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3日星期一

文字版:郭文贵谈王健被杀新闻发布会的地点及一些安排!顺便聊聊川蔡电话的背后的故事!

来源:战友之声,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文字版:8月30日2018年关于王健被杀新闻发布会的地点及一些安排!顺便聊聊川蔡电话的背后的故事!

0-10 Danica

哎哟!开始了,哎哟哎哟尊敬的战友们好啊,尊敬的战友们好,咱已经开始了,抱歉抱歉抱歉,我这摁一下子,尊敬的战友们好8月30号啊,因为我今天发了几个在郭媒体上发了信息,我去看了这个林肯中心,咱们的要开关于王健被杀的事情,这个发完以后啊,哎哟我这爆了很多信息,有的人是理解错了,说我又搞突然袭击,

然后把新闻发布会搞了,第二个呢就是搞不清楚怎么回事。首先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时间大概在10月11月11号之前,10月底11月11号之前,为什么呢?这是昨天和前天和前几天开会,我们有太多的法律程序要走了,比如说,啊比如说我们这个场地,这个会不惜一切代价,他会你取消啊怎么样怎么样的,我们都已经必须提前弄好,各种法律合同,大家东西都签了同意的。

另外一个现场啊美国这个地方真的是很神奇的地方,这个现场里边的所有的LED、音响、同声翻译所有这些东西是另外一个独立的公司,另外一个现在我们跟纽约的警察局联络好警察的安保,还有特殊部门的安保,这都有美国全是专业的,你想腐败也不行。中国是啥你到哪一贯都是拿钱、送女人、送钱,所以说呢这个很多程序要走。另外一个就是我说了这个文件法律的严肃性,班农先生啊为这个事情已经跟我开了好几次会了。

西装特别好(读战友互动),对了,你们说对了,今天穿这西装是走到任何地方,都是:哎哟你这西装太好了。看来战友们的眼光真是一样,我今天去跟几个地方开会,每个人都是说:哇你这个太棒了整个。看不到我的鞋,我这鞋好,我给你看看,看到没有?看着没有?我这是啊定的LV的每年给我定几十双鞋,这个是跟我西装配的蓝色的鳄鱼的,价钱在一万八千美元一双,我这个鞋来了以后我都先不穿,我有一个这个保镖他先替我穿,穿上两三个月我再穿,

所以这整个都是新的一套,新的一套,所以今天都是说西装好看,这个西装好看了吧,挺招人喜欢,我发现这个着装很重要,今天几个会人家今天,我说你们要做好准备呀,我可干的是共产党,全世界第二最有权力的,最凶狠的这个集团,他们要让你取消合同怎么办呢?人家说哎呀就凭你这西装,人家开玩笑啊,我们也不会屈服的。

好,挺好,所以你要穿个大裤衩子去还真不行,所以咱们中国人在海外啊,真得注意形象。比如今天吧,我在看到咱几个华人,确实这西装啊袖子老长,然后呢那裤子啊什么,穿着有点休闲的鞋,耷拉着,特别不好看,但是呢他还认识我,跟我喊郭先生加油加油,我真想跟他说不好意思啊。What’s
this? Yes 给我来点水(对Karin说)。

美女Karin,新娘Karin,大家都认识你,你也不用回避(对Karin说)。新娘新娘,还蜜月期呢现在啊,蜜月期再长都一个月是吧。所以呢今天呀这个开会之前,就班农先生真的很担心我,很担心我,他说这个开会呀,你不知道西方发布会,新闻发布会这个严谨性,所谓的穿防弹衣不仅是安保的问题,是各方面人家的挑剔,不用担心说记者来不来,他说只要是记者没有不来的,全世界太多人要来了,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发布会由班农先生主持,

我说你主持啊你主持,还有几个VIP,那天肯定的是班农先生主持的,他坐中间他主持,我讲,大概的这个节目呢是本来呢是安全前一小时谁是郭文贵嗒嗒嗒,第二目谁是海航,第三节目海航和止岐山的关系,然后把这事就整出来了,然后王健被杀,然后然后就精彩了,这本来是这个节目。结果班农先生说你这玩艺儿,你这哪叫发布会,

发布会一般都是二三十分钟,他说这不对了,他说这就是一个招待会的形式,几个小时,但是呢就一上来就开始了王健被杀,题目都选了好多题目啊,本来就是说这样那样的题目,最后都觉得很搞笑,最后选了个很严肃的题目,这在这儿不能说,一开始啪就一出来,然后咔就接受问问题,岂止问问题,然后问问题时候问完了,然后接着刚才的说谁是郭文贵、海航、海航和王岐山,然后海航和国外,然后呢这就是王健的这个这个东西,就这么个情况。那么今天啊我在现场看的时候,

我那照片呀没法看出来,大家去查那个爱丽克丝厅是很漂亮的,在对面还有西边我们基金都用过,这个厅我们用过两次,非常漂亮
,它的音效太好了音效,还有一个它那个保安特别好控制,再一个地下有三层的停车室,而且有四部专用的电梯是专门输送从地下室往上来的,另外有两个VIP厅,到VIP厅,VIP厅特别漂亮,VIP厅里边还有VIP厅,

所以那天呢有很多人呢要VIP来,还有一个相关人士来,所以有几个通道上来,非常的重要。那么那天我们这个音乐很重要,音响很重要,LED屏很重要,安保的保密性很重要,然后我们还因为招待会啦,叫新闻发布招待会啦,大家还得吃好喝好,还得讨论,然还要有人呢非常完美地把这个材料呢跟大家分享完,所以那天是很重要,所以我今天去看那个的时候我非常非常满意啊,本来呢现在我们看了四家,头两家有点害怕,但是昨天那两家就找我们了,

说这件事我们跟律师研究过了,天塌下来我们得顶住,郭先生我们欢迎你来。我说对不起啊,你欢迎我还真不去我得看看哪家好。我现在就是初步定在林肯中心。那么还有一个刚才为啥要马上直播呢?很多战友说我们能不能去?刚才叫哇哇都来了,现在呢基本上不会欢迎太多华人媒体来,基来上就拒绝,基本上拒绝,不会绝对到时候再说,另外一个来呢战友能不能来的问题,

确确实实在考虑,我有一个WhatsAPP群,那里边都是咱各地区的援郭会的这些领导人,不是那个领导啊,是往前的那个领导,所以可能要来几个人,有代表性的。基本上那天到现在为止联络的媒体呀都是世界上超级的媒体,电视台、报纸、现代媒体网站,那么非常让我震惊的事情,这回最多想来的马来西亚的、新加坡的,香港就很少,香港就不敢来了我估计,

包括台湾的、日本的,然后就绝大多数是美欧的,几乎大家都想象全部要来,就是还没开始呢就要来了,因为这个新闻发布会呢由班农先生主持,他的影响力大家你能知道,他在媒体上是吧,他就私下里一讲那就了不得了,还有一个媒体界的大佬,那天他也会在场,他也会在场,他也是主持者之一,所以他私下里一讲很多人就要来了,为什么我们要把时间往后整明白,刚才我们已经说清楚了

10-20 拿得起

场地的问题、法律的问题、准备的问题、文件的问题。啊!还有……哇塞!
“2018”说又开始吹牛B呐(网络五毛)!是!这我都是在吹牛B。那你看啥呀?哈哈!我都满嘴跑火车噢!非常爱吹,郭文贵就是满嘴跑火车。吹牛么,都吹呀!我全都是吹呀。吹不吹都是莘县阳谷县搭县,很快咱们就要兑现了啊!

所以说,现在呐!大家会看到啊!九月中有两个大的活动,

啊!九月中。活动完,然后呢,从九月中以后呐!还有一个——九月底吧,有个大的会议,也是跟王健被杀事件有关的。这个完了,我们再开——“王健被杀国际新闻招待会”!

别骂(战友骂五毛)!耿炎来了、耿炎。老弟急了!咱这兄弟姐妹……  你骂他干嘛啊!骂他干嘛呀!嘿嘿!

哎呀!所以说这个……何咖啡(明镜何蘋)它肯定不让他来,他拿一个亿都不让他来。绝对不让他来,大家记住。

后面那电视啊(向后看了下)?我天呐!《凤凰》啊!讲台湾呢,又讲台湾呢。又搞“蓝金黄”呐!你说这台湾都讨论啥问题?国民党和民进党谁执政,你说这神经病的问题。你说你国民党百万大军,在大陆,你都输给了流氓集团共产党了!你现在,在人家小小台湾,你是个来蹭饭吃的。

你在这又杀人又放火的,结果你把台湾搞成什么样啊?台湾,人家两千多万人的台湾,人家什么样啊?对不对啊!结果你把台湾搞这样。现在你老说——啊!民进党行不行?人家民进党是地方政权,人家是人民发自内心选出来的,没有黑暗势力。你这国民党全是背后跟共产党搞“BGY”(蓝金黄),你还要点脸么?你在大陆那么大个地盘儿你都失去了。

说一个人牛不牛 ,一个人说,我在别的地方——就像夏业良的口气啊,
我在中国都没法混了,是个教授。还有什么唐伯桥、《博讯》、屎诺啊,在中国混的饭都吃不上啦!还有什么乱伦彪啊!到海外来说,我要给十四亿中国人争取未来,放你个罗圈屁!你在中国饭都吃不上了,吃都吃不上了!然后到了美国来,给美国人讲民主、人权?

最近我跟美国人见面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接受,我专门要搞一次,我在美国专门搞海外民主、民运的会。我说你们美国人想一想,所谓你相信的民主民运人士,在中国连饭都吃不上。他要带领你美国人搞中国式民主,要搞中国民主,要解救十四亿人,那不是放罗圈屁么?这个逻辑多简单。

台湾是什么?国民党——国民党你在大陆,百万大军你都输了!输得你跑到台湾来了!你到台湾又杀人又放火。然后,人家民进党上来了以后,叫选举,你在这耍流氓。你那边跟共产党勾兑着,天下人皆知!啊!然后呢?柯P现在又上来了,嗝屁——嗝屁又上来啦!嗝屁又跑到大陆转几圈,回来又选举。你是干啥了的呀?你说这种吧——流窜。啊!流窜政治犯,我说他是流窜政治犯。就是客串一下子的,流窜政治犯。一没本事,二没能力,全靠幸运。是在那个两边挣扎中,你在中间胜出了。你干啥了?傻吗?然后跑到大陆去许诺,回来又要选。我这个流窜犯,要变成专业政治犯啦!你这不神经病嘛!

所以,你看台湾的问题,啥?什么炮都不炮,就是口炮!什么政治家都没有,全是政治表演家。台湾什么本事都没有,就是会政治选举。所以说台湾啊!只有一个选择,就是陈水扁上来。啊!要么叫……李登辉先生太老了啊!李登辉、陈水扁贪不贪?我说了,他肯定贪,怎么能不贪呢?但是,怎么贪都比你卖台湾强!还有一个,陈水扁他贪过了,受过惩罚了。那你就让他开始吧!你就让他重新开始,看看陈水扁厉不厉害?啊!看看陈水扁厉不厉害?会给台湾一个未来。

所以说,嗝屁跑到大陆去了,跟大陆人——你看那个下三滥。其中一个参与接待的人,人家跟我说,他说从嗝屁跟这个大陆和台商之间的勾兑,和大陆的卑躬屈膝、多面人的表现。他们台湾的政治绝对不适合大陆,他说完全是小孩子玩儿家。因为大陆是玩儿黑社会的,玩儿黑的,你玩儿的是啥呀?流窜性的。所以说,你看这……(指着电视)还搞什么台湾选举?我一看我就生气了,骗死人。台湾都是投机,政治投机家,谁想到台湾未来呀?台湾人民如果还在说,国民党适不适合你,那就是神经有问题了,台湾就不值得考虑了。

国民党多少年了?大陆都让他输去了,天天糊弄你们回归、反攻大陆,反攻了吗?然后在台湾,是在什么情况下搞的民主选举呀?才有民主制度啊?是美国、西方施压!他是家天下、蒋家天下。然后就变成国民党——党天下。最后民进党上来了,民进党——只是你贪了那点钱,人家贪了亿分之几,结果就把人送监狱去了。给人说依法治扁、依法治民进党。啊!抓那么多人,历史不清算。人家跟你清算了么?民进党上台做的最伟大的事,就是没跟你国民党清算。还来搞党产——你哪来的党产?全是骗来的,人家一说你还不愿意!

所以说,你这台湾有多荒唐!所以大陆来的国民党和共产党啊!完全相像,像亲兄弟、姐和妹。哇!你看这阳光明媚(指着窗外),太美啦!突然间,我觉得像上天、上帝啊!耶稣基督、佛祖从天上——手电筒照过来一样。哇!一朵白云中间,突然来了一束光,直接照窗户上了,太美啦!

所以说。陈水扁被你折腾那么惨,人家李登辉先生——把人家说的,你看把人家李登辉说地多烂!怎么着人家了?国民党加一堆都没有人陈水扁、李登辉百分之十的本领大。陈水扁为所谓误付出代价,台湾为啥不再给他一次机会呀!台湾人如果再选国民党上台,台湾这人就完全不值得搭理了!这台湾就完蛋了!
关于那个——头两天叶望辉先生,接受路德采访,和曹长青先生。讲了关于我们的蔡总统啊!蔡英文蔡总统,打电话给川普总统。

这背后的故事,叶望辉不知道,我给你们讲简单的啊!前天就在这个屋,我和班农开会的时候,就问他这个事儿。他说我给你讲一段儿啊miles!当时就是他管的,就是班农最火的时候。当他们几个决定,接蔡英文这个电话的时候,这是个大事儿。实际上背后有很多人参与,有很意见,和他讲了好多。啊!哪天我也请班农先生给咱们大家讲讲,能完全听到另外一个故事。班农先生说,当时,他非常震惊的一件事情是,他们刚刚决定了接蔡英文这个电话。

而且,评估了接蔡英文电话——后果是什么,大陆会什么反应。这个时候,不超过48小时,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就三四个人,进行了这个决定。中国的来了!嘿嘿!篪紧急来了。杨洁篪来了干嘛?开会——跟班农先生,还有另外三个人我不能说啊!开会时班农先生傻了,他说这美国怎么会这样啊?这么机密的事情,杨洁篪怎么就知道了呢?

杨洁篪往那一坐,说杨洁篪的英文真好!他说他非常非常好!然后呢,就前面放了个本儿。然后就啪啪啪讲,讲中国的历史,台湾的历史,台湾历史以来属于中国的一部分。中国在任何情况下,在领土问题上不会让步。啊!然后,什么都可以谈,这儿不行,啊、啊……
讲。

这件事情班农先生想说明什么呢?

第一,美国这边没秘密,这有事儿,共产党的“蓝金黄”太厉害。

第二个,他震惊的事情,说杨洁篪到美国来,谈台湾的事情,感到紧张的程度。他们有评估,但没想到这么在乎、这么大一个事儿。他感触台湾的反应,他说台湾真是没救了,台湾的反应竟然害怕!还东打听西打听,跟个小孩儿似的。看到那个金砖了,东躲西藏,绕着转、绕着转——这是金的还是铜的?

一会儿躲到旮旯去了,一会儿躲到后面去了,一会儿出来看有人儿没有啊?说你这什么玩意儿?说这哪叫政治家呀?说台湾这个机会,他们当时评估了。叶望辉先生、曹长青先生说地非常好啊!班农先生对他俩很赞成的,说的很对。这个()台湾你拿几千亿也换不来的信誉和广告,等于给你背书。但是,竟然把你吓得躲躲藏藏在后面,他们非常失望!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就是台湾在利用这件事情上,认为就是小孩子水平,啊!就是小孩子。这么大的事情,你在讲话的时候,你还不赶快搂上两句!说句难听的话,赶快上吧!说你台湾利益、国际空间——没有!啊!这我先不说啦!再说就涉及很多机密的事儿啦!

20-最后文竺

吓人。你说这台湾被吓成啥样,被吓成啥样。你说蔡英文怎么能代表台湾呢?历史以来最大的机会!哎呦我天啊,阳光又照进来了。我一说到台湾这阳光就直接就往脸上照,啥意思啊!战友们,兄弟姐妹们,太夸张了啊!哇,又来了!赶快照亮台湾吧,台湾太黑暗了。上天啊,我眼睛都快看不见了,上天,求求你了,把共产党给照灭了吧。

所以说战友们,你说你听到这一段的时候,叶望辉先生可能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你看看美国被蓝金黄的情况,你看看政治上他们对共产党完全没想到,这边评估得非常准确,各方面评估。但是他们(共产党)也是口炮党,喊了半天啥也没敢做。他说他啥也没敢做。然后台湾的反应超出想象,就完全没有政治观念,没有任何政治智慧,失去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然后现在台湾什么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台湾现在还无动于衷,包括蔡英文到美国来,这次过境。实际上美国好几个政治家说,她完全没把握住。台湾如果不把握这个机会,永远没了,永远没了。所以说现在台湾多荒唐,还在选,国民党好啊,还是民进党好啊?你说不是活神经病嘛,这不是嘛!当然国民党不好啦,他哪来的呀,他是你台湾人吗?国民党能给你什么?他把大陆都输了。

吹了那么多年牛,杀了那么多人,他能给你什么?他能给的民进党都能给。他不能给的,民进党更能给。这最起码的一个逻辑。国民党能给你什么,你看看那些老帮菜能给你啥,一个个都是骗子,能给你啥呀!只有民进党可能给你个不可思议的未来哇,这今天咋回事啊这是,这突然这阳光就直接往这儿照啊,这是。嘿,有意思,够神奇。这后面这蝴蝶也照亮了啊!

所以说啊,所以说,很多事实的背后很深的。所以那天路德先生那个采访,还有Sara的聊天空间,真的在大陆影响特别大,在台湾影响也特别大,还有海外华人。但是这背后的故事值得深挖。那天曹长青先生,他的回答是我见过最高智慧,最真实,最符合台湾人利益的,最值得我们应该多看几遍的。我真的看了好几遍了。台湾人相信曹长青先生相信对了,相信叶望辉先生相信对了。但是台湾同胞们真该反思了。

我这两天听另外的美国朋友跟我讲,关于台湾的事情,我很惊讶很震惊。他们说,你想吃,给你做了一桌子菜,你最想吃的,最符合你利益的,而且是没有成本的。因为你害怕,你把这桌子菜给推翻了。人家再给你来一桌,你还害怕,人家因为你害怕,门口再给你加一桌,你还害怕。所以台湾现在所有的决定,他们就是一句话,慢。就是慢。一慢把什么事都整完了。

他们认为这无法想象的。哎呦,这咋回事,这是今天是。我戴个墨镜。我戴个奇怪的墨镜。哈哈,这还是好亮好亮,上天真的看到了啊!赶快把共产党给灭了,什么都好了,台湾什么都好了。台湾在历史前所未有的机会中,香港在恐惧中,大陆同胞在水深火热中,西方世界处在一个极为危险的挑战中。

这就是今天世界的形势,这就是今天世界的形势。所以说现在台湾和香港就像共产党外挂的两个肾一样。他现在在那儿又洗又浸的。如果你自己搞不明白,那就完蛋了,都被牺牲了。

这眼镜是我女儿买给我的啊。你说她给她老爹老整这玩意儿怪东西,她就是个导演的眼光老整这玩意儿,奇奇怪怪的。一会儿送个snow啊,一会儿弄个眼镜啊。但是我很喜欢啊。行了,我今天就说到这儿了,战友们啊,我就不说啥了。

我就给大家说,关于王健被杀案全球记者新闻发布招待会在十月底,十一月十一号之前。至于战友能不能来,现在呢肯定有极少几个能来,其他人肯定来不了。华人媒体基本上不让来。这是今天的重点。

(战友)说马云。

太多了,回头再说。马云嗝屁了马云。乱搞政治怎么可能。中国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一个生意人能在政治场上立住脚,不可能的,找死呢。

我一定要现场发布会啊,谢谢战友们,一定现场发布。没这个勇气还干这事干嘛啊。那不成了夏业良,成了黄河边,成了吴建民,那个烂人我看又出来了啊。吴建民你到阿富汗找找你那个驴爹去。哎呦对了,这个驴还真不行。我给战友们说一下,头两天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想,把驴当吴建民,夏业良的爹啊这个有点儿对不起驴,因为阿富汗那个朋友说,那个驴啊在阿富汗是很高贵的,不能叫驴。

因为驴啊它能传宗接代,它还有作用。应该叫什么你知道吗,他们是骡子的后代。骡子啊,没能力,哈哈,无能力。不能传宗接代。这个吴建民啊,什么夏业良啊,成水严,自由中国马可,博讯啊,西诺啊,袁建斌啊,陈军啊,乱伦彪啊,这都是骡子的后代。屎诺啊,骡子的后代。大家记住啊,改了改了,从驴子后代改成骡子,黑骡子的后人。黑骡子。他们只配当骡子,不配当驴的后代。

等着这个台湾选举啊,看来我真得说几句,不说几句不行。而且得拿点儿硬材料。拿点儿硬料,上点儿硬货。得让台湾老百姓真得醒醒,看看到底怎么蓝金黄他们的啊。

因为我开会人家还等着我,太多人给我发信息我来不及回了,所以我马上直播。好吧,谢谢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谢谢亲爱的战友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对了,咱还得祈祷一下啊。

佛祖菩萨,耶稣穆罕默德,万佛万神,感恩你庇佑十四亿中国人民和我们的战友们,早日能解脱共产党和盗国贼们对我们的统治,让万佛万神光耀神州,让所有的中国人有宗教的自由,信仰的空间,让所有的战友们都能得到上天的眷顾,有更多的欢喜。让十四亿中国人有更多的法喜,清凉,欢喜。

更加亲近真善,远离假恶。让中国人成为世界和平的力量,让世界更喜欢中国人,让中国人找到属于自己的尊严欢喜。尽快地让王岐山,孟建柱,傅政华,孙立军这些混蛋们这些畜生们早日被上天惩罚,铲除这些盗国贼,让这些被冤屈被关押的所有的中国人早日得到自由解放。

谢谢所有的战友们,阿弥陀佛!

哎呀,我每次念叨的时候都是痛啊!哎呦这阳光,这阳光!谢谢了,兄弟姐妹们!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