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5日星期日

田心:从一位美籍中文牧师被刨根究底所想到的

来源:长青论坛,文章取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最近,从去年最核心顶锅勇士急转弯成为今年最狠心砸锅英雄的某位美籍中文被网友刨根究底,证明他之前申请庇护的关键理由(因在中国反共而判刑)纯属!另外,此人在时所“编译”的两本畅销书《敬业》和《天职》也被爆出是天字第一号的造假,其中《敬业》所谓的美国作者和原著都是根本不存在的,《天职》所谓的德国作者倒是实有其人但那人根本没有写过那本书!

从以上两大造假行径,不难看出此人何其品性恶劣、何其狗胆包天!这样的人居然身为“牧师”,不禁令我想到,这正是圣经所预言的末世迹象之一:“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且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帖撒罗尼迦后书2:3-4)。”

我又想到,政教是不可分离的。中国信耶稣的人越来越多,这是事实;中国政府阻挠乃至迫害传教的和信教的,这也是事实。但是每一个真信徒应该擦亮眼睛、独立思考,要识破类似于上述那位美籍中文牧师的传教者,揭穿和远离他们。中国政府对待政治异见者和传教信教者的策略,是内外有别的。对身在国内的政治异见者,是封杀抓捕一般的,监视收买已有名气的;对待身在国内的传教信教者的策略也大致相同。但对待身在国外的政治异见者和传教信教者,由于中国政府不能在国外像在国内一样随意执法,所以策略有所不同,对待一般的采取鼓励亲善,对待已有名气的,顺我者则施以蓝金黄绿,逆我者则进行抹黑或“做掉”。

中国政府的这些策略,早已被那些假政治异见者和假传教信教者吃透了、利用了。写作本文因是从一位美籍中文牧师的事而起,笔者就略去政治异见者方面的事不说,只谈谈在传教信教者方面的亲身见闻。

如今在美国的中文牧师数量,我个人估计约有十万人,是四十年前的五倍。四十年前在美国的中文牧师,几乎全部来自和香港;近四十年里逐步有从中国大陆来的;但是如今在美的中文牧师的主流,仍然是来自台湾和香港的。笔者无论在中国或在美国,接触的主要是一般人,所以对中国政府怎样鼓励亲善在美国的一般传教信教者,有过体验。中国政府在美国开办了六十所孔子学院,当然这不是培养传教信教者的;但类似的渗透方法也用到了一切领域,包括各高等学府以及神学院和全部

上个世纪末,我们夫妇在德克萨斯州住过两年,上过几个华人教会。其中最大的“德克萨斯华人教会”,门口大牌子上写着“无教派教会”。聚会时有三个会场,一个讲英语,一个讲国语,一个讲粤语,每个会场都有上千座位。我不知道是讲三种语的三个传道人在同时讲道呢,还是一个人讲某种语被同声翻译成另外两种语。反正我们夫妇坐在国语会场,看见讲台上的传道人就是讲国语的。吃免费午餐的餐厅大得惊人。我们因是第一次去,被领到一个小餐厅与教会的部分圣职人员一起吃饭。路过了教会的“麻将室”、“扑克室”和“交际舞厅”,我心里觉得不对头,暗暗思量不能再来了。可是因为在那里登记了电话,过两天就有电话打来,通知我们星期六去外地“团契”。我说没有车去,对方马上说来车接。我只好撒谎说星期六家里要招待远客,对方就提前通知了下个星期六的另外一个“团契”地点。结果,我们只上了那个教会一次,却花了两个来月才摆脱一次次免费旅游的盛情邀请。

我们知道,近四十年内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基督徒,多数人是没有十一奉献和乐捐概念的,相反以为(刚来美国的人)信耶稣就多了一个留在美国转为移民的理由,或得到一条救济(不是救赎)的渠道,或多了一个社交场所。据我所知,在美国的中文牧师也很少有人教导关于十一奉献和乐捐的教义。根据圣经,传福音的靠福音养生(哥林多前书9:14),一个教会的收入,应该来自也只能来自信徒的十一奉献和乐捐。上述德克萨斯华人教会,因为规模太大,我无法了解其收入和支出状况,但后来我们夫妇住在旧金山湾区时上的一个华人教会,令我很快发现了其中的猫腻。那是一个只有十几家会众的小教会,牧师是台湾人,会众中除了一家来自香港的移民外,全部都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牧师是美国名校毕业的理科博士,早已有年薪十几万的工作,却辞掉工作当了那个教会的全职牧师。我仔细调查后,发现除了那家香港人和我们夫妇之外,其余的人全都不知十一奉献和乐捐是什么意思。而教会却雷打不动地每周日供应免费午餐;牧师亲自驾车,几乎每天进行家访、帮各家各户会众到处去办事或看病。后来我了解到那个教会虽小,还是有教派所属的,以前的会众清一色来自台湾,后来不知怎么,会众就清一色来自中国大陆了(除了那一家来自香港)。我本人也当过八年牧师,懂得一个教会至少要维持什么样的人数和收支规模才能得以存在,所以我敢断定那个教会的经济来源不义。当然,因它有教派所属,倒不一定是那个小教会直接接受了中国政府的统战经费,但肯定是间接地领到了该项经费的。那么中国政府为什么要花这个钱呢?我们知道,旧金山湾区的中国大陆新移民,几乎家家有人在高科技公司任职,这位牧师本人也有理科博士教育背景。中国政府并不需要通过这位牧师获取什么具有政治含量或知识产权含量的情报,而只需他搜集一些非常普通的、怎么也够不上间谍行为的各家各户姓名地址工作单位日常行踪亲朋好友等等资料就足够了。

另一种假传教的,是利用传教的旗号,到崛起的中国去经商捞钱。十九年前的年初,我们夫妇在美国探亲期间,经常到我们在国内住地去传教的四位公民(一位牧师和三位同工)在中国福建聚会时被公安拘留,五天后被驱逐出境。他们回去以后,那位牧师立即制作了一盘两个半小时的录像带,标题为CHINA ARREST,发给他们本教会的会众和美国及其它国家的教会(也许是卖给 – 我不清楚,我是在上他们教会的一位美国会众家里观看的)。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牧师讲到事发后的细节时,有相当长的时间他双手的姿势明显地表示是带着手铐的。那盘录像带使那位牧师成了英雄,也给那个教会带来了来自全球的巨额捐款。两年以后我回到中国,曾给那四位加拿大公民当翻译而同时被公安拘留的中国弟兄告诉我,说那次不算被捕,因为都没有戴手铐,且那五天都住在酒店里。可是加拿大那个教会却在国外大肆宣传说,他们的人因在中国传教多次被捕和坐牢。直到多年以后,加拿大那个教会的中国传教组负责人还在瑞士的一个聚会上作了关于他自己在中国因传教被捕的报告,他们教会网上提前发布了关于他的英雄事迹的宣传广告,(因前些年与四位加拿大公民同时被拘留的中国弟兄和我都对别人说起过,没戴手铐表明不算被捕,)那个广告中还特意说明他那次在中国是戴了手铐的。但我们中国住地教会里正好有一位弟兄的哥哥当时就在他所说的被捕的那个县的邻县门工作,很容易证明他所说的被捕一事纯属编造。这位中国传教组负责人每年去中国几次,一边“传教”一边打理他自己在中国的公司和国际贸易业务。他在中国创办的公司和他在中国创办的教会,有时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可以互为掩护。

从某位美籍中文牧师被刨根究底之事,我还想到,在这以互联网为标志的信息时代,谁都不要自以为高明、把别人当傻子。正如圣经里说的,掩藏的事没有不显出来的,隐瞒的事没有不露出来被人知道的(路加福音8:17)。中国虽然暂时还属于全球仅有的封锁互联网的三个国家之一,但万事在于神,只要神的旨意叫什么人什么事暴露,就必定不能隐藏。

2018年7月13日 ——原载作者的文学城博客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7023/201807/16860.html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