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1日星期一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来源: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不知真假,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一直以来,海外以散播“党主立宪”著称,其名言:“不是靠运动得来的,而是一种生活方式”,因此,在他看来,所谓民主运动,是应当摈弃的一种“文革式”的思维方式。
(就此,笔者曾在电话里质问冯:那么民主怎么来,等着天上掉馅饼么?)

后,冯胜平的老乡、同学和密友、上海帮师爷王沪宁荣升主管意识形态的常委,冯胜平的“党主立宪”卖唱,自然就更加积极了起来,又是组织政协会议,又是赴北京拜见王沪宁,听取指示...
冯胜平强调:以为主的“党主立宪”,是中国民主化代价最小的道路,而习近平谋求终身制的修宪,正是党主立宪的第一步,因此,对习近平的修宪,反对派人士应该踊跃支持才对。

说冯胜平的忽悠,是瞎子点灯,并不客观,冯每次忽悠,在海外包括大陆留学生在内华人中引发的共鸣并不乏其人,尤其是脑残和渴盼招安当“密使”的伪类们当中。有老牌伪类多次摇唇鼓舌地与笔者争执:
你怎么知道习近平就不会成为蒋经国?唉,人是会变的!
问题是,蒋经国是蒋介石的儿子,习近平是毛泽东的干孙子(红卫兵),有可比性么?

更有人说:党主立宪怎么不好呢?人推翻皇帝以后,祸害到现在,教训难道不深么?为什么不选取党主立宪这条代价最小的路呢?
我想请这类浮想联翩的人,首先搞清楚:什么“代价”,是习近平考虑的“代价”?骨髓中浸淫着毛泽东的基因,同时五体投地崇拜普京的习近平,什么时候要“民主转型”了?既然习近平压根就没考虑“民主转型”,又谈何民主转型的“代价”呢?

这就是冯胜平的大忽悠:以习近平寻求“民主转型”这样一个子虚乌有东西为前提,推导出种种似是而非、婀娜多姿的谬论来,是冯胜平惯用的诡辩术。

其实说白了:冯胜平所谓的“代价”,就是的代价,因为中共维稳的代价,自然是习近平最愿意考虑的“代价”;而冯胜平所谓的“党主立宪”,就是党主修宪、就是党主一手遮天;反对派都来支持习近平的“党主立宪”,象郭文贵那样不反习、不反共了,当然就是令中共维稳代价最小的选择

曾节明 2018.5.20戊戌丁巳壬子于初夏纽约凉州

本文标签:,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