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6日星期日

文字版郭文贵谈委内瑞拉马来西亚是我们借鉴走向喜马拉雅的好榜样 岳文海的腐败

来源:战友之声,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文字版2018年5月22日郭文贵谈委内瑞拉马来西亚是我们借鉴走向喜马拉雅的好榜样岳文海的腐败

3-10 天亮了

强者强己不强人,恕者恕人不恕己 。那对我感触是很深的。我刚刚从里边出来才几百天,突然骤胖。我手上还流着血,为了挡住我手铐镶进肉里的血痕,我经常系上扣子。然后呢,那天带了个链子,佛链。那是展示给战友们看的,那个时候是时刻的告诉我自己,不要忘了我是从哪来的,不要忘了自己刚刚从哪出来的。所以说那个痘痘等没看清楚。

另外,后来我推出几个穿西装打大花领带的照片,我那是领带配的很不好,但是那个时候我已经胖的…那个时候感觉啊已经是直奔目标,很清楚了、很清楚了。

所以说啊,本来推特的照片,93,98,然后2003这个过度,是想展示一个故事。特别是那段我的导师贺先生走了,心情很难过,因为每张照片我都是和他在一起的。然后其中一个那个穿条条衣服的,旁边,有两个世纪美女,都是大家最喜欢的两个美女就在我两边,还有另一边,还有我们的贺先生那边。这都有故事的,不是在这块,我炫,我炫啥呀?
我除了裸体没展示给战友们看之外,没什么不展示给你们的了,好坏我就这样了,有啥啊?都有意思、都有意思。

结果被以痘痘为首的人90后,2000后进行了惨重的打击!哎,咋说呢?还是人家冰心啊、木兰啊、雾亭啊人家说的好听,人家说现在成熟,那个时候显得比较纯厚。是啊,那时候多单纯呐。现在有点老练了!那小哥啥也不说,就说哎呀妈呀,哎呀,哎呀就在那侮辱他七叔。这小哥跟痘痘混在一起,砸锅啊,用好话砸锅啊!(768我也爱你,淳朴又来了,DCP) 哎呀,我那长发还没看呢(德州小蚂蚁)我那长发我老得吹,不吹,就‘柔儿’地卷起来了。

我昨天晚上推出的照片大家仔细看看,我也不是显摆我自己哒—文贵不至于卖脸,不靠脸活着,不靠脸,咱这老脸也没本钱活着。我是通过我的事实告诉大家我曾经的经历。

2003年的时候是盘古大观停工的时候。我的在北辰东路一个独立的小楼。我那小楼是以租代买,人家不卖,人家地产商的,所有的地方都叫华慧,都叫大屯,连奥运村都是大屯的。北五环以内,北三环以北,机场路以西,长城路以东,几乎都是他们的,大地主。那么我的地就是他的。奥运村刚刚拆,就是龙卷风那时候。

你看我在我的办公室跟我的国际合作团队照相,那个国际合作团队里边全都是世界上最牛的室内设计师、建筑师、李大师,全世界最好的基建团队。我们经常是两三天不睡觉的。但是那个时候,大家看看我们的队伍都是最国际化的,那没有什么这地产商那地产商,那都是在奥运会之后火起来的,在那之前地产商玩过哪个呀,有哪个楼在北京呢。在这之前我欲达都盖起来了。

那个时候,我们的团队是国际化的,在北辰东里。我们那时都有真实的火炉,整个房子装修我们当时花了一个多亿,一个多亿,全是实木头做出来的。结果2003年,来了非典了。萨斯一来,我可以在北京四合院住着不出来,我可以坐上飞机出走带着全家,我可以不和我的在一起。我的合伙人马上说,文贵你现在必须离开北京,因为太危险了,我们现在必须让你离开,强制离开。甚至如果不离开就跟我撤掉合作。我说对不起,我的员工全在这,我的同事全在这,我们的北京的同胞都没走,我郭文贵窜了,我说不可能。不但我不能走,我家人也不能走,我会和他们战斗在一起,而且我会继续工作。而且我让所有的合作团队,包括美国的给他们发信,我说如果你们不怕非典的话,可以来继续和我开会,如果你们怕非典的话,可以不来,但是我不可以出去。

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2003年非典最关键的时候,我和我们员工们在一起,我的家人们全都在四合院,当时是进口了大量的3M的口罩,各种口罩,然后我们还发给那个送给那个政府机关,各地,我们送了太多太多了,包括北京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都来跟我们要,我们都给他们,包括北京市政府来跟我们要,我们也给。因为当时我们是最早进的3M的口罩,全是空运来的。我们员工随便拿,而且我们送了外地也很多。

在那个时候,在我的办公室楼上,大家看到没有,我们48小时搭起了军事帐篷,帐篷里还点了军事的火炉,未来我会推给你们啊!因为那个火炉旁边是你们最想看到的人,夫妻两个在我这照的相。现在一旦露出来对我们不好。然后那个火炉旁边,真实的火炉,24小时点着火——杀非典嘛!然后那里边我的员工所有的锅碗瓢盆他们自己都是用完一次就消毒,我们员工都住在办公室的不是下面就是上面。不准离开。哎呀,然后呢吃的东西我们也都是在固定的地方吃,不但吃完,还给很多人送。就那样我们还在工作,每天在画图,把图贴在墙上去画图。没有休息过。那太多的人跑了,我认识的官员绝大多数都带着家人跑了。在这种情况下,创造盘古大观,不容易!

10-20 天亮了

更重要大家要看到,盘古大观我显示的那个图,我给大家讲过。那个图A座是一个玉宗形的,中间三栋公寓是什么啊,大家记得吧?现在是断开的,其实我原来设计的那是一个整板,后来由张百发老人开会,还有胡锦涛夫人刘永清同志的要求,北京市规委,包括黄艳女士,咔嚓咔嚓,把那块整板彻底断到底,断掉,咔咔咔切七段—用黄艳的话。然后黄艳给出了图,高层是多少的高度呢?六层,一溜,六层,切了七段。你说那叫什么玩意?真的像七摊那个什么似的,太难看了!我坚决不同意。

最后还是刘永清女士做出最伟大的决定,说这个高度可以拔高,可以保持一定高度。我这原来是366米,356天的下一天嘛。然后给我批了个199米,中间的长板断成了三段,但是下边的商场得全连着,这个龙不能断了,后面也连着。你看着吗?一直连到底的。然后中间的是真正的楼层是17层,由于不要四,不要十四,不要十三我们就变成了现在的23层。就是这样盘古酒店出来。

所以当你看到那个设计的时候,那个图现在看起来太有意思了。所以啊,各位兄弟姐妹们,我发那个图的意思大家看到2003年,到北京,那个时候他的女婿是我的律师黄耀文,黄耀文已经是我的律师了。那时候经常说,我去看人去啊,虫草一买几斤几斤的。那时候王岐山刚回北京,而且黄耀文老带着他老婆来。他老婆那人特别特别好,是王岐山的哥哥家的女儿,真不错的一个小孩。黄耀文这个人呢我就不说了,但是他老婆真的好。所以那个时候他经常来。我的那个楼上的帐篷他也来过。

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马健副部长,就那个时候黄耀文说,我跟马健是同学,我带他哪天上你这来。我说,你可别带他来了,来一次很麻烦,因为在楼上,一个帐篷里,我们很多都是外国人。

然后昨天啊,我翻那些照片的时候,因为头几天推的照片是在相册里拿手机拍了我又转发出去的。那么这回就在我的电脑存的信息里我翻出来昨天这些照片。昨天的照片传达的意思是2003年,那个非典的时刻,我们没有放弃我们的理想。没有人相信我们能把盘古大观盖起来。不但不相信,不是说怀疑的态度,是北京市市委王岐山先生和刘志华在那一刻做出决定,说要收回盘古,没收。

那个时候,就在照片之后,大概不到半年,正式报纸上声明要收回盘古了。收回盘古以后我开始了告状维权之路,然后专案组调查刘志华副市长和王岐山先生,及北京多个要员,把我给牵扯进去了。结果王岐山市长就开始恨我。

就在我辛辛苦苦,不惧生死,不惧非典没有逃离北京,没有离开我员工,我们带着口罩24小时生活工作的时候,救灾救难,一心为国,为中国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那楼就要拿走了。不但拿走了,还要我全家。刘志华副市长说,哪凉快哪呆玩去,这不是你玩的地方。这九个大脑袋就是仨人能玩,你配在这玩吗?然后又要给我几千亩地,说,不行给你几千亩地,赫部长让我来找你的,上别地方开发去!就给你钱,你别在这得瑟,这不是你呆的地方。

今天有人说我回体制内了。昨天下午有一个美国政府官员特严肃地问我一句话,把我给问傻了。他说郭先生,你认识滕彪吗?我说我不认识。他说你告人家了吗?我说我告他了。我i说什么情况?他说,我们接到了滕彪先生的一封信,说你到海外维稳民主民运人士。我当时一下把我笑晕了快,我说是这么回事啊!他说,但是呢,我为啥要问你呢,今天我们本来不是要谈这件事的,因为这个叫中国民主自由基金会原来给中国来的几个民主民运人士每年都有一定的资金支持,十几万美元,由于他写的信,我们给取消了。其中就包含有两笔啊,一笔应该是加州的,还有一个应该是跟杨建立先生有关系的,全给取消了。

他说因为他们支持你,说你是在海外维稳的。我就问这个美国朋友,我说你去打听打听我的,你看有没有到海外维稳的民主民运人士把我哥哥都送监狱去,把我侄女送监狱去,把我全家我的老婆女儿送监狱去,我的女儿还两次送监狱去?我的所有的老员工,600多个老员工,500多个被问话,被关押。我好几个女员工因为这个事情闹了离婚,我几个男员工被打得几乎半傻子,然后我的一两千亿资产被查封状态。我说你给我找一个人,用这种代价出来维他民主民运的稳,我说你坦白的说,我原来没爆料之前我没闹明白海外民运是种什么状况,我真不知道。他说你跟滕彪啥关系啊,我说没关系啊。他先对我进行侮辱,诽谤我告他,我说既然您说到这了,我说这个事情会好好说说的。

他也挺感兴趣了。他说你有没有兴趣为我们作证吧,我说当然愿意给你作证了。我说我就问你这几个问题嘛。他说你说这几个事情太关键了,我们不知道。所以我想今天给所有战友说,不要想像我们脑子知道的美国人就全明白了,真不明白,他们很多思维上真的跟我们不一样。那就像一个美国人说中国的时候,你不管他多能,他也很难了解中国。咱不能把自己就相当然地想成美国人都明白。这是不对的。

我越打交道,我越有感受,千万别想当然。所以你说今天问的这些滕彪先生的事情,我也傻眼了。然后要求我去给作证。我说没有问题。他这大概我们分开以后过了俩小时吧,他就打了个电话他说他们会很快的安排,希望23号,就是后天的下午想跟我见个面,能不能谈谈具体的时间,我说23号不行了,要29号以后,我太忙了,忙委内瑞拉的事情。

所以大家能想到什么概念。所以说滕彪先生写了这封信,说我是来海外维稳来了,竟然把很多人伤害了,把资金给他砍了,支持我的人给砍了。其中有两个人还怪罪这个,怪罪那个,很有意思。然后问了,认不认识李文东啊,认不认识啊认不认识西诺啊,还有胡平啊?我说我知道,有的认识,有的我真的不认识。但是他就特别惊讶。本来开别的会呢。我说本来我必须要7点半要开完,你这太长时间了,已经快八点了。结果没谈完就走了。刚才我运动之前他给我发了一大堆信息,都是英文的,我还得认真看,不认真看我就完全给念反了,念成蒙古文了。

所以说这个事情说明,我那个时候,刘志华给我几千亩地,那几千亩地怎么也得卖个几千亿啊对不对?没妥协。然后当时把华汇旁边有一大块地,一圈的地要给我,没妥协。那不就是钱吗?如果那时候我对建筑艺术和对国家和奥运会这个重视,文贵拿钱走人了,哪有现在啊?

所以现在到了这个程度了,文贵又出来维稳来了,维民主民运的稳,谁是民主民运呢,几个人加在一起,还把我老婆孩子我哥我嫂子全家人都都陷进去,让我爹年不能见,我这来维稳来了?就这也有人信。就像人说回体制内了,我的妈啊,我啥时候在体制内过?你看看我的照片,你看我的样?体制内能接受我那个样吗?

20-30 蝴蝶

我那个长头发,2003年为啥留短发, 我都是给大家传递信息,2003年那个照片之前,我在美国签合同,签美国最大的建筑公司做机电顾问,还有当年全美最大的室内设计公司HBO, 签这个合同是2003年初。

那个时候长发齐肩,为什么理发了呢, 因为那段时间, 我经常去中南海, 西山宾馆和西山。他们老拿我当顾问,
西山好几个建筑核心设施是我当的顾问, 那时候所谓的军科啊, 闹不清啥身份,去了就听我建议啊指挥中心啊,天井啊, 我老去。 我那个时候长发, 穿的花里胡哨的,他们说郭先生你能不能别老长头发,
花里胡哨往这来,这个和领导看起来都不像话,好吧, 头发理短点, 每次进去的时候都穿大蓝色肥裤子,白色中式衣服,完了我马上头发又留起来了, 习惯了。当时有个算命给我说你切记不要留短发,
要一直留长发, 我什么时候开始留的短发?就是从北京出来以后,中间留了两次短发, 又长回来了, 都是有原因的。

所以那个时候一直大背头, 风水头都是有道理的, 我们在北辰东里, 非典最严重的时候,没有停止对国家承担责任和对民族奥运的奉献,以及对建筑的追求,
你看那个时候的建筑愚蠢到那个样子,后来是李祖元大师, 第一个龙头是李祖原大师和他的合伙人 黄文旭先生 ,哗,老说那个龙头, 不太具象, 啪, 在停工期间弄出龙头,
咵, 出来的,非常漂亮。

那个柱子, 一年多研究不了直到2005年, 那时候都停工了吗,
楼都给收走了, 很多人都任为楼都不是你的了,搞什么设计啊。 SOHO, 首创,到处都要买走了,都是常委亲戚什么的,
我压根没想过, 我说这楼一定是我的,从来没放弃过, 还在搞设计。

2005年有一天熬了一整夜,凌晨5点的时候,
因为我们一直跨不过坎, 中国的柱子不能突破梁的高度,那是悖逆, 反抗。老百姓怎么能突破梁呢, 梁是政府, 皇上,不能突破,柱子不出头,这是中国的规矩,老百姓不能冲过皇帝的头,出了在那块拧着也不好看,那是过去的死亡建筑,
冥建筑才用的,各种压着, 怎么弄都不好看。

突然我醒过来了, 咱就来个龙出头吧, 66根柱子,
出了头是龙, 66 根。咱在西边保护这奥林匹克公园天圆地方, 乾坤。让乾坤平稳吗, 天圆地方, 中间有天辰路,就是天龙路,
我的办公室在东边, 北辰东路, 盘古在西边叫北辰西路,新中轴线吗,因为当时奥运村就叫新北京,副都心,当时和德国的小斯皮尔做中轴规划的时候, 曾经有一版直冲昌平山下,整个中轴线,
然后就把我们这个也做成新中轴线, 在过去,因此, 大家很兴奋, 李大师说好好好。

我说每个柱子,龙头整块的, 大家说你太疯狂了 , 那不可能,最后我还是做到了,整块的白色花岗, 这都是时间经历造就的,我们在那个时候没有放弃过对建筑的追求,对龙的追求,
以及我们相信新中国会诞生, 叫新北京, 我第一次做的 presentation, 当时盘古叫摩根,给中央领导汇报,
我第一句话, 新中国, 新北京, 新未来, 哇塞,当时中央警卫局的某个领导说你这个家伙, 胆子太大了, 赶快把它拿了,什么叫新北京, 新中国, 新未来, 现在是老的吗,
我说对啊,

现在都是老的, 通过奥运会都是新的了,不行不行, 你得赶快改了去, 我说改不了了, 我在京西宾馆,PPT 没那么简单做, 那算了吧, 这页就翻过去, 我说不行,他啪给我撕下来了,结果没想到后面还有, 领导翻的时候,哦哟, 新北京这概念好啊, 副都心, 这个好啊,
新, 新中国, 这个这个, 挺有意思。当时我想这个好。 哎呀, 这个太大了吧,太长了吧,人家规委黄艳副主任写了个报告, 说你这个影响西侧天际线, 南北5座楼,大家会误认为你是中心,

影响了奥运村 的天际线, 影响了重点, 我说不是的, 首长,这5五个楼恰恰是个龙, 这个龙是不能断的, 我说你没有看明白,如果从天上直升机拍, 人家外国人直播拍啥呀, 拍你平面的时候,那个龙跨过了四环,那龙尾巴咔嚓断了,
有人说你像什么水母,还有像什么什么很多的, 都断了,那是7路分尸啊, 他说, 你这个说的好啊, 你得写个报告。我说我给江总书记和您都写了报告,
给其他常委也写了报告, 没人理我呀,他说 你这个写得好,那个说的好,叫秘书赶快记一下。

老人家边说边染了发,理了发出来, 后面跟着,咔咔咔到了一号房,他要吃饭了, 知道吗?一号房的椅子都是绿的,就是京西宾馆,首长吃饭的地方,
旁边有个沙发区,很欣赏的看着我, 我给他讲, 突然我讲到了,首长, 这个盘古盖起之日,就是中华民族腾飞之时,也是中国走向一个新的时代, 一定是民主自由。。。。然后他说这话以后能不能别在这上面说,
你就搞建筑, 别搞政治,民主自由我们一直追求,而且我们现在还搞和谐社会。

我说首长, 我能不能把摩根中心改成中国民主大厦,他理解成民族了, 你再说一遍? 别别, 你就叫你这个挺好,别改,
所以我现在看这个设计图的时候,我再看这个楼的时候, 包括昨天我看各种名称的时候, 感慨万千。

当时的我那种执着,我们改了上万遍的图,现在我们公司存档那个图啊, 得有10几米高,手画的, 咵咵的, 简直是疯了,各种细节,裕达,盘古, 政泉都是这样,所以我们当时对盘古大观给予的希望, 对中国建筑艺术的追求和我们追求文化回东方。

从2000年开始起, 世界流行的是所有的东方文化在西方融合以后叫文化从新回到东方,
并对此充满了信心,

30-40 风满楼

当时我们对盘古大观寄予的希望,对中国建筑艺术的追求,和我们对文化回东方(我们在追求文化回东方嘛,从2000年开始起,世界流行的是东方文化在西方进行融合了后,叫文化重新回到东方,所以我们叫文化回东方)充满了信心,同时希望这个能唤起中国的民主法制和自由。

所以那个时候,骨子里面有着目标,也有着各种的野心和想法,同时付诸于行动。那个时候没有任何事情能把我们所谓的给买下来,那是不可能的。那时候想弄钱太容易了,真是,那个年代想弄钱太容易了!

我裕达盖完,有人要挂我的裕达牌在河南,就给我钱给我股份,河南省高院的整个那块地要跟我联合开发,都是他们拿地,我就拿名。郑州市委市政府马上要跟我合作开发郑州开发区那就别提了,李克强书记在的时候,包括之前程维高在的时候,那随便你选这地,你选几百亩几千亩都可以,给我。大家都知道,我太太不允许,我就离开了。

到了北京,这个太多的合作机会了,那太多了。我说我不想搞地产,我讨厌搞地产,我不是那盖屋子的,我是搞建筑艺术的。所以我宁可一招绝,绝不是万招会,到时候盖房子盖一大堆,那是他们搞的。那不是我干的事,那是他们干去。我干不了。我盖的房子必须我亲自参与,我喜欢的,具有绝对意义的。这是为什么我把盘古,政泉做成精品,代表作品。这是为什么在那种情况下把楼还盖起来了,这也是为什么上天能让我把那楼盖成。可能是我内心世界所追求的不是钱和名。那个时候没有贷款,不贷给我们款。你不行贿就不能有贷款啊,还有你不给别人什么机电啊,石头啊各种跟人家勾兑腐败,你哪儿可能贷到款。你都不知道我们那时候多难啊!我那时候我记得,我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借钱借钱。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什么,还钱还钱还钱。现在看我们当时的借钱,现在一看不敢想象,五分利,每个月五分利,一个月5%,一年是多少,60%!就那我们也敢借,也敢弄,你说现在想想都是疯狂至极的事情。所以当时我这些合作者和股东啊,这对我这种支持现在用感激和感恩是不能想象的,不能想象的。

所以说最近看很多照片的时候,因为贺老先生啊,本来我要讲讲贺老先生,后来我想想算了,因为他个人隐私的事情,家人在痛苦中,我讲这干什么,不要讲,我就不讲了啊。但是跟他的故事太多了,因为他是前一段,到贺先生大概97年以后就跟我在一起比较少了。我的人生不同的阶段完全有不同的人。老人都在啊,我的员工里面,当时的员工啊,800个员工,老员工,现在有600多个人还在我公司,还有600多人在我公司,我认为中国没有几个企业能做到的。我们的管理团队老员工,80%全在,全在。有各种出国的,走的,这样的,全在。所以说我看照片的时候我下一大跳,很多人,就是当时是真年轻啊,包括我本人。那一脸的,那一掐都流水啊。那现在一看,确实是老了,确实是老了。所以说整个的这个公司的发展,还有我当时那个照片的经历,真的是,真的是,感受太多了。所以说,我想跟所有战友说,珍惜你现在所拥有的,再追求明天想要的,今天就是完美的,别老想着明天。你也甭老躺在过去,过去就是过去了。今天可能到某一天你再看的时候,今天你是最棒的。

那么同样的事情我想跟大家说的,这一天忙活这个委内瑞拉的事情。这个委内瑞拉的事情,大家都以为,啊,郭先生关注委内瑞拉,一选举,跟马来西亚一样,叭,奇迹,老马给干掉了。我可以告诉大家,那种可能性有吗,有。但是我们永远,就像打击盗国贼一样,不要老期盼着奇迹。奇迹的发生事实上是一种失败,实际跟自己没多大关系。包括我们追求喜马拉雅目标,别老想着奇迹,或者,老想着,明天,一声哐噹,盗国贼怎么着怎么着,别想着奇迹,要想着我们的付出和劳动。

委内瑞拉的事情,不是仅仅马来西亚腐败和亲近中国盗国贼和被蓝金黄太厉害,和内部的政治的要求的变革,把一个60多年的党执政的国家政权彻底颠覆,他不是那么简单。马来西亚的事情很深很深,我到目前为止没有看到任何人把事说透的。没有任何人把事说透。我先不说马来西亚,说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的事情很多人根本没看到本质,这就是为什么大家等待着,都等待着。委内瑞拉的最关键问题他是油。这个油的合同和油的钱,还有一些像中国政府,盗国贼利用中国政府需要战略性的买油和合作关系这种资源上,做了什么,说白了,就是多少钱跑到自己腰包,多少钱跑到别人腰包去了,老百姓是怎么受害的。太多了,包括军火上,中国的北方工业啊,卖最多军火之一就是委内瑞拉,原来是安哥拉,现在是委内瑞拉,南美国家。那这个事情对西方挑战是巨大的,那没那么简单。

还有一个,就是很重要的,货币。这个货币除了借钱之外,人民币很多的交易跟委内瑞拉是有关系的。然后是整个的贸易领域,那是非常非常重要。所以说整个的委内瑞拉他所涉及的层面是极广的。那么现在他的选票大家看到了,说是32,实际上是27左右,基本上还有大部分是假票,没人出来选举啊。那个地方已经到了吃老鼠啊,给一口饭就能跟你上床睡觉的情况,快到了人吃人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才选这个票,合法吗?当然不合法。西方会接受吗?当然不接受。那他会放弃统治吗?那不可能放弃统治。结局是什么,各种利益矛盾的较量,他是个开始。

这就像很多年以前,比利时和现在的叙利亚,和现在的委内瑞拉,他是一个地域板块,一个时代的一个竞争之地。一定是这样的。直到有一天,比利时当年,你别搞什么军队了,你也别啥了,你在欧洲那么重要,我们也不揍你了,但是呢你就做一个和平的国度吧。所以比利时成了一个存在中的国家,实际上完全卸掉武装的一个和平国家,成了欧洲花园。叙利亚本来应该这角色,他不想,他想独立。结果各家争论,争了半天现在打成这样,早晚也是那结果。那么另外一个,委内瑞拉就是中东的叙利亚,和过去欧洲的比利时。他必经被各大国和利益板块,军事政治经济战略,大家在那块竞争的结果,最后一定是强国说了算。

那现在强国是谁啊?现在是,综合来讲,美国当然第一,中国第二,俄罗斯还有日本,欧盟吧,加在一起,一定是美国,美国不会允许说他还在那儿的,知道嘛。

所以当年啊,我见那个委内瑞拉的总统查韦斯,太能讲了,一开始我啥也没说,我见了他好多次已经,后来我问他一句,我跟我一朋友去的,我说,“我几年前见你的时候,你最大的信心,你说委内瑞拉GDP怎么样,和美国怎么样,欧洲怎么样,然后你怎么样,我说我现在这回见你的时候,基本是向相反的方向。我说那你现在要说的是,你将让委内瑞拉走向叫做南美的瑞士,你觉得你能做到吗?多少年吗?”当时他就急了,后来还有人特别不高兴,说你为什么今天会问这话呢,他问的很不开心。我说我不会再跟他有再次见面,我说他今天讲的全都是废话,他忘了一个根本的问题,他现在所有的问题都是苟延残喘,想活着,就是自己,就为他国家,我说什么被军队绑架了,这绑架,那绑架,他不就是拿着钱被人家收买吗。我说这就是真真正正的是一个盗国集团。我说他全部倚靠中国来搞这个东西,等着有一天,中国的这些小偷们,贪污犯们跟他一起都得土崩瓦解。最后他突然死了,还来了很多中国医生来给他看病。这是一个大势,谁也改不了,谁也改不了。这是必然现象。

那么现在委内瑞拉这个选举的结局,没有看到奇迹出现,是不是好事?我认为是大好事,因为接下来委内瑞拉会让我们全世界人民看到他是怎么个最后的挣扎,他最后的挣扎的过程和他那种垂死挣扎的整个手段和蒙蔽人民绑架人民就给我们所有国内追求喜马拉雅法制民主自由的同胞们上一个最好的课。

40-50 XX某某

等着有一天中国的这些小偷,贪污犯们跟着一起都得土崩瓦解.最后他突然死了,还来了很多中国医生给他看病,这是一个大事,谁也改不了,谁也改不了,这是必然现象.那么现在委内瑞拉这个选举结局,没有看到奇迹出现是不是好事?

我认为是大好事,因为接下来委内瑞拉会让我们全世界人民看到他怎么最后的挣扎,他最后的挣扎的过程和他那种垂死挣扎的整个手段,和蒙蔽人民,.绑架人民就给我们国内所有追求喜马拉雅民主自由同胞们上一个最好的课,我们可以想象未来我们盗国贼会用什么招,一样的,如果你想要选票,很简单,给饭吃,你要是想上街,没饭吃.你想去银行取钱吗?

可以,别闹事,老实在家待着,你想要跟外国人联络吗?想要追求民主法治自由吗?在家待着,你有饭吃.你想出国吗?你家人想出国吗?你不想横死街头吗?听话.再到一定的时候,那就更夸张了,你看委内瑞拉这个军人,军人当兵了家里有父母兄弟姐妹,通过军人来行贿,他们叫做军人安全化在委内瑞拉,叫军人安全化,啥叫军人安全化?

一个军人,我给你一个任务,家里几口人,爸爸妈妈,哥哥姐姐等几个人,登好记,人家没饭吃,因为你是军人,从现在起你家人通过你领饭吃,这个军人就不敢反了,因为他一个人系着全家人七口人八口人的生命.叫做军人安全化,军人不搞国防了,叫搞什么政防,政治防护.然后是什么?维护自己家稳定,军人稳自己家稳定,有的当兵的报上自己的情人呀什么的,有时候上面一批给你一个,抓住你的把柄,完全是揪住小尾巴手段,而且特别有意思的,什么都是讲价的,一切都有价格,一切都有价格,如果你能揭发,谁想造反谁不满,

谁在这块等待着什么,你揭发以后给你个什么多一个人口的粮食,跟当年中国发粮票,发肉票,跟中国文化大革命工人食堂的发那个发糕,人家那个时候领馒头领花卷,我们家穷,我父亲那时刚刚平反,给我们家是那个粗粮的,去到工人食堂去领发糕去,发糕票我都记得很清楚,领发糕票.委内瑞拉现在就是这个样子,这个结果在中国一旦诞生会是什么概念?你的出国的权利,儿女上学的权利,你银行取钱的权利,甚至是你加油的权利,甚至你上商场的权利一切都成为明码标价.那就是被绑架了,这个情况会让你感觉到什么?你会觉得自己是最有品位,

最有能力的,因为你得到了优越感了吗.这种优越感是建立在别人鲜血和生命之上的,这就是洛克讲的最关键的一句话,当权力私有化后,当财富公有化以后,人民将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这就是委内瑞拉,权力私有化,财富公有化的结果.现在我们国内很多人觉得这种情况到不了我头上,能到隔壁老王家摊上这事,隔壁老李家摊上这事轮不到我们家,我儿子当警察,我有亲戚在军队,我们家现在有点钱,孩子还在国外呢.委内瑞拉,未来我们好好讲讲委内瑞拉,你看看现在所有海外的华人媒体里面,大家去想一想,有几个去讲马来西亚真相的人,有几个去讲真正的委内瑞拉的,现在我们目前看到的就是一个路德先生,在挖心挖肺的找人想让大家明白委内瑞拉发生了什么,

马来西亚发生了什么,然后我们现在新的木兰节目卡利熙,在想办法说委内瑞拉.剩下华人媒体里面有几个人讲这个问题的?任何不管是民主民运,任何集体记住,你跟郭文贵有仇,你砸郭文贵,你恨郭文贵怎么都可以,如果在这个时候不去把委内瑞拉和中国的未来追求民主法治自由联系在一起你就真瞎了眼了.这是千载难逢,上天给我们带来借鉴的最好的机会,他最有对比性和最有相关性,这是一个天大的一个样板,有些人给美国政府写信,要钱要支持,然后在社交媒体上不是骂张三就是骂李四,不是骂老民运就是骂新民运,不是李家长就是张家短,有些所谓的大媒体天天就在那猜呀,猜呀,永远不说重点,不是小骂大帮忙,是小骂盖住大丑恶,然后是左言而盖右边那个他,

右言盖住左边那个大谎言,全是这结局,你去看吧,悲剧啊,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大一个民族在海外的所有的中文媒体,不管是多大的,什么南华早报,什么香港的什么安全部的东网,还是什么台湾的华人媒体,所有的欧美媒体,大家去看一看去,有任何一个媒体站出来,他不是不知道,他绝对知道,因为他的良心,还有那些教授们研究政治的人都太懂了,把马来西亚和委内瑞拉和我们中国盗国贼联在一起,把他们的政治运动,和能够借鉴的经验让我们国内同胞知道知道.让在国内墙里面天天趴在墙根底下听的人能听到一点点有意义的作用,如何保护自己,如何等待机会.

有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战友们要看真相,还有人捐款,昨天我看到那个冰心呀,我很喜欢的战友冰心,竟然在这个推特上说”我要捐款”,他又要捐款了,又要给谁?我忘了是谁?要捐款,你钱多呀,你钱多呀你,你捐啥款呀?很多人就是为了捐款而捐款,证明我自己我大方,证明我捐款了,我也民主自由了,就是因为这种傻捐,没有原则的捐,实际上是满足自己虚荣心的捐,让一个个的海外募捐党,骗捐党生存几十年,

你说现在我们国内到了这个时侯,我不能多说的就是,你别说中国院校还是了不得,有很多院校的人跟我有联系,那个观点看法让我极为震撼,极为震撼.说心里话99.999的真正的核心力量和智慧大智慧全在国内,有勇气的人也在国内,都不做声而已,而且不要以为教授都是些坏人,教授太有水平了,太多有水平的,绝大多数有水平的,

而且党内有太多有智慧的人了,马来西亚的事情震惊了整个9000万党员,60多年的巫统是怎么下去的?纳吉姆哪那么简单呀,马来西亚是家族区域政治,他那多少家区域政治,就像当年国民党选举被选下去的时候,我记得特有句话,有个台湾的大名人,现在还活着,但是个大坏蛋,我说国民党这回能输能赢啊,他说一定能赢,我说为啥?

他说我们现在几百万党员,一家出三人,那就赢了吗.哎我说你说的有道理呀.结果输了,陈水扁上去了.哥们傻了,我说你这怎么输了?他说哎呀,这回哎呀!输的也有理由,但是他输的他没想到核心.整个马来西亚的也是这个政治,他们算的是我们巫统一家出一个选票,一家拉一个肯定是我们的.不行把票给他改了.

他没想到叭出现这个,几个小党安华,全部几个一联合咣起来了,当然700万华人起了关键作用,盗国贼起了关键作用,而目是他们的恐惧起了关键作用,再一个YMD是天降之物,看着对马来西亚是坏事,但成了好事.YMD成了最大一个抓手,改变了马来西亚.

委内瑞拉是不是这样?一定是,头两天我给你们说实在,没敢跟你们说,我在庞彼茨时候,在后面罩那个大房子,那个人就是委内瑞拉银行行长的房子,你们可以查一查,在庞彼此茨有个房子是委内瑞拉行长的房子,我去他那个家的时候,他正在卖,已经推出去半年了,要价7000万美元,原来要价1亿2,好像是,我记不太清楚,我跟他大概是有六七次见面吧,就是他带着我见过查韦斯,我说我看着你住的这么大的房子,

50-60 13479318855

我说我跟你谈我真实的感受,我说马来西亚,不是马来西亚,委内瑞拉的快被饿死的人,我说那个城市上流浪的人,你家地下室那一瓶Petrus,或者一瓶La Romanee-conti会让他们吃多少饭,我说有什么意义呢?下面放了几千瓶那么好的酒,我说你们家买的古董那是你的钱吗?我说你应该想明白,你都那么大岁数了,你的儿女现在那块玩这水玩这船,是不是在迈阿密天天、佛罗里达,白天睡觉晚上起来就是dancing、dancing、dancing,然后music,然后吸两下,我说有意义吗?

这个钱就成了活着人的冥纸了,死了烧了活着不也是冥纸吗?你烧着委内瑞拉人民的钱当你活着的冥纸烧啊,一天消失几十万几百万,我说你老人家你听着是不是,他真的是跟我他真认真听完了,他说为什么我要卖了,他说我跟这家伙也是不行了,老罗也不行了,他说我也不可能再回委内瑞拉了,我只能卖完了,确实我一部份钱做慈善,我要帮助一部份委内瑞拉在美国的人来去搞革命。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文贵我这个感受亲身经历的太多了,委内瑞拉那种情况下,他们的盗国贼有这么大的房子,这么多好酒,然后现在很多人看那个马来西亚第一夫人280个仕包,拉几车东西,哎呦,亲爱的战友们,如果你们看了文贵一年多爆料,还认为那个值得你在乎的话,你伤了文贵的心了。中国盗国贼那根本不在乎,未来我都给你看看,这么大,这么大,还有这么大的,几个人抬不动的和田玉,那是真家伙啊真家伙啊,一个都是5千万、两个亿、三个亿,我见过一个最贵的卖了35个亿,那真的是啊,那是真是天然的玉啊,那真是和田玉,那一小块多少钱你去想一想。

有一个老板弄了一块大的,大概9千多万,后来蒙古以不知怎的绕到蒙古办案去了,结果蒙古把他给抓了,抓了以后什么的反正就是抓你,关了几个月,谁找人都不行,最后人还托了我,我还找了当时的杨晶,后来是国务院秘书长,杨晶那时候在中民委,是我民族证券归中民委管,中国民族委员会。我还找他,那他不行啊,他跟蒙古熟能不能跟他们讲讲,把这人给捞出来啊,这人挺老实的,是在那个蒙古搞房地产的,他的儿子跟我很熟,家都快完了。最后人家要了个实话,就把那个石头,他说他找不着他不拿出来,拿出来就拉倒。那块石头现在怎么地也值5、6个亿啊。所以说你看她284个包那算嘛嘛,那算嘛嘛!

广东抓起来的那个政法委书记管他叫什么的,那个老政法委书记抓起来他,在十年前在香港一次买爱马仕50多个,当时答应给60个,结果来了少几个他大骂,50多个包,太多年以前了,而且你们看我推出93年的相,我穿的是爱马仕的白裤子,爱马仕的衬衣领带,那个时候中国有几个穿爱马仕的呀?而且那时候我们到爱马仕去五折,只要是我们到那去五折,因为我们董事长是他的董事,很多话我现在不方便说,我从来没有打过折,但就那个店里边,那北京的爱马仕店第一个就是我帮助开的—王府井饭店,那不我不太清楚了,那个她280个太low了,太low了,跟中国盗国贼比她简直太out了,Birkin的包你看他一抱出那盒子他就不是最好的,

birkin的特定版就镶钻石的和绝对不卖的,都是给VVIP的,那个盒子是有讲究的,不仅仅是那个黄盒子,那是有讲究的,盒子外面放的是爱马仕的布袋子,那个布装,然后那个脚是拉开的向下一栓,那都是百万美元以上的,像她那个全都是大概在两万美元、三万美元,最多3-4万美元,不可能百万美元以上,差远了。中国盗国贼几乎垄断了爱马仕不低于百分之五十的包,她算几个呀?我们的国家盗国贼几万亿美元啊,你查查中央公园这好房子都在谁手里,你们啥都不用干,实际不用说,温哥华最好的区,洛杉矶最好的区,旧金山最好的区,伦敦最好的区,就这英文国家的。新西兰、爱尔兰、澳大利亚,然后香港,

然后再加上纽约这几个区,你就查查这房子吧,最贵最好的,你就查去吧。你再看看日本些最好酒店谁住,所以说大家从马来西亚身上没看清本质,没人讲出本质,委内瑞拉也没人讲出本质,这是为啥我说这是个悲剧啊,就一个路德先生在那“嗒嗒嗒”,脑门的头发都长没了还讲呢,连小哥现在都不干这事了,小哥都不讲委内瑞拉了,小哥现在就是转发转发转发,偷懒啊偷懒啊小哥啊,偷懒啊现在,你看咱们的推特世界,昨天有一个这个战友给我发信息:“郭先生,最近推特世界一片骂声,对,咱们战友太过效忠,都是骂你的,不好啊这个情况,看来不好啊,也没有什么人关注”,我想说我没事,如果文贵爆料是在乎在推特上多少人夸我文贵,在乎社交媒体上多少人是点击我文贵,传播我文贵,我一定是个骗子,我不是个骗子让这些人把我整成骗子了,我爆料很简单,我只把我说出来让国内人知道,

让更多人知道,谁恨我谁骂我谁不在乎我,那都对我的奖励,说心里话,如果今天砸郭的人很少,砸郭的人基本就是骂两句拉倒,咱们这个爆料革命根本就是骗子扯淡的事,又是一个募捐的骗子,为什么?你没引起注意嘛,没有引起注意怎么可能你会传播你的信息,会有人在乎你呢?骂你砸你,天下现在去看看,谁像郭文贵那么被砸过啊?我现在可以吹牛,这点敢说不,天下第一!海外第一被砸华人,谁能做到?我做到了!

你看曹长青先生夸我,曹长青先生挺我,至今我们俩见都没见过面,哪天弄不好,是不是曹长青先生也砸我呢,那都有可能的,对不对啊?那痘痘现在都砸到郭叔了,小哥现在都想砸到郭叔了,对不对啊,怎么不砸啊,那曹长青先生从来没肯定过我啊,人就说了“他有错误,他有错误”,曹长青一说就“文贵有毛病,看他优点”,那都给自己留的后手呢,准备下步砸文贵啊。我现在是天下第一被砸,谁能做到?我做到,被砸就引起注意了嘛,有叫哗众取宠,有叫被砸取宠,还有一个是被骂取宠,那不是都占了?我没有哗众,但我被砸了嘛,是不是啊?

有一个人华人能在海外的华人世界、在世界上,这么多世界大媒体一次一次上头条,一次一次打破西方媒体的界限,一次一次地被西方各大媒体报导,给我找一个,没有!能找一个像文贵在海外那么多人砸那么多人骂,现在砸的骂的,现在我这个锅贼亮贼亮的,我现在基本上已经变成了外来材料锅了,越砸越亮,没办法嘛,你不亮都不行啊,因为我不在乎,这恰恰是我要的,如果在被砸的过程当中让我文贵学得成熟了,你说我不感激谁啊,我得感激砸我的人,你说今天和5月10号之前我啥变化,我不再这样说人家伪类了,

甚至人家那些人的名字咱们不再给人家起外号了,这不就变化了嘛,人家砸咱的结果啊,让我更加完善了。我那时候给我老婆写情书,哎呀咬文爵字,这个当时获得情报,我们当地最有钱的一家人,而且说媒,哎呀我很伤心,哎呀鼻涕一把泪一把写这封信,说这个我这头发长,穿喇叭裤穿花衬衫,都叫我流氓,你可能害怕,我们家也没钱,我们家是这个文化大革命被陷害的,回到老家也没地,但是呢你要记住他有钱,他家有权力还有钱。


0-5 Willy

(合十)唉呀,他要停一下,一个小时说说就过了。他要停一下呀。

(合十)唉呀,小哥,小哥,小哥,哈哈哈,大坏人,小哥大坏人,等你砸郭吧,你砸吧你,你和痘痘,你俩串通一好,你就砸郭吧你。

4827好,好,好,(合十)回来了。

我说,跟我现象很贫穷,但是我有未来。你跟你的家人,说了没,但是你没有未来,因为你先富的人很难保持一辈子,我的穷人我的未来肯定富。还有一个,我说,我要重新塑造自我。

我有很多毛病,把头发剪了,我不穿花衣服,不穿喇叭裤,不戴墨镜,不戴蛤蟆镜,这我老婆这封信还保留着呢!现在我想想呀,这重塑自我这个词呀,很好!那如果小十多岁,哪有那么多洋词啊!是我的一个中文,这个余老师,呀,不是,英文余老师。告诉我的,文贵,你要重塑自我。唉呀!这个词好呀,老师,重新塑造自我啥意思呀?老师给我解释,解释。是我老有用,所以因为砸郭给我了重新塑造的机会。多少砸郭砸郭的不都是没道理啊!砸郭很多是有道理的呀,砸郭那些人不都有文化的呀,你砸挺好的呀,那不是不般的呀。所以说,我原来我看,现在绝对不看。

现象很简单,我希望大家理解。凡是你说话带脏字啊,还有一个你瞪眼说瞎话的,还有一个你完全是5毛的,二话不说拉黑,拉黑。我没有心懂看,我也没有时间看。我跟大家说一下,我确实我每天没有时间看。包括我的律师现在给我严重警告,包括我的私人医生,包括我的家人,包括我公司给我严重警告。说,郭先生你必须每天不能超过一小时看你的手机。

因为我确实看我的眼睛老花,然后绝对不能超过一小时,因为确实影响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啥也一花也不老的,但是有的时候看冒小白星。第二个,说你不能老用手机。你要用你想好再用,你这是不可以的,监于安全的需要,和我说话的严谨性的需要和这个我眼睛安全的需要,和时间的需要。因为我现在30多个案子,我们这个几家基金事情的这个,这个了结,我还有十几个公司要运作。你去想想,大家,我真是时间太紧,争分夺秒,真的争分夺秒,所以说,还有郭媒体,人家天天骇客,上个十几亿次的骇客,所以说我没办法看。所以之我原来都回复都看。

现在真的没时间回复,(合十)希望大家战友们多多理解!希望5毛们多多理解,希望所有砸文贵的多多理解,我没办法回复没办法看。所以现在我看的都很少。你看不管如何,5毛们骂,大家千万别回,你看我一次没回过嘴,不要去跟他们,他们也有爹妈,他们生下来不是5毛。贪污犯腐败分子都该抓,但是他被抓就没有不被当做人对待,不是他是腐败分子家人都是坏蛋,也不是他一生下来就是坏蛋。这是我一直坚持以来的。腐败分子永远要被抓,但要人道对待,公平对待。不能甄别性对待。

包括5毛他生下来不是5毛,他有父母家人,他有良心,他有人性,不要骂他们,不要跟他们对抗。这个凡是大家记住呀。大家不芥意啊!包括头两天我看到昭阳先生录节目,我也看了一段。昭明先生,看了,看了下面留言有人骂他,昭明先生眼就变颜色了。对历史上我看没几个学不好的,但是他做到的,昭明先生对不起啊!但是做到的不多,你要把这个东西看透了,你会享受骂你,那说明对你在乎,是你重要,别人有人骂没?

没有骂。所以呢5毛们骂不要在乎,你能不在乎5毛们的骂,你才配得叫社交媒体,谁能裸5毛的骂不影响你情绪,你才得是赢家,你如果在5毛的骂当中还能不乱,还能搞得好节目,象路德先生那样,象卡丽熙,象露亭那样,还这就绝对成功了。另外一个大家的辨别能力。你可以看社交媒体上,凡是天天抱着手机看自己的点击率,转发量和喜欢的,你一定是个loser输家。

5-10 Roberts

你可以看到社交媒体上, 凡是 天天抱着手机看自己的点击率,转发量和喜欢的, 你一定是个looser, 输家。 因为你的目的不应该是这个。 你把你想说的你把你想做的你就表达好,就完啦, 会给你结果的。凡是那个老想着表现自己,多少人关注自己,要么等着那个点击率广告费花钱的,
你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会没有。所以说呢, 我认为什么叫做慈悲心, 利他心,菩提心? 什么叫做善良? 就是利他心就是善良。 多利己心,或者害人利己心, 恶,恶。
什么是坏, 坏就是假嘛。所以你看到现在很多人说假话。 说假话,你不要生气。假话是会得报应的, 假话是一定会得报应的。

不用你着急, 你找什么急啊? 那委内瑞拉,咱着急也没用啊,咱着急人家该怎么着怎么着。 咱啥也帮不了。咱就从中学习,
咱在那儿学习。 马来西亚,好像是我帮忙了,我帮忙连个亿分之一, 千亿分之一都没有。 没有这种几十年的积累,没有1MDB的这种腐败、 没有纳吉布一党独政的傲慢、 没有金钱迷糊的双眼、 没有旁边一帮,所有盗国贼旁边一帮拍马屁的, 啊呀你厉害,你神, 你厉害,
就像这个我们习主席旁边一堆小人, 都在骗他,据我所知, 都在骗他,他也知道都在骗他, 这就是他的最大的危险嘛、 那么现在一样, 这些人成就它,马来西亚,
完了。

说郭文贵这个,
谁要说文贵造就了马来西亚的事, 那就是打自己的脸都不配。 咱算老几呀? 这个世界上最可悲的就是拿自己不当回事, 更可悲的是太拿自己当回事。 咱只是在关键时候,关键时候,咱去参与了一下。像中国实现喜马拉雅,
说是郭文贵推荐的, 那郭文贵算个啥了? 可能吗? 就是明天晚上发生了中国像马来西亚一样,现在是 完全不一样了, 中国改变了, 有民主自由法治了,媒体自由了,大家都可以自由回家了,一定不是文贵的功劳,
文贵连里边连个毛都算不了。 因为那是太多原因了。 一个国家的改变哪那么简单呢。

再者要说, 文贵,现在是不是有信心实现喜马拉雅, 绝对有信心。 为什么? 我看到了这个里面的乱和脏和危险。
它里边全是空的。 像中美贸易的事,大家说哎呀 一会中信给救活了, 他救活咋了?哎呀现在又达成协议了,咋了?哎呀明天又签了,咋了? 往回看历史, 这你往回看, 你都不记得这些事了。
有一件事情大家切记, 中美之间的冲突, 从Trump总统开始进入了个新的时代。我再说, 不是Trump总统,希拉里当总统,谁当总统,戴斯当总统,罗比奥当总统都一样, 只是手段问题。

中国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中国和美国的关系, 中国和西方的关系。这是为什么我说,中国 过早的极度扩张,
放下韬光养晦, 那这是大灾难, 大灾难。 这个具有一千个理由也不能让中国放下韬光养晦。 一万个理由, 也真的不能和美国欧洲做对,你没这个能力, 也没这个实力。这个另外一个就是,
中国现在国内的这个控制。 要不要集权, 要集权。 什么养的集权,绝对在法治制度下的集权。 一个没有法治的,不叫集权, 叫私权。 把它私有化了。 没有法律基础和法律条件允许的,
和走法律程序合法的集权, 那叫私权, 权利私有化。 中国财富是否应该调整,是否应该避免资本主义的这种私心私利 导致国家实力这种巨大和巨脆弱的这种同时存在,助长了私心,然后私企绑架了国家。需不需要调整?
需要调整。 但是把财富公有化, 那是恰恰相反, 走向极端灾难。这就是中国所有的官员, 现在到各省去,

10-20 RUI ZHANG

你去看一看啊,中国为什么没有芯片,为什么没有发明,中国现在一个医院,一个科技项目立起来,两年要出结果。怎么可能两年出结果呢?他要钱哪,他接假材料,这两年出不了结果怎么办啊?复制啊!复制不了怎么办?造假啊!这就是中国最大的悲剧,由于这个体制,一党专政,高度集权,然后一帮马屁精,还有一个不符合客观,造假心里,因为这个国家没有信仰了,没有法律了,谁都以造价为信仰,谁能造价成功为天才,谁能造价成功,天才吧,你看我天才,中国共产党都相信我了,结果是什么?

药,假药,芯片,假芯片;所有的东西都是假的,由于你那个体制要求他必须造价,就像中国的贷款一样,中国的任何人贷款,任何人,包括你国有企业,如果你按照中国的人民银行和各大银行的贷款规定,谁要能说有一笔钱贷款是合法的。我现在在这郑重发明:我郭文贵让你砍我一百刀。

任何一个人你去看看中国的贷款规定,绝不可能。贷款的要求条件就是一个让你犯罪的,就是让你永远做不到的贷款条件,所以必须腐败,所以必须腐败的前提条件就是金融里边的内容情况,这就是中国的科技领域、医药领域没有发明,没有创造。中国在为这吃着苦,这就是中国的空气污染,因为假发明、假科技、报假消息、家环保、加技术造成的,中国的假食品是中国的假检查、假维稳,假食品安全、假监管造成的。中国人的土壤的污染是巨大多数的水污染、医疗污染、食品污染之后造成的同样的结果。假报告、假信息、假材料、假化肥,今天中国的科技发展为什么没有今天人家新请了一个中国都乱了,因为中国全都是假发明、假科技、假报告、假专利。

中国政治倒霉在哪里,就是家安全、假维稳、贾繁荣、假忠诚。习主席说:我们现在还相信马克思主义,你知道谁相信马克思主义。共产党就没有一个相信马克思主义。你现在在党内可是马克思都成笑话了,什么叫马克思?岳文海先生说过一句话:什么叫马克思,啥叫马克思?骂人的话呢,那是。谁信呢?我那天推出岳文海的照片,实在盘古他住的公寓里边,他对面坐了几个人,我没法放出来,我那是有意的,岳文海那个地方公关,公到从中央到地方,没有地方他公不上。总书记身边,原总书记身边,那个秘书、警卫都跟他关系好得很。吃饭时候有冲茶,冲茶之前美女音乐,然后呢,吃了最好的饭,一顿饭几十万,一瓶酒都上百万。

岳文海在郑州机场,郑州机场在建设当中,光那一件事他拿走了一个多个亿,然后把账全部做平,全部作品,中纪委查不出来,中纪委不是查不出来,中纪委的管那天晚上就在他对面坐着呢,中纪委的其中一个副书记就在他旁边坐着呢。你说他查岳文海吗?查不了。所以说那照片都是有意思的,都是全造假,岳文海的造假水平让我看到了共产党没有什么假造不了的。挖坟去,你说把坟给平了,他想当这个周口书记,平坟。

咱是已下令了,郑州市委副书记,跟我兴奋,兄弟啊!我当郑州市委副书记了,马上当书记。最后,由于有人检举他贪污还有养多个小三,还有一个就是他老婆孩子在国外是裸官,接着马上给他换到周口去了,到周口心不死啊,他还要继续干,平坟。结果给我打电话,我说你这平坟干嘛,哪有平人家坟的啊,当官的可以埋,为什么咱老百姓不能埋,多造孽啊,干这事干啥?兄弟啊,我平坟就让他开出我啊,开除了我我给你打工去,你说这岳文海,这就是咱共产党的管。就是习总书记想抓谁的时候,只要是知道。我这些都是为了习主席好啊!我这买爱马仕是为了习主席啊!习主席未来用啊,送人啊
,我估计都这心理。

所有的官叫抓全跪下来,全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全都是进去以后去中纪委告诉我说:所有的人都是停不下来的揭发,岳文海厉害到啥程度,把那纪委领导找来,这谁,最近来调查啦啊,这个双规,你看能不能放他一马啊,他对国家很忠诚啊,然后领导:你看我打个电话,我跟那书记在一块啊,听电话。事就过去了,我见多了去了,那天岳文海在对面,美女伺察的同时旁边就是中纪委副书记。这位中纪委副书记,岳文海告诉我说,他说:他相中了一副黄永义的话,希望我给他买。我说:好啊,文海,对不起啊,我不需要他,我不怕他抓,我也不是共产党员,你给我打欠条。

这岳文海够鬼的,他把画给拿走了,巨大一幅画。这黄永义现在网上查得着的,一个莲花图,大的,百尺画,你想想现在得上亿了估计,六七千万,那个时候大概四十万一尺,最少四十万一尺,你想想这是多少钱,现在了不得了。上过邮票还,黄永义的,就给这个副书记了。后来我是当面还带着我的员工证明,让岳文海还这个画,他不认,就像当时我家挂着一个徐悲鸿的一个奔马的一个图,我那时候给我爹大寿时候买的。结果岳文海看好了,说:哎呀!上次那个领导来看你这个画,说是真的,我想借去让他看两天,中不中?我说好好,拿走吧!到现在不还。这幅画给谁?现在在中南海。据岳文海说,给了王岐山的秘书周亮,周亮给了王岐山,真假咋不知道。

借走了不换,那黄永义的画我要好几回了,那中纪委说:岳文海在我这拿走的画他不给,值好几万呢,这叫反腐败吗?全造假。这个岳文海有一次拿了一大堆画回来让我看。全都是中纪委办案收来的画,然后他又赶快买了,这个时候啊,他问哪里有高级彩色复印?为啥?他又把这话又放回去,岳文海活着就是中纪委这条路和公检法、安全部。

你说这个岳文海有多厉害,共产党哪有查腐败的啊!傅振华办案,查一个老人家,把人家玉给人家拿走,人家检举揭发,这个时候又说人家那个玉在原地又找到了,实际是个假的,那个玉都是几百万。然后有个翠丢了,人家那是几千万的翠,这回又让在原地找到了,那是假的。亲爱的战友们!今天你看到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这是为什么我说:中国的假忠诚、假反腐、假政治、假管理、假爱民,那中国的梦也是叫中国假梦,比中国噩梦还可怕,是假梦。~~~美丽四川,不付~,还当啥官呢?

哎呀!说起来我这是,太多了啊!这个岳文海早晚有一天他会输的。这个我最近网上看见几个大明星。原来认识都是岳文海领来认识的,很多明星,全都是文海哥,文海哥。好多明星。几个火的电视剧都来过,那个叫什么?李什么得那个。哇塞,靠着岳哥哥。这样摸着脸,我都受不了了。范冰冰不是,跟范冰冰没关系。

20-25 风满楼

岳文海这个人代表了中国共产党的真正的所有的高级白手套,中介,妈咪,全部都在党内。还什么监察委,还什么中纪委,那都是骗鬼的。都是掩盖一个个腐败集团的工具,平台而已。中国不改革,中国不把媒体监督放开,不把网络放开,不让老百姓告诉中央什么是真话,一切都是假的。

所以海外砸锅的朋友们,谢谢你们继续砸锅。感谢你们让文贵重新塑造自我。砸锅的朋友别砸过头了,你要是触犯了法律红线,那我不好意思啊,希望你们理解。接下来的一切法律行动还会发生,希望你们不要在意啊。

郭媒体这些天被攻的太厉害了,太厉害了!哇塞,这都受不了,我都看不完了每天。这是国家级的。据说推特和YouTube也被他们威胁。如果你赶上就把你给骇没了。所以他们,不光是钱,听说人家主要是害怕黑客。但是呢,这是好事。我问过美国政府,我说你们到底为啥不敢管呢?结果人家说(我得小心点儿说):美国现在还没有能力彻底防止中国来的骇客。美国需要一到两年才能把网络建好。就是能挡得住所有的黑客。人家就会彻底反击攻击。然后毫不犹豫一直攻下去。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所以说咱还得忍着,连美国政府现在都在等待着他们在完善他们的网络,然后再打回去。所以说咱们这郭媒体还在挑战中。

吴怡和李克强的照片我就不多说了,没有人真正了解中国政治,那天的事情什么都没看明白。核心人物没看明白,核心意义没看明白,那天说明啥也没看明白。哈哈,慢慢我再说吧,那也是钓鱼。我想看看海外到底有多少高人。砸锅的人当中都了解些国内什么。发现砸锅的人基本都是混不上饭吃,招摇撞骗的,国内那边连饭都吃不着,外边儿饭更吃不着的人。连饭都吃不着的人,混了半辈子了吃饭还狼吞虎咽还抢饭的人,说明了个问题,嘴都饥饿的解不了饱想把精神上富有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所以说这个人呐,吃相,坐相,站相,说话的说相,都跟人的精力和实力是有关系的,有关系的。

所以说现在看着外边乱说,乱编,乱弄,最近委内瑞拉和马来西亚没人关注,都在想办法捐钱骂人,让人很伤心。这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实现民主法制自由的环境还是有很大问题的。我们实现民主法制自由的环境真的不容乐观啊。

最近我们诉这些人的法律方面,非常非常的有进展,非常有进展,非常好啊。

我那照片,说实话,我那照片都非常非常高清,但是一推到手机上,完全变样,特别不好。那照片照的非常非常好,每个人都是有意义的。

谢谢,谢谢大家对我的问候。电池快没电了,大家别以为是被黑客骇掉了。

我过去吧,是非常的单纯和厚道,厚道说的不好听就是无知。今天的我呢,经历了有沧桑感,比较成熟,或者是老道。(与网友風滿樓互动:胖的时候像你弟,哈哈,好)。我那时候走哪儿去,最受中老年人喜欢,特别是女性,都说,哎,这孩子看着真厚道,这小伙儿看着真厚道,而且好多人都愿意摸我一下。我认为是经过了看守所和那个事情之后,对事情的看透,没那么贪婪,狡猾吧。

25-30 推特发言人

中老年人喜欢,特别是女性。中老年人都说我看起来真厚道,好多人都喜欢摸我两下子,特别特别多。

我认为是经过了看守所和那个事情之后,对很多事情看透了,没有那么贪婪和狡猾了。

陈氏兄弟最近已经有一些消息了,只是我不方便说。大家放心吧!他们俩一定会回来的。重庆警方现在也不说他俩造假了,办案的人员有大麻烦了。

大家千万千万记住!不管人家谁砸锅骂我,战友们都不要讨论,谁愿意砸就砸去吧!

如果文贵是一个怕砸的人,你们还支持文贵,那岂不是太瞧不起自己了。谁爱砸就去砸。他犯了法会有法律制裁他,都会有结果的。所有的事情都会有结果的。

我发出的很多照片,你可以看到我的过去,我前两天想发一个我85年的照片,如果发出来了,能把大家吓死!那个照片会把大家看懵了。

我的过去,我无法掩盖,那是事实。今天就是过去的结果。

所以说,砸锅的人也好,骂郭的人也罢!这都会有结果的。

我对王岐山先生现在已经很少说啥了,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一个老人,我对他必须保持尊重。但是他干的事情我是不能容忍的。希望大家理解。

包括孟建柱已经退休了,我对他必须保持尊重。我绝不会在关于王岐山和孟建柱的人格方面再说些不好的事情。

5.10生日那天我就已经决定了,我的五哥,六哥和家人都在监狱里关着,我们的家人都很痛苦很痛苦的。他们经常哭。他们的痛哭会传达给我一个信息,我现在跟他们一次都没有联系过,因为我不想那么难过。

但是,我会想到王岐山,孟建柱,包括傅政华和孙力军,他们也都有家人,我要考虑他们家人的感受。所以说,我只说他们做的坏事,绝不再说他们的人格方面。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亲爱的战友们!我们要对事不对人。

刘特佐百分之百会被捕,齐奥塞斯库的故事那天可以给大家讲讲。

关于刘呈杰的爹是谁,这一点上我真的佩服政事小哥。春节的时候,我把文贵春晚的視頻发给他,让他帮我制作之后然后发出去。其中我就故意把刘呈杰的爹写成另外一个人,发给了小哥,后来小哥给我回信说,我知道刘呈杰的爹是谁了,但是我不会说的。我说好,我相信你。后来小哥就真的没有说过。到现在还保守秘密。

但这件事情上,让我坚信了小哥的为人,就是我想钓鱼,这小子没有让我钓成功,这说明他是一个好人。如果他是一个坏人,那么就肯定把刘呈杰的爹的信息就发出去了,这样他就上当了。关键时刻他没有出卖我,小哥是一流的。即使小哥也砸锅,我都会信他。

真正的刘呈杰的爹,很快就会出现的。刘呈杰的爹和来路一定会让大家惊讶的。

所以说,小哥躲过了一劫。证明他是可信的人。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30-最后 风满楼

克强总理非常熟,那时候很熟,克强总理跟我说话开心得不得了,一听我说,“哎,继续说,这观点······”,就我敢挑战他,老挑战他。克强总理真是个好人。那个照片里边我告诉你们,吴怡绝对是清官。克强绝对是清官。还有两个人是现在中央里边最重要的人之一,绝对是清官。未来我可以告诉你们那个照片里边传达的,绝对是清官。本人只对清官有兴趣,对昏官没兴趣。

那天跟吴怡总理正在谈的是什么,谈的是中美贸易谈判。美国人,一个女的,谈判代表,我忘了叫什么名字,说她,你们中国人是小偷,结果吴怡同志说,你们是强盗。对方傻了。我说你这说话啊,听起来你很厉害,铁娘子,我说我不认为。我就在跟她讨论,旁边那个警卫瞪眼睛,“你跟首长·······”小王八蛋太坏了,你看那眼神,“你敢跟首长争”,我说你这就是狗腿子。刚骂完他,这时候给我照了相。我后边那个半拉脑袋是个重要人士,没有人看得出来,我后边那个半拉脑袋,重要人。我那边后边有个半拉脑袋,也是个重要人,人家都在上边呢,都在上边呢。没人看明白。那天我们讨论这个呢。我说听起来您很厉害,个人是这样,事实是不对的。

哪天我亮亮跟咱们总书记的照片吧。你看总书记咋跟我照的。总书记这样搂着我,还得这样的搂着我跟我照的。

(与网友互动······)

看到战友们的留言兴奋啊!

行了,我就不多说了,谢谢大家了,太多了!亲爱的战友们,谢谢你们的关心,支持,文贵正在奋斗中,有不到的地方多多包涵。祝所有的战友们和你们的家人平安健康。好好爱自己的父母,爱自己的家人。这才是重点。到了喜马拉雅,核心目标还是爱家人,照顾好家人。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所有的战友们!真的是不舍得,不舍得······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