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8日星期六

评朱万利大姐与孙宝强大姐

来源:复国时评,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这两位大姐有许多相似之处:一位曾是当初中国最年轻的未成年“反*革命”,另一位是几系牢狱之灾的女政*治*犯;她们对暴*政都是有切肤之痛并且恨之入骨;她们又都是逃出牢笼的幸运儿(一位在新西兰一位在澳大利亚);她们在郭文贵爆料之初都是坚定的挺郭者(我也是);她们也都有很好的口才与文笔。

但是有一点不同的是,在郭文贵的本相彻底暴露出来之后,朱大姐毅然选择了在正义一边继续深度揭发恶*政的本质,而孙大姐却选择了为魔鬼代言人郭文贵站台。

孙大姐的这个作法,是前几天我刚刚从边老师的一个节目才知道的,我方才惊讶地发现孙大姐竟然去了郭文贵的喉舌路边社作了访谈!那个臭名昭著的路边社我早就已经嗤之以鼻弃之不看了,只是从黄河边老师放出的一小段视频看到了孙大姐确实是接受了采访(或者叫“电视审判”),虽然孙大姐守住了作人的底线没有回应那些“面首”啊之类的下流问题,但是她依然挺郭的态度着实让我大跌眼镜。因为我作梦也想不到象孙大姐这样亲自经历过魔鬼迫*害的人竟然认不清一个低级小鬼郭文贵的恶心表演。

跟绝大多数人一样,我是一个从小就在被洗脑中成长起来的人,当时我记得我的梦想就是作一个小学语文课本中刘文学式的英雄,幻想着有一天我也能象刘文学一样与阶级敌人英勇斗争而牺牲,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到处怀疑现实中谁是那个藏着“变天账”的地主和地主婆。直到成年后的有一天,我突然醒悟过来,发现他们的教育充满谎言,我那种被欺骗被羞辱的愤怒无以言表,最后变成了疾恶如仇–我对那些歌功颂德、自我洗脑又主动替别人洗脑的义和团言论深恶痛绝!譬如说前些天在一个微信群里有人抱怨现在的大沿帽乱罚款简至无法无天,可是另一个也算是受害者的司机马上回复说“国家不多收点钱怎么养军队保卫我们啊!”,一听此话气得我差点将手机摔了!;还有一个老头在群里转发了中国贸易战我们人民应该如何力挺“祖国母亲”的帖子,我忍不住回复道“这是个盛产义和团的国度。鉴定完毕!”

—确实是如此,我感到非常痛苦,我们现在确实仍然是一个充满义和团的国度,而且比100年前更甚。100年前的拳民还只是些文盲等“低端人口”,可是现在,大量的高级知识分子都不辨真伪–我以前的一个(有知识、有财富、人也本份)几天前竟然也在朋友圈里转发了一篇文章《中国为什么要硬怼美国?(好文,一针见血!》,我真的想不到象他这样的人竟然也是个脑残!

我的这位领导在家庭、事业、财富上都顺风顺水,是个不折不扣的成功人士,他唱赞歌倒也算情有可原。可是我怎么也想不通象孙大姐这样从魔窟里逃出来的九死一生的人却是这样**(请原谅这里我不想用“脑残”这个字对待一位老大姐)。

这使我更加清醒了,这场末世之战,在本质上就是一场灵战,我们的敌人是在空中的邪灵,牠具有超人的能力,可以控制人类的思想,如果我们不以神作元首,是无法打胜这场灵战的。正如我对宝胜弟兄的分析《从老兵与宝胜事件来认识这是一场灵战》。

说这是一场灵战,也绝不是什么耸人听闻,孙大姐也不是什么个案,光在澳洲这为数不多的几个义士里你看看就有多少人沦陷,除了孙大姐,安红、潘晴,都曾是坚定的反*暴”政者,但是一个个都倒了下去。

最后,我要感谢朱大姐,一个有高度清醒认识又付诸行动的率真大姐,你的爆*料就是一颗颗扔向匪营的重磅炸弹!

本文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