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5日星期三

翻译李小牧:帮助6岁中国儿童申请到日本政庇引发网络攻击谩骂

来源:战友之声,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原文地址: https://www.newsweekjapan.jp/lee/2018/08/6_1.php
帮助6岁中国儿童申请到日本政庇引发网络攻击谩骂
2018年08月20日(月)18:40

东京入国管理局难民调查部门通过明信片发来的通知(正反面照片。照片提供者:笔者)

一般说来日本基本不会批准政庇,但我此次却帮助两个人申请了政庇。他们是我一个朋友的孩子和岳母,正遭受着迫害。虽然政庇是顺利拿到了,但在此过程中,中国人的阴暗面也充分暴露出来

大家好,我是新宿案内人李小牧。

移居日本30年来,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初体验”,从第一次打工到第一次经营餐厅、第一次申请到国籍、第一次参加等等。前段时间又经历了一次连想都没想过的“初体验”。有一天突然接到一个,对方这样说道“李先生,网络上对你有很多攻击谩骂吧?如果您愿意我们可以帮您想办法应付。我们是**公司,在应对恶评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

我作为评论人从事过的活动中,经历过几次网络上的攻击谩骂。但是能让应对恶评的专业公司找上门来推销还是第一次。居然还有那么敏锐的公司,能从网络攻击谩骂中捕捉到商机。不得不佩服这渗透到骨子里的生意经

网络上的攻击谩骂如果造成混乱,应该有很多人愿意花重金找人解决。但对于我这样一个早已对攻击谩骂习以为常的人,不需要这样的服务。因为我很清楚,光明正大的把事实亮出来,任何不实的指责都将烟消云散。因此我婉言谢绝了向我推销服务的公司。

日本不接受避难,但当事人具有申请权利

为什么这次网络上会掀起对我的攻击谩骂,起因是一名6岁的孩子。

6月底,我接到的电话。路德是流亡到美国的中国人,作为YouTube“路德访谈”节目的主持人为大家熟知。“路徳訪談”是一档揭露中共黑幕的节目。我也属于准常规受访者之一。路德在电话里说“我有两位朋友会去日本,希望能接待一下”。

接下来的7月2日,就在这两位“朋友”马上要到达日本的时候,路德又一次打来电话说“实际上我所说的朋友是我的小孩和岳母,麻烦你帮着照应一下”

路德有3个孩子。另外两个在美国生活,只有6岁的大儿子还留在中国。听说在国内会遭到辱骂,骂他是“卖国贼的孩子”等等,每天生活在痛苦中。原计划是到美国与父亲一起生活,但签证一直没申请下来。这次也是因为在老家呆不下去才出国旅游的。

孩子遭到当地政府的百般歧视,好在户籍隶属其他地区,因此顺利申请到了护照。近年来总是能看到新闻
“IT先进国家·中国”的提法,但似乎“歧视对象名单”却并没有在网络上共享(笑)。

路德的大儿子和岳母先到韩国,再来日本。持15天的旅游签证入境。15天以后孩子必须再次回到中国,回到被辱骂的生活中。

于是我提议既然情况这么糟糕,申请政庇怎么样。路德很惊讶,说道“这个办法可行吗!?”。路德之所以表现出惊讶,不足为奇。众所周知,要在日本获得政庇相当困难。获得政庇的中国人只有天安门事件及“法轮功”相关的几个人,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获得过。

日本不接受政庇――这是通常的说法。但制度是有的,如果实际存在受迫害的事实,至少还是有申请的权利的。

很快通过了难民申请审查

就这样我决定给路德的孩子申请政庇。对于既不会日语也不会英语的一个6岁孩子和外婆来说,不可能靠自己办下来,所以我也一起陪着他们去了东京入国管理局。

从品川车站坐10分钟的公交巴士就能到达临海的入国管理局,这里总是人头攒动,挤满了人。随着东京国际化的发展,外国人大量增加。入国管理局并未扩充设施,总是塞满人的状态。不难理解,给与外国人相关的设施拨付预算,对于增加选票不起任何作用。政治家们的举措总还是有功利性的。

在各国都在竞相争夺全世界高端人才的竞争中,只有日本还没跟上。如果有真正希望提高日本国力的政治家,一定会致力于吸引优秀的外国人。但似乎都只是一些只顾眼前那点选票的狭隘小人而已。

言归正传,到了入国管理局开始申请难民认定。

窗口的工作人员很不耐烦的听完我说的话后,问道 “你是律师?行政书士?”。然后又以“就算申请了也不可能通过的”之类的说辞搪塞,打算让我放弃。我坚持要提交申请,对方仍不予理会。互相争论了一会儿后,我只得拿出名片报出自己的名字。

这时候对方马上转变态度,嘱咐我稍等后随即回到办公室,我依稀还可以听到里面讨论的声音。这位工作人员再回来的时候,态度来了一个180度的转弯。之前他对我带来的资料完全没有兴趣,这时开始热情的翻阅起来。可以看出他在看了我写的专栏文章后,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接下来的谈话进展很顺利。大概是以史上从未有过的速度通过了审查。7月18日从东京入国管理局“难民调查部门”发出了我们期待已久的明信片,其内容就是受理难民申请。(本来应该发到我家里,最后却错发到孩子和外婆的住处,所以才多花了一段时间。然后我们再去了一次入国管理局给孩子和外婆支付了每人8000日元的费用。正式的难民认定是从8月开始。总算得到一个让人兴奋不已的结果!)。

无论是希望中国实现民主的人,抑或是优先考虑政治稳定而不是民主的人,但凡只要是有点良心,一定会为一个仅有6岁的孩子遭到迫害而感到痛心吧。作为一名父亲,我也有孩子。能帮助一位孩子脱离苦海,真是无比的高兴。

说到我所做的事情,也就是陪着他们去入国管理局,充当以及帮着交涉相关事情。认可难民申请是日本政府做出的判断。我为我的国家感到骄傲,作为民主国家的日本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遭遇小人煽风点火、造谣生事

事情发展到这里,大家一定会觉得费解,哪里来的“网络攻击、谩骂”。一个6岁的可怜孩子得到日本的保护,这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很难想象从哪里进行攻击呢。就算是我,也难以想象有什么地方能授人以柄。

在不可能有火的地方硬是能煽风点火的人是一名中国人,叫孙向文。现居住在日本,漫画家。当我在推特上推出关于帮助这个孩子申请到政庇的推文后,他在这条推下面做了以下评论。

Twitter広告の情報とプライバシー
(李小牧开始做假政庇生意了,很多中国人前来咨询。多数问题集中于“能拿到多少生活保障”)

陪着朋友的孩子申请政庇被造谣说成了做“假政庇生意”。而且似乎有很多被孙向文的谣言蛊惑,表现出非常愤怒的情绪。

我并没有拿到一分钱。虽说只是帮忙,但是填写申请表、准备资料什么的都花了不少时间。这纯粹是毫无底线的造谣。

孙向文在推特上写道,多数问题集中于“能拿到多少生活保障”。但是从他上传的图像来看只有一个问题写道“请问成了难民可以向政府申请津贴吗?”。可见孙向文正是利用了多数日本人不懂汉语来造谣生事的。

在世界各地都有批判中国政府,被称为海外的中国人。他们没什么能力,只会空喊口号,根本无法改变中国。他们所追求的成就,就是引起内斗。

他们常常污蔑对方是中国的间谍,此外还会进行各种诽谤中伤,不断抹黑当事人。他们的所作所为跟文化大革命中的红卫兵行为如出一辙,批斗无辜的人甚至将其杀害。这些人虽然居住在海外,表面上批判着共产党,内心却仍然完全保留着中国人的阴暗面。

关于中国,我主张该认可的地方认可,该批判的地方批判。大概对于他们来说我成了眼中钉。他们一方面批判中国,一方面又对不赞同他们的人进行打压,对于不参与他们游戏的人,全都被视为敌人。

我只能认为参与这种无聊的游戏是在浪费时间。同时对于受他们谣言蛊惑,浪费时间的日本人,我只能表示遗憾。我的时间应该花在有成效的事情上,例如帮助一名6岁的儿童摆脱整日遭受辱骂的生活。

在国外靠批判中国政府度日的时代即将结束

孙向文的闹剧我已不再理会。如文章开头所述,堂堂正正做人,那些攻击谩骂终归会偃旗息鼓。相比之下,我更在意的是这类人的时代即将结束。他们虽然生活在国外,只会在嘴上骂中国政府,毫无作为。

因此这次我毫不犹豫的决定帮助路德的孩子和岳母申请政庇,路德的节目“路德访谈”中,住在美国的富豪“革命者”郭文贵还是会定期接受采访,坚持爆料揭露黑幕。

详细内容请参阅我过去的专栏(中国大手32社が「不審死&経営難」海南航空と同じ運命をたどる!?   「中華文春砲」郭文貴と、29年成果なしの民主化運動家の違い)。我坚信在郭文贵他们这些新一代“革命者”身上才有改变中国的能力。

当今世界正在从“郭文贵现象”向“郭文贵时代”转变――这也是我的看法。在日本,连“郭文贵现象”都未曾受到过广泛关注,真希望在这个新的转型期,日本不要再后知后觉,能紧跟时代变化。

尽管如此,这次的难民申请还是非常顺利,非常快的。8月14日在推特上发出了顺利通过难民申请的推后,得到了1800个以上的点赞。路德的孩子预计会在9月份进入当地的小学上学。

在这里,再次留下记录以表达对于日本政府和入国管理局的感激之情。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