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9日星期日

袁红冰:2018“中国爆料革命”政治意志宣示

来源: 来稿 作者: 袁红冰

2017年,“中国”大潮涌起,洪波滔天。中共暴政朝野震荡,官心浮动;盗国贼心惊胆破,气沮色变;各色伪类蛇行鼠窜,狼奔豕突,惶惶如丧家之犬。

与之同时,民心大畅,痛快淋漓;日月经天,天道昭昭,“革命”遂一扫二十八年来暴政猖獗、民意低徊的阴晦之气,成为2017中国反抗运动的主题战歌。

已经尊敬地记住:是先生勇敢的孤狼行动,发出“爆料革命”先声。不过,“爆料革命”的荣耀和责任属于每一个参加者和支持者,而不只属于任何个人。所以,守望“中国爆料革命”高贵的政治灵魂和英雄的政治人格,乃是“中国爆料革命”全体战友和兄弟姐妹必须自己承担的天职。

浴血的历史和铁铸的现实,向中国人民昭示下述真理:

其一、中共一党独裁的专制暴政,是当代东亚大陆的万恶之源,是盗国贼集团存在和发展的政治依托;唯有彻底否定中共暴政,才可能以釜底抽薪之势,从根本上清除盗国贼现象。只反盗国贼,只反污吏,而不否定中共一党独裁的政治体制,盗国贼势将“头如韭,割复生”,并生生不息,不可断绝——“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中共暴政不除,盗国贼集团难灭。

其二、中共暴政的专制恶法是社会正义崩溃、司法公正荡然无存的最终原因;专制恶法构成中共暴政存在的法律依据。不彻底否定中共暴政,就不可能废止专制恶法,更不可能实现以普世价值为政治道德基础的“法治中国”。试图让人们相信依靠共产党可以达到“法治中国”的说辞,不是痴人说梦的幻想,就是居心叵测的欺骗——属于人民的“喜马拉雅”理想,不可能依靠共产党实现。

其三、目前,中国需要解决的首要和根本的命运问题,是政权问题,而不是问题。当代中国的所有人权大劫难,都源自中共暴政。唯有彻底否定中共一党独裁的专制制度,才能摧毁人权大劫难的政治根源;不正视中共政权的反人类罪恶而奢谈维护人权者,不是愚不可及,就是盗名欺世的撒谎者——中共专制是国家权力中共一党私有的当代政治奴隶制;政治奴隶制之下,只有党权气焰熏天,不可能允许人权哪怕苟延残喘。

为对中国未来的国运负责,我们必须正视以上三项由中国人七十年血泪凝成的真理。

2018,春寒料峭;中共两会,倒行逆施。“脑残型毛泽东”习近平加冕为共产帝王,悖逆天理,万夫所指,已成全民公敌;鬼子六王岐山垂帘听政,蛇蝎之心,阴险诡诈,实为习王“神圣同盟”的魔鬼之魂。

中共暴政进入回光返照式的末日疯狂,并且要用中国国运为其殉葬。对内回归毛泽东原教旨主义,实施“超级纳粹党”统治,荼毒天下;对外驱动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命运之轮,与人类为敌——中国因此进入万年历史中最黑暗的时期;中共暴政已将中国国运推向地狱之门。

为挽中国大劫难之狂澜于既倒,为救中国国运于万劫不复的艰危之际,为因应即将出现的中国大变局,我愿向所有参加“爆料革命”的战友和兄弟姐妹发出倡议:

承担一切必须承担的历史责任,承受一切必须承受的现实危险,付出一切必须付出的个人代价,再战2018,再创“中国爆料革命”的辉煌。

中国“六·四”失败的血训和前苏联东欧地区人民胜利的经验都昭示,之路必然遵循由全民反抗到人民起义的历史逻辑。有鉴于此,2018“中国爆料革命”至少应当通过下述三项实际行动,得到深化和升华:

其一、“爆料革命”的战友和兄弟姐妹形成有效的全球行动协调机制,以强化组织运作,将“爆料革命”由一人爆料,推进到全民爆料运动;所谓全民爆料运动的实质,就在于全民控诉中共腐烂入骨的权力对东亚大陆各民族犯下的反人类重罪。面对中共暴政和盗国贼集团,如果不能形成有效的组织运作能量,“爆料革命”的战友和兄弟姐妹最终必将由于游兵散勇式的作战,而处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险境;强大的组织化能量既是让盗国贼望而生畏的政治能量的基础,也是保障我们自身安全的政治依据。

其二、通过全民爆料、全民控诉,唤醒中国社会救亡图存的良知,向中国知识界、民营工商界、宗教界、退伍军人、失业工人、失业大学生、上访冤民、被驱离城市的“低端人口”、中共党员和官员,以及全球民主国家的有识之士,充分表述一个钉入时代眼球的事实——以“习近平王岐山魔鬼联盟”为政治意志象征的中共暴政,乃是中国人民的公敌,乃是国际社会的公敌,乃是人类的大劫难之源;唯有彻底否定中共一党独裁、党国一体的政治制度,包括中共党员、官员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才能得到法治保障下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其三、高效率运用现代信息传播方式,同中共暴政展开政治意志和思想领域的决战,瓦解官心官意,从精神上撕裂中共暴政铁幕,为全民反抗大潮的再次涌起,创造思想和政治的条件。我们坚信这样的真理——人类历史,是意志的实现;在政治意志领域同中共决战,唤醒民心民意,瓦解官心官意,乃是在现实领域获得属于自由民主的胜利的必要前提。

2018“中国爆料革命”的上述三项核心行动,可以简要表述如下:

一、强化组织运作,全球协调,全民爆料,全民控诉;

二、以“爆料革命”之名,唤醒社会各阶层的全民反抗意识;

三、发起政治意志决战,瓦解官心,撕裂精神铁幕,为全民反抗再度崛起创造条件。

“爆料革命”战友和兄弟姐妹,再战2018之际,我愿重申下述理念:

我们是只忠诚于心中自由民主的“中国梦”的义勇军、志愿军,我们是依据反抗暴政的信念集结在一起的骄傲的自由人——我们在任何意义上都绝不是任何人的雇佣军,更不是任何人的私家军。

我们必须以铁石之心坚守政治道义原则——彻底否定中共暴政一党独裁的政权,就是我们永远不变的终极政治道义原则。

我当然知道,与中共暴政的政治博弈过程中,必须运用鬼神难测的策略。但是,策略永远不能高于原则;以策略的名义践踏原则,就意味着背叛。

毫无疑问,在中国民主化的历史大变革过程中,“中国爆料革命”运动希望得到国际社会和各国政府的支持,希望中共千万贪官污吏能够幡然悔悟,改恶从善,与人民站在一起。但是,我们更坚信一个真理:十五亿中国人的觉醒和自我拯救的意志,才是中国民主化根本的动力;没有十五亿中国人的觉醒和自我拯救,任何力量都无法使中国国运得到救赎——上苍只拯救自救者。

基于上述认知,我作出如下判断:任何把中国民主化的希望只寄托于外国政客的支持和中共贪官污吏良心发现的观念,都必然是缘木求鱼之举,水中捞月之行。

毋庸赘言,中共暴政当然只相信实力。不过,在“中国爆料革命”战友和兄弟姐妹的政治视野中,真正的实力却不在于中共暴政的十万铁牢、百万警特、千万贪官污吏和九千万党员,不在于中共暴政的核武器和庞大军队——真正的实力在于十五亿中国人的觉醒和觉醒之后的行动意志。

前苏联共产帝国拥有用核烈焰焚毁地球和人类命运的能量,到头来仍然无法逃避大崩溃的宿命,而且,在大崩溃之际,苏联的千万党员和官员没有一个人愿意为其殉葬。以致于“习猪头近平”在大茫然、大困惑之间为此而悲叹曰,“更无一人是男儿”。

之所以出现上述状况,关键原因归结于一个事实,以全民觉醒为基础的全民反抗和人民起义,形成了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前苏联共产帝国已经化为南柯一梦,却给人类历史留下不可磨灭的教训:社会各阶层的全民觉醒,才是推动民主化进程的真正实力之所在。

那种把中国大变革的希望完全寄托于中共贪官污吏和党员良心发现的改良主义思潮和投机政客观念,实在是坐井观天的狭隘之论,鼠目寸光的短视之言,与虎谋皮的蠢才之说,首鼠两端的自欺欺世之论,势必误己误人,贻笑大方。

社会各阶层的全民觉醒,以及觉醒之后的行动意志,才意味着中国民主化大变革的实力之根本所在——这是“中国爆料革命”战友和兄弟姐妹应当坚守的基本政治信念。通过全民爆料、全民控诉运动,通过意志和思想领域的决战,凝聚民心民意,形成拯救中国国运的社会共识,则是“中国爆料革命”战友和兄弟姐妹行动意志的起点和归宿。

另有一种观念认为,中国民间反抗从没有成功的先例,因此,应当放弃民间反抗;并且据此论证:实现民主或者法治只能依靠中共官员和党员的良心发现。

在我看来,上述观念乃是庸人俗物不明天理而又自以为是、自命不凡的愚昧之见——庸人俗物眼中不仅没有英雄,而且没有真理。

前苏联和东欧共产帝国的民间反抗运动曾经失败了七十年,终于以辉煌一战赢来盛大凯旋。没有一次又一次失败的苦痛,就没有胜利的欢欣——真理就是如此残酷。

从圣女林昭到彭明、王炳章;从文化大革命中被处决的无数“现行反革命”,到六·四大屠杀的死难者,中国民间反抗运动一直在失败的血海泪滔中前仆后继。唯有一次又一次失败后铁血男儿的顽强崛起,才可能迎来最终的成功;由于此前的失败而放弃民间反抗,就等于放弃自由民主的最后希望,因为,指望中共暴政主动交出专制权力,比指望蟑螂会跳脱衣舞距离现实更遥远。

为实现中国人心中的自由民主之梦,民间反抗即使失败一百年,也必须一百零一年的再次奋起——让庸人俗物去和中共狗官作政治媚眼乱飞的调情吧,我们,“中国爆料革命”的战友和兄弟姐妹,将只把政治苦恋许给民间反抗的真理,即使那真理是残酷的。

抗争中共暴政,当然需要国内和国际两个战场交相呼应,互为表里。但是,中国民主化的主战场永远在东亚大陆,永远在神州大地——永远在中国国内。脱离中国国内主战场的国际抗争,必然沦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甚至沦为孤魂野鬼的天涯悲情。所幸,借诸现代信息传播方式,穿透中共信息封锁铁幕,使国际间抗争中共暴政的运动与中国国内主战场形成一体化联动机制——这种政治战略模式,乃是“中国爆料革命”过去一年的成功实践。

我们注意到,2018年以来郭文贵先生一再反复重申,在反抗盗国贼的过程中,他只愿坚守“孤狼”作战的风格,他绝不参与任何组织性活动。

遵奉意志自由的精神,我们从不试图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任何人;当然,我们也绝不接受任何人将其意志强加给我们的企图。“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因此,我们完全尊重郭文贵先生为自己确定的“孤狼”作战风格和行为的非组织原则。我们绝不会,也没有权利要求郭文贵先生同我们完全一致;我们也不会对郭文贵先生为其个人爆料行动所确定的战略、战术指手画脚。

不过,我们愿在此明示,2018“中国爆料革命”将一如既往,坚定支持郭文贵先生的个人爆料活动;将一如既往,坚定支持郭文贵先生揭露各色伪类的腐烂人格和丑陋政治本质的行动;将一如既往,坚决反击中共盗国贼集团对郭文贵先生的可以预见的全面围剿,义无反顾投入郭文贵保卫战。

“中国爆料革命”战友和兄弟姐妹,过去一年我们奏响2017中国反抗运动的主题曲;自八九“六·四”二十八年以来,“中国爆料革命”运动第一次使中共暴政感到如此深刻的恐惧,第一次使人民如此明确地看到中国自由的希望——这是我们的共同荣耀。

以2018修宪为标志,习近平王岐山的罪恶同盟悖逆天理人心,致使神鬼皆怒,民怨沸腾,民怒如山,官意动荡,官心颓丧;中共暴政尸居余气,遂现末日疯狂。

值此前所未有的大变革之际,我们坚信,“中国爆料革命”立于时代之巅,引领历史风潮,通过召唤全民反抗和人民大起义,势将再次擂响2018反抗中共暴政的震天战鼓。让中共暴政在战鼓声中胆破魂飞;让所有追求中国民主化的力量,在召唤全民反抗和人民大起义的战鼓声中,听到决战中共暴政的最强音——我们愿为此而竭尽所能。

“中国爆料革命”战友和兄弟姐妹,我们没有权利要求任何人成为英雄,但是,我们必须承担赞颂自己族群英雄的天职;我们不能要求任何人为自由民主的理想而承受危险的命运,但是,我们有责任和权利为中国自由民主之梦的实现,让自己走上危险的刀锋。

我们深知中共暴政已经将国家恐怖主义发挥到极致,以维护其反人类的极权专制。但是,“虽万千人而吾往矣”,我们愿以圣徒的情怀,将自己的生命作为祭品,献给我们亲爱祖国的自由事业。

天风浩荡,雷电逐日;中国正迎向大变之局,世界已经进入大争之世。中国的命运之轮开始快速转动。如果不能以自由民主之名得到救赎,中国便只能在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倒行逆施中万劫不复。此次同中共暴政的历史性决战,如果人民成为凯旋者,那将意味着整个人类同万恶共产主义的百年决战取得最后的胜利——我们承担着整个人类同共产主义运动最后一战的艰险与荣耀,悲怆与壮丽。

世事激荡,国运险恶,时代在逼问每一个中国人:“你们的白骨上是否还刻写着对故国海枯石烂的真情;你们的红血中是否还燃烧着对心灵故乡的忠诚;你们的生命是否还能听懂正义与良知的召唤?”——“中国爆料革命”战友和兄弟姐妹,我们应当如何回答这个命运的逼问。

为风云际会于大变之局、大争之世;为迎接中国国运的决战,我们必须强化“中国爆料革命”的组织能量——形成全球性协调机制,则是强化组织能量的首要之举;我们必须忠诚守望“中国爆料革命”的价值之魂——供奉在苍穹之巅的“中国自由民主之梦”就是那流光溢彩的灵魂;我们必须再次明确“中国爆料革命”的政治意志——“彻底否定中共一党独裁的政治制度”,既是亿万死于中共暴政的冤魂的祈愿,也是东亚大陆上各民族人民的心声,更是“中国爆料革命”坚如铁石的意志。

强化组织能量;忠诚守望价值之魂;明确政治意志——这是2018深化和升华“中国爆料革命”运动必不可或缺的三项原则。“中国爆料革命”战友和兄弟姐妹,让我们信守上述三项原则,完成一次民主革命派的大集结,进而形成具备创造历史能量的强大运动。

应当再次强调,“中国爆料革命”必须随形势的发展进一步深化,而不能故步自封,抱残守缺;必须在倾听民心民意中升华,而不能随习近平以个人独裁挽救暴政的“司马昭之心”起舞。否则,我们将被历史淘汰,被时代放逐,被人民唾弃。召唤全民反抗和人民大起义,就是时代的要求,也是“中国爆料革命”深化和升华的唯一道路。

尘世间众多庸人总试图用理性逻辑说服人,我独愿以情感之名感动人。因为,冰冷的理性中,充满属于鼠辈政客的精明的利害权衡,而深情的感动中才有真诚的心璀璨燃烧。

自由民主国家改变持续数十年对中共姑息养奸的绥靖主义政策,以内涵段友反抗为象征的“九零后”觉醒,等等——这一切都预言与暴政决战的历史机遇终于来临。此乃天赐之机;天赐不取,必受天谴。

在此,我以如是祈愿作结语:我是天生的战士,终生渴望为自由中国的创生壮丽一战;“中国爆料革命”战友和兄弟姐妹,只愿我们炽烈的血和莹澈的泪能够一起涌流——在历史的铁壁上,用我们的血泪书写属于自由中国的英雄史诗。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