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6日星期日

文字版:郭文贵2018年6月10日玉岐山孟建柱命不久了马航真相一定会公布(一)

来源:战友之声,文章内容不知真假,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文字版20186月10日玉岐山孟建柱命不久了马航真相一定会公布(一)

9:38 – 20:00 XX某某

我在这几个群里发关于盛雪大家怎么看待的这个问题,这个有前提哦,因为在这个英国的一个女士,是我30年的朋友,30年前的朋友,给我打说:文贵呀,最近骂盛雪骂的太厉害了,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你别掺和骂盛雪的事。她说盛雪她本人认为绝对不是好人,她说她胜雪绝对是个坏蛋。因为认识我30年的朋友了,我说你有什么证据吗?她给我讲了一堆的证据,她特别讨厌盛雪,但是我们能不能你别掺和骂盛雪。我说为什么呢?

她就谈了她的看法,我完全同意.就是盛雪不管她做什么好事坏事,大家没必要对一个女士骂的那么难听,全世界哪有一个民族对一个那样的呀?那不可以的嘛,所以我就在那个群里都说了,不管盛雪有多大的错,咱对人家女性要有一个尊重,我们不管男的女的都是女的生出来的,所以我说对女性保持一个尊重。还有一个我说你盛雪有没有证据?你有证据你就说,但是不要个人攻击。

然后关于亦之的问题,因为雾婷老是不爽了,因为亦之把雾婷骂的一塌糊涂,雾婷在那个群里啊就多次对我表示不满,她没有直说,我知道,你发现最近雾婷干嘛了吗?一两个月根本不支持文贵了,也不发推了,老发那些什么搞政治去了,雾婷你搞啥政治啊,你有啥政治可搞的呀?故意就是晾在一边,耍小脾气嘛,然后很多人跟我说雾婷最近不支持你了,我说不支持就不支持呗,但是我知道雾婷是为啥,她就是因为亦之骂她,我没有出来替她主持公平,

因我没好意思,我在群里没有说我有什么资格替你主持公平去,对不对呀?他骂你,你回击他就完了吗,你给他说清楚就完了吗,但是搞个人攻击我是绝对不允许的。后来真的是,雾婷发给我他对雾婷女士有人生攻击的时候,我真的不高兴,我说亦文绝对不能这么做,我最起码在两周以内,我跟他没有单独联系方式,我让路德先生,我让这个所有的人你们带个话给亦之,因为我曾经推荐过他,

所以我凭这一点建议他不要对雾婷个人人身攻击,你有没有证据,你没有证据不要搞人身攻击,那么我这么说的时候,实际上是有前缀的,我说亦之先生这样做下去,你对女性所有人这么的攻击,你会死的很惨的,怎么能这样呢?而且把我们小扎,卡丽熙都给骂得一塌糊涂,那你怎么能这样呢?你有什么证据吗?你可以说,但你真的不能乱说。所以亦之先生你能看到我这个视频的话,我求求你,不管如何,你挺不挺郭我不在乎,但是我希望保持一个做人的原则,假真民运都好,但是不要对女性攻击,而且不要搞女性人身攻击,这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

我们今天华人社交媒体的巨大的这种成功,影响力,我们一定要保持我们这个层次和素质,不要让人家瞧不起我们,所以亦之先生你也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不管你的初衷是什么?你是不是让大家好呢?如果大家好的话看清真相,不用那么粗的语言,你不能像李洪宽,李洪宽这个人就不是人,他连个畜生都不是,你知道吗?你像那个史诺,他连畜生都不是。这些人你不要和他一样的,你跟他一样你把你自己拉低了。

魏京生先生,万润南先生也是搞民主民运的,他们没有说一句脏话,你干嘛去说那脏话?所以说这是我的观点。结果非常让我感到失望的是:在那个里面竟然有一个有个叫凯文的人,马上进行声音剪辑,剪辑以后马上给发出去了,我们加入群里头,我首入前提是:
“未经允许任何人不允许将信息,说的话放出去,那是违法的.” 结果这个叫凯文的人马上给放出去了,这是安平女士管理的不好,另外一个这个叫凯文的人太卑鄙了,

听说是盛雪女士民阵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盛雪女士你要问问你自己,你这么做人太不地道了,盛雪知道了吗?你让你的手下竟然做这种事情为你自己歌功颂德,那以后谁还替你说话呢?盛雪女士?谁还替你主持公平呢?你今天到了全世界喊打,人人喊打的程度,像过街的老鼠一样,你得问问你自己,你自己有错吗?你这是有问题的呀盛雪女士,你的手下怎么可以这么做人呢?一点底线都没有,怎么可以把这种事情剪辑了,和那个重庆的警察,和大陆的黑警察盗国贼是一模一样的水平,你还有什么资格反这个盗国贼呢?

所以说我倒觉得盛雪女士你应该对费良勇先生在路德先生视频上面说的话你要站出来一一进行反击,你不要老让张健先生出来反击,这个张健先生也在我们群里像疯了一样,你有什么资格替这个盛雪说话?我今天很纳闷,路德先生这个节目我就觉得非常奇怪,人家讲盛雪的事情,讲民阵的事情,结果我发现当事人是盛雪女士,结果张健先生在这噹噹噹好像厉害的不得了了,哎那个,我那天是边开会,我一会听听,我这边还得听着人家那个听证会前给我排的提纲,问的问题,

咱这个英文又不行,还得翻译,我一会听听,一会听听,我就奇,从头到尾,路德先生主持就没有一句话: “张健先生你有什么资格代表盛雪呀? 你俩啥关系?你俩啥关系? “。这不奇怪了吗?人家费良勇讲的是盛雪女士,盛雪女士所有问题的回答,连私生活裸体照片都由张健来回答,那不奇怪了吗? 结果路德先生也很好玩, 从头到尾没有问一句话: “你有资格代表盛雪吗?” 我也觉得费良勇先生也特别好玩, 特有意思, 我一看镜头吓我一大跳, 我说这个唐柏桥怎么老哪么多,变相了呀,我挂着耳机没声音吗, 最后一开声音:
呦不是, 我才发现和康柏桥长得太像了,

但费良勇先生挺有意思的, 叫小平头小平头, 我真不知道, 说实话我真不了解,
结果呢他也从头到尾也没问一句你有什么资格代表盛雪? 连照裸体像,
还一个跟秦晋的, 叫秦晋, 秦晋是个大坏蛋,
我从各种消息这是一个绝对的, 秦晋, 我不会放过你的, 秦晋, 你绝对是为盗国贼,
老共服务的, 你可以咱俩可以在法庭上见, 我现在开始整理你的资料, 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秦晋, 所以大家你看到了这个故事荒唐到什么程度: 我们大家这个观众也在那跟着跳舞,

下面的人也没人问他一句话说: “你有什么资格代表盛雪呢. “结果现在发现全社会上代表盛雪的全是男的,
都是男的, 还都是跟民阵有背景的, 代表你盛雪去, 盛雪女士你不可以这么做的. 你应该你站出来说: 这件事情我可负责任说这事没有, 这个是假的. 能怎么着呢? 你一人一语定乾坤嘛,
如果你有证据拿来我就认, 没有证据你再说我就采取法律措施, 对不对呀. 如果那个费良勇先生说的一句话是真的,盛雪女士那你出大问题了, 你不但人品有问题,

你的人格有问题,你甚至涉嫌各种犯罪, 那早晚有一天要跟你算这帐的, 早晚要算这账的. 如果没有的话, 费良勇先生这几年为什么不采取法律措施?
要采取法律措施, 那民阵的人也太傻了吧, 那么多人替你说话, 像张健这样的人, 那么多粉丝那就不会去好好的去,
实实在在的去, 采取实际措施保护她嘛? 所以这个问题也说明白了, 就是民阵的战斗力,民阵的团结力, 民阵内部的团队有巨大的问题, 这真的是有问题的, 所以说那个剪辑音频事件, 我希望相关人这个麦克,

你站出来说话, 你要站出来说话.
你这种卑鄙的手段我告诉你, 你是一定要说清楚的, 另外一个盛雪女士不要再让你的下属搞这种事情, 以后没人再敢替你说话了, 郭文贵站出来说个公道话, 结果被伤成那个样子, 所以说这个是很糟糕的, 另外一个我也希望以后路德先生节目主持当中, 咱们确实关键的问题还是不能忘掉, 就是说你有什么资格来代表盛雪? 这是有问题的, 另外一个我想说说最近我没有时间, 我准备听证会的资料, 我没法上视频,现在真的忙死我了,
我每天都是早上五点六点钟睡觉, 你们想想五点六点钟睡觉心都是慌的,
睡到大概八点钟马上起来锻炼, 锻炼完马上去开会. 开会每天回来都是到五六点钟. 一般都是中午回来, 回来到家吃点饭.

一般都是中午回来,回来以后到家吃点饭,然后下午又走了,太忙太忙了, 所以说呢我也没有发上视频,
但是国内的特别多的朋友都担心了, 海外的真没有那么多人问这个问题,很少. 但是国内通过各种渠道反映: 文贵怎么不录视频了,大家就感觉你有什么事儿了吗? 所以我就说特别感动, 特别感动.

所以说一不录视频, 大家就觉得不对劲了. 那么我就说今天出来跟大家见个面,最重要的是什么? 最近东京协调爆料中心, 拉斯维加斯反习反共大联盟, 哎哟我的妈呀, 我一看那个圈里的人, 每个人平均5到10个主席呀, 总裁呀大名头.然后又发生了吴建民去搞募捐,
什么李旺阳, 15万美元.就是整个这个大概看一看,我真没时间具体的看,

20:00 – 30:00 蝴蝶

然后郭宝胜的丑闻,
关于黑客的, 路德的节目又有新的证据了,等等这些事情, 说实在话,我心里话让你们去闹闹去, 我现在不要说那么早, 让子弹飞一会。 这些事情, 荒唐到什么程度,
袁红冰这个烂人,骗子, 政治痞子, 政治骗子,我最近得到了更多关于他的信息, 还有郭宝胜这个烂的不能再烂的人, 连狗都不会吃他的肉的人, 这个烂到极限的人, 还有成水炎,拉斯维加斯A级通缉犯, 骗了朋友的钱,

在那儿买个破酒店,在那儿做梦不被遣返的,
你有刑事犯罪, 你拿政庇护照, 你拿100个也要把你遣返, 这个成水炎我跟你素不相识,杨建利把你拉着跟我吃晚饭, 我花了几千美金, 然后你走了, 从那以后咱两素不相识, 郭文贵和你不认识,
拿我的照片, 吃我几千美金的饭, 然后你天天砸郭, 你说这个畜生东西, 我招你惹你了, 我也没有给你打过电话,你就这么对付我,这是什么畜生才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然后那帮烂人,
竟然在拉斯维加斯混点吃喝, 一堆人加一起都不够一个车轱辘钱, 竟然要给中国人带来民主法制自由, 这帮混蛋骗子,你们能干啥呀, 简直滑稽, 赵本山拍乡村的故事都没有那么滑稽,
我觉得简直一会儿一个大总统, 什么人大主席, 什么议长, 神经病吗 , 这帮人。东京爆料中心, 你爆啊, 我不爆了。 头两天, 律师给我建议, 采取法律措施,
把很多字都已经注册完了, 郭文贵,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今天你健身了吗, 郭媒体,MILESKWOK,郭浩云,上千个字码在去年我都申请完专利了。

我只要给YOUTUBE 发个信, 说这是我的专利 ,任何人不能使用, 你什么造郭文贵假视频的, 用郭文贵的假名声, 包括你在东京爆料中心用的爆料这个字的, 我告诉你袁红冰先生,
你看你什么下场, 我能告死你, 我为什么不这么做, 我对潘晴, 相林不这么做, 很简单, 我觉得爆料这件事不属于我郭文贵的, 它属于全中国人民的, 当然也不属于你袁红冰,
相林和东京的。

我们这个知识产权只是怕被烂用,
怕被拿去犯罪,是为了保护自己, 并不想垄断, 结果出来几个烂崽, 小流氓要出来垄断,东京竟然还出来爆料中心, 你郭宝胜这种烂仔, 一人吃几家, 人家妓女吧一天要接几个客,
郭宝胜好像要接全天下客, 连动物也想接, 连动物的活你也想干, 所以你说你是什么东西, 简直吓死人, 他们要把爆料给垄断了。

人家崔永元出来爆料,
也成了你郭宝胜的功劳了, 你是不是美国投了日本的那两个核弹, 中日战争停, 你也认为是你干的呀, 所以这种人卑鄙到了极点, 我的律师说我们采取一切法律行动,所有人在推特上谈郭文贵这三个字都要经过我允许。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
博讯的案子有了重大进展,  很多部门找我来谈, 大家等着吧, 博讯韦石, 西诺等着看,
时间长了点, 结果不会改变, 结果我们又忙活那事, 提供了很多很多资料, 然后就是做假政庇的, 最近好多政府部门找我们, 说很多人办假政庇的拿着支持郭文贵的照片。

包括郭宝胜给好多人写了信,
还有其他人写了信, 结果人家找我来证明, 现在我的律师正式给移民局写信, (本来只给洛杉矶, 旧金山移民局写信,),结果是前天让给整个中心写信, 我们正式通知他们办公室,
就是任何人使用郭文贵这个名字和支持郭文贵办政庇的必须经过郭文贵律师确认。

我们这个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太棒了,
他马上进行了核查, 核查有多少人使用了我的名字, 但在这个事情当中, 发现郭宝胜和很多人就利用这个写信办假政庇 ,你看卑鄙不卑鄙啊, 爆料中心你拿走了, 你天天骂那些欺民贼,
盗国贼, 结果你干着这种见不得人的卑鄙勾当。

这郭宝胜此人, 和袁红冰, 赖建平这种小人嘴脸, 赖昨天上路德的节目,
我看了一眼, 赖建平不要说当律师, 你当死尸都不配, 你现在看着啊, 我很快会对你采取法律行动, 你, 郭国叮,黄河边, 在加拿大我们事务所看对你们采取什么样的法律行动,
你们就会明白的, 我一定要让加拿大恢复华人的蓝天。

赖建平瞪着眼说瞎话,
我纳了闷了,这些人怎么能反共产党尼, 他比共产党还共产党, 比盗国贼还盗国贼, 郭宝胜和他瞪着眼说瞎话,袁红冰说瞎话说的义正言辞简直太恐怖了, 所以说 当时我的一个老领导跟我说,
文贵啊, 当你发现一个人把谎话当成真理的时候,这个人就是魔鬼。

因为他是因为64被干掉的一个将军,
当时我有点懵, 咱没这个素质啊, 吃完饭很多将军, 在香山, 炮兵部招待所,那很多将军都穿着将军服都走了, 我说老领导, 你咋这么说啊, 突然冒这句, 我说给这帮人听的,
为什么? 共产党就是把假话当成真话说, 还当成真理说, 共产党就是魔鬼, 老人家特别振奋, 走!回家, 然后到他的将军楼, 他的将军楼的隔壁就是林豆豆的家,这林豆豆听说也在看我的视频,
您知道我说的是谁, 就是你家的隔壁, 他家朝东, 北京香山路红旗村炮兵部大院将军楼, 一共那块是3个将军楼, 林豆豆是在中间的。

他说共产党就是把假话当真理说,
他说这是他的本质, 所以说我从监狱里出来, (因为64
蹲了两年), 老领导请我吃饭, 是当时亚视的唯一老板叫金什么的给传的饭局, 已经给枪毙了, 传言宋祖英跟江泽民的那个人, 那时候带着BB
机 , 相当牛啊, 而且后来还带个子母机,假大哥大, 后来我也弄了一个,那个老人就说了那句话, 那个时候对我影响特别大,

当一个人,
一个体制, 一个国家把假话当真话说, 当真理说, 就是魔鬼, 所以共产党就是魔鬼, 乌托邦就是魔鬼, 郭宝胜, 袁红冰, 赖建平等人绝对是魔鬼, 不要脸到极点,
赖建平你是个人吗, 是个男人吗, 你对着所有观众把大家的智商都给强奸了,你瞪着眼说瞎话大家就信了吗?我们中国人最悲惨的是我们的善良宽容都被这些坏人给强奸利用,
包括共产党, 中国人的善良包容, 这个文化真的是有问题的, 在社交媒体上,哎呀, 文贵啊, 不要理他们, 就算了, 包容, 大方,你这什么道理啊,

30:00 – 40:00 小皮匠

不要理他们,就算了,包容,大方,你这什么道理呀?别人拿个枪,你说:哎呀,对不起,我这儿有这个麻花给你吃吃。别人拿个机关枪,我这儿有牛肉给你吃吃。别人拿个坦克来啦,你说:哎呀,我这儿还有金钱,这金条我给你。那下一步他不就拿着核武器对付你了吗!中国人的这种所谓的善良和包容,实际上是掩盖了自己的懦弱,无知,也是自己的自私。这些话我都是经过很久思考的,为什么我们中国人的善良、包容成就了这么多的骗子,包括共产党乌托邦集团。在哪国得待见?就在中国!现在你看看,在青岛开着会啊,哈!吃个小包子是吧。

为什么呀?所有党内的朋友看我视频的跟我联系的人,都说文贵你讲出了所有我们想讲的话的本质。这个袁红冰、郭宝胜、赖建平等烂人,啊,就不提那什么韦石,他们不配提啦。那些烂人,一个个海外人,包括那什么夏业良这些畜生们,这一个个的畜生,在中国混得风生水起,是因为诈骗、做人不成功,唰就跑到海外混来了。到海外干嘛?就搞民主民运了!然后要推翻共产党。

绝大多数在国内都是犯罪份子,混不下去的,到了海外你推翻共产党,你这不是开玩笑吗这不是吗?你不是开玩笑吗?他的本质不是发自真心的对这个体制、盗国贼的理解和恨,和拯救十四亿人民。他的本质是个人的私仇,他本人就是那个魔鬼的、共产党的重要的一部分,比他还坏,假丑恶。你说那个赖建平这个家伙,看得,我这个看几分钟就看不下去了。

这个路德先生简直是太伟大了,能把这节目能让他演完!啊,能演完。而且也不问他,就让他演。我们很多战友们也觉得,真的是很伟大,你们也能这样跟他周旋下去。大家去想一想,赖建平这样的人,如果在西方社会、在英语世界,他连一秒钟活的机会都没有,一秒钟都没有。大家你去看一看,多么伟大的主持人,啊,多伟大的主持人,只要一件事,只要说出来,没有任何证人的情况下,他就是真事儿,立马辞职。

我楼上,刚才响空调这家,就是查理罗斯的查理先生。我原来说本来我录六集,六十分钟的,但是那个丑闻一出来,他当时他就宣布,我承担责任,立马结束了,终生结束了。像郭宝胜、像袁红冰,屡骗屡成功,还骗了美国护照。天天演讲,你看那袁红冰,在哪儿,我看着都恶心,就他那个样子。为什么一个人说谎话能说到这种程度?共产党培养了这么多魔鬼,这个北大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是魔鬼学校。

中国人的道德沦丧,这个国家被整成这个样子,北大是有重大责任的。就烂到这种程度,这不是他把我们这些人都当猪了吗?真的是他们为什么共产党这些人把我们老百姓当猪呢?我们本身真的有猪的个性啊!有问题的啊!为什么这些节目我们还得跟随他?为什么这么说还有人信?还有人捐款,啊?头两天儿那个相林在东京,一出来了,我这一说钱捐出来了,哎,冰心,这个最善良的女孩,马上要捐钱。

我说你傻呀你,就是因为你们的善良,你们的懦弱,你们的过度善良,实际上自私,给了这些坏人们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如果你们说盛雪那是真的,民阵,她早就该消失在人间了,她有百分之一她就该消失了,她还活着!为啥啊?为啥啊?是因为我们所有的愚蠢和自私,用我们的善良,来所谓的包容,成就了一个个的假丑恶之人和集团。多可怕啊,多可怕啊!过度善良,过度善良。

不要把自己的理想寄托在一个,都寄托在别人的身上,你一个小行动,超过你一切寄托。你自己行动,这真的是西方和中国真的不同。我头两天儿我们去这个,上周,很远很远的地方,一个政府的一个很隐秘的地方开会,当时我这感触就特别多。我说哪天我上你们这儿来我得直播一下子。她这儿旁边有个大瀑布,就这马路上你都看不见,因为它这是凹陷的,就一拐下去呢,后边是个瀑布,前边呢是个非常现代化的酒店,酒店另一边呢是个政府机构。结果我们从地下室上去以后,哇!还有很多咱们华人什么的。

结果我们开完会出来啊,我就问他们怎么看待现在我们这爆料啊,让我非常之惊讶,非常之惊讶。很多,特别是非洲裔的朋友,看我视频的啊,全家都看。他们就得出了这么简单的两个结论出来,说,郭文贵出来讲这个事情的本身付出的代价,就值得我们尊重。大家你们去想。

冰心来啦,在反思中,哈哈哈!反思中,必须反思啊冰心,你要呼吁大家别干这样啊。因为大家好好想想,我在中国的物质生活,我在世界上的物质生活,你们真的是所有战友们你们真的无法想象。如果哪一天啊,哪一天,我把我的一些过去的生活方式给你们看,你们更加理解文贵。说从这一点上,郭文贵这个爆料,他不可能他用假的来去说这个,他疯了。说人家是用逻辑性来思考。

第二个人家讲出一个非常重要的本质,郭文贵讲的是中国的盗国贼,和中国的共产党员集团,这个中国的腐败天下皆知,这个共产党是天下的魔鬼,几乎是全人类上都认可。他说就从这两点上说,我们不支持文贵我们凭什么?然后那里边台湾的朋友,还有香港的朋友,还有在这个马来西亚畜生的华人,家人给我讲出这个,人家怎么看待,家人怎么看待,特别的,他们一样的观点。

而且
,经历一年多爆料了,我的爆料能是真是假,那是有太多事实可以证明的了。人家一说就说海航,人家一说就说王岐山家人,姚明珊,然后人家一说就说孟建柱的所有的这些,而且他们关注重点,啊,他们就问我,他们说郭先生我们听说王岐山病得很严重。我说那你是听谁说的啊?都是政府的吗,他说我们有其他人都在讨论王岐山。就是现在这个郭文贵爆料,我现在真的最近才发现,郭文贵的爆料在西方刚刚开始大发酵中。

就郭文贵的爆料在国内,在党内,正在发酵中,比任何时间都流传甚广、影响巨大。哦我说,是吗!我说你们得到什么消息?他们说,王岐山病的很严重,在北京,啊,现在是一个癌症末期。哎我说你们还真是说的挺对的还。然后孟建柱,孟建柱现在体重胖了好多。因为所有在中央的官儿,下来以后,两件事:抑郁症、身体发胖。因为什么?一生都玩儿权利、玩儿人,都被人家给簇拥着,这一下来,接受不了。啊,我说你这个还真是,很正确,很了解。

另外一个,马来西亚。他说马来西亚的这个JHO LOW,刘特佐,在上海。而且他们确定说,郭先生你说的是对的,他就在上海半岛酒店,租的总统套房,地下室有车位,地下室的车位是AB1B、AB6B,他自己编的号啊,这不是人家地下室停车编的号。然后他在上海是受到了特级的警卫。而且JHO
LOW跟很多明星,他来往。那么那个半岛酒店那个楼上,原来,楼上那个总统套房是我用,我儿子住的,那个王健林的儿子,

叫什么来着王什么来着(王思聪)也在那儿住,还有我几个朋友的孩子也住在那儿,还有一个香港的朋友也住在那儿。所以那个半岛酒店我们很熟。那么特别警卫到了什么程度,半岛酒店的保安里被放进去上海安全局的人,就为了保护JHO LOW。JHO
LOW的车牌是上海的加密保护车牌,有时候是军牌。JHO LOW在上海玩女人,基本是夜夜入洞房,都是上海的名模,和国内来的各种名模。

JHO LOW为什么会得到这样的保护,因为他亲爹就是孟建柱。为什么这个马来西亚的东海岸铁路线、金海岸项目、还有绿城房地产项目,还有几个银行的贷款,包括他们那个给阿布扎比的担保公司,这事情,只有郭文贵有资格说。在马来西亚和JHO
LOW这件事上,我可以告诉马来西亚的所有同胞们,福瑞康先生,

40:00 – 50:00 天亮了

福瑞康先生,没有一个人能把阿布扎比、马来西亚和中国能连在一起的,只有我。只有我知道Jho Low 干了什么事情。我曾经说过,孟建柱到中东访问,人家问他:“哎这个菲律宾怎么样?” “百分之百控制! 百分之百控制!菲律宾总统的家人,情人,儿子,生意全控制,没问题,百分之百!” 然后人家说:“泰国怎么样?”“泰国最起码百分之七十,怎么怎么样…  军方,咱们控制! …”然后人说:”那马来西亚呢?””哎呦,那百分之百,我控制,我控制!””Jho Low怎么样?”

“JhoLow 没问题啊!Jho Low 现在就在我那呀,在上海,任何人不能碰他,我们特殊警卫,国家级保护。”

这个中东超级大国的领导人就懵了。孟建柱这个说法,你想想啊。当时这位王子的中文翻译给我打电话告诉了我这个情况。我说这就是孟建柱,这就是孟建柱。孟建柱当时刚到公安部的时候,处理湄公河案是孟建柱的最大手笔。孟建柱在湄公河案上杀的人,冤枉的人,和掠夺的珠宝、翡翠,那是天文数字。从湄公河案发展的野心,把泰国所有沿岸等,缅甸、老挝,所有的国家当然包括马来西亚。他把用马六甲战略的意义和石油通道和未来的一带一路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所以当时他就把Jho Low 作为最大的一盘棋来控制马来西亚。马来西亚这7百多万华人,有一帮子人是真真正正被孟建柱控制着。绝大多数人是绝不接受的,人家都认为自己是马来西亚人了。像马来西亚的林冠英部长,人家就当作自己是马来西亚人,人家爱的是马来西亚,这是对的。马哈蒂尔绝对是一天才,看透了本质。所有那些合同的背后全都是腐败。所有的合同里边都是套中套。马来西亚想跳出这个套去,非常难。

后来马来西亚的马航事件。马航事件就是一个中国的情报部门和马来西亚的情报部门和他们各个丑闻交易的中间的爆发点。孟建柱的背后是谁啊?孟建柱的背后是上海各个利益集团,Jho Low 是中间的白手套。Jho Low 在香港注册的公司家族式公司你去看一看是在什么时候注册的?是在孟建柱到了北京当公安部长开始。

而且,当了公安部长以后公司注册在哪里了大家看看?本来在力保,后来改在哪里了?就是在四季酒店的后边,中国农业银行。60个亿-70个亿买的那个楼,本来我们基金要买来着。那是一个独立的楼被农行买走了。当时是项俊波促成的,然后还有北京农行其他几个人弄成的。为啥就放那去了啊?因为农行里边多是孟建柱的人。

所以说Jho Low 的最大的家族公司就在JSP就在农行大楼里边。整个Jho Low 在公司里边绝大部分股份当然就是孟建柱的了,Jho Low 都是孟建柱的了,都是孟建柱的。中国共产党的习近平先生和任何一个人,包括当时的王岐山,到今天我都认为,他绝不相信Jho
Low 是孟建柱的私生子,绝对不相信。

孟建柱把这件事情给演了真是到了惊天了,未来要拍电影这一段,那可了不得。你想想,孟建柱同志六块肌肉八块肌肉的坐在那,旁边无数个美女,有唱歌的,有跳舞的有主持的,然后呢自己的私生子控制着马来西亚、半个马六甲,然后火车通往新加坡。别人盖一个房子,他能盖一个城——绿地。然后马来西亚的钱源源不断,中国建筑公司,中海间,中外建,在那做着工程,然后所有的知情者统统杀掉……什么概念啊,什么电影能拍这样啊?这就是事实,这就是事实。

所以说大家能看到孟建柱的事件,和海航的事件,和马来西亚的事件是多大,我也让子弹多飞一会。

马来西亚的朋友们啊你们给我发的信息我都收到了,我没法回,不到时候。关键的时候我会去你们马来西亚。我深信马来西亚的马哈蒂尔先生,包括你们即将选出来的总检察长,你们这个调查小组的人,你们绝对调查不出来我对面的楼,叫做纽约South
Park land Hotel, 南花园路酒店,这就是Jho Low 的。

这个酒店已经被我们基金给收了,严格讲是我们的,现在是被美国政府查封了。对面的公寓就在我对面150米,我家180米是先生家。这South Park land 是当年川普总统最想开发的,叫Jho
Low 给收走了,现在被我们基金收回了,而且还处在查封中。

所以马来西亚的朋友们,我没法回复的原因很简单,这个世界非常奇怪,所有事情都让我知道了。马航的事情查不清楚,马哈蒂尔一定会栽在这件事上面。因为马航的事件后面就是跟你们当时的所谓的管航空那个家伙,和你们的总检察长,和你们的警察长是有深刻的关系的,里边有惊天的阴谋!

为什么?因为过两天你们会看到我还会放出一些照片去。照片里你会看到其中一个人,就曾在马航,死在了马航。他在很早的时候就跟我很熟。我头两天看到照片把我吓坏了,哇塞,我说他怎么在我的照片里我从来没在意啊?竟在我的照片里。我都会放出来。这个照片放出来你们会知道,马航为什么让他在里边,他还死了。

我还看到一个很夸张的事情,我真是太多的事情能把战友吓懵了。我头两天发现,我在硬盘里的信息打开,2006年6月9号。刘志华是在2006年6月6号晚上,抓他之前先把我带走了,保护起来了。6月7号就开始宣布要抓刘志华了,就叮哩咣当 叮哩咣……当我就一直在昆仑饭店顶楼,昆仑饭店是公安部的嘛,那是情报的点儿。那么我在上面关着呢。当时我记得很清楚,6月6号是世界杯足球赛,我趴在床上看,旁边的人端着冲锋枪,现在想挺搞笑的啊!

那么我现在发现,6月9号我回家以后,我冲了个凉,我就记得我蹬着一双彪马的鞋准备去运动,结果躺在院子里,我们家人警卫就拉了把椅子放在那,他们还放了个音乐,还放了个刀郎的音乐,特别催情,哎呦,我的眼泪就止不住了,又开始哭。我在那哭了一个多小时。这个人爆发出来,经历了两年多和刘志华的战斗,把刘志华抓起来了。

然后呢就回家了。外面全都是荷枪实弹的安全部警卫,上百号人呢,7、8台车,然后我就开始哭,结果安全部的一个人就拿着一部手机,就把我所有哭的过程都录下来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后来给了我们一份。那我我突然看见了。哎呦!我这个披头散发,在那哭,胖墩墩的我都觉得不认识我了。

但是,真的是那一刻叫我感动特别多,没有人相信我能把盘古拿回来,也没有人相信我能赢。也根本没有人相信,中央领导人跟我见面的时候说你能不能把盘古在奥运会前盖起来。这是个非常夸张的事情。当时我承诺,一定盖起来。大家想想2006年6月9号,我哭那天,到我拿回来,实际到了9月份,重新归还盘古然后到2007年,我们就让盘古酒店开业了。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盘古大观的楼,A座,3万多吨钢材,我们在一年里就把盘古龙头给建起来了,这是奇迹啊。

所以我看这些的时候呢,我发现马来西亚这个,我本来要说的关键人物竟然和我有照片。所以马来西亚的朋友,未来我要把这个照片给曝出来,你让你们马来西亚的领导说这个人什么身份,他为什么在飞机上也死了。这个人跟郭文贵当年一起照相的时候,你看他是什么身份?旁边带着一个小包,安全部最关键的包…

50:00 – 60:00 138

旁边带着小包,安全部最关键的包,当时他最重要的人之一。所以说战友们别着急,让所有人都尽情地表演,这个世界上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真的是假不了的,恶的是善不了的。今天的社交媒体时代,每个人都属于裸体状态,谁要有侥幸心理那你就是作死呢。我看,“安全部没有一个好人”,这话说得不对,安全部是绝对有好人的啊;“我郭先生很蠢,割掉一组”,我蠢了,当然我很蠢啊。

一直没有骂人,没有骂人那我读错了,没有骂人,但不要侮辱女性。哎呦,木兰来了,木兰木兰木兰。莊先生,哎,保镖莊保镖莊,我们把莊烈宏啊在群里面叫他保镖莊,是雾婷的保镖啊。“郭叔爱你”,谢谢啊;“刘特佐他妈…五毛”,这个冰冰这事肯定是老王得管那必须滴,我那天我上次视频说了吧,那天我在那个Sara的聊天房里边,我说很快就会崔永元道歉,马上我说不到十个小时,崔永元就公开道歉“跟冰冰没关系,呵呵”,领导一定是躲躲去吧,然后小崔你说谁都行,说那个王中军,说说其他人,不要说冰冰了。

哎呀,你们要寄希望小崔能进行下去那你们太不了解,不可能的,绝不可能,绝对进行不下去,最后稀里糊涂抓几个软的柿子捏一捏,然后呢游游街,然后大家一热闹回家睡觉去就结束啊。杨洁篪啊,杨洁篪等等再说吧,这个杨洁篪上次去中东啊,这个对我没说太过分,做点小动作没说太过分,我就先放过他一马,等他对我猛攻的时候啊,7月底吧,因为7月他有一个很大的活动,我再看看,如果他过分那我就尽量的,我尽量的不去伤及,他有家人他有孩子啊。

“雾是垃圾善人”,你们这样不好,你们对雾婷这样骂绝对不好啊,你再这样骂的话我就把你了啊;“赖干爹陈小军”,不知道,真不知道;“有没有跟冰冰吃饭?”冰冰当然有啊,这个吃饭喝多了,你说这个冰冰这人很了不起的,大家你知道她和谁啊,LV的创始人,他现在这个大老板叫做LVMH,LVMH是Bernard,Bernard是什么Chanel,什么这个爱马仕的第二大股东,56个品牌现在都是他们的,58个,什么Loro Piana啊,什么LV啊都是他的,什么Dior这一堆,那个LV的当时这个总裁,叫Yves Carcelle,Yves这个是法国人,创造了LV的飞黄腾达,后来这个在五年前得癌症死了,

这个人特别尊重冰冰,我们当时裕达这个LV开业的时候,冰冰是作为VIP去的,我们一起喝酒喝了好多,喝完以后我们还到了裕达夜总会去,还跳舞去了,我那天就喝断片了啊,结果听说后来是上百个美女来了,各种各地的,他们对冰冰特别的特别尊重啊,而且几个大佬派专机送了冰冰去的,冰冰非常有礼貌个人,在餐桌上人特别大气,非常大气,人特别好,生活中人真的特别好,特讲规矩个人。“亦之先生是挺文贵的”我非常非常感谢,非常感谢啊;“千万别相信雾大饼”哇塞,这都攻雾婷了,别这样好不好;“日本的半个咸鸭蛋是个疯子”这绝对是个疯子,此人精神不正常啊;“路德刚刚在点了日本咸鸭蛋”对的,这个疯子精神不正常,瞪眼说瞎话;“何频、吴征”当然不会闲着,现在谁还看明镜啊,

看明镜的都是已经是out了,现在都是看路德哪有看明镜的,谁看明镜?陈军现在还到处在这个背后撺掇着,他已经走上法律的另外一条路了,陈军在背后搞啥我都知道,还有袁建斌都搞啥我都知道,走着慢慢会看到结果的;“雾婷为盛雪洗地”她有为盛雪洗地的权利啊;“听说雾婷公主病”公主病,雾婷公主病这倒是有点,这倒是有点;“现在全砸我了”那你是胡说八道,

什么叫文贵感觉全砸我了,现在砸文贵的几个烂人连个毛都不是,他狗屁都不是,支持文贵的党内的国内的海外的从来没有像今天那么强大过,但凡有一点脑子一点良知,没有现在像这么多支持文贵的,如果不懂这个的那你眼睛就是瞎了眼了你,从来没有现在这么多人支持文贵的,这么发自内心的支持文贵的,海内外、国内外、,从来没有今天文贵爆料达到这个高度的。

“日本奔驰车,相林先生啊”相林先生已经将联络方式给了我们,我们的办公室在跟对方联系,相林先生因为他当时说的是日本奔驰车销售厂商,这个销售厂商可以改装,他给我报了个价,大概是17万美元,我就给他汇了18万美元,然后呢现在我们要取回车的时候呢,发现车呢不在奔驰厂了,在一个大阪的一个所谓改装厂,这已经是变了啊,到了改装厂现在还没有把车改装完,我们叫他停了,你别改装了,我们把车取走,但是呢我们要求他把18万美元的花销给我们,现在还没给我们。

日本这个车呢,一我们要闹清楚到底18万美元花了多少钱,改装到底花了多少钱,没改装要退回多少钱,我不在乎那个钱,我一趟飞机就飞去20万美元,随便飞趟就20万美元,我在乎的是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我想理解、我想了解、我想懂得相林先生在这个车到底想干什么,这个奔驰车到底花了多少钱,改装花了多少钱,这分分钟我送个人。对了,小哥啊你要想要你给我发个信息啊,咱俩没联络方式,你就把车取走送给你了,你不用去到大街上逛,送给你就行,如果日本的朋友谁要我马上送给你,但是,我必须搞清楚这个钱花哪去了,怎么花的,我要证明看看你相林你可不可靠,我是要搞明白的。

“1988不要相信”是,我要少发言了,谢谢你谢谢啊,哎耿炎也来了,耿炎兄弟啊;“雾婷在此”哎呀雾婷在此,雾婷啊太多人骂你了,哎呦我的妈呀,你这一看你这是你没法活了,出去最近你顶着锅吧,你不要人把你这头给砸烂了啊;“七哥,民意天意都支持你”谢谢谢谢!谢谢木兰谢谢!相林是最让我难受的,我完全接受不了,相林走这条路,发自内心的说,赖建平这个人这个赖的,我压根就没看起他,没看起他啊。

这个原来啊,这个的一个判决下来,我把曲龙的很多案子东西发给了赖建平先生,我说你呢你找时间,你是律师就你能说,你就出来讲讲,看看他们是怎么胡编滥造曲龙的案子的,包括最近曲龙又什么在承德河北高院申请赔偿,这全都是河北政法委董仚生演的戏,我让他把戏演完,他演完我再爆料啊,曲龙这一定会在走向末路,最近曲龙又走老路了,

买通各个人然后造假,比如说承德在上星期给我们发了一个叫“曲龙到河北承德要求所有因为我们导致进监狱的赔偿”,这个对他的资产进行当时损失的评估,这个评估呢要抽签,为了保持法院的公正性,结果抽签是什么,就两家,你要么抽A要么你抽B。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