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6日星期日

文字版:2018年7月17日路德访谈郭文贵全球直播(第二部分)

来源:战友之声,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文字版:2018年7月17日路德访谈郭文贵先生全球直播(第二部分)

0:00 – 10:50
xx 某某

路德: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观看路德访谈,今天是2018年7月17日.刚刚休息了五分钟,我们重新连线一下,现在效果就很好,接下来我们看看文贵先生对王建之死最新的一些调查,以及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政治阴谋,大家拭目以待.

郭文贵: 好路德先生是这样,我们先放两个短视频,给咱们战友看一看好不好?我要给大家报告的事情,我们有团队,首先大家知道头一段时间我们有香港亚洲去的两个团队,大家知道他们在海口和广州的家人(不是近亲的家人)都被弄起来了,威胁他们马上离开,不要再跟我联系,不要再报道,那么后来他们跟我说了一个信息,再一个就是另外这个小组,找到了当时在的一个花工,这个花工是个目击者,这个目的提出一个条件,因为说他们受到了极大的恐惧,说这个要提供当时最关键的信息,

但是要钱,我都答应给钱了,就在做交易的时候,当地突然来了几台车,到现在不知道是什么车,就把他们其中几个人直接按到车里面去了,送到了机场,要求他们马上离开那个地方.这件事就让我感觉有意思了,如果没有猫腻,没有必要,到底是警还是匪呀,把我们小组人给弄回去啊,这个人也没办法,就只有在强迫性的,他也不知道是政府啊,还是警察,还是这个黑社会,他在机场反正这些人没敢去管他们,到了这个机场以后他们就离开了,还转机回到香港,到香港以后还跟我联系,说他把一部分的视频要给我,就在这时候消失了,又消失了,消失以后看来是被弄起来了,

就在我上节目前有人给我打电话,说这个你不要上这个节目,我可以把你人放出去,我说你把人放出来,我就不上这个节目,但我又派了两个小组,这两个小组都什么人呢?我想跟大家说一下,这个有的有几个是纽约NYPD的现任警察和退休警察,他们有一个是调查公司,也是为我工作的,另外一个呢是纽约NYPD官方在普罗旺斯现场的有两个代表,其中一个就是他们的代表,都是正在工作中的现职人员,还有一个大家看到就是过去给我拍那个衣服的我的助理凯琳女士,所以说这些人分成两个小组,又到达了普罗旺斯,我把他们到普罗旺斯还有这个教堂以及关于王健死这个一系列的这个事情,很多,

大家别着急,为啥说今天几个小时,前两个视频是个非常无聊,很平淡,只是告诉你他们到了,他们是谁,然后呢我们会接着呢请路德先生跟他去联线,然后叫他谈一谈看法,然后接下来我们一个一个的视频和当事人和有关人士来采访,大家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然后让别人说,让第三方说话,不要让中国共产党说,也不要让海航说,也不要让文贵说,

要让第三方和亲历者,和处理案件的当事人,还有所有的被政府谈过话的人,叫这些人来说话,这是今天的主题.最后让战友们自己作出决定.大家先看看我们凯琳女士先到了普罗旺斯以后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地形的情况,好不好?别着急啊,没有什么吓人的.没有什么黄色视频,大家放心吧.

路德: 今天这个是郭媒体,路德社,南十字星统一直播.

第一个视频播放:凯琳女士带着摄制组,在普罗旺斯的奔牛村教堂后面1.50米-1.70米矮墙处,墙外离地十多米(49尺),此处是王健跌落的地方.

郭文贵: 教堂的后面没有任何的薰衣草,也根本没有景观,这个教堂后面的门进来是什么概念:路德先生,战友们,就是中国很多庙,庙后面有一个它们就叫西北门,西北门是干嘛,一般都是偷偷的来人或者幽会情人的地方,也都是教堂,庙里面最脏的,这里面根本不可能有游客来,她是说的是这个,

从教堂这个门进来不可能有旅客上这来,他也看不到任何东西,大家往下看,然后走下来,这是一个后门,当年我去那个,可能路德先生去过一些教堂,和中国的一些庙,庙的不远处都有一个尼姑庵,尼姑庵和庙之间总有一个隐蔽的小道,还有几个暗暗的坑,但是据传说都是堕胎扔的死孩子的,挺吓人的,这是从这摔下来的,摔在这个位置.不可能人扔下来还活着,不管是掉下来还是跳下来,

13米到15米之间,这个地方大家记住这个里边没有小山坡,当时报道说是小山坡,冲刺小山坡,里边外边都没有小山坡,大家看到了没有?甭说是王健跳下去,我觉得王岐山先生掉下去也活不了,孟建柱那八块腹肌也不中,你知道了吗?肯定是这个结局.然后再看第二个,是我们的安保团队去现场.警察们去看了一下是什么感觉?第二个视频播放:这位先生大家看到的他是纽约NYPD官方驻普罗旺斯的代表,另一位是前警察.这个门进去大家发现没有,根本不允许游客进的地方,说白了这地方不让游客进,而且这个地方的教堂现在在装修,百分之八九十是被封住的.

而且很有意思的是这个教堂只有下午3点到5点钟开门,去教堂是3点到5点,他是11点钟到这了,11点就掉下去,所以你去看一看这是什么地方?阴暗的角落,他说没有人可以跳到上面去,很窄,他说这个上去的几率很小,没有人可以,而且你看看凹凸不平,而且后面没有薰衣草,他说后面没有任何景观,你到这看这干嘛呢?没有什么可以看.而且后面看了没有?

是人家教堂私人的地方,一个阴暗的角落,说白了就是不干好事的地方,这个时候干啥事是没有人能看得见的.你知道吗?你干啥也没有人能看得见,我以后给大家讲,就是证人录像发现王健是被人拖过去的,而且是搂着脖子,王健在大喊大叫,另外一个人是托着他的腿,你知道了吗?所以说大家往下看就知道王建就是在这个地方,进这个门的时候是被人搂着脖子,捂着嘴,后面那个人是搂着腿过去的.知道吗路德先生.

路德: 有证人是吧.

郭文贵:咱一会往下看?慢慢看别着急.这个地方王健他就是喝多酒了,就是被所谓的脑控了,他也不会往上跳,这个地方也没小山坡.明白了吗?而且后面也没有薰衣草.这全是胡扯的.而且现在通过目击证人两个花工,两个花工都证明当时两个年轻人一个箍着王健的脖子捂着嘴,一个是拖着两条腿往里进的.所以说咱看到这现在先连个线吧,跟前线连连线,他们都很辛苦.你有什么情况随便问,问问现场的凯琳他们,但愿能连上,他们现在处在极度的危险之中,他们就像魔鬼一样,到哪去都像魔鬼一样.那个地方已经完全的是共产化.

路德: 完全被蓝金黄了,是吗?郭文贵:不仅仅是蓝金黄,咱们慢慢往下看吧.战友们,你们想象不到,这个力量有多大?

39:45 – 46:19 电话

文贵:哎呀路德先生,你啥感受啊?

路德:中共现在在法国都可以完全控制了?!这是太恐怖了啊!

文贵:我跟你讲啊,昨天就是我跟你试这些节目的时候、中间的时候,你想想我们团队前面一组五个警察,加上当地的两个NYPD的驻当地的官方代表,还有再加上我们自己的这个保镖,就这种情况下,就旁边有一群人在围着他们,说你们到这干什么的?你们为什么到这来啊?然后酒店去订房间,酒店都给他撵出来,然后去餐厅去吃饭餐厅没有,纽约NYPD的警察帮他们把事情才做到了,那么你看见他们力量有多大,所有的人被问到的时候都是惶恐至极啊,惶恐至极!

那么这个他们到了现场以后,他们发现看了一些照片看了一些情况,说这个地方不可能有游客跨过这个门过来,就像你到任何一个旅游景观,人家的私隐的地方,一个墓地是放墓地的地方,大家都知道这在欧洲和美洲不一样,美洲墓地是在前面放,欧洲的墓地是在后面放,是不允许你去打扰的,而且那边也没景观,你看什么看,是不是?再一个你这个地方,那么矮的墙你往上蹦,怎么可能啊?

这都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一系列的事情的发生,他们发现这些人和整个镇子充满了恐惧,说警察还有到场的消防员他们在没去之前,因为都是警察带着去的嘛,都不敢去,最后是在各种的说的情况下才去了,咱们一点一点看看这些信息吧好不好?接下来我想让大家看看这几个照片,我给大家再说一下这个现场情况,你放一下这个照片。

路德:就是你像盗国贼怎么可以做到就是法国这个地方都可以把这些人全部控制,是通过金钱呢还是通过各种别的黑社会的影响力,你觉得?

文贵:这是各个方面的,从昨天和前天的目击的从他们下到现在来看,包括我们头两天那个团队消失,我刚才说的,那个花工也找不着了,现在两花工,凯琳又找到了一个花工,被吓得那个花工找不着了,那你什么概念,他不仅仅是黑社会手段,他还有打着的公权,中国啊外交部中国政府派了五个人去的,要求所有现场的到场的消防员还有警察们,

还有所有的文件一张不留的都拿走,不但如此,是法国的警察在巴黎去的跟他们一起去的,还有外交部的人员,所有周围看见的人通通给你清干净,最后竟然能监听,他不能监听他怎么知道我们前两个小组的人,怎么刚刚要跟我视频,他们就被家人就在广州海口被抓了呢?那你想想他们怎么可能回到香港就消失了呢?他怎么可能从机场从这个地方很闭塞的机场,也不是警察也不是黑社会,就把他们撵到机场走了呢,这是政府黑暗的势力加上黑社会的势力,加上蓝金黄的手段,

这是个非常可怕的杀人阴谋,跨国杀人阴谋。这比电视上所谓教父夸张得多得多,整个老百姓到今天现在你连线之前无人敢说话,这是在法国的普罗旺斯,你想想何况我们的亚洲其他国家,何况非洲,何况其它国家,何况我们国内了。你去想想,我让你看看几张照片,我告诉你我给你解释一下,请你看一下啊好不好,路德先生?

路德:好的,等你。这也太恐怖了,法国都这样了,法国都这样了。稍等啊,好!

文贵:看到了吧?这个教堂啊,你看这个门是背对着那个墙的,这个门的对面有一点点这个薰衣草,在他的前面,这是个正门,他这个教堂八百多年的历史,这个教堂下午3点到5点,他这个法国人的个性和法国的文化和法国的教堂文化,就这个地方来他要求特别多你别看他乡村,

他是个很严肃的教堂,这个地方的游客到这来的都不多,是反而到对面还有个自行车的这个拉力赛长跑的到那边去,这个地方游客你是不允许大批大批进来的,这是他的正门。你看下一张,你看这是在正门这是后屁股,你看到那个小门了吗?你看到小门了吧,路德先生。

路德:看到了

文贵:这是一个广角镜拍的,那个小门往后来这是个墓地,你看得到这个现场是根本没有人来的,就这个在后面干啥你是看不见的,你明白我意思了嘛?然后这个后面往里来那个路上都是凹凸不平的,然后是放墓地的,你真有游客往里进,人家会把你撵出去的,你往这干嘛啊,这也不是你来看教堂,这不是教堂,是教堂后边,这是很阴暗的角落,你看景观你看下边根本什么景观没有,也没有这个薰衣草,所以你从这个图可以看,

不是所说的冲上一个山坡,更不是财新所说的有多少家人助跑他推上去那个小山坡,你看到那个矮墙了吗?不可能有山坡,而且90%是全部被挡住的,他就找了这么一个角他冲上去,你觉得这事可能吗?你下一张,你看看这是墙的下面,这根本没有薰衣草,这全是房子,全部是房子,这个地方如果没有提前踩过点,他都处于房子的阴暗道是没有人知道的,因为我去过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不可能有人看得到,很阴暗的个角落。下一张,你看这个墙,上面凹凸不平,他怎么你说从外边即不存在山丘也不存在山坡,你看对面的景观,怎么有什么薰衣草?不可能的。再往下,好咱们回来,我让你们看一看另外一个小视频啊,路德先生。

路德:好的。

48: 38 – 51:23
willy

看视频。。。。。

雁平:这个视频呢,是我们前方的工作人员他在当时事发教堂周围最近的一家,相对来说比较大的一家理发店,然后采访了当时的工作人员,因为工作人员每天都要在那里嘛。然后刚才他基本讲了,没有太多的给我们细节,就是说我听说是什么,我听说是什么,包括凯林问了他具体一些细节的问题,他听说到有一个点就比较有意思,他听说说是,首先一个呢事发当时这位王健先生他不是自己一个人在现场,是由两个年轻的男士陪同他,然后基本就这样子的情况,然后其他的听到的就是掉下去了,就是这样的情况。嗯,就这样。

文贵:战友们,刚才看到的所说的这个理发店的女士呢,在我们前两拨去的当中其中有一拨去过,就去过。这当时理发店呢,这个,这个理发店都说这个理发店里的人看见了两个年轻人把他推下去。那么我们当时去的时候,他那个人急急情况他说又欲言又止,当这个人回来再去找的时候,

这个人又没了,找不着了,不让提了。所以这次凯林去了,我让她们接着去到现场开始问这个问题,结果问这个问题大家看非常非常紧张。这期间接了个电话,然后呢是基本拒绝采访,然后就很紧张接受了后,就说了问题,她只听说有两个年轻人和王健先生在一起,这个是,大家看到这里,有两个年轻人和他在一起啊。

你再看一张,放下一个。

路德:好,放下一个。

文贵:等等啊,这个要给大家放,大家认真听一下。

这个教堂的花工啊,非常紧张,他的语音。因为这个地方有两个花工,我们知道在之前的一个花工现在已经消失了,他们就是言承自己有视频,看到了两个年轻人把王健先生一个揉着脖子,捂着嘴往里拖,一个是托着两腿,然后呢说看着他从腰里,从王健腰里拽下一个东西,拽下个东西,然后就听到喊嗷嗷喊救命,人就这样下去了。要卖给我们视频,这个花工就已经没了,找不着了。

我们凯林现在会继续找去。但是这个花工我们找到时候是极度紧张,刚才凯林说了你问啥我不知道,你问啥我不知道,然后呢你做啥,我不知道,你干啥呢,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旁边有人使眼睛让他走,打手势让他离开,当地都有人盯着他们就不让说话。但是这个花工说的话里面大家还会听到那紧张之余他还是知道情况的,而且完全被安排好的,大家请听一下这录音。。。

53:11 – 1:00:00 文起

文贵:听完这个了吧,那我先说一说啊。咱们现在这个GUOMEDIA,37万9啊、37万9啊!路德先生啊!37万9关注量。

路德:在线观看吗?

文贵:在线观看啊、在线观看啊,37万9,看着啊(展示手机)。

路德:哈哈!太恐怖了!

文贵:嘿嘿!37万9哦!大家——有意思!王健的死说明没有几个人相信啊!你把那个说一下(指王雁平)。

王雁平:这个呢,是我们当时采访,凯琳采访的两位花工中的其中的一位,然后呢!这儿一位,比如凯琳问他:刚开始凯琳问他说,你有没有说有一个中国人在这里,没等凯琳把话讲完他马上说——大家听到的一句法语就是“我没看见(法语)”,就是“我没看见”,他不说“我不知道”,就说“我没看见”。

凯琳问的几乎所有问题,你刚一开头,他就说“我没看见(法语)、我没看见”,那这样子的话,那也他当时也是现场的表现非常紧张,非常紧张,然后极力想走,然后呃一直在抖,有人在抖。有人在告诉他走,就是基本上,大家可以看到
这么一个情况。所以说他的回答,大家记住一句话就行,就是“我没看到(法语)、我没看到”。

文贵:听完这个了吧,那我先说一说啊。咱们现在这个GUOMEDIA,37万9啊、37万9啊!路德先生啊!37万9关注量。

路德:在线观看吗?

文贵:在线观看啊、在线观看啊,37万9,看着啊(展示手机)。

路德:哈哈!太恐怖了!

文贵:嘿嘿!37万9哦!大家——有意思!王健的死说明没有几个人相信啊!你把那个说一下(指王雁平)。

王雁平:这个呢,是我们当时采访,凯琳采访的两位花工中的其中的一位,然后呢!这儿一位,比如凯琳问他:刚开始凯琳问他说,你有没有说有一个中国人在这里,没等凯琳把话讲完他马上说——大家听到的一句法语就是“我没看见(法语)”,就是“我没看见”,他不说“我不知道”,就说“我没看见”。凯琳问的几乎所有问题,你刚一开头,他就说“我没看见(法语)、我没看见”,那这样子的话,那也他当时也是现场的表现非常紧张,非常紧张,然后极力想走,然后呃一直在抖,有人在抖。有人在告诉他走,就是基本上,大家可以看到
这么一个情况。所以说他的回答,大家记住一句话就行,就是“我没看到(法语)、我没看到”。

文贵:法文,哎呀!原来也会两句,我现在都忘了啊!(笑)。路德先生你听到“我没看到”(法语)的时候,这就有问题了啊!——路德先生。

路德:哦!

文贵:嘿嘿!咱们等一会儿再看视频,聊聊哇、聊聊哇!现在你来评两句吧、评两句吧!等一会儿再放其他的,呵呵!啥感觉啊?路德先生(用的河南话),嘿嘿!

路德:我是感觉……

文贵:晕没晕啊!你啊?(用的河南话)。路德:我就是感觉,法国都已经沦陷了,这太恐怖了啊!太恐怖啊!

文贵:嘿嘿!还有什么感受啊?

路德:呃!就是我觉得他们是——首先啊!就是法国的所有媒体啊!对这件事情,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说,有一个媒体啊!像文贵先生这样去究这个事情啊!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海外的主要媒体也没有去究这个事情,而除了《路德访谈》做了几集,还有就是文贵先生现在专门派人去(实地调查)。还有一个“风直播”,那个“风直播”啊!就是草草地做了一下。但是根本上就没有究到那个最关键点。最关键点就是——那个地方是根本没有游客愿意去那儿里去参观的,那儿里就是一个——其实刚才文贵先生说的,就是教堂的阴暗面,一般不会有人去那里去看的,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就是为什么那些媒体都禁声?这是我非常关注的一点,啊!

文贵:我觉得路德先生还有一个,那个“风直播”的视频呀,我看过以后哇!我觉得更是有意思的啊!他那个女孩,从去、到那里以后啊!先叫王健先生,然后叫王董事长,像他的员工似的。更不要像“明镜”所谓的“媒体独立”了,人家“明镜”的“独立”嘛!对不对?(不屑的语气)。叫“王健”,不会叫“王健先生”、也不会叫“王健董事长”。然后呢,人家这个女孩儿啊!

从头到尾不说——王健到底儿去没去医院,王健到底儿死没死,到底儿王健旁边有几个人?王健尸体去哪儿了?压根儿没说。从头到尾,这个女孩儿说:“就在这儿个墙上跳下去的,就在这儿死的”。然后呢,“这个很高,我在这很瘆得慌,王健董事长很不幸、很不幸的做了身亡”。就是在佐证,就是一个宗旨——王健确实是在这儿“拍照死”,其他压根儿没有说。

更夸张的事情,你看全世界的媒体,没有人敢报道,不是没人儿敢。一会儿我将让你们看到,是很多人去了,给撵回来、给吓回来了!就连当地的法国记者的东西都被收走了。你想想,他们跟我说这个,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纽约的官方NYPD驻当地的警察,跟任何人谈话的时候,他也是法国人。

都不敢和他说话,手都发抖,你都听着跟小说似的。法国人你发抖什么呀?是不是?也没杀你?发抖!然后你看那个花工,花工旁边有人招手——赶快走、赶快走!花工就抖,然后就是,你说啥我都“我没看见”、你说啥都是“我没看见”。

然后到那个理发店,理发店那个女孩儿接了个电话,啪!电话一放,就什么也不说了啊!“我只知道,有两个年轻人啊,跟他在一起”。

现在这里边出现了什么问题呢?第一个:《财新》杂志报道,又是《财新》!第一:《财新》杂志牛叉!啪!说了——《财新》杂志说这个王健“拍照死”,送往医院,到医院死,到医院后最后一句话:“我脚脖子疼!”。啊!这他咋不说他手疼啊?你们都是王岐山啊!你们都是手疼嘛!这是《财新》的报道。

第一手,整个中国官方只转了这个,后来,《凤凰》有一个报道,类似有点儿多报道,说当时有多少人、家人,有家人陪同。最后也被删除了,然后法国的有几个报道,好几个,最后也是找不着了——法国的报道,你们查查也没了。一会儿,我让你们看看,那个法国记者受访的时候啊,惊恐万状啊、惊恐万分!

(问旁边人:这个视频发来了么?)。你看一看这个视频特别长,回头我再发给你(指路德)。很大、很大!但是他有一段是音频,你可以看到这个记者被吓到的程度,什么程度?最早是这个记者报道的,你看这个记者被吓到什么样子。

(来放下这个吧,跳过去),非常吓人!所以说路德先生,绝不是你那个意义上的——到“蓝金黄”啦!法国被买通啦!不是那个概念啊。他基本上,在法国的表现,就像咱们共产党,在这个乌坎村啊、在庄列洪他们家执法时候一样啊!想抓你抓你!想整你整你!一模一样、一模一样。监听、监控、绑架!一模一样啊!

这就是为啥我说西方国家,所有西方国家把这事儿闹明白了…………

1:18:00 – 1:38:00 小杨丽

正在播放音频,屏幕上面显示所在的地方是法国france bley vaucluse

王艳萍:这一段音频结束了,这段音频我们工作人员是有视频呢,但是因为太大了,还在等上传。这个是当时法国广播电台,是法国政府用的一家公务广播电台,这家广播电台是事发以后,当地唯一进行采访的一家媒体。他们后来的文章也被BBC所引用,我们工作人员采访的这个当时报道这个事件的记者叫菲利普,比较有意思,首先,从一开始来讲他们觉得这个事情不是一个太大的事情,就是说从他们记者的角度来讲的话,这个故事没什么稀奇的,

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死者是中国一位vip,Chinese
vip,虽然开头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同时也感觉到有人从那个位置掉下去(就是有人从王健拍照片的那个位置掉下去),这个事情非常的古怪,很不寻常,很奇怪,因为那个地方(刚才我们也讲过很多次,也看过现场的视频和照片),不是一个特别好一个拍照的地方。然后他们也提到了,法国当地对这个事件当时事发以后的处理办法跟其他国家不一样,他们不是救护车第一到达现场,而是消防武警消防员第一到达现场。

进行了一些处理,进行了急救,然后这个记者也怀疑说,当时是不是有人儿让他爬上墙,因为王健当时是跟一群人在一起的,所以他们也怀疑说是不是有人推王健下去,这就整个他刚才讲的第一大部分。第二大部分呢,就是提到刚开始这个事情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两三天之后呢,从中国这边来人了,到了当地了,中国政府和法国政府之间进行了一些协调,包括使馆也介入了,中国政府来人到了当地,和当地的警察局和当地的一些官员进行了谈话,他们才发现原来这件事是好大一件事,死者原来是这么著名的一个人物。

中国方面也明确的通过法国当地的警察局告诉当地相关的媒体和有关单位,不可以把这些相关的信息泄露给其他人,不可以告诉其他人,我们的工作人员当时也是比较辛苦的想了很多办法。最后一个点那就提到的比较奇怪的就是这个飞利浦记者提到,据他们来讲呢,从技术上来讲,这个调查已经是中止了,不再调查了,就相当于结案了,但是我们工作人员问他结案的原因,问这位记者说“你那是主动觉得这个事情已经结案了呢,还是你们收到了什么指示呢?”

这位飞利浦记者,很明确回答说是他们的政府官员告诉他这是一个意外事故,不要再报道了,到此为止结束。基本就是整个就是他们的对话的一个主体的中线的内容,当然也有后来的一些法广当时跟进了一些报道,说他是商务旅行啊等等,这些都是细节了。这个是讲的是英文,我想大家应该有很多都能听懂,我就不浪费大家时间了哈,谢谢!

路德:好的,请郭文贵先生画面切到全屏。

郭文贵:好,刚才我们大家看了这个这个采访很有意思,因为这个视频还没上传完,先放这个18分钟音频给大家,那么我想跟大家说的是,路德你看到这个时候,就可以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和恐怖程度了。跟你刚才说,哎呀,怎么会是蓝金黄到法国去了?在法国也那么厉害吗?在普罗旺斯,大家去想想除了王健莫名其妙的到达了普罗旺斯,莫名其妙的到达了这个不开门的教堂,莫名其妙的去看根本没有薰衣草的地方,又莫名其妙的被财新报导说冲上小山坡,

莫名其妙让家人帮他照照片,六个人到十个人的队伍,结果根本没有小山坡,还到一个犄角旮旯,到一个墓地上,还有国内所有媒体报道,说王健冲上墙,翻身下去,摔死了,然后送到医院,还有一个所谓的脚疼死,那么接下来大家可以看到这个事情的变化和海外的一系列我们看到的社交媒体的整个全貌,大家可以看到,2017月7月3日,王健拍照死,财新媒体首次报道说王健在法国普罗旺斯一家医院死亡,死亡时只说脚疼,

这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是所有国内媒体都说有他家人在场啊,还有一个助推,还有一个到了医院,而到了2018年7月4号,就是差一天的时间,发生了上海,我说你们泼习近平的相片算啥呀?你们最好是去他家砸他的门,泼他的门我才高兴呢。你要是敢干我给你磕头,我给你钱,

然后2018年7月4号发生华涌事件,这个华涌在国安面前出入自如,这个华涌刚出来的时候,我非常的感动,挺他,我给国内国安的朋友打电话,他们说这事你怎么也信啊,这就是我们一托,从那天起,我再也不理他了,一开始小扎出来反对他,我曾经对小札有意见,我问小扎怎么能帮华涌呢,小扎说华涌让你买他两幅画就完了,我想这是什么玩意儿啊?要帮就买你两幅画,从那天起,我更加了解这个人是为钱。

但是泼墨门事件的重点是什么?在脑控这个词儿!什么脑控啊。他们要是能脑控,脑控我不就行了吗?那都是胡扯八蛋的事儿,这是谁发明的词儿?以我对共产党和安全部门的了解和认识,他们要是能脑控,他早就把你给脑控了,脑控我不让爆料不就完了吗?要是能脑控他早就把trump总统都脑控了。

泼墨女在视频里把那个王岐山拥有海航的事儿说成是习近平拥有海航,他习近平家里比海航有钱一万倍都不止,军委委员都抓完了,修宪都修完了,还要海航干吗?海航在习近平眼里就是个垃圾,终身执政千秋万代,全中国都是习近平家的,为何泼墨女说海航习近平的呢?那不就是为了给海航背后的老板,给王岐山,给孟建柱洗地的吗?

好,接下来,我们的何频明镜推出了什么?你要看一看这是有多恐怖的事儿,何频居然说海航扩张系王健一个人所为!

这是何频说出来的,我看到何频先生这么说的时候,我真的差点从马桶上掉下来,你知道吗?我一点也没夸张,我当时真是在马桶上面坐着,看到一个战友发推特说何频这么说,我真的从马桶上蹦起来了啊,溅我一身屎,你知道吗?我跟何频先生最早翻脸是因为机器人事件,从那天起,陈小平先生知道,我就跟何频急了,我给他发whatsup,我说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什么叫机器人呢?怎么共产党成了机器人呢?他机器人你?他咋不机器人他自己呀?

他怎么不机器人王岐山和孟建柱?他干嘛都让人死啊?他干嘛都让李明徐明去死啊?他干嘛把我们钱都没收了?他怎么是机器人呢?好嘛后来机器人还会修宪,这机器人还能终身执政,然后那个王岐山还能回炉。

这机器人理论刚说完,何频就都推出了海航扩张系王健一人所为。就何频这一句话,我告诉你,何频,你永远的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你是14亿人的敌人。

海航扩张是王健一个人所为?他一个人能贷款吗?他一个人能贷20万亿吗?他一个人能搞20万亿的控制吗?他一个人能把海南岛都控制吗?他一个人能让贯军刘成杰孙杨刘鑫洋都坐他飞机吗?他一个人能布置海外那么多情报任务吗?能蓝金黄那么多欧洲美国官员吗?何频你简直是把民众当猪狗了,明镜何频的这种荒唐简直太让人受不了了。然后又说岐山怒骂王健叉叉叉那三个字儿,岐山骂王健的时候你在场啦?谁跟你说的啊。

你凭什么利用一个老百姓给你打咖啡付你钱的媒体替王岐山说话?王岐山骂王健干啥?凭什么骂他?王岐山什么时候见的王健?凭什么王建能见王岐山?王岐山见王建那是违法的,是违纪的,你知道吗?中纪委明确规定,任何一个中共官员和商人见面都是有要求的,他在哪见呢?什么时候见的?光骂他了吗?打他了吗?说他了吗?鸡奸他了吗?这是什么话呀,何频你竟然敢在这里说,王健说怎样?我告诉你,王健和王岐山的关系就是一代孕者,就是一个白手套,还有更夸张的事情。

何频的胆子得有多大?我郭文贵不敢想的事情,他都敢说出来了,他说不要盯住海航股权,这没多大意思。你看这个逻辑,盯住海航股权没多大意思,这是你定的呀?贯军和刘成杰的股权,那是什么意思?那是我们中国人民的钱!1万多亿的贷款,20万亿的资产。你居然说没多大意思,不需要纠缠。路德先生,你听到这个词儿的嘛,叫没多大意思。更重要的是,还不需要纠缠。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嘛?何频?老天在上啊,你竟然替14亿人民说这20万亿不需要纠缠。

你想要干什么?接下来王健拍照死成为了国家秘密。接下来,明镜第一个说出来王健的尸体从法国运到美国。葬在了美国西雅图。你何频见啦?你何频去啦?他干嘛运到西雅图啊?他怎么不运到海南呢?他不是海南李嘉诚吗?你见了?所有都是你拍板儿?所有都是你何频来决定?你比王岐山还厉害,你比习近平还厉害。你替谁在做事啊。这个明镜这个何频,到了什么嚣张的程度?

我想说,所有的战友们,这些人被惯出来,都是因为我们人民太愚蠢啦,你在国内被共产党控制,你到了海外你傻捐咖啡,你助纣为虐,和稀泥。包饺子文化,培养出一个个的这些盗国贼,爱国贼,欺民贼。你看看这些事情得有多可怕呀。所有的这些事情的发生,7月3号的王建死,华涌事件,泼墨门,都为8月份关键的北戴河政治分赃做准备。政治分赃完,江家,曾家,朱家,王岐山家把中国瓜分完了,习家也会分一杯羹,你觉得我们还有更好的日子吗。我们会过得更好吗?那钱会还给我们吗?你何频就能再多弄一些吗?

你们的良心在哪儿呢?你往回看看共产党蓝金黄到了什么程度?以前是以黑治国,现在已经以黑治世界了。以前是以警治国,现在已经是以警治世界了。大家看到了没有?中国老百姓能活吗?那法国人这么牛叉。那鼻子那么高,那么骄傲,怎么着,让你跪下你就得跪下。让你趴下,你趴下。让你脱了,你脱了。这不就已经精神裸体了吗?你看看那女孩子吓得,你看看那花工,一个消失,一个不敢说话,比共产党当年还厉害,都被吓得说我啥也没看见。

潘功胜到海南宣布支持海航的事情,哪那么简单?潘功胜,叶逸飞,人民银行副行长,周亮,王岐山的秘书,这三个人都是王岐山的狗崽子。人民银行,中国银行,建行。哪个不被你们的儿女控制着?想让谁贷款谁就能贷款,想让谁死就收他的贷款,但是就不收你海航的贷款,为什么?为了让你死,收你的命,这不就是代孕者吗?竟然海外这么多人为他们叫好。

大家记住,过去我爆料才一年,717到717,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那个何平,胡平,乱伦飚,一个个都是怎么说的话?放的什么屁?那个博讯,那个屎诺,你对你的祖宗该怎么交代?所有那些同胞枉死,非正常死亡,这些人都有罪。所有这些欺民贼都有责任。接下来的大戏,他们分赃,分完赃谁买单呢?还是我们老百姓买单呐!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吗?来,接下来来大屏幕。

路德:您觉得何频的这个明镜为什么要为这个洗地啊?有几点,我听到他当时的那个评论以后,一开始他说王建之死是自杀。当时我跟大卫小哥做这个节目,大卫小哥说,当时已经有人传言是自杀,就是指的明镜做的这个节目。另外一个是说当时海航所有的是王健一个人说了算,一听到这个的时候,我就知道明镜这次出来是为海航洗地的。很多对明镜的传闻,让我不由得联想起来。

据说海航投资了明镜,我不知道是不是有这回事。最后一点,明镜何频说,纠缠王健的股权没有太大的意义,这完全是误导。我觉得海外很多大v,不报道王健这件事情,而是去报到泼墨女。还有就是美国之音是以意外伤亡为主报道王健之死,再深一步,明镜就是引导成自杀死。接下来就是说王健在海外的投资是个人行为。这一系列的他们想表达什么意思?

包括说海航的资产是属于习近平的,这一系列的,包括所有的这些言论,包括微信上面传的很厉害的习近平被元老们逼宫。刚才文贵先生,您又说到12年的时候胡锦涛出去采访回来就相当于被政变了,接下来就是所有的常委被换。被换上的都是盗国贼集团。今天您说7月19号习近平主席也要出访。

1:38:00 – 1:49:00文飞

路德:这一系列的让我有很多联想。但是我现在还不敢确定啊。所以我期待文贵先生给我们更多的资讯啊。(影像切换至郭先生,有路德最后一句话的回音)

路德:文贵先生,喂?

郭文贵:哎,路德先生,您刚才啊谢谢您刚才的问题啊,您刚才总结得得太棒了,路德先生我绝不是当面说这个拍您马屁,夸扬,我发自内心的说您刚才就这些观点对问题的看法到中南坑里边当常委没问题,最起码当中办主任没问题啊。这个我凭我这么多年跟他们打交道,除了吹牛您吹不过他们啊,这个除了这个你像那个咱们海外一帮欺民贼似的一天瞎忽悠,不是上天摘月,就是入地捉鳖那个水平您不如他们,您看的观点和事实是很对的。我回答您刚才的几个问题,非常好的问题。

明镜啊它保的不是海航,海航啊,
通过别人有可能投资啊,我现在没有证据。但是明镜的所有的钱从过去这一年多,到它投资的钱,一定会被公诸于众的,我在这里向何频先生告知,我郭文贵向你保证,你每分钱都会被公诸于天下。你被打赏的钱,然后呢你被投资的钱,包括你和陈军的事情,包括你和海航是否有关系,包括你和盗国贼的关系,但是明镜这所有作为这点是肯定的,就在我爆料最关键的时候,实际上就想爆刘呈杰他爹是谁的时候,是明镜跟我停止合作的。

然后明镜不但停止了合作,明镜的陈军等人包括何频跟我的朋友谣言中伤,而且说我们爆料今年将一地鸡毛,今年已经七月份了,鸡毛没见着,见了一帮虱子毛啊,这个,现在我们现在不但抓,还抓贼毛,盗国贼的毛,可能预测得不一样,这说明什么呢,他们的发自内心的在相信郭文贵的爆料无用,也不“隔硬”盗国贼(1:40),只是他们的买卖。

还有一个呢我觉得何频这些人说的话不仅代表他,你想那胡平啊乱伦彪啊伪石啊西诺啊什么夏夜凉啊,这一帮子人都跟他一样,还有那个什么叫什么胡什么联的,那一天天的在这么晃晃当当的几个人,那简直是一出来我就做梦那种,所以说他们这些人都一个调调,说白了,小骂大帮忙。本身和盗国贼里边有错综复杂的关系,有可能啊,它真正的实际达到的效果,说实在话,欺骗了百分之九十九的老百姓,都信它,他都信它的啊,然后呢真正的把事情转移给习近平了,啊,习近平肯定不是我们朋友,对不对,咱就说么,你们有本事把他推翻了,谁给他推翻了我给你磕一年每天磕九个头,啊,每天磕九个头。

我现在不反他,我不敢反他呀,啊我反他我反的起吗我现在,你要有证据咱一起反啊,咋不反了你能换个李,你最好换路德当总书记我才高兴啦,对不对啊,你看多好啊,那么但是呢我想大家说的是他们这个转移啊,大家个常识都知道,习都把天下都拿走了,天下尽姓习了,习王要千秋万代了,还搞你个破海航,他嫌不嫌脏手啊,海航在习近平眼里边儿只不过是一个垃圾而已,他看都不想看,啊,他想要啥,中石油,中石化,是不是啊,昆仑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他都不用说话他放个屁就行了,那钱万亿万亿就来了,这一眨巴眼印上几万亿人民币他们想干啥干啥呀。

王岐山过去所有和盗国贼布下的天罗地网包括了海航,海航是代表王岐山江家,等人,在海外是代表的是什么?情报网!发展情报网所谓战略投资。这海航陈锋和王健都公开讲,你看陈锋在哈佛的演讲时候那牛到啥程度啊,就差骂美国祖宗了,把华尔街骂成小王八羔子,把美国骂成傻X。他是天上神仙还什么王健一人所为,你开啥玩笑。所以这一切都是转移视线,转移重点。

然后掩盖,啊,这个掩盖王岐山等江家已盗国的这个真正目的,同时实现了南普陀讲话。让习上去干五年,然后把习干掉,让王岐山上,啊,或者让韩正上,到今天看来这真是压根就没改,哪一步棋都没错。这几天又说什么北戴河会议了,废习,他胡说八道,胡扯九道。今天的你想玩那一套,不可能。啊,这但凡是正常人,为什么吵呢,天安门还有这个中南海出来的谣言,最后都变成了真理,都变成了事实。这就是盗国贼现在开始下一步计划,就是要再演胡锦涛访问丹麦之际,啊,就想把你干掉。

胡锦涛亲口说过,他已经多活了一年了。他本来2011年12月份访问美国,最后一次国事访问,那一次就想干掉他,因为后来没下得了手,让这个令计划的儿子多活了一年,最后在三月,三月十八号春节后十几天把他干掉了。啊,而且是那样干掉的,而且无质疑的,无怀疑的,全部闭口闭嘴没人敢讨论,最后拿掉令计划,栗战书上,扶了习近平,啊,软化了李克强。整个邓家,还有原来的胡锦涛家,胡耀邦家,王瑞林家,统统灭。然后扶起了旁边的监国孟建柱和王岐山,一个刀把子,一个枪把子。你习近平能做啥呀。

现在习近平现在觉得自己我真是老大啦。哎呦王岐山忽悠我,哎呦孟建柱现在要跟我做事,全世界认我当老大。你看看吧,从过去的出行红绿灯都不准,都,都要不要闯,到现在一出去一百多台车这种队伍。过去不允许随便吃饭,官员一喝茅台一百多万一瓶。中国的餐饮业从这个2012,2013年齐跌了50%到现在翻了一倍还多。腐败更加猖狂,什么意思啊。

然后现在国际上美国给中国大搞贸易,啊,贸易战,弄矛盾,江家王家在美国的势力比你习大不知道多少亿倍去了。这些人一搞内外呼应,习近平同志下山吧,要不下马吧,要不你见薄熙来去吧,就让他去见薄熙来去了可能,这是可能的呀,对不对啊,咱愿意看到这一幕吗?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要干什么事,我们需要的是共产党最好它不要在中国啦。你再健,你习近平,王岐山,你江泽民,我们才不care你呢。

你能活多少年,我还那句话,我再等你10年,你能怎么着,你怎么都着不了。但是共产党必须要离开中国了,这共产党祸害中国祸害了70年啦。文化大革命死了那么多人,人吃人,啊,相向易食,乱伦。现在是什么,每个官员家里的钱,我在推特上看到的,又是一个县长一个处长家里都是几亿人民币。财政部的副部长张万春*,那我哥们,啊还有那个那个王保儿家里都是几十亿现金,几亿欧元,几百亿存款在海外。我用法律我负责任告诉你们那是真的。

这么多贪官,怎么来的?从文化大革命到现在,共产党好了吗,没好,我们被你祸害死了。我们天天有杨改兰的事情发生,天天被城管,人给糟践;夜总会里边没有老百姓,没有卖糖葫芦的,没有卖猪肉的,全都是你共产党员。我们再让共产党管这些下去,我们国家,这个族,就灭了,
就完了,我们希望的不仅仅是哪个党员是哪个书记倒霉,你早晚都得倒霉。你早晚都得换。我们希望把我们的钱还给我们,把这个国家还给我们,让中国的老百姓说了算。

现在习上来和王岐山说什么,党管一切。党管一切这个词,你听这天下还有这不要脸的话吗?党管一切。管天管地管拉屎放屁,中间还管生殖器。党管一切,一切都要听党的,你听这还有再不要脸的话吗?一切都是党的,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了吗?一切都是党的。爹妈儿子闺女都他的,所以说天也是他的。你喊一声“公平吗?”,“犯法”!上街买菜,城管;啊你说,你是搞个大货车,又罚款;退休了,给国家干了一辈子的老兵回家,没饭吃,没学上,去讨讨公平,抓起来。在政府里叫官员,退了休的叫什么,全部是维稳对象。

然后在政府里边不合法不依法分赃,那就叫腐败,直接送进监狱去。你没看好东西你没发现东西你太能干了,那你就要被抓起来被干掉。不服从领导,不讲政治。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邪恶组织啊,我们要灭的是共产党。所以你上海这种转移视线,华涌事件,泼墨事件,杀掉这个这个王健事件,让王健不要成为上海帮,江,曾,朱,孟,王岐山这些人的倒下的台。然后借机把王岐山干掉。最后实现南普陀,江家千秋万代,朱家在旁边吃点瓜涝吃点喝点汤。

啊然后呢,朱云来再继续回去当中金董事长,然后朱云来的姐姐继续当中国银行行长。然后田国立,田惠宇再继续当董事长,然后再当财政部部长。然后人民银行的叶逸飞,周国亮,潘功胜,直接扶正,把别人干掉。那中国现在就会到什么地方去啊,水深火热呀。江老爷子看了马来西亚92岁当总理马哈蒂尔,老爷子来劲了:我还再干个20年没问题,我还想再活500年呐。

接下来我们再放一个视频。。。。

1:56:00 – 2:04:40 少年头

看完视频。。。。。

好,等一下让雁平讲一下概要啊,谢谢。

雁平:好,我简单给大家说一下,这个是我们采访的到现场的消防队员。他是带队到现场的。他刚讲的就是他正常的操作流程,没有什么其他的奇怪的流程,一切是按照他们救助伤员的流程来的。然后当我们工作人员问到进一步的消息的时候呢,他就说让我们去问当地警察,他说他不能继续告诉我们任何信息了,但是有意思的是消防车没有最终开去医院,根本就没有开去医院,那么消防车开去哪里了呢?好,到此为止。

哈哈哈,这个王雁平相当幽默啊!请路德先生发问。没有开去医院,这是所有的媒体都没有提到的,连我做了好多资料的准备都没有听说过第一次听说消防车开去医院。但是他们没有救护车么?消防车里面也不能装尸体啊!哎,还没完呢嘛,接着说嘛!你这个抓的非常好,观点抓的非常好,你不做媒体亏了啊,你父母生你就是让你做媒体的。问的非常好,消防车没去医院,王健自己跑去的?不可能,他已经死了。第二个,他既然没去医院,胡舒立说的脚疼,那是她自己说的。喝药喝多了。现在这个情况有意思。路德接着问、在美国一般出警是三辆车,救护车,警车,消防车。

当时是只去了消防车是么?先消防车,后来警察,没有救护车。王健尸体反正没上救护车。到现在为止就没发现救护车。这个车就是关键的重点,知道么!

那就奇怪了。

谁把王健尸体弄走了,可能是何频先生给弄到西雅图去的吧,你打电话问下何频吧,现在连下线啊!我没他手机号码我这有,真是太过瘾了那我的理解是救护车没去,只去了消防车警车。尸体没跟消防车走。尸体没有跟消防车,救护车,没有任何车辆,ok?我可能觉得他突然想游泳,游泳前打电话给胡舒立:我脚脖子疼。然后给何频打电话:我西雅图等你喝酒去。

估计去西雅图了。

文贵先生分析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

慢慢来,咱这样。这个,我给你讲路德先生,这证明了胡舒立财新杂志完全是一如既往胡编乱造,去造谣,大喊大叫。自己代表真理。何频先生哼着鼻子,打着赏,喝着咖啡。造谣生事,围合恐怖。等一下啊,等会说,咱不能胡说,要纠正,最后又变化。饶了一圈以后,上了另外一辆消防车。我想说胡舒立和何频完全是跟盗国贼和华勇的随便拍视频骂国保,还有这个董琼瑶泼墨事件,海航为习家所有,北京把习软禁了,北京有枪声,以及海外所有大 V 闭嘴。

只谈董琼瑶,不谈王岐山,不谈孟建柱,也不谈王健拍照死,海航的贷款到期,海航的飞机不能提,海航的股票暴跌,以及海航的股权已经瞒天过海转回到香港,转到谁手里了没人提。都是为这个设计的这个局,明白了么,这就是为什么王健必须死,只有死了才能救背后的这些人,才能把这个脏水泼到习近平身上,才能实现南普陀的目标。那就是未来江家要统治中国千秋万代,习近平你只不过是个五年的托儿。

你想千秋万代,那不中,王岐山同志已经是合法化的,你出事,我理所应当的当了。现在大戏已经开始。接

下来放个其他视频,认真看啊,认真看。

2:07:00 – 2:21:26 Rolls

播放前方工作人员采访当地最大的旅游中心工作人员的视频……)

王雁平女士翻译:这一段简短的视频是我们在当地的工作人员呢,他去采访了就是当地的其中的一家,最大的一家旅游事务中心吧相当于类似于这样,然后基本就两位女士说的呢,她们的说辞是一致的,我们的工作人员问就是问一些基本的一些信息,也提到说这个没有什么涉密的,没有什么保密的,就是一些基本的情况和信息,那大家看到的第一位年轻一点的女士呢她就明确的讲是中国大使馆跟当地的警察相当于照会过他们,

就相当于告诉过他们“不要把任何信息都透露出去”,她们不允许讲任何信息,对,她们也说“不是我们没有,也不是我们不讲,而是我们不允许讲,We are not allow to talk”,基本就是这样的情况。然后后边那个年纪大一点的那位女士呢她基本重复就是年轻一点的女士讲的同样的回答,并且她还提到说你如果需要这些信息的话你应该去问我们当地的警察、或者去问我们的市政厅,那就是当地的市政厅相当于政府这些部门,对,说得很明白,是中国大使馆给当地的警察讲过他们闭嘴,不允许讲这些人和事情,就这样。

郭文贵先生:路德先生,请您点评。

路德先生:就是采访这个人的话又……(出现回音,调音响……),他们有消息但是不允许说,这个让我听起来很惊讶,我以前一直觉得好像欧盟的国家,这些国家到底是西方民主、自由的国家,实际上一样的,越在民主的国家,越容易被某种势力,这种暗黑势力给控制啊,给影响,这就是让我想起文贵先生之前你在6月2号当时专门做的那个视频就是接受新澳洲之声采访的时候,你说西方的民主它也有问题,我们追求的是一个“正道主义”, “正道主义”,这其实最近这一系列的事件包括美国也会被这种影响的话,所以我觉得文贵先生您追求的这个更加体现了你这种高瞻远瞩啊。

郭文贵先生:不敢当、不敢当,路德先生,真不敢当。(出现小的通讯问题……)喂,路德先生,刚才没听见您说什么。

路德先生:……所以呢,我想问啊在这个法国,她们不允许说,我一直有一个疑问啊还是没有解答,就是说作为你们这个官方,你这个纽约的这个警察,这个国际警察过去都以官方的形式去问她们、去调查她们,她们就是知道的情况下都不说、不肯说,这种是否是合法的?还是说她们有她们的自由的权利可以不说?

郭文贵先生:好的,路德先生,我回答这个问题是吗?

路德先生:对,对。

郭文贵先生:好的,路德先生,这问题特别好。那么从到现在呢大家看到这个旁观者、当事人、啊公务员、啊消防员,啊还有一会儿有警察的,还有那个那个消失了的花工,教堂里边的,还有一个紧张的花工,被让闭嘴的,还有看了地形,和对比法国的报道和法国报道后记者文件全部被收走,要求闭嘴,不允许说话啊,这个全部拿走,中国大使馆的人,而且要求他闭嘴,然后呢再加上中国咱们的胡舒立的财新报道,

再加上明镜的何频先生的股权无用说、王健被王岐山骂娘,还有这个海航的一切系王健个人所为等,海外所有社交媒体闭嘴,包括连刚才看到的让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议的那两个女的紧张到那个程度,太不象法国人了,看着她像海南岛的一个渔民的感觉,吓得那个紧张、面无……光四射啊、语无伦次啊,俩人就好像被安排好版本似的说中国大使馆啊明确告诉当地警察告诉她们闭嘴,

而且很明确说“不是没有料,我也不是不知道,是不能告诉你”,你看这个这个到什么程度啊,它远远超过蓝金黄,从昨天晚上大概我已经是两天吧,我和王雁平我们团队很多人就没有睡觉了,因为这个昨天这个动静很大,中国政府呢拼了命的给法国当地政府施压,要把这几个人给驱赶出来,然后这些警察这些人不能给我们这些团队接触,然后呢现在美国的也有些人昨天也跟我联系,想尽快得获得所有的我们到哪里获得的信息,

然后很有意思的事情啊,八杆子打不着的日本啊、挪威啊、丹麦啊、英国都找来了,他们非常快,后来我才知道里昂国际刑警组织还有在普罗旺斯这个地方有很多国际上的这个驻地的联络机构,他们都听说这事儿了,听说当地政府特别……大乱,说来了几个美国人啊,NYPG的代表还有当地的我们跟着领着我们的是个法国警察,法国警察领着的啊,他一直陪着的,那么再加上一个年轻的讲中文的女孩还带点河北天津口音的啊,然后到这块儿来找王健的事儿,大家全蒙了。关键是他们去了以后直奔重点,他们要找的是那个花工啊,

这个重点是那个花工,花工是声称直击(应为目击),花工有录像,看到两个年轻人啊把他给弄进去了,啊两个年轻人是谁这很有意思,很有意思,捂着嘴给拖进去的,后边拖着腿,听到喊到了救命然后梆叽,然后下边消防车来了,所以这一段证明了什么,这是一场绝对安排好的大戏,这是一个国家的权力,就是国家的权力在前边,国家黑暗的权力和势力在后边,然后再加上当时的利益的绑架,再加上海航内部陈峰和王健的矛盾,这个内部的内因外合,

整个这是一场大片拍不了的真实大戏,就把王健给从上边给扔下去了,那么这个王健在死之后,当地的所有布置,中国的外交部、中国政府的五个官员,在法国最高层不得到授权是不可能到当地像执法一样达到这种一个镇子上到了这种恐惧和戒严的状态,就是共产党和盗国贼,我说盗国贼它的危险性远远超出了我们老百姓天天在Twitter上,在YouTube上,社交媒体想象的打我一巴掌、踹你几脚那么简单,他是要奴役世界、奴役我们,要我们的命、要党管一切,一切听党的,这个法国现在已经是绝对一切听党的了,一切听党的了,

这个党的已经一切都被家天下了,现在中国现在是什么?是争谁的家的天下的时候,根本没人想什么法治中国、还什么民权、自由都胡扯八淡、胡扯九淡,所以说这一系列的事情证明,我们过去一年的爆料,我们说的中国现在政治体制是以警治国、以黑治国、以贪反贪、以黑反贪的这个事实,这个有了佐证,王健不管如何他现在看来是真死了,不是诈死,他死了这个事情完没完?绝对没完!这些人真的会永远闭嘴吗?这些人会永远的这么害怕吗?

其他国家也会永远这样吗?然后国内的海航过两天就把资产转移完拉倒,然后重组叫老百姓、银行白白给他们买单吗?然后这个责任推给可能是习近平也可能李近平也可能是汪洋也可能是李克强,然后王岐山没事,然后王岐山当总理、王岐山党总书记或者是习近平出访出什么事了,习近平(应为王岐山)直接当出席了,然后中国推行法治,然后骗我们忽悠一把,王太监直接变成王主席变成王总统,然后突然间中美贸易大战解决了啊,

然后王岐山上台了,习近平被抓了,习近平被软化了,这结局是什么?最后我们更加被奴隶化,如果没有勇气来把海航的事情说清楚,没有勇气把老百姓海航的钱给我们,没有……不说清楚贯君的爹、贯君的妈,刘呈杰的爹、刘呈杰的妈,孙瑶的亲爹亲妈,那这一切都是胡扯、都是骗我们的,他说的越好那越可怕,包括现在欧洲、包括昨天几个国家的人跟我说“你明天你不要直播,你给我们两天时间,我们去调查完啊,我们跟你一起合作啊”,我说“对不起,本人今年的政策不上大媒体,本人今年的政策就是靠社交媒体,就是定点爆破”,

所以说大家可以看到现在盗国贼已经把手伸向了何方?他的目的又是如何?中国这个十几万亿美元的GDP他们想拿哪儿去?想到哪儿去?我在这里要告诉大家一声王健在死之前,王健很多账号的钱去到了两个神秘的账号,其中两个人的账号我想告诉大家我很快会公布,你们会惊吓死,我相信有其中一个账号啊大家都是耳熟能详的,你们就会发现这个矛盾有多大,背景有多深,另外一个我想告诉大家的事情啊,这个两个人当中年轻人当中有一个也是大家所熟悉的,这是今天爆料的核心之一,大家我在过去公布的所有的名单当中,

有一个随着姚庆成天上飞机的是一个警卫,带着军官证的,裴南南!这是重点,为什么裴南南会出现在普罗旺斯?为什么裴南南会跟着王健上了那个墙?王健怎么死了?怎么裴南南作为一个常委家的警卫去保卫了王健还去了普罗旺斯?普罗旺斯(河南话腔调),扑棱了以后就王死了,这叫普罗旺斯,这个裴南南你露大陷了,你把我香港的兄弟抓了,你把我那些战友抓了,但是他在那里得到了一个信息非常清楚,裴南南在场,

这就刚才那个女孩(理发店采访视频中的)惊慌中说有两个年轻人,这两个年轻人是关键,哪里肯定没有王健的家人,王健的老婆和家人去了根本不允许接触任何一个当地人,全部是由国宝、海南安全厅、安全部十二局派去的人,和孙力军的驻香港的秘密特务,孙力军全程指挥,露大陷了,你们让裴南南出现在普罗旺斯,你怎么能你能把机场(飞行)记录给我消了吗?换一百个名字、一百个护照你能消了吗?王岐山这回你看你向党怎么解释?

今天的爆料其中之重点就在这,咱们这好戏才真叫开始了,你再把裴南南说成是习近平家的警卫那是不可能了,你说是李长春家警卫也不可能了,你说薄熙来家也不可能了,你给他换一百个护照也没有用,法国和美国、欧洲的政府如果查不清楚这俩年轻人是谁,查不清楚那天是怎么上的这个墙,王健到底是被推下去还是已经给拿石头砸了后脑勺又给扔下去了,这个谁都挡不住,查清之日法国今天跪下的这个姿势将成为“呦呵……呦呵……呦呵”(连做三次DAB),这是高兴、愉悦、胜利。那法兰西你这个球赢得惨了。

2:26:11 – 2:40:00 丰满

然后掩盖王岐山等江家盗国的真正目的。同时,实现了南普陀讲话,让习上去,干五年。然后把习干掉,让王岐山上,或者让韩正上。到今天看来这阵势压根儿就没改。哪一步棋都没错,这几天又说什么北戴河会议了,胡扯八道,胡扯九道。今天的北京城你想玩儿那套,不可能!

但凡有点儿政治常识······为什么吵呢?天安门还有中南海出来的谣言,最后都变成了真理,变成了事实,这就是盗国贼现在开始下一步计划。就是要再演胡锦涛访问丹麦之计。就想把你干掉。胡锦涛亲口说过,他已经多活了一年了,他本来2011年12月份访问美国,最后一次国事访问,那一次就想干掉他,因为后来没下的了手,让令计划的儿子多活了一年。

最后在3月18号春节后十几天把他干掉了。而且是那样干掉的,而且是无质疑的,无怀疑的,全部闭口,闭嘴,没人敢讨论。最后拿掉令计划,栗战书上,扶了习近平,软化了李克强。整个邓家,还有原来的胡锦涛家,胡耀邦家,王瑞林家,统统灭。然后扶起了旁边的监国孟建柱和王岐山。一个刀把子,一个枪把子,你习近平能做啥啊。

现在习近平觉得自己我真是老大了,哎呦,王岐山忽悠我,孟建柱现在要给我做事,全世界认我当老大。你看看我从过去的出行红绿灯都不要闯,到现在一出去一百多台车队伍。过去不允许随便吃饭,官员一喝茅台100多万钱一瓶,中国的餐饮业从2012,13年急跌50%, 到现在翻了一倍还多,腐败更加猖狂,什么意思啊。

然后现在国际上,美国跟中国大搞贸易,贸易战,弄矛盾。江家,王家在美国的势力比你习大了不知道多少亿倍去了。这些人一搞内外呼应,习近平同志下山吧,要不下马吧,要不你见薄熙来去吧,就让他见薄熙来去了,可能。这是可能滴呀!对不对呀,咱愿意看到这一幕啊。

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要干什么事,我们需要的是共产党最好他不要在中国了,你再见。你习近平王岐山你江泽民我们才不care你呢,你能活多少年。我还是哪句话,我再等你十年,你能怎么着,你怎么不着。但是共产党必须要离开中国啦。这共产党祸害中国祸害了70年了。

文化大革命死了那么多人,人吃人。相向一时,乱伦,现在是什么,每个官员家里的钱,我发的推看到了吗就是一个县长,一个处长家里都是几亿人民币。财政部的副部长张少春,那我哥们儿,还有那个王宝儿,家里边都是几十亿现金,几亿欧元,几百亿存款在海外,我用法律我负责任告诉你,那是真的。这么多贪官,怎么来的。

从文化大革命到现在,共产党好了吗,没好,我们被你祸害死了,我们天天有杨改兰的事情发生,天天被城管给糟尽,夜总会里面没有老百姓,没有卖糖葫芦的,没有卖猪肉的,全都是你共产党员。我们再让共产党管下去,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族就灭了,就完了。我们希望你········那个委员哪个书记倒霉,你早晚都得倒霉,你早晚都得换。我们希望你把我们的钱还给我们,把这个国家还给我们,让中国的老百姓说了算。

现在习上来和王岐山说什么,党管一切。党管一切,这个词,你听起来天下还有这么不要脸的话吗。党管一切。管天管地,管拉屎放屁,中间还管生殖器。党管一切,一切都要听党的。你听听还有比这再不要脸的话吗,一切都是党的,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了吗,一切都是党的。爹妈儿子闺女都是他的,所以说天地也是他的。你喊一声“公平吗”,犯法。上街卖菜,城管。

你说你搞个大货车,有罚款。退休了,给国家干了一辈子,老兵回家,没饭吃,没学上,去讨讨公平,抓起来。在政府里叫官员,退了休了,叫什么,全部是维稳对象。然后在政府里面不合法,不“依法”分赃,那就叫腐败。直接送进监狱去。你没看好东西,没发现东西,你太能干了,那你就要被抓起来,被干掉。不服从领导,不讲政治。这是个什么样的邪恶组织啊,我们要灭的是共产党!

所以上海这种转移视线,华涌事件,泼墨事件,杀掉王健事件,让王健不要成为上海帮,江,曾,朱,孟,王岐山这些人倒下的牌,然后借机把王岐山干掉,最后实现南普陀。江家千秋万代,朱家在旁吃点儿瓜络,吃点儿喝点儿汤。然后呢,朱云来再继续回去当中金的董事长,然后朱云来的姐姐继续当中国银行的行长,然后田国立田惠宇继续当董事长,再当财政部部长。

然后人民银行的叶一飞,周国亮,潘公胜直接扶正,别人干掉。那中国就会到什么地方去啊,水深火热呀。江老爷子看了马来西亚92岁当总理,马哈蒂尔,老爷子来劲儿了,我还再干个20年没有问题,我还想再活五百年呢。咱得想象得到的啊,这还用说吗?所以,这全来了,发生地点全是上海,全是上海。所以说这些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反对的是你明镜何頻,你们这些人这么做!明镜当面跟我说过,天下还是老江的,江老爷子是太上皇,从来不忌讳跟我说。何頻同志我原来没说过吧,从来没在公开说,今天我说,是你跟我讲的吧。江老爷子老大吧,从你第一天跟我联系,何頻你就说江老爷子老大。所以你跟江老爷子好,那这点证明了你就跟王岐山好。现在他真正的目的是替王岐山江泽民洗地,所有海外的,只要在这个海航事件上不发声的,全部都已经被江,曾,朱,王,梦蓝金黄和绑架。这就是这么简单。明白了吗路德先生。这是我说的发自内心的,希望别让您不高兴啊,谢谢。

路德:我就觉得很奇怪啊,王健这个事件,明显的所有的海外媒体都不发声,最多就是事件报道,真正深入的各种调查报道基本上没有,都是海外民运啊,自媒体啊,推特,没有一个人报道王健,都是搞行为艺术去了。当时我跟大卫小哥做节目分析,让文贵先生把这个戳穿,揭露。

文贵:我们接下来,路德先生您说完以后我们再放一些资料看看,要不然今天太长,六七个小时了都。

路德:要不要再休息五分钟?

文贵:不需要休息,不需要。你需要休息吗?

路德:没事。

文贵:那我们接下来放第五,事发当天出勤的消防队。当时啊,王健先生死亡后报警的,报警后呢,不是医院来的,也不是救护车,也不是警察,是消防队啊,很有意思啊。这是他们的消防队的照片,录像啊。

你看看啊,这录像。就是这个车,这个消防队到达的现场。这是我们的人啊,这是我们的人,叫门去了。叫门去了。这是NYPD驻法国的代表,警察。敲门去了。

路德:现职在职的

文贵:啊对的,都是在职的,都是现职的。咱在视频上说必须合法,否则犯罪了啊。都是现职的啊。NYPD驻法国普罗旺斯的代表,警察。这是真正的国际警察。

路德:文贵先生国际警察都调动得了。

文贵:不敢调动,合作吧。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到现场第一个看到了王健的尸体的。就是这个人,亲自处理的王健尸体的。记住啊,就这个人,照片,记住了。下一个,现在你看啊,问他啊,被吓死了,不敢说话。

放录像中······

2:40:00 – 2:50:41 风

而且更重要的事情中国官方媒体,官方所有的封杀只要一种声音
“胡输理”(胡舒立说)“脚脖子疼死”。这个 胡舒立女士,你做孽吧,你做孽吧!你就作孽吧!你除了保护李友换肝,你保护王岐山的手,保护王岐山的贪污,保护孟建柱司法腐败,以黑治国,
以警治国, 以黑反贪!老天会看到的你害了多少人,你叫全国人民相信王健死在了医院。

家人赶到,家人让他
拍照片——冲上山坡。你那么爱采访,你那么爱挖祖坟,我郭文贵我的爷爷奶奶都死了一百年了,你上我们家挖祖坟去。那时候我还没有名呢。跑到我山东老家。你问候我爷爷奶奶,跑到我祖坟上去挖我们家祖坟【我都在那,什么生如全母啊是不是】。那字我都认识都不认识,就是说我连狗都不如,我们草根人连狗都不如!

胡输理,你采访那么多——几十篇报道,你博讯报道我一百多篇。你们俩咋不去普罗旺斯一趟呢?你俩咋不去采访一下消防员和警察呢?你们怎么就得出王健是拍照死的呢?你们不是希望共产党灭亡么?你不是希望民主吗?获得自由民主奖么?天下这样的骗子能在中国形成这样的规模,能有这样的权力是我们全中国人的悲哀。

王岐山,孟建柱,傅政华,孙立军这个盗国集团的存在是全中国人的包括你习近平!你以为你能控制得了!你以为他帮你干了事,你记住南普陀会议!习近平先生,今年年底你就会知道到底他们想干啥。在中国的历史和政治上从来没有一个感恩,也没有义气,更没有合作之说。

你相信王岐山,孟建柱支持你,他要支持你,他就不需要孙立军了;他要支持你,他就不干过去那些事了,他就不在马来西亚干那事了。他就不倒委内瑞拉干那些事了。他就不在中国内部金融系布下那么天罗地网了;更不会在香港以及东南亚各国布下他们的和媒攻和大,整个的潜伏的部队了;更不允许,更不会说服你让海航布下天罗地网——在海外了。你哪样能拿走了?

你下一个就是丁薛祥上来,丁薛祥也是上海的啊!是不是啊?然后是陈希,陈希这个老实人能干啥?栗战书,栗战书能干啥?栗战书很快就被人家给收拾了。所有过去给我提供料的——栗战书的,赵乐际的,郭声琨的,包括说是丁薛强这人的,不都是想灭你们吗?

我是傻子吗?我那边枪也不会当!如果郭文贵有一天发现,给中国任何一个政治人物有交易,和为他们服务,所谓的有帮派背景,天诛地灭,我不得好死!我跟你共产党有任何的勾兑,有任何的什么,那就不得好死!我的敌人是你这个体制!我不是针对哪几个人!中国体制不改,共产党不离开中国,中国人没有一天好日子!中国永远
真的是假的 ,假的是真的;

善的是恶的,恶的是善的!中国人民在全世界不仅不受欢迎,会受到抵抗,甚至被敌对。这就是为什么泰国一死几十个人,人家就当没事一样,就像死个鸡是个鸭子一样,说你中国人该死。中国人海外买东西,去餐厅,哪有几个敢抬头的?在海外最不喜欢中国人的就是中国人自己!所有中国人在海外,去party不愿意看到中国人;去商场不愿意看到中国人;坐车不愿意中国司机;坐飞机看到中国人多,都会认为这飞机是低级的。

我们被共产党,乌托邦植入了真正的病毒:就是矛盾,仇恨,憎恨,以假乱真,以恶代善。这才是
乌托邦 ,共产党,在中国布下的最大的一个毒!中南坑每个人都是牺牲品,每个人也是施布的,发布毒品者。只是今天盗国贼内部谁想尝一点控制时间,谁想多一点拿走财富,谁想让自己更安全点。

所有中南坑,政治局委员,我告诉你们:谁说你有理想你是放狗圈儿屁!放个罗圈儿转圈儿的屁!你们就是让自己长寿,多玩几个女人,多玩几个男人,多控制点财富!没有一个人心里边可以说想着天下苍生,天下百姓,更没有一个人想着中华民族的未来,更没有一个人想到这个国家该强大该

人民有病该治得起。老兵,嗯,新兵们一生奉献回去不当老兵维权者。不要象泛亚易珠宝被害;更不要一个个大老板们开着特牌车,中南海长安街周围全是中央首长的小蜜和家特牌车。搞了床上搞地上,搞了椅子上搞桌子上,搞了家里搞俱乐部,搞了俱乐部搞酒店,最后还要在办公室再睡次午觉,还得有几个小手。这个天下的钱和女人权力荣誉都是你们的了!

天下都姓党,一切听党的!“一起听党的”(摇头鄙视)这次词简直是天下最不要脸的词!党是爹党是妈,你是谁的爹你是谁的妈啊?
党是爹党是妈,要想爱国爱这个家就得爱这个党。你不要脸吧!我呸!还有天下这么不要脸的话吗?走到全世界去说说去。全国人民都要听党的,一切听党的,一切都要党说了算,一切都是党的!(河南话)我的亲娘啊!哎哟!(喝水)我说到这里激动了。所有亲爱的战友们,同胞们,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国家已经被绑架了。我们每年我们挣的钱绝大多数都被盗国贼弄到海外去了,海航就是其中这个案例。

你们如果不相信的话,看看王健的下场。看一看中国令计划,令谷,薄熙来的下场——党内的同事。老百姓看看李明徐明,不管你王健林,你马云,你许家印,还是郭宝昌,还是你马化腾。如果十年后你们还能安安全全健健康康地在中国自由地做生意,10年后啊还这样,你们,我见你们一次我磕一次头。我不给你们磕头你就骂我一次祖宗。我见你们一次磕一次头。

我今天在这里立此为据。不管你依靠了谁,他都是利用你。你都是代孕者,你连个小三儿都不是,都是牺牲品。不需要你的时候被徐明“心脏死”;李明被所谓的“激动死”;那雷阳“打飞机死”;然后这个王健“拍照死”。或者象巴勒斯坦的阿拉法特法国死,戴安娜法国死,一样的道理。你们都不会得好死。只有一条让中国有一个健康合法的体制,有精神健康的领导人。

你看现在中国都成啥了?中国现在是天怨,天怒人怨,地都在颤抖!吃着化学的食品,看不起病,一病就得死,一病就破产。领导人的车换了一个又一个,领导的一个内裤都是你家房子的钱。一个个杨改兰出现,300块命拿走。杨改兰女士是我们中国悲哀的标志,是共产党在中国执政一个“最好”的样板!现在还喊叫扶贫呢,我们已经是对外救济上万亿了,上万亿美元了!亲爱的战友们,我现在啊我想对习近平王岐山这一届政府,提出以下几个要求。

(转头喊助手)来把这个推一下屏。推一下屏,来!我要给大家,我在这里呢,我要给习近平,王岐山政府,两位先生提几条要求,提几样要求啊。路德先生,我想放一个文件好吗?

(路德先生)好的好的。
您没睡着吧?路德先生
(路德先生笑)哪里?
(文贵先生笑)

(路德先生)放到点!放大点!
(字体在放大)对。从头来,从头来。
开始解读16条要求。。。。。。。。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