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9日星期日

评《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与《北大学生声援书》

来源:复国时评,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清华大学法学院许章润教授日前发表了《当下的恐惧与期待》,我草草看了一下,或许真的是因为恐惧的原因吧,文章是以改良为基调的;在这样的恐惧之下所产生的期待,当然是让狼少吃点羊,或者吃羊的时候注意点吃相。在“大国外交”的启发下,我造了个词叫“大国吃相”,即最好不吐骨头不见血。

刚刚看了李方兄的推文“欣慰国人中勇气未绝”,突然改变了对许教授的看法,因为刚看到许教授敢于直指包子无馅,确实需要十分的勇气。我佩服许教授的傲骨!

近日以为首的学生也发表了一篇《「深圳7·27维权工人被捕事件」声援书》,未名湖畔的莘莘学子向远在千里之外的工人老大哥伸出了援手,勇气可嘉。只是充斥其中的口号“**主义万岁!”让人大跌眼镜。虽然你们没有像许教授一样说出恐惧,但我想恐惧是有的,在恐惧面前施行些策略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能不能枪口抬高一寸,非要高喊“**主义万岁”吗?

声援书中张嘴一个阶级闭嘴一个阶级,思想钳制的烙印十足,我真的有点害怕,莫非你们是真的想让“**主义万岁”?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不得不怀疑这未名湖真的是一摊“快要腐烂,濒临发臭”的死水了!

不管怎样,我要为这两篇文章的作者点赞,尤其是许教授在当前的红*色*恐*怖下敢于承担起知识分子的建言职责,难能可贵!

顺便再提一下,刚刚看了好像是海风快报的一篇文章《致郭文贵的一封公开信》,文中竟然天真地劝抓住机会醒悟过来,我觉得十分可笑,这是与虎谋皮。郭文贵绝不仅仅是个人格卑鄙的小人,在本质上《郭文贵是魔鬼代言人》。我相信内心的感觉,对于那些心里本来就不是好土地的人从来不好言相劝,我与郭文贵在灵里是相克的,目前我只给潘晴、宝胜、大姐写了我的感受。

本文标签:,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