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4日星期二

文字版:郭文贵谈是否停止王健被杀新闻发布会 来换取员工和哥哥的自由!

来源:战友之声,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文字版:2018年9月2 日文贵是否 应以停止王健被杀新闻发布会 来换取 和哥哥的自由!

0-20
文竺

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9月2号,你们健身了吗!文贵刚健完身,刚健完身,冲了个凉,冲了一下,赶快过来直播报平安。

与战友互动中······

昨天是不是休息好了呀,今天咱大聊一下子好不好啊。敞开了说,这是谁啊,谁叫敞开了说啊。今天我是七点钟起床,七点钟起床啊。加这个加这个啊,这样的话他们监控不了。对。咱现在玩儿点儿高档的啊,盗国贼还解决不了呢。你要是能把这解决了,郭文贵就不爆料了,就不爆料了。

敞开了聊,敞开了聊,这谁说的啊,这谁说的啊?風滿樓大哥,啥叫豐滿樓大哥,人家風滿樓是我妹妹你知道吗?是和Sara双胞胎你知道吗?郭文慧的双胞胎。

刘强东被抓啦,是吗,没听说。木兰来了,木兰啊,嘿。聊个七八九个钟,这有点儿忽悠了。我聊十个小时,我每天都要开十二个小时十三个小时的会,没有问题啊,那你们,那受不了。

哎呀,有几个特别不好的消息给你们分享分享啊。

前天晚上我很不开心,很不开心。发生啥子事呢?就是在法国呢有一个好朋友给我打电话。打电话的时候突然说,你跟这人讲两句。一讲,郭先生你好,我是谁谁谁。我是你的战友。我说哎呦,您这么大的人物啊,能和我这哥们儿坐在一起。他说你看你这哥们儿今天,旁边一帮小姑娘,啊,都是小姑娘。

就我一个人傻乎乎地在这儿给他买单来了。我说你怎么能跟他认识呢?我说这个人是我哥们儿,是投资者,他这个人啊特别好,就一样不好,就是一天寻花问柳。我说你离他远点儿,别跟他掺乎这事。

但是这位朋友就说,他说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就是被某某某民运人士,那个人在一年前说要挺郭,还跟他私下见面,然后说搞什么私人企业家什么会,然后在华盛顿又跟他见过面在纽约跟他见过面。这个人就给这位民运人士支持了一百多万美元,啊,一百多万美元。结果好几个私人企业家给他介绍了,啥事也没办成。他说我这钱给他也就算了,只要你挺文贵。

他说最近我也发现,他根本不是真心地挺你。他也没骂你,但也没挺你,承诺我的事也没做。关键介绍那几个企业家全没办成。杨建立,绝对不是杨建立啊,你们别瞎猜,这个绝对不是杨建立。杨建立先生没有这个,没干这个事,这事跟他没关系。所以呢我特别特别难受,就是跟我完全素不相识的战友就这样被骗了。

另外一个就是加拿大的一位朋友,当时请郭宝胜,袁红冰,赖建平,这个人很大方很好。见了郭宝胜给了他几万美元。头两天你没看见路德先生了,曾红先生去了也给了几万美元,也给了几万美元。然后呢就现在很多人都围上去了,都想骗他。头两天竟然是有关部门找我,说郭先生你有没有同意这个人那个人到加拿大向这位先生要钱啊?我说我不认识啊!

但是这个人说你知道吗我们正在办一个案子,这个案子的相关人最近正在策划一件事,就是到加拿大去找你这位支持者,他们有完整的计划骗钱。他说如果你跟这人不认识,或者你没让这几个人跟他联系的话,他说你应该站出来说话。再一个呢我们在法律上在调查这些人在其他假政庇的案子上,在法拉盛,啊律师。说这个人是个惯骗律师,一向搞假政庇。

哎呀,我昨天晚上抽了三根雪茄,嗓子冒烟。哎呀,这个气得我呀,我真难受。加拿大这位朋友如果你看了这个视频,我求求您老人家了,我求求您了。您这就是自己挖坑往火坑里跳呢。你说这相关部门找我的时候,我一脸的蒙X,我一脸蒙X。你说大周末的人家来找我。人家说就跟我谈五分钟,结果跟我谈了二十多分钟。这个人这个人啊,人家是计划好了骗你。

等到一定程度给你挖个坑,就像赖昌星似的到时候给你弄回中国去。   求求您了,千万千万战友们,不要再说以支持文贵的名义被这些假民运假民主骗子骗钱。郭宝胜这个烂人,你看那个袁红冰海外这些民运的这些人士,还有那个吴建民,这些骡子的后代。他说我很难受啊,在欧洲这个哥们儿,你说咱们这么重要的战友,大家耳熟能详的战友,你都不知道他多有钱,当然他早就出来了。超有钱,竟然被民运人士骗了一百多万美元,其他几个私人企业家先后被骗几十万美元。你说这还了得了嘛这玩意儿。这还有天理没有了。

然后昨天我看到这个烂宝胜说找了俩律师,我就怕郭宝胜袁建斌啊这些人不出手,你不出手我没机会,你出手了我有机会了啊,就怕你不发推。你发推了就好了,你不是找律师了嘛。那么为什么这么说呢?你看袁建斌啊,我刚才发了个照片,在VOA当年说,他是当时请傅希秋牧师,傅希秋牧师帮他找了国务院的人,找了希拉里特批,解决了他的政庇问题。然后又把自己四岁的女儿从国内救出来。诶我说袁建斌中国人,

他有在美国的四岁女儿,那你咋从中国救出来我咋不知道呢?就这个问题我向国务院好多人打听了,他们说没这个事儿,绝对没有。这就是悬念。我们告袁建斌的时候本来在加州法院,他一说他是美国公民,我们立马移到最高院。最高院管辖可以说因为你不是美国公民让你到地方法院去,他也可以管,不是说不可以管。但是有很大的概率他一定会问你,你是哪国公民。因为我知道袁建斌他是假的,他不是美国公民。他原来公开说在法院他说的,我是美国公民。到了高院他必须说我不是美国公民,高院立马“啪”打回来,打到加州法院。前天,袁建斌你收到了吗,你不是吹牛吗?我在加州法院已经把你又立上了。

这就是文贵的钓鱼的本事。文贵打了几十年官司。我这些年就是跟流氓,盗国贼,律师,法院,我就干这事了。我这就是为什么坚持依法治国。你跟我搞这套,搞假的,你忽悠我呢?怎么样立上了吧,“啪”到了加州法院。袁建斌的信用在美国现在是“0” 负0。这就是你袁建斌那智商,满脑子是痔疮。你跟我扯这个,就你那不洗脚丫子劲儿。好,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是一个我要求法官到高院审,证明了袁建斌撒谎,又回到了州法院,地方法院。这是一个绝对经典的案例啊。同时,袁建斌说自己是美国公民,还有女儿当时被国务院救,傅希秋牧师帮他,然后出来,在VOA上的直播视频。这个证据你弄不了,还有你发的推。咱在法院见。袁建斌,你忽悠吧。

这是袁建斌。第二郭宝胜。郭宝胜前天发推了,一直以来郭宝胜没有律师,找了一个没有律师资格的咱们中国人,在那儿瞎忽悠。诶他不去到法院,去应诉,他干嘛呢?这就是这些民运人士假的混蛋们假的不要脸到了极点。他干嘛呢,他给我律师发函。你天底下你听说过吗,他挑拨我律师和我的关系。说你要找郭文贵要钱,他快没钱了。你说这跟谁一样,跟韦石一样。你看他们像一个爹生的,所以他们都是骡子的家人。韦石给我的另外一个律师发信,说郭文贵在海外维稳,维民主的稳,你怎么能当他律师。我的律师说我必须告这个韦石,他威胁我的人身安全。

他挑战我的律师资格。律师是为当事人负责的。他是杀人犯我也得为他辩护。竟然你给他写信,你威胁他。你说不要代表郭文贵。现在人家要起诉韦石了。韦石写的信,你这回你不能说是假的吧。你报道了几万条假信息,这你不能说是假的吧。他就告诉我律师说你不要帮郭文贵。

你说这愚蠢的东西。当时韦石一说就是他爹FBI,他爷爷检察官。郭文贵你敢来美国吗?我来美国了。郭文贵你敢跟我辩论吗?我要辩论他不辩了。你敢来法拉盛吗?我去法拉盛,他吓得那个德性。一会儿说我找FBI,我找检察官。你说这个畜生,这个骡子。

诶郭宝胜一样,郭宝胜发函给我律师,说郭文贵你可得管他要钱,要五万美金的定金。然后又给我律师发函,说郭文贵这东西啊,你不要给他管,他既然是,共产党就一定会收拾他的。这就是郭宝胜,他连律师都没有。结果前天“嗙”发俩照片,前尼克松总统的孙子。

还另一位律师照的照片,我找到律师了,白人律师,强烈的种族歧视。更重要的事情,他竟然告诉推友说,你猜猜他是哪个总统的孙子。他以为在西藏哪个村呢?你看看川普总统多大的麻烦,你看他有多大的麻烦,他的对手多了去了。他敢把他抓起来吗?他骨子里面还是共产党那一套,你以为谁有权力就可以吗?别说是总统的孙子,总统今天活着他也没有权力抓人啊!

竟然是郭宝胜到处造谣,说谁啊,傅希秋牧师帮他找了人,找了这两位律师。然后已经找好了法院,他住的地方,叫弗吉尼亚那个法院,他那个区的。说那个法官,最后一任了,傅希秋牧师已经跟他联络好了,这个案子呢郭宝胜已经申请了,这是真的啊,他真申请了。要从州院挪到高院去。要到高院去跟我打这官司。因为这个法官强烈的种族歧视,最讨厌中国人打官司,保证我输,然后总统的孙子还有拍照片那两个律师,代表他,可以赢。

你看看啊,袁建斌是我把他移到高院再移到州院,郭宝胜是从州院移到高院,开始没有律师,后来找了总统的孙子找了律师,而且推出了照片。我看到这照片的时候我就“噔”高兴了,就怕你不出手。你强烈地干预美国司法。你提前预制定法官,然后你说这两个人是你的律师,我们已经叫律师(因为周一是美国的假期),我们下周我们律师决定到他家找他去,到他家找他去,拿着照片,郭宝胜说的,你代表郭宝胜了。

走着瞧。这就好玩儿了而且你说这是总统的孙子,你提前干预司法。而且你现在还没把案子移到高院呢,你就说了,这个案子移到高院,高院这个法官一定判我输。那我们就提前找这法官去,说法官人家郭宝胜都说要移到你这儿来,然后说一定让我输,那我就提请到你这儿来认输吧。好吧,宝胜,中不中?就你那点儿痔疮的智商,郭宝胜你在这儿要饭都轮不到你,你当骡子的后人都不配。你只能打着郭文贵的名义骗点儿吃骗点儿喝。

所以加拿大的这位朋友,我听到这事我很不高兴。你不要因为文贵再被骗嘛,你还在给人家捐钱。郭宝胜到处散布你有钱。所有这些海外的假民运假律师,这要你的命啊!你看我一再呼吁,你不要这样了嘛!

结果郭宝胜强烈的种族歧视,他拿着白人律师,推出相片来并且说是总统的孙子。昨天下午班农先生又在我这儿跟我开会啊。我说班农先生你认识这俩人吗,这俩人要告我们。班农先生笑得不行。中国人怎么,把法律当成什么了!他说这美国的法院······他说我班农被叫去问话的时候,我看不到对面坐着多少检察官,他说全是检察官。他说在美国的法律面前绝对人人平等。

他说川普总统天天发狂,他也没辙啊。他说这人神经病啊,我说他连神经病都不配。然后另外一个我的大律师,我把郭宝胜的推特和照片翻译完给他看的时候,这个人非常恼火。他说这是对美国法律的亵渎。这是对美国整个的司法系统,美国的核心基础的挑战。然后他说我现在就要关注这件事情。我说你先别说。你先关注是谁安排郭宝胜跟他照的照片,介绍认识的。我知道是谁介绍的,我们已经问过了,有人给人家打电话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脸蒙X。

郭宝胜你骗战友们推友们你的招管用,有时候管用,但是时间长了也不管用。骗了加拿大的这位憨厚的实在的挺郭战友,骗点儿钱管用,骗骗西藏的农村的农民,被共产党蒙住眼的人管用。你骗我们这样的人,你开啥玩笑呢你呀。你真是又蠢又坏。

就这两个不高兴的事。战友被骗,郭宝胜袁建斌这种在推特上骚扰性的发推。

另外一个昨天啊,昨天,就在这儿。啊,昨天发生事了。昨天啊跟我太太吵架了。这个也算是好事。为啥吵架呢?这样,前天,我老家一个最好的(朋友)。我太太没朋友,每天早上醒来陪我母亲父亲吃早餐,吃完早餐回我家收拾收拾,再回去陪我母亲父亲吃午餐,或者陪我母亲吃,反正一天得陪两顿饭,晚上回家。几乎没朋友。结果呢,我们老家呀,我们有几个好朋友,跟我太太特别好。你知道我跟国内这些家人啊,员工啊都不联系,跟我嫂子也不联系,我哥在里面关着啥情况我真的完全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但是呢······我太太从来不管这些事,她也不上这些东西,偶尔听听身边的人跟她说说。但是昨天啊,我太太是······从中央公园跟朋友一起遛狗去了,美国的朋友,她们老一起遛狗。遛完狗回来了。把我叫阳台上,跟训小孩儿一样,就问我事儿。诶我说,好像你啥都知道呀。你不是不看我信息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她说,不是。她问,人家王健那事人家人被杀了,跟你啥关系呀?

因为她不懂这些事嘛,她完全不知道。我说王健先生是被谋杀的,是杀人灭口,是被共产党干掉的,严格讲是王岐山。我说他家就住那儿,川普大楼还有这个楼。我说这个楼也给没收了。然后我太太问我一句话,那人家孩子哥哥不管,你管啥呀?我说这是正义呀!

20-30 riki

必须得管啊,下次就杀我了,我为什么心存感激?很简单,庆之你想想,咱现在坐在这,我当年要是不跑出来,没有提前对他们了解预测,我说就是那王健,我连混到那个肖建华的层阶都混不上,就没有机会抓你,直接干掉你,也不会有安邦的待遇,比王健还要惨,而且我被杀掉以后,被定义为强奸犯,强奸累死,强奸死,
马健部长的待遇更不可能有,所以呢,我得主持正义,要有法治中国,她说人家家有爹有妈,有兄弟有姐妹,人有老婆,有孩子不说话,闲的到你了么?

我说诶?你咋回事啊这,她说咱老家,谁谁谁给我打电话,他说能不能不让文贵爆料了,能不能不折腾了,能不能不爆人家王健的料了,
管他(文贵)啥事么,跟他啥关系么,你开什么新闻发布会,这家都被折腾散了,说五哥六哥身体已经撑不住了,人家现在已经到家里来调查,正在给办取保,五哥在紧急治疗室,六哥重度抑郁症,两次自杀未遂,正在医院急救,结果人家说了,你这个弟弟(文贵)就这么在外面胡来,
我们没办法给你继续取保,

所以说文贵,你自己的哥哥家人员工不管,另外几个员工啊,病的很严重了,已经取保,说那赵大健,shan美良都是种病,人家家人也闹腾,你不保,你(文贵)保一个素不相识的王健去,你这是干嘛?太没良心,太过分了,文贵疯了!我们从发生我们家是,跟我们家人,同事说,你们不要管我的事,你们就过你们的日子,这就是为什么裕达,盘古,还有政泉,方正,民族
都能活着,因为我绝不让他们参互,我已经让他们牵连的很重了,包括我们家里的朋友,从来不参与这事,这几乎是第一次,然后说,我父母的身体非常差,我父亲的记忆里越来越差了,我母亲也是,老人家就天天坐的轮椅,说你看看,天天喊着要五哥六哥,人家赵大健的老婆,家里现在也是病的一塌糊涂,员工的家人都是来埋怨,结果你在这乱搞,哎呀!!!!

确实这话听的挺伤心的,你说人家王健的家人都不管,我在这管啥,王健夫人如果你听到了,你是怎么感受的呀,在一个,人家大连的,法院,已经把这个审判,本来是周四以前我等着呢,我等着周四以前宣判,
但是我相信北京正在开中非合作论坛会议,可能要推迟,结果人家说了,暂时延迟了,暂时不公布,不判了,不宣判,等等,所以说,我和我太太说,我说你啥意思,你们的无知就在这,安邦的,王健的,肖建华的,李明的,徐明的,

包括聂树斌的家人,中国上百万被杀的被抓的家人,全都翻了一个问题,相信他们说的话,被他们玩弄于掌中,你还深信,直到你最后见了棺材了,你连流泪的机会都没有了,但是我太太说,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你这一星期别爆料了,别录视频了,,她根本没脑子,没概念,这一星期,哈哈,所以说你看看啊,所以说很多中国人被蒙骗,我真的能理解,我的老婆快和我33年了,她都这样,你说你能怎么办呢,她完全是天然,淳朴的,她和我哥哥比我还亲,

因为他们有时间在一起,我整天在外面没时间在一起,我这嫂子,我太太,我经常看到她偷偷的哭,我知道她肯定知道哥哥嫂子的家事,她也不和我说,所以战友们,我问你们,你们说我该听我太太的么?还是我该继续开新闻发布会,继续爆料啊,为了救我五哥六哥取保,完了这个保存我的资产,不让大连判我资产,如果是你们,你们该咋办?亲爱的战友们,我看看,(和战友互动,读战友留言意见)这边都要停哈哈哈,妥协就死定了,干死他们,盗国贼真没招了,曲线给七嫂施压,继续!战神太难选了!

没有后路!我和我太太说:庆之,你的无知,你根本不懂,我告诉你,如果共产党如果能把五哥六哥能在疾病期间,给人道的依法的取保了,把员工取保,让我们的单身母亲能回家,吕涛被释放,被关的律师释放,依法处理资产,该怎么着怎么着,被骗走的北大那10个亿,光利息就5个亿以上了,他不说,要把资产给了,庆之,我马上用专机把你送回北京。   她没脑子~,我可不想像林教授一样被老婆断播,要是被老婆断播多丢人啊,哎呀,就剩这点地方了(指的是只能在阳台上直播)我太太昨天哭的一塌糊涂,我告诉她,她说,我哭,你笑,你什么意思,你心这样,你变态,你是魔!!

我说,你哭,我也哭,能解决问题么,把第五大道哭成眼泪,共产党就放过你了么,他放过一个妥协的人么,放过一个向他示弱的人吗,他有一次说话算话吗?刘彦平这边来,那边孙立军到华盛顿了,花几十亿美元,几万个遣返中共人做交易要把我弄死,您跟相信吗?那时候你相信,还给刘彦平包饺子呢,对不对,战友们,回到刚才,很多战友以为,挺文贵,拿钱,捐给郭宝胜,支持假民运,求求你别这么无知了,他们要是能帮文贵,就不当流窜犯了,他们就不到处骗吃骗喝搞募捐了,跟我太太一样,他们要是说话算话,那刘彦平来了能那样吗?

所以我和太太打赌,如果你说的能兑现,我记者招待会不开了,爆料不爆了,我天天在家陪着你,当一个天天陪着你做早饭的老公,当个宅男,中不中?我说我和你哭有什么用,我不是不心疼,解决不了问题,
我现在要是哭啊,我就走不到今天了,我早就被灭了,当年在监狱,8弟的事,也被他灭了,被刘志华抓起来也被弄死了,89 不弄死,2003页弄死了,我不跑,我也早被灭了,强奸累死了,出来还相信他们早被沉默的力量,蓝金黄的,假民运什么的弄死一万会了!

30-最后 亮亮

所以呀,哎…我说实在话作为我妻子和我的家人,她已经就是我家人,14岁到我家来你想想。所以说我完全理解。这恰恰让我更理解我太太,她是很朴实的人有爱, 有亲情有家人的人。一个没有亲情没有家人的人值得尊重吗?不值得尊重。但是她的理解和境界是不够的,那是不够的。

所以说,我给战友们说什么意思啊——现在盗国贼,他所动用的力量和动用的一切的手段,是你们无法想象的。就过去两三周来,我欧洲的合作伙伴,真的是那都是很少人知道的,盗国贼的家人,都不是以党的名义,以政府的名义私下里跟我说,文贵这是你别说,这事你别干了,然后我们怎么怎么着,那都是超出你想象的。这说明盗国贼的私生子女在海外的经济利益相关人网络超出大家想像。那真不是开玩笑的。他能找到他们真把我吓一大跳。

盗国贼想尽办法先断财路,最近就是,你不能弄钱出去,所有我的企业现在不是十万了,每一分钱都要经过他批准。这帮无知的家伙,你说郭文贵走到今天能靠你那点钱吗?说老实话,我昨天跟我太太还说呢,我说2014年以后,我想把那钱弄出来我分分钟都弄出来了,我就是不能授人以柄,我的钱来自中国我要打盗国贼,我就敢说,我没有一分钱是肮脏的,没有一分钱是不合法的,他们查了我几年。没有一分钱是来自中国的。这是我的要求。

我那个时候都不拿,现在你给我我也不拿。你要能把我资金链断了,我坐这所有的花销,所有的事情,你见过有什么变化吗?我郭文贵真是说句话,我的基金那不是几亿美元的事,那是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就这点花销一年几亿美元的爆料费那不太简单了吗?现在我也不老飞,那飞机也用不上,就一个船,没什么大开销,一年就几亿美元吧,怎么花啊?没什么花的。

但是盗国贼的无知、愚蠢用一概的招欺骗断财路,断关系造你的谣定你强奸,你是流氓、不可信任,你不就这些招吗?然后政治收买,造假案子。现在正在和第三国捏鼓我的假案子。你以为这个地方的国家傻啊,不知道啊?连民运的想骗加拿大的朋友人家都知道。你的电话你干啥人家能不知道吗?所以战友们,你看看这已经到了我家,到我被窝里来了,这种影响力,到我被窝里来了都。

(读留言)文贵靠什么赚钱的——基金啊?早都赚完了,基金哪,全靠基金啊。所以战友们,我想让你们知道的事情,你们去想想,如果你们是我你们该怎么做决定,这已经N次了,那些伪类们,那些流氓们,说了,你就任何一个人骂文贵的,你看看历史上说过什么话?有一句话是真的吗?找出来一句话是真的我给你磕头。再一个,共产党说话的时候算过数吗?现在跑到我老家去说好多领导跟他们说啊,这个事你要告诉庆枝呀,这个事情要顾全大局呀,顾全大局(笑)。

(读留言)文贵的智慧和才能他们不懂…这话我爱听,他们不懂。对了这,大家还记得,我都忘了,这克文贵的董克文呢?我到现在也没收到你的官司啊!这帮骗子,董克文还有那帮律师,什么谢健生、郑介浦都去哪去了呀?

(读留言)七哥今年不能退,跟他们干到底。他们从来说话是放屁…

(读留言)点我名可以名垂千古啊,好。

(读留言)作文贵家人太辛苦了,承受太多痛苦…对了,风满楼说对了当我太太,当我家人真的是太痛苦了,太幸福了。当年开完18大,我就跟家说嘛:过去你们以文贵为荣耀,以盘古大观为你们的自豪,但是从现在起,这将成为你们的负资产。我那时就要求我们所有家人财产跟我切割,关系你们离我远点,还有一个就是孩子别上社交媒体。我那时候就说这个了。所以说当我家人,既是个幸福的事也是个极为痛苦的事。我不能要求我家人和我一样追求那样的理想,我没有权利,但是我要被这东西影响了,我也不叫郭文贵了,我也活不到今天我也做不到今天。

今天兴奋了。(读留言)习近平问候郭文贵…(笑)谢谢了,谢谢习主席啊!

对了,我刚才发的川普总统那个,那肯定是假的,我告诉战友们,再说一句话,千万不要靠任何人实现我们的喜马拉雅,包括川普总统。再一个,别拿着任何人,就像郭宝胜一样狗仗人势,他是骡子仗人势。他天天瞪眼说瞎话。你看看袁建斌上推特,我就纳闷了,你看人就这点辨别能力没有,美国人你说一次谎,结束了,别说了。你看他天天撒谎,他说话还有人信。那郭宝胜还发推,哎呀我找了俩律师,总统的孙子。你说郭宝胜,你是总统的重孙子也不管用啊!

所以说战友们,要有辨别能力,要有辨别能力。文贵走这条路,昨天我跟我太太说,我说我走这条路,我不需要你懂,我不希望你一定要跟随,我就希望一件事情,,你别参与就行了,你别掺乎,你过你的日子。明天美国假期,今天昨天我要做好多美国资料,今天下午给了70多页资料,让我一个字一个字核对。我做这些资料干什么呢?

就是让中国人实现自己的喜马拉雅,让中国人有法律,就像我的哥哥被非法的关在里面,我的同事员工被抓,然后中国这么多律师,无辜的百姓被抓,都是因为政治斗争,然后这么多人被砍被杀,这么多杨改兰,把自己的家人全杀掉,然后自杀,然后整个中国的社会处在一个没有信仰,没有真善的一个时代,我们必须改变,就这么简单。我必须要去做,必须坚持到底的做。我们招谁惹谁了?

现在中非论坛中国正在搞依法治国嘛?习主席不是刚任命为依法治国的小组组长吗?为啥文贵就不能依法治国呢?对不对啊?所以战友,别糊涂,千万别糊涂,要相信真和善,不要跟假和恶走。再一个这种攻心术,我都见了多少年了。对了,好战友们我今天就说到这了,那面在等我,我要走了,一会太太来给断播咋办呢?多丢人啊!

好了战友们,咱们为我们14亿人民祈祷啊(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佛祖菩萨耶稣基督,穆罕穆德,万佛万神,感谢万佛万神赐予我们力量,让14亿人民早日拥有宗教的自由,信仰的空间愿中国人早日铲除共产党,这些魔鬼盗国贼集团,让中国人民都能得到应有的尊重,让中国人民都能够有更多的真善,愿我们的同胞们都能得到世界上的尊重。感谢上天、万佛万神的庇佑,让我们14亿人民战友们身体健康,家人欢喜,能寻找到更多的清凉法喜、欢喜,能得到更多的尊重愿中国人能创造出奇迹,从经济发展到信仰和思想的快乐。阿弥陀佛,祝愿14亿的战友们几天家人健康,幸福美满。欢喜欢喜,今天能坚持住就是好啊!谢谢!为所有的战友家人们祈祷,真不舍得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