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0日星期五

郭文贵爆料已大体画上句号

作者:吉歌,来源:环球实报,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不知是否真实,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8.jpg

郭文贵的爆料运动绝非是一次革命,而只是一次较大的启蒙,他的爆料运动已经大体宣告结束。在严酷的极权主义体制下,想单纯通过爆料而不采取实际行动去实现所谓的“喜马拉雅”,那只能是一个天真的幻想。

2018-4-10

4月10日,一直坚定挺郭爆料,甚至到被誉为“复读机”的,好不容易和郭文贵在华盛顿碰巧会面。不过,这次迟来的见面,由于双方清楚表明了政治立场,实际已经为郭文贵爆料画上了句号。

郭宝胜在视频中对该次会面的实质披露不多,但郭文贵毫无顾忌地直接说出内容,表达了失望和不满。这是出于直率的性格,还是为后期划清接线埋下伏笔呢?

据称,在这次会面中,郭宝胜力劝郭文贵成立组织反习,但被后者坚决拒绝。郭文贵在视频中先赞后批,声称郭宝胜有“宗教手”,是“老黄牛”、特点是“忠诚”;但随即话锋一转,对郭宝胜表示很失望,暗示要疏远。长期以来,袁红兵、郭宝胜以“郭文贵不反习是策略”为其辩护,但这次会面清楚地说明了这种说辞并不真实。

郭文贵在视频中非常清楚地表明了立场:

首先,郭文贵声称“谁反习就是我的敌人,就是居心叵测”。此言论对郭宝胜无疑是当头一棒。

郭文贵的不反习是一贯坚持的,而且非常顽固,到如今已经不是所谓的口误而是多次强调了。谁反习往往被认为是其敌人,是居心叵测,这绝非是所谓的策略。郭文贵对民运人士的攻击,对全面共振的反对和构陷,都超过了正常可理解的程度。他是比历史上康有为还固执的保皇党,这点已经毫无疑问。

其次,郭文贵声称“熟了就不懂得互相尊重”。这暗示要疏远郭宝胜及挺郭人士。

实际郭文贵和郭宝胜亲自见面不过两次,所谓的熟悉主要是网络世界的互动。郭文贵声称此次见面是冒着巨大的生命风险,暗示后悔此次见面。

郭宝胜在这次会面中,询问了郭文贵是否已经“重返体制”,郭文贵表示否定。此次的当面质疑,看似信任不够,其实是客观形势下的正当要求。海外很多人士挺郭,当然是有一个基本的底线,那就是郭文贵不得重新投入的怀抱。郭宝胜的深深质疑,显然不仅是体现为个人,而是具备挺郭人士的代表性。

人类历史看,直接推翻邪恶政权其实只要少数人即可。但通常不能太少数,不应低于人口的5%,这实际还是一个较大的数量。所以倒也无须强迫某人去反共反习,是否反共反习是个人自由意志的选择。郭文贵为了自身利益,和中共勾兑并非不可理解和宽容,但不得将公众蒙在鼓里。他应该清楚交待一下近几个月和中共的互动情况,消除挺郭人士的疑虑,这是一个基本义务。

第三,郭文贵声称“在任何情况下反对募捐、在任何情况下反对搞组织”。这实际相当于断绝了挺郭人士实际行动革命的可能。

第四,郭文贵声称“三年后如果走向独裁,就一定反习”。不过这显然不符合实际情况和形势需要。

习近平废除任期,这是一个质变。加上五年的大量大开历史倒车的言行,已经非常清楚地展示了其走向了独裁。这得到海内外有识之士的一致公认。显然,郭文贵是在偷换时间,不敢面对真实。而三年的等待和不采取实际行动,毫无疑问会给中国人民带来空前的风险。

目前中共党内形势看,已经是耄耋老人,胡锦涛多病。两人在世,其代表的政治力量还可能对习近平产生制约。但两人随时可能去世,届时习近平很容易真正一统中共江山。人们在空等三年中无所作为的同时,习近平却在紧锣密鼓深化其独裁。组建“西厂”也即国家监察委,发动“扫黑打恶”运动,都是正在积极推进的计划。

郭文贵的爆料,对中共的影响是有限的,并不如挺郭人士起初预期的那么夸张。的复出、孙力军、傅振华的高升,都清楚说明了这点。这还是在其爆出较为详尽可靠并涉及海航的材料情况下。郭文贵未来当然仍有爆料的可能,但能达到对王岐山的程度,概率已经很小。因为他现在已经在海外,没有以前的便利;而党内斗争提供材料主要是为了在换届时争夺权力,在基本定盘下这方面的动机已经大大衰退。

爆料改变一个体制,这并非完全不可能,但得看是什么格局下。例如,韩国的朴槿惠是因为爆料下台并锒铛入狱,体制上可能也会出现一些小变化,但也不一定是质变。这是在已经的国家,舆论监督的力量较大。

在严酷的极权主义体制下,想单纯通过爆料而不采取实际行动去实现所谓的“喜马拉雅”,那只能是一个天真的政治幻想。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海外人士离开了郭文贵。而此次郭宝胜和郭文贵会面展示出的政治立场冲突,更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它非常清楚地说明,郭文贵的爆料运动已经大体宣告结束。

这正如我前期对郭文贵爆料的定性:它绝非是一次革命,而只是一次较大的启蒙。从启蒙到革命,离不开对绥靖主义的打破,因为萌芽不一定成长为大树。如果不经过实际行动的努力,启蒙也往往会被扼杀。

本文标签:,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