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2日星期六

翻译:李小牧作为新宿案内人(引路人)的李小牧 对毫无根据的谣言和诽谤中伤的全部回应

来源:战友之声,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作为新宿案内人(引路人)的李小牧
对毫无根据的谣言和诽谤中伤的全部回应
20180919日(水)1710

bombuscreative-iStock.

就上次“掀起轩然大波”的专栏 到现在还未平息 臆造定义我为中国特务 并还在横加指责中

大家好,我是新宿案内人李小牧

不少人读了《帮助6岁的中国人在日本申请以后,掀起了轩然大波》的专栏。因为帮助了流亡在美国,并在YOUTUBE上做自媒体主持人的路德的孩子和祖母两位的难民申请后,在网络上成为谩骂和攻击的热点。

有些和我一样的出身在中国,匿名在网上看上去像日本人的这些人,对我的微博,推特上写的中文内容翻译成日文持续加以指责和质疑。被这些内容煽动的日本网民们,愤怒地错以为我真是中国的特务。

接下来我对这些指责逐一进行反论。就像标题所言,任何的指责都是基于断章取义的、先入为主的、有歧视意识的言论。我从1988年到日本开始,在一个拥有组织,也有牛郎、织女的歌舞伎町,我也在这条街道上,与他们一样艰难地生活着,我从不认为我和这些人是没有关联的。

但是我没有因为违反法律在日本被逮捕并起诉过,反倒是有不少次协助过日本警察搜查和破案。

3年前在我作为新宿议员候选人时,我也一直在考虑怎么让在歌舞伎町生活的,男女招待们的权利和社会地位得到提升,哪怕从一点点开始。

[ 飲食店従業員的地位向上~提高在情色店场所的工作人员的社会地位 ] 的口号,是我在三年前新宿区议选举提出的公约之一。但是对我横加指责的某些人却认为在情色街道上讨生活的人们都是要比他们这些人低档,说白了牛郎织女们就是被他们歧视的人群。

下图译文:李小牧的工作是在新宿夜街的案内人,并且在风俗行业做了很长时间,有相当的经验。并且和在新宿的中国黑社会,山口组都有相当深的关系。频繁的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自豪地晒和陪酒女,黑社会的亲密关系。虽然自称为未来,但是却发布这样的和风俗女郎的如胶似漆的照片,是在诬蔑日本的政治。

我针对这些对歌舞伎町不太了解情况的人有必要的说明一下。在歌舞伎町的脱衣舞剧场里,只要花上500日元就可以在舞台上与脱衣舞娘一起拍照,其实这些照片是为了对自己的剧场以及歌舞伎町的宣传,而且脱衣舞剧场是完全合法的。上面所写的发布这样和风俗女郎如胶似漆的照片,我想请问和脱衣舞娘,陪酒女一起拍照片有什么问题吗?称呼她们风俗女,好像她们是非法的一样,这完全是对她们的歧视。

把我和纹身的男性拍在一起的照片进行扩散,据此诬蔑我与黑社会有亲密关系。和我拍照的纹身男确实是黑社会成员,但是我和他见面是与专门写黑社会题材的杂志社的记者一起去的。中国媒体提出:“希望能够采访到日本的黑社会和亚”,让我介绍了日本的亚文化专门的杂志社,总编认识这位黑社会的男性,而且这已经是10年前的事了。

你们还指责我和另外一位右翼的有纹身的人一起拍照的事,那也是和另外一家媒体同时去采访了而已。我平时不太和他们有直接接触,只是作为作家采访时才会与他们见面较多一点。如果说我和他们一起在做坏事的话,难道日本警察到现在还不知道吗?!

既是嘲讽的误读,又是错误的翻译

在转发本人的文章时故意断章取义,引起了人们对“李的本意是为了中国才做政治”的批评,自称继续要做中国人的「李さんの本音シリーズ」是对我批评的人当中最受欢迎的帖。

上面的照片是就我发的“历史上的今天!日本投降虚了!我们胜利淫了!”的中文翻译。也许我发的微博让翻译的人很难理解,其实这条微博是对中共的嘲讽。

首先,战胜日本的不是共产党而是国民党。「我们胜利淫了」是针对(我们胜利了!)的翻译,其中「淫」字的发音在中文中同「赢」字是相同的。窃取了国民党胜利果实的共产党现在是中国的统治者,他们为了持续对中国的统治,持续对网络进行严格的监控,居然这样黄色的照片也可以默认发出而不被屏蔽……所以才能让我的嘲讽帖能成功的转发出来。

这个照片不知道是哪位中国人在网上自己找到后放上去的,不是我的首发。文章的前半部的「日本投降虚了」是针对我的(日本他投降了)的翻译,其中的「虚」字发音像「输」,有「身体变虚弱」的意思。

有目的性的断章取义也是不少

译文:在日本人气爆发的李小牧在街道上被很多中年大婶紧握着双手夸奖他说:“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像你这样酷的政治家”,这样的言语,引发了人们认为他是在为中国人竞选,结果,仅仅以282票的差距而落选。

“这样的言论,引发了人们认为他是在为中国人在竞选,结果,仅仅以282票的差距而落选”的翻译明确是错误的例子,正确的翻译是:“这样的言论激发了他在日本做政治的自信,为什么不去为在日华人做能够做的事呢?”

我在选举中一直在诉求的是,为日本人和在日的人相互理解而努力的事。不光是为了在日的中国人,同样也为了在日的别的国家的人而行动。最终还是为了日本。

在这个世界一体化的时代里,日本也不可能再闭关锁国了,和在日外国人一起生活,相互的理解是必须的。作为桥梁是我成为政治家的目标之一。在日华人当然不是只指大陆出生的中国人,也包含台湾人和香港人。

因为我喜欢日本 所以我成为了日本人

图文也是没有真正了解原文意思的、及被误读的例子。

误解的翻译:“我既不是中国人,也不是日本人。我到死为止说不定一直会生活在这里,虽然我喜欢这里,但这个国家和我没有关系”

正确的翻译是下面这样的:“李小牧假如可以说是歌舞伎町‘主人’ 的话,而他本人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旅人。’我不认为我是中国人,也不认为我是日本人,我只是我。如果我死了,我会把我的骨头埋在这里。至于这个国家是不是我的国家,又有什么关系呢!’ ”

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我的故乡并不是别的地方,只是这个叫歌舞伎町的地方。在我取得日本国籍前我就这样认为了,不管我在取得日本国籍前还是取得日本国籍后,我都深爱着歌舞伎町。因为爱,我住了20多年的这里,而且现在已经成为了日本人。

在以前的专栏里我写过“拯救日本的外国人参政権”一文,虽然结果自己最后还是取得了日本国籍 ,但是我并没有改变想法。取得永住权的外国人也在日本交纳税金,而日本没有给予他们地方参,所以日本难以引进外国的优秀人才。

就日本会被外国支配的煽动性言论,假设名额为38人的新宿区议会议员有一个原外国人当选的话,这个拥有原外国人的议会能造成日本什么不好的影响吗?反倒是这个原外国人会反应出不同的政治意见,能积极为区民做事的。

88年来日本住了10年后,我取得了永住签证。在取得永住签证时,我没有考虑要拿日本国籍。但是在日本连续住了30年后我的想法改变了。

我因为非常喜欢日本,而且除了工作以外也不再回中国了,所以就拿了日本国籍,并希望成为日本的政治家。当时有当时的想法,现在为了参政改变想法拿了日本国籍又有什么问题吗?我在文化大革命中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有想成为解放军战士的梦想,难道现在还必须要我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去当兵吗?

无形中参与了无聊的游戏”

译文:在中日两国的网络上表现了反共立场的李小牧,在上周有那么多日本人在中国以间谍罪被判刑的时候,居然还能安全的回到日本。推特上不能满足我写的日文,那我就将他自己夸耀的话写出来,请日本的各位务必看一下。

李小牧说他住在盘古七星酒店,这个是北京的高级宾馆之一,在那里的高级餐厅里吃了饭的李先生,一餐就花了228万元(约3700万日元),这个是非常惊人的金额,如果认为我是瞎说的请务必看一下。

前段时间,因为作为节目嘉宾访问了北京,我的确是住在了盘古七星酒店。这个酒店是在纽约持续爆料中国政府高官的富豪郭文贵所拥有的酒店。到节目组工作完成后,共计住了2晚3日,费用如上面所说确实用了228万元(约3700万日元)

“在中日两国的网络上表现了反共立场的李小牧,在上周有那么多日本人在中国以间谍罪被判刑的时候,居然安全的回到了日本。” “李小牧说他住的酒店是……这个是非常惊人的金额” 等言论,就因为我能安全的回到日本,你们就想说我是共产党的间谍吗?

确实住的是能看到北京奥运会主会场的鸟巢和水立方的最顶层房间,料理也都是非常珍贵的高级食材,原本我并不知道要花228万元,也没有拿过1元钱。

问题是,郭文貴在北京招待我的目就是为了要贿赂我吗?首先我没有拥有任何的权力,哪怕是支持者减少也要继续声援李小牧的郭,对此肯定有某种形式上的报答的心情,只是听郭说“希望住在那里享受”而已,他大概想通过我住在那里,去享受我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接待服务,来告知世界:中国的高官们曾经是可以经常来这享受、腐败的。

郭文贵和中国政府,特别是和是什么关系,说真的我并不知道。但是郭持续的在对中国高官腐败的爆料是事实,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和海南航空的关系被爆料,同公司的王健董事长在法国不明死亡的事是被世界集中关注着的。从这以后中国政府各种腐败还会被他继续揭露出来。

(参考专栏:中国32大企业「不審死&経営難」和海南航空同样的命运吗!? )

我支持爆料中国腐败的郭坚持不反习的做法,这是他的战略。如果连习一起反的话会,看上去会很酷,但是看看海外民运们的做法就知道不会有任何结果的。

为什么我持续批评共产党,但是我又能安全的回到日本,我只能说,共产党不可能把批评共产党的所有外国人都给逮捕了,当然做对军事设施摄影的明显的间谍活动的除外。如果逮捕所有的对共产党批评的外国媒体的话,那有再多的监狱也不够。对中国批评非常严厉的《日本产经新闻》的北京分社为什么也没有被关闭呢?

译文:李先生,一直打扰不好意思。日本的某秘密部门是什么?以前李先生写的文章没有写过秘密部门的事。只有你帮忙申请难民的主张,到底是什么情况?可以说明吗?

问这个「日本政府某秘密部門是什么」的是因为帮助了流亡在美国,并在YOUTUBE上做自媒体主持人的路德的孩子和祖母两位的难民申请,这个是在路德的推特的留言,为什么路德写了“秘密部门”我不知道,事实上我是在日本政府职员朋友的帮助下办理了两人的难民申请。这也在网上成为了一个炒作攻击的话题。并且这个话题依然在网上持续成为热点。

他只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政府机关的职员,不属于“某秘密部门”,首先日本也没有什么秘密部门。他帮助我只是按照正常的方式申请受理,并且获得批准了“特别活动”签证的许可。

以上是我的回答。重复要说的是我深爱着日本,所以我取得了日本国籍,希望在日本成为一个政治家。作为一个原中国人,实现日中友好是理所当然的目标之一。

在以前的专栏里我也写过:“有被称为海外民运的人,也有居住在世界各国对中国政府进行批判的人,但是他们没有任何力量,表面上看上去很了不起,而这些人让他们去改变中国是办不到的。如果能有别的成果的话,那就是内讧!”

“ 这个小子是中国的间谍”等炮制的诽谤中伤是很严重的事,连续还会有人被诬陷。这种做法就像把无辜的人吊起来杀掉的文化大革命的红卫兵一样,哪怕是居住在,对中国政府批评的人,在心底深处也残留着这种心性。

这种无聊的游戏只是浪费时间,居然还有那么多人相信谣言,特别是被浪费时间的日本人也不少,我感到非常的遗憾!

不假思索,我又无形中参入了“无聊的游戏”,重复的浪费时间,这是最后一次!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