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9日星期日

中国人,请慢一点说对不起

来源:复国时评,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刚刚看了一则推文,“北京后海一女士因为帮一个被警察驱赶的流浪歌手说话,要求他们允许他继续唱歌,这群警察就把她按倒在地铐上并往车里拖。女士大喊对不起,我不该说你们的。”

我不敢点开这则推文的,因为我不忍心听到那位女士大声喊“对不起”的声音,这是一种奇耻大辱!

诚然,这位女士是有爱心的,她勇于为流浪歌手说话,她是一个站着的大写的人;但是,当她面对随之而来的暴*政的时候,她退缩了,在她向警察大声认错“对不起我不该说你们的”的时候,她实际上已经在人格上跪了下来。

这位女士的一站一跪,正是这个民族几千年来的缩影。这是一个跪了几千年的民族,而且以跪为美,以自贱为荣,到了清朝更是以奴才自居(而且大臣在与皇帝的谈话过程中不管时间长短都要自始至终的跪着),甚至到了一日不跪浑身不舒服的地步。不信吗?我举个例子,李鸿章在晚年的时候已经不用天天去上朝了,但是他仍然天天在家练习跪拜,他担心有一天见了老佛爷怕跪不下来了!

中国式的跪拜,已经到了出神入画的地步了。它不分长幼、不看男女,只凭官阶地位,你看,一个70多岁哆哆嗦嗦的老头这么虔诚地跪一个比他女儿都小的权贵女人,这在外国人看来绝对是奇葩。更奇葩的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乾隆皇帝竟然要求前来贺寿的当时的世界霸主大英帝国代表团团长马嘎尔尼在进见时也要行三拜九叩之大礼,人家文明人当然不同意,于是被轰了回去,大清又回到了闭关锁国时代,继续过野蛮人的日子了,直到1840年开始被打得屁滚尿流。

跪,就是奴才的待遇。什么?你说你是人民?那也是屁民!是屁民就得跪着,不管向谁跪。记得大约10年前,我看了一则被迫下跪的照片,我深受刺激。好象是在东南亚某个宗教国家,正值一个什么宗教节日,在当地设厂的一位中国女企业家好像是不批准工人假好像还说了些对他们的宗教不太尊敬的话,激怒了当地人,照片上只见两名警察架着这位中国妇女来到他们的宗教教主像面前强迫她下跪请罪,这位中国妇女眼含屈辱泪水,那幅可怜无助的表情深深刺痛了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她受辱的不仅是人格,更是国格。可是听听天朝外交部是如何回答记者提问的:“中国公民应该遵守当地法律!”

在满眼都是呼啦跪倒一片的同时,我们也欣喜地看到了许多顶天立地的女人,李文足、王峭岭、王宇…,李文足的一声“老娘跟你们拚了!”叫得惊天地泣鬼神!还在有烈火中永生的唐福珍、手持英雄牌墨*水的董瑶琼…

是这些无数个从不说“对不起”的默默无闻的女人,撑起了民族的脊梁。

最后,又想起了另一位不知名的女人,她在美大使馆附近因为分享爆*炸视频而被不明身份的人强行塞进一辆民用牌照的汽车(这些人不亮明自己的身份,只是说这是家务事,那这完全就是一起绑架啊!)。

在众目睽睽之下女士几次逃脱不成最后被强行塞进汽车的时候,面对那么多的围观者,我想问一句:疲软的中国男人,你们硬起来行吗?!

附:

1,看看这则报道,当村民已经土葬的先人的遗体被掘坟挖出来当着他们的面火化的时候,他们的选择仍然是跪!此户无孝子!

3, “我一向不相信昭君出塞会安汉,木兰从军就可以保隋;也不信妲己亡殷,西施沼吴,杨妃乱唐的那些古老话。我以为在男权社会里,女人是决不会有这种大力量的,兴亡的责任,都应该男的负。但向来的男性的作者,大抵将败亡的大罪,推在女性身上,这真是一钱不值的没有出息的男人。”—-鲁迅

4, 一个年轻的妈妈,因无钱医治孩子,宁愿丢掉最后的尊严,宁愿自己下地狱,而振臂泣血一呼。哀莫大于心死,这该是怎样的痛苦和绝望?她卸下了自己最后一件衣裳,也扯掉了这欢歌盛世的最后一块虚伪的面纱。可耻的不是这位妈妈,而是这个荒诞的国家。

5,今日山东菏泽许庄,为毛揭幕仪式 …

 

本文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