从来是张越先生,张越兄,有时候开玩笑是越少,我们相敬如宾,从来没有说我命令他,他命令我,你编那个谎言,不就是李友和你说的么,结果,胡舒立,呀财新那,你竟然派你的记者,啊,去到了马建副部长的
家人,所有死过人的坟上采访,你就爱采访人家祖坟,这个胡舒立,吴证,这些坏人,

在中国社会上自称为精英,你到今天不交代你和李友什么关系,你俩人不认识,有没有投资关系,有没有男女关系,李友的私生子为什么你帮他办身份,咋回事,你到现在也不给个交代,你到纽约来告诉我,你告啊,你撤什么案子啊,Bruno Wu ,哎呦,你和吴征采访,我今天看吴征采访你的时候,拽那个小手,我都恶心,你知道吗,真的,那手太恶心了,狐狸之手,现在你不是给习写信,你不是和纽约时报好么,打击日本么,在南海问题出力,

现在你出了这么大丑闻,昨天法国来的哥们说:我看了你视频之后,我上法中基金会看了华镔,那个网站上,太有意思了,一年前,2017年5月的时候,就挂上唯一一个和中国一带一路没关系的新闻,就是胡舒立起诉你(文贵)告你,在纽约,哈哈哈哈,这个世界太小了,一年后,王健同志,也是你胡舒立的好朋友,胡舒立你又宣传了,“冲山坡,冲山坡,在家人的见证下,冲山坡,然后拍照死,然后死在医院里,死之前还脚疼。胡舒立女士,你的脚疼吗,

还是你有这个经验,你怎么这么会编瞎话,现在王健的尸体在西雅图,你怎么不采访采访,你干嘛编成冲山坡死,还在医院里,在哪个医院呢,什么医院呢,谁见证的脚疼死了。法国哥们和我讲了一句话,他去问了很多法中基金会的人,说这个华镔,经常吹牛!

15-25 拿得起

最后得到什么呀——回去以后?不行贿、不,你什么也得不到!行贿、犯罪也不等于你能得到。

 

这才是整个华人圈的悲剧!现在整个华人圈都“爱国”,你爱的是哪个国呀?谁是你的国?人家不爱你呀?那以色列人为啥伟大呀?回到国家了,进国门第一句话,这是我们的国!你第一权利就是批评。你首先得要批评,你爱这个国、你认这个国,你才说你奉献,做你愿意做的事儿。我们这个国是什么呀?你只要是长着黄皮肤,你在中国出生、长大、有亲戚的,你不爱这个国就是灾难,你就是我的敌人。你不给我钱你就是敌人,你不把你的女人送给我你就是敌人。这什么流氓啊?这是国吗?这是流氓国!!

亲爱的战友们!这才是事实啊!人家陈浩天(香港青年)那孩子,说人家没水平、无知。他咋无知了呀?大家——你们问问良心,大英帝国统治香港百年,有没有港独?多了去了港独!怎么着人家了、怎么着人家了?

那台湾的今天。我为啥不愿意讲啊?台湾已经不值得讲了。为了那点儿钱、为了那点儿利益,都不要脸到极点、到家了!就是骗选民。但是,可悲的是,台湾选民也愿意被人家骗。这就是我们海外华人,给那些骗捐党、民主党、民运、民主人士,六四的——打着“六四”血馒头的人骗捐。千年如一日、三十年如一日,骗来骗去。从来都成功,没有失败过。

谁挡了他们的路他骂谁,谁挡了他们的路,你就是共产党的特务。然后拿着共产党的微信来募捐,悲剧吗?台湾也是这样,一次次的,都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但最后一分钟,都被人家操纵了。所以那叫——操作式的民主、金钱式的民主,他不是真实的民主。太过份啦!台湾这爆料,说老实话,你那个柯比——柯文哲,连句人话都说不清楚,噜噜、噜噜!什么呀!你能干啥呀?你说你能干什么呀?

台湾的帅哥美女,天下华人圈里,我认为是最多的,台湾的知识分子是最多的。中国历史的精华,保留最多的就是台湾。你到台中、你到花莲、你到高雄,那高雄的鸭子,那饭做的,吃的你好到没法想象!你到了台湾你才知道,中国人的文化这么伟大?台湾的美食那么好!我说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文字、饮食、建筑,三大文化。你看台湾,哪样不比大陆好啊?你到台湾看完,你会发现,我们根本不是中国人。我们是——中国淫、中国垃圾!就是说共产党把我们变成垃圾了!你到了台湾之后你才知道,我们是——中国人!伟大、五千年历史。

可悲的事情——在那个地方,一帮谁管着?就是台湾是个完美的、现代的劳斯莱斯,劳斯莱斯是古典的——中国五千年文化。现代版了——开车的是谁呀?开车的是柯比!你说这台湾有救吗?柯比压根儿就(不是司机)、拖拉机都没开过。天天在那里胡说八道地,真的!柯比连给李登辉、陈水扁擦屁股都不配!包括那个陈菊。啊!你说那蔡总统,我认为五个蔡总统也赶不上一个陈菊,人家陈菊这个女人不简单。陈菊、陈水扁、李登辉那是有料的人、有本事的人。

说得出、拿的出、有本事。什么道——什么黑道、白道、黄道、绿道,都能跟你玩儿得起,啊!你看这几个人,什么玩意儿啊这是!嗯!你爆啥料啊?我一爆——那柯比肯定输!但是柯比输了谁赢?大家都知道,就那几个人,那几个人比柯比还烂。很简单,我就把柯比、中央里边统战部,把柯比给他们说地话、写地那个报告——给国安委的、给习近平的报告给你拿出来,我百分之百保证你们不敢说是假的,你柯比就再见了!但是,再见了又干啥呀?我哪天可能又成为罪人了,为什么?人更烂——上来的!

所以,台湾这个爆料啊……(表示无
奈)。台湾《民视》非常棒,台湾《民视》节目做的啊,说实话,我不敢苟同,啊!抓不住重点。我觉得台湾《民视》最棒的人就是曹长青先生,曹长青讲的——外人呐!外人呐!没人理呀!都说曹长青先生极端,他一点儿都不极端。他极端什么呀?所以,曹长青先生(关于台湾)的很多观点,我是非常非常佩服的、非常佩服的!我不愿意讲,我哪天讲讲台湾的问题吧……哎呦!台湾我太熟了!太熟悉台湾啦!

我的成长,没有台湾、没有香港,没有我的今天。没有香港、没有台湾、没有美国,绝对没有我的今天!这是我的话。然后,没有台湾、没有香港、没有美国、没有日本——没有我绝对的今天!啊!我第一站出国去,我去的日本,那一下傻眼了啊!那是叫鸟王——蓝鸟王、尼桑、皇冠,皇冠——丰田,感触太深了!
到台北,哎呦!那台北简直是神境啊,天堂一般!现在已经是……台湾快变成地狱了!

曹老师……跟他们比不是甩几条街,曹长青老师那是在真正、真正的最好层的。台湾弄的那都是垃圾、垃圾。啊!没法比、没法比。比——都是对曹老师的侮辱!

那时候到日本去,蓝鸟——鸟王,哎呦——这儿好!丰田——皇冠,哇塞!厉害。

所以现在——你说台湾爆料,我也有好几次想爆,唉!我爆他干啥呀?啥时候陈水扁上来,我爆他一下,爆一下——让陈水扁上来啊!陈水扁先生,陈水扁先生你有种——你别台独,你先宣布不台独!但有条件的不台独。你说有条件的不台独,你就牛了,啊!有条件的不台独,这是一个。

第二个:修改台湾宪法,从此台湾不再谈台独和这个台统——就是大陆的“统”。不统、不独的宪法,什么意思?有条件的。只要你不打我,你没有军队进来,我永远不允许谈台独。谈台独就是犯法的,共产党就怕你这招,他就不能再操作这个话题了。再一个你做什么?宪法明确规定,不谈什么,一个中国一个台湾,没了!把一中一台这个事儿给他干掉、废掉。谈什么?——
“大中华”。大中华可以——民进党、国民党都可以回去执政么!大中华,大中华概念代替(统独)。只要是,我们哪、任何地方都是大中华,啊!我们也不谈“一中”、也不谈“一中各自表述”。只要是把“大中华”弄了,就让共产党,没办法再搞这个“民族主义”了,没办法再糊弄十四亿中国老百姓了!

第三个:台湾有条件的,保持一定的国防。

然后,最后……台湾最大的、唯一能赢的招——台湾全面开放。欢迎什么?欢迎来台湾——就是所有的,美国、欧洲、日本这些国家投资,最优惠的政策,比本土企业还优惠。然后,把台湾的企业推到那些发展中国家去,然后给他更优惠的政策。啊!这几样一弄完,经济不靠大陆,没有什么“一中各自表述”、“九二共识”。然后就是“大中华”,这个不是民族——把民族的问题给他拿掉。

然后,再回到一个“统独”问题,台湾不再……谁谈“统”、谁谈“独”都是犯罪!什么情况下——只要你外国军队进入我台湾岛,设定个条件啊!包括你解放军,包括任何岛外的军事力量进入台湾——台湾自动独立!只要是有人说,把台湾的管制权拿走——自动独立!台湾的银行系统被人摧毁、被黑客攻击——自动独立!台湾司法系统的人被抓走、被逼迫——自动独立!在这之前,平常不允许谈统,谈独。谈独、谈统——就是犯罪。没了吧?没独、没统的操作,没有民族(主义)的操作。没有台湾的——所谓大中华民族啊,没有大陆和台湾的分别。然后,经济上不依靠大陆,台湾永远——千年平安!千年平安!否则你永远不得平安。我太了解共产党了,你这招一出,习近平傻眼了!他敢再跟你弄什么?

我承认你大中华呀!一个民族哇!一个民族我有什么不对的呀?啊!一个民族!没有什么“一中各自表”,从立《宪法》那天起通通结束。

25-35 小丽杨

但是从陈水扁开始,修改宪法,让你儿子陈致忠当总统。因为你判过刑了,陈致忠上。陈致忠就是你的代表人,啪,上去修改宪法。然后统独的问题,就是犯法。政治问题不给碰,经济上彻底的开放。台湾以后最厉害的是什么呀?国际化,通婚,跟外国人通婚,越通婚越好,奖励跟外国通婚的孩子免费教育,什么都给她免了。只要到其他国家做生意,不但免税,银行贷款支持,就是把这个经济别依靠大陆,你依靠共产党就完了。最起码六成不依靠大陆,

经济上独立,你人格上就独立,民族上到此切断,永远是中国人,再也不骂中国人,永远中国人要团结,然后再回到统独问题。谁也别谈统独,别浪费时间,别在那里操作利用。但是,任何其他国家的军队,包括人民解放军进入台湾,我自动独立,就这样完了。现在台湾在想啥呀?选举!你选举啥呀,我滴妈来,你选的那些人,你选的那些人,谁选上都是一个样。讲个笑话,土豆一,土豆二,土豆三,搞选举。选土豆村的村长,都以为土豆一会赢,但是土豆三上,说了句话,实际上咱都是土豆。都是土豆,有什么了不起的呀。

我们要想办法把这个土豆村的村长变成,香蕉,也能参与,苹果也能参与,菠萝也能参与,甚至是鲸鱼也能参与。只要对你有利就行。台湾的总统选举有什么用?选来选去都是土豆,土豆的英文名叫什么?Potato!改个名儿,Potato,最后发现都是土豆。土豆一没选上,Potato选上了,最后发现都是土豆。哎呀,今天喝多了,榴莲也参与对呀,选出来的榴莲多好。你看台湾的吕秀莲,你别小看吕秀莲,那吕秀莲可不简单。那吕秀莲比蔡英文强太多了。

那吕秀莲上去肯定不会让你这么孤独,这算什么嘛?蔡英文人不坏,人很好,但是干啥了?现在全世界这么好的形势。我在华盛顿见过很多美国的高层,一说到台湾的时候,他们就摇头。一开始不给他的时候要,给我这个给我这个,你给他的时候他就退缩了,哎哟,太多了。现在蔡英文是什么呀?回去的时候端着,我啥都不缺,私下里是什么呀?我啥都想要,谁都不得罪,这是什么呀?就是官本位嘛。全世界对台湾最好的机会……当然,这里面有文贵的功劳啊,班农,去年出去访问,去日本去台湾,想见蔡英文,跟蔡英文联系,蔡英文说我不见,不敢,这就是蔡英文,把班农给气的,气懵了。保密协议注意,对对。

马英九他绝对上不了,有我在,他百分之一万上不了,我向你们保证。马英九要是想上,我,就一定放马英九的小视频。马英九你听着,只要你想上,我一定放你的小视频。那绝对管用哈,你绝对上不了,不可能。马英九,你知道我说的啥意思?不信你就试试,有种你就试试。马来西亚会出大事儿,这位战友你放心,马来西亚最后一定是我们这边儿的,走向更加法治,更加公平,然后逐渐走向民主的时代。委内瑞拉一定是脆断,下一个突尼斯,非常惨。

马英九肯定没戏,我跟他无仇无怨,就是他太亲共了。买马英九,你要是现在敢挑战共产党,我绝对不放你小视频,我把你小视频都还给你。土耳其肯定是灾难,肯定的啊。马哈蒂尔这个人还是可以信的,这个老头是有理想的,有信仰的,不要小看了他。战友夸奖猛鬼,不要夸奖文慧,我这个人没文化,不懂政治,口蜜腹剑,啥都不行。战友们,这个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就是高看自己啊。陈良宇觉得自己是下一任总书记了,最后怎么着,进监狱了。

薄熙来怎么着,认为自己要当政法委书记,进常委,最后当总书记,最后进监狱了。人这一辈子,千万别做死,做死都是自己做的。我再解释一下,什么叫做披着羊皮的狼,披着狼皮的羊。披着羊皮的狼,就是伪君子,口不对心,狡诈阴险。我肯定不是,我最恨这种人。披着狼皮的羊是什么意思呢?自己很懦弱,然后装作很吓人,装作很懂很厉害。就是海外民运者这种的,什么夏业良啊,屎锘呀,韦屎啊,动不动就我找检察官,我找大法官,我找FBI。

个个都以为FBI是他亲爹亲爷爷。唐那个时候跟我说,我给川普总统打电话,安排他跟你见个面。乱伦彪,动不动就说我告你,我代表中国民权。这叫什么?就是披着狼皮的羊。文贵绝对不是披着狼皮的羊或者披着羊皮的狼。坏的狼和坏的羊我通吃,好羊和好狼我供着。我是上天派来的打假的,文贵非常非常享受的,就是打假天使。假的,不管你是哪国的,还是哪派的,只要你是假的,像台湾的马英九啊,还有什么柯文哲啊,通通打假,什么刘特佐啊,孟建柱呀,呀,王岐山啊,通通的,只要是假,我都会打假,我带有上天的使命,打假。什么披着羊皮的狼,或者披着狼皮的羊,对不起,跟我没关系,披着狼皮的羊要想把我当成一个好欺负的,是不可能的。

35-最后 亮亮

你要想把我当成一个披着羊皮的狼,好欺负,是不可能的。你要把我当成披着羊皮的狼,装成伪君子,那就不是我了,我装也装不到今天。是不是啊?

文贵没钱了,文贵没有性能力,郭三秒;文贵大骗子,文贵满嘴跑火车,文贵欠人家钱了,文贵是白手套——现在又出来个皮手套,又当皮手套了。所有这些都用时间历史证明了,第一郭文贵是唯一一个大陆的生意人,我敢说,郭文贵的每分钱都敢经得起全世界的调查。

第二,郭文贵没在大陆拿出一分钱享受今天的生活,我要今天从大陆拿出一分钱享受生活,我郭文贵天诛地灭!谁敢说这两句话?第三,大陆共产党查我从郑州查到北京,抓了我多次,没查出我任何犯罪。所有今天对有关郭文贵公司的审判都跟我没关系,对郭文贵的审判,他没拿出一张证据。

恰恰相反,他们所谓的重庆的郭文贵和陈氏兄弟的语音,假的,然后贯军孙瑶

姚庆那些录像视频,我说是真的,海航的信息是真的,现在王健之死我说的是真的。我对共产党的爆料到现在无一人拿出证据来,在法律文件前证明我是错的,是假的,一个都没有。

这就前天,有一位美国西方大记者问我一句话:郭先生,我能问你,他说很多人怀疑你说的是假的。比如说马航事件,你说的大多数都是真的,但是马航事件很荒唐,你怎么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我说那我请问你一句话,那马航事件你跟我说什么原因?他说没结果。我说你没结果前你凭什么说我是假的?我说你shut
up!你都不知道马航现在有什么结果你凭什么说我说的是假的?全人类没有一个人敢说,你告诉我真实结果,我证明我是假的,你有证据吗?没有。你有证明吗?没有。事实在那吗?没有。那你凭什么说我是假的?我说你shut
up,立马shut up!然后我说你get out, 滚出去!立马把他轰出去。就这么简单。

我说只要你能找出现在从郭文贵爆料从开始到现在,又说一个,那时候你说你是美国公民,美国护照,可现在发现你没有美国护照。我说你验过我护照吗?你验过我护照吗?你有权利让我出示护照吗?没有吧?没有我说你闭嘴。就这么简单。

共产党说了百分之一百的假话你不去问他去,你来质询我一亿分之一的事情,你不是用心险恶吗?什么叫做新闻报道搞平衡,你平衡个屁啊你平衡!什么叫平衡?你就是为了赚钱平衡嘛!就是50%买我的广告,另外50%也不能失去吗?你不能得罪90%的人不买你广告嘛!什么叫平衡?这是灾难!这是民主社会的灾难!

然后我说你们HBO的采访我,采访完了,最后一句话,证明郭文贵那个房子apartment
67.5个million。我花了82M是真是假?我说是totally, totally,你不说totally,你说我买时只花67.5M。好嘛!PAS到法院告我的时候说,郭文贵本来卖房子88个million,现在降价了68个Million,说这小子要洗钱。你说这还有天理没有了?结果我跟那律师说什么?我说你告诉我,到底HBO说的67.5M高呢,还是现在68M高呢?我说我68M我还能拿回来我做的押金的20个Million,我是88卖掉的。20个million 相关的费用啊,税费等等。

所以说,战友们,要有自信。你只要说的都是真的,你啥也别怕,真的走遍天下,假的你绝对逃不过人家,早晚一天得戳穿你。然后给我弄一个水晶杯喝咖啡,以为我老土,现在他成了笑话了。看看这个水晶杯喝咖啡是土还是洋!对,我就是老土,我农民,我口腹蜜饯,满嘴跑火车——我这嘴里跑火车我还发财了呢我还,我给战友们一人送一个火车。

(读网友留言)所以战友们,这个人呢,得活出个真实,对得起自己的命,对得起自己的命。你想想王健,一个月前啥样,一年前啥样?人这一辈子最大的就是活得一个真,对得起自己,别坏了良心。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今天就到这吧。这个直播到此为止,今天是高兴了。

我现在一起和大家祈祷。为14亿人民祈祷:(闭目合十)

佛祖菩萨、耶稣、穆罕穆德、万佛、万神啊(实际上我认为都是一个神这是我的原则啊,我认为都是一个神,一个名)万佛万神上天的神灵:庇佑14亿人民早日推翻共产党,让中国人有宗教的自由、信仰的空间,让中国人能知道更多的真相,让中国人亲近善、亲近真、摒弃恶、摒弃假、让中国人民不为食、不为钱、不为利、不为名而生存,而是为了自己的信仰愉悦欢喜。让中国人少一点假粮食、假药品、让中国人少一点共产党的操控,早一日远离共产党,赐给我们所有人力量,让共产党远离中国,让中国有一个“民政府”
而不是“家、国天下”。让中国人民有选择信仰的自由——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道教、任何教。在有法律有人性,没有利益影响的宗教的环境下,得到更多的愉悦欢喜。让14亿人民都有更快的都能知道法律就是上天给我们的戒律,依法生活、依法信教、依法生存、尊重别人。让14亿人民,世界人民能共处,互相尊重,成为全世界上最喜欢的人,

最欢喜的人多一些利他之心,少一点自私,让中国人成为对地球环境最多的贡献者,而不是毁坏者,让我们替天行事、替天办事、替大自然办事、解决问题,而不是制造问题。让我们所有的战友们,我们今天国内的战友们,能尽快地破掉这个心中的贪嗔痴慢疑对我们的束缚,让我们早日的自然的不流血的推翻这些伪类、共产党和这些骗子们,成为世界上和平的力量。

让我们所有的追求喜马拉雅法治、民主、自由革命的战友们家人健康和谐。愿我们战友都能孝敬自己的父母,疼爱自己的兄弟姐妹,特别疼爱自己的爱人,抚养自己的孩子,要向上天用良心保证,用真、善、美、诚来教育自己的后一代,让我们不愧此生。阿弥陀佛。谢谢所有的战友们。

我一说到这我就想哭啊…文贵是个泪男,太多激动。嗨…我们中国人活得太可怜了现在。(文贵哽咽)亲爱的战友们,愿你们彼此相爱,彼此关心,不要在传播罪恶和痛恨。不要像共产党一样传播矛盾和罪恶,罪恶、挑拨离间,制造矛盾。

谢谢了所有的战友们!好吧,我希望我们不是仅仅停在口头上的祈祷,而是用自己的身心去行动,让自己不要成为动物中最低级的那些人。传播爱,传播关心,多利他。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