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4日星期六

谈谈为啥要为“大骗子”郭文贵鼓掌喝彩

来源:留学园,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不知是否真实,也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开门见山,废话少说,先问诸位,郭文贵爆料前,有哪个知道:
一、海航的创办人陈峰曾是王岐山部下(王做中国农业信托银行总经理时,陈是总经理办公室主任)。海航从最初1993年的1000万创业资产发展到2016年的万亿帝国,创造商业史上令人瞠目结舌的奇迹。

二、王岐山的外甥姚庆、养女孙瑶占有海航的大量股份。

三、海航最大的两个股东叫贯军和,但两人背景资料被国内媒体完全屏蔽。

四、海航订购的787豪华飞机重新装修,装修的价格超过原来购买的价格,而这架飞机专门给王岐山家族专用(有140次乘客名单和飞行记录为铁证)。

五、去年5月,国安部的部长级书记刘彦平来到美国纽约跟郭文贵长时间的对话。对话中刘彦平不仅没否认郭讲述的许多黨内高层的贪腐黑幕,反而自己补充一些内幕,反证了郭爆料的真实性。

郭文贵更多有价值的真实爆料,恳请本坛高手们补充。

今天,还有人梗着脖子说郭文贵是“大骗子”,但你还不相信掌握了巨大情报的国家安全部的部长级人物的纪委书记刘彦平么?

总之,郭文贵爆过的料,无论你咋妖魔化,都无法掩盖其本质性的真实。

所以,俺要为郭文贵鼓掌喝彩!

附:刘彦平与郭文贵对话录音要点总结,供感兴趣的网友们参考:

1. 该对话发生时间为2017年5月24日,地点纽约781 5th Avenue文贵住宅,双方面对面交谈

2. 5月22日-5月25日期间,刘彦平到纽约劝说郭文贵回国,王力军到协商政治交易将郭文贵遣返回国事宜

3. 刘彦平受王岐山、孟建柱指派,对很多事情被蒙在鼓里并不知情,所以郭文贵告知刘彦平北京让他回国的三个方案:

(1) 跟刘彦平谈成(郭跟他回去)
(2) 不惜一切代价与华盛顿进行政治交易将其遣返回国
(3) 桌子底下的方案(注:可能指暗杀)

4. 郭文贵给刘彦平的三个方案:

(1) 郭获得美国的特殊保护

(2) 第三方对郭文贵案件进行调查,王岐山、孟建柱、傅政华被免去一切职务,依法定罪
(注:录音中体现出的最强烈的诉求)

(3) 绝不接受刘彦平的方案
(注:此处貌似剪接过,所以不太明确)

5. 刘彦平如何劝说郭文贵:让郭试一下跟他回去的这条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6. 郭美是在刘彦平的帮助下去到美国

7. 郭丽杰没有按照承诺被释放,郭表示彻底失去对的信任,放弃追诉家人员工的自由和自己的财产

8. 曹光彪是安全部的老领导之一

9. 郭文贵受到美国关注

10. 孙力军曾到中东协商引渡郭文贵,到美国找公关公司

11. 刘彦平表示感到很大压力,希望能顺利退休,过自己的小日子

12. 党的组织原则: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

13. 傅政华被美国国会禁止全球旅游

14. 郭文贵承认有违法的迹象但不承认有犯罪的事实,愿意接受经济处罚,目的是为了维护国家法治形象,处罚结果是向全世界发通告事情已经了结,取消红通,员工家人结束长达两年的羁押取保候审,以经济犯罪处理,不再申诉。这一切以习近平主席的认可为准。

15. 刘彦平要求在以后的的直播中不要再提王岐山、孟建柱、孙力军

16. 预定6月16号的财经会对郭文贵案件处理有个结果

17. 郭承诺全球发布会召开前向刘有关内容,条件是先释放郭丽杰、马楠

18. 中南海领导人与不同的女人搞淫乱,例如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保健委主任赵玉沛

19. 赵玉沛的老婆顾丽萍在民生银行三年不上班一年拿三百多万空饷

20. 令谷的法拉利是河南人魏新所购买

21. 薄熙来与谷开来是政治夫妻,各自浪漫,薄熙来因为一个女模特把一家三兄弟中的老三害死,家人一直将他锁在冰柜里不敢公开

22. 熊光楷是掌管中国军队情报的重要人物,被郭文贵爆出“玩石头”

以下是郭刘对话录音部分文字版:

刘:求你啊文贵,可不是这个意思啊。我说的意思在哪儿呢,这个事儿十九大该开了,本届政府要换届了,咱得把这个事儿了了,再一个多大点儿事儿啊,你的资产我给你算了,你把账还完了以后你还是正资产,整个你的资金状况、资产状况是一个很良性的,而且像这样的企业,民营企业,现在的国内说句实话不是特別多。

郭:太少了。负债百分之二十怎么可能。

刘:就说现在有名的,包括王健林,包括恒大,银行都背多少债。

郭:包括潘石屹,他也一样,都是一堆贷款。

刘:我就跟你说么好多事儿你得看明白,再一个国家把你全盘了,你是高风亮节了,我把房子捐给国家,你觉得国家你捐给谁啊,哪个部门敢要啊

郭:安全部,安全部。

刘:安全部,不会要的。我跟你说的意思还是那句话,这是你郭文贵的,你是政泉、盘古、裕达包括方正一部分,你是实际控制人,是你郭文贵还是你郭文贵的,说是欠的该还还,对不对。咱说的话保护,民营企业家有几个说没有稅收上其他乱七八糟的事儿。

郭:我真的没有,我跟你保证。

刘:我今天很正式、很严肃的跟你说我代表国家,我这次来不是代表党和人民,这是前提,我以为我个人以为国家赋予我这个责任,目的是什么,是要寻求解决问题的出路,其他的都不要信,也都不要去听。首先说,保证你的安全,包括你家人的安全,这个还是那句话,我们把这些问题就在法律层面,就在司法层面,把这个问题说明白以后进行解决,解决完了到此为止。至於说什么郭文贵人身安全我家人的安全都不在话下,那些都是后来的事儿,前提是把问题解决完。我可以负责任的跟你说,一句话是解决问题。第二句话还是解决问题之后,如果你愿意继续为祖国做贡献。

郭:我非常愿意,条件允许我绝对愿意。

刘:孟书记说了一句话:我很负责任的跟你说,对郭文贵要一分为二

郭:谢谢孟书记。

刘:这是他的原话,对你要一分为二,有你过激的一面这你得承认,但是也要看到曾经为国家做出的贡献,为这个事业做的这个努力,跟以前所做的工作。我临行前还跟我讲要跟文贵说让他把情绪稳定住,情绪一定要稳定起来,在稳定情绪的前提下我们大家一起来寻求解决问题之路。我跟你讲这些话不是一个人讲,他们讲我可以实话跟你说这不是一个人、哪个人的意见。所以说有些事情你呀我刚才只能跟你说信息不对称,別的话我就不跟你说了,至於你刚才说的那些我不给你做正面回答,整个的前因后果包括刘特佐和阿布扎比什么关系,和马来纳吉布什么关系,我也都做了一些了解,明白我什么意思吧。

郭:孟书记比我的消息还不对称,因为他不知道我在马来西亚到现在专案组调查,您现在都可以告诉孟书记,马来西亚是当年我和马建副部长把陈伟利弄回去的。

刘:哦,某某的儿子。

郭:我郭文贵在马来西亚的势力他咋没调查出来,政法委专案组都该活埋了,开玩笑!陈伟利是我弄回去的,他那边的信息也不对称,不是一方面。

刘:你可让家里人安排代表带着你的团队和这边一点点去,一件一件去,解决完以后寻找共同点,大家都认可,咱们可以用整个法律条文去办,我给你说我今天来在你这儿聊几句咱就算解决了。文贵,你现在产生的经济资产,你说1200亿,我都不太认定这个数,但我觉得七八百亿是可以的,你的债务问题你刚说的我也不太懂,大约在百分之三十或百分之三十五左右,这些事儿都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準绳,欠债还钱那是必须的,按照法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来解决债权债务,你的净资产合法,明白了吧?这是说的问题,你也別把话说那么绝,有些事儿可能不是你主使也不是你的初衷,但是下面的运作过程中你就能保证每条都是合乎法律要求的吗?你现在给我说百分之百全部合法的,我还就告诉你哪个民营企业、混合所有制的企业甚至国企、央企敢这么说吗?国企和央企经过审计还一堆事儿呢,这些处罚是什么?就是该罚的你得认,懂了吧?当然这话是我的主观想法,我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对不对?另外一个。这可不是说无法无了啊,在法律框架之内做一些情况我觉得有些东西可解决,明白我的意思了吧?这些事儿倒不是说不好商量,但是我给你讲文贵咱们把这事儿解决咱们相安无事。

郭:在现在调查期间我该说啥说啥。

刘:不是,那是另外一回事儿,我给你说你有一条就被我给否了。你比如说21条罪,你刚说的21条。

郭:不是,我是说曾经他们试图用这样那样的21件事儿。

刘:比如说涉嫌绑架,听我给你说,这条我就给你否了,为什么给你否,比如说庆芝那外甥,就跟你在香港看房子那个,反正是她亲戚吧,又是贪污又是挪用的。

郭:买了两套媳妇儿,买了两套房子。

刘:在深圳那边吃喝嫖赌,又买表之类的,这事儿就是蹬鼻子上脸,所以我说这事儿我就给你否了。
郭:书记,你不觉得这事儿荒唐吗?

刘:所以我看完这事儿以后就说这事儿不是我能理清楚的,这个当时说48个小时,没错,在哪儿呢在保安部,写了完材料这人在哪儿呢?送公安了,送派出所了,完了以后送分局,然后送检,检察院起诉之后法院判,贪污挪用,你看我这人做的怎么样?细致,面上的事儿这么做,底下的事儿前面说的不再重复。明白我的意思吧?所以我给你说这些事儿我们要这样向前推。

郭:我涉嫌行贿,现在是主罪还有啥罪?

刘:咱们现在就说的是涉嫌行贿的事儿,你刚才说中纪委的那个叫什么?

郭:中纪委的孟会青。

刘:对,孟会青、宋建国、张越的事儿全部没提,就提了个马建。马建白纸黑字。

郭:书记,我今天就负责任的告诉你如果你看了卷宗了咱俩就有的聊了。我干什么我自己最清楚了,我不会侥幸的说这事儿我干了我不认,你觉得我是这种智商的人吗?全都是瞎编乱造,马建副部长的房子是不是郭文贵买的,钱哪儿来的,用什么公司买的,什么理由买的?那得有说法啊,得有证据啊,全都是瞎编的。孟会青更不用说了,孟会青钱哪儿的?我要是给他行贿他得给我办事儿吧?行贿的条件首先是双方的权钱交易啊,还有宋建国,宋建国和傅政华搞成那个样子,他给我行贿还差不多,瞪眼八道。我非常乐意跟您探讨,我现在可以绝对负责人的告诉你如果有一天真的是证明郭文贵这小子真的干这事儿了,那我就真的是个大骗子。遵循全世界的法律,任何一个人都有权利来证明无罪,还有任何人证明自己有罪的都可以不作为证据,我再给您说一遍,刚才马建副部长这个事情,就说您刚才说的这个事情,您就没有认真看卷宗。

刘:嗯,你说。

郭:安全部为什么给我办?马建副部长为什么给我办?他去协调这事儿干什么?安全部给我发了一百多条文是组织决定的还是马建副部长个人决定的?我郭文贵给你拉美国副总统戈尔我给国家拉拢关系,这是国家给我的交换,这是国家发的公函,怎么就叫行贿了呢?说我行贿的话,我行贿的是国家而不是马建副部长,马建副部长从来没有说你出面帮我协调让我给你个人利益,这是二,第三个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石家庄的事儿,书记请你一定查实,我特別愿意,我那百分之六点几的股份跟安全部和马建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查查他们为什么卖,查查我是多少钱买的,今天是多钱。一杯水一块钱,你帮我协调的话我应该五毛钱买,到今天值五毛,我却是花一块五买的,和你们什么关系啊?就连这事儿都往我身上塞,书记我会用证据来给你们说的。太搞笑了。

刘:你听我给你说啊,刚才给你讲的,包括政泉、马建还有马建他姐姐前前后后从写字楼到住宅一共买了多少套房子?
郭:十六套房子。

刘:开始买住宅的时候是你借的钱?

郭:不是,是他姐问我借的钱。

刘:对,他姐问你借的钱,然后你又回购了。

郭:对啊,我回购了。

刘:那中间往返的挣了多少钱?你给他开的价。

郭:我那是事实啊,价六万块钱,他卖给我三块快钱,中间挣了两千多万块。

刘:对啊,这是他干挣的。

郭:他挣钱我有什么办法呢?

刘:你听我给你说啊?

郭:首先一点,马建副部长买了我的房子,安全部很多人也买了我的房子,他一开始买我的房子不认识我郭文贵,你不要忽视这个事实,我到处求人家买房子,我就是想拿到这些贷款,我员工买了六百套房子都一分钱没拿,马建副部长还拿钱了呢,这叫犯法吗?我和他有权钱交易吗?我让他给我办事儿了吗?

刘:你听我给你说啊,这些事儿都是马建供诉的。

郭:书记,所以这就是今天我要给你谈的事情,如果你以卷宗作为跟我谈的条件的话,第一这个卷宗是否合法,第二是否是事实,如果是合法和事实我文贵全部接受,如果既不是合法也不是事实我一概不想谈,还有一个我不叫我的团队参与这个事情,你一定记住,刘书记说,我就教你刘书记啊你是代表组织的,郭文贵我愿意让你组织参与让你律师参与我非常愿意,但是后果我们自负。造成国际影响我不负,到今天我还是以国家形象国家利益为主,就像我给你说的事情,一切一定依法处理,千万別给我面子。因为本身郭文贵就呼吁依法治国,你自己本身却不合法,不想太多人参与,郭美郭强没这个能力,我愿意全部面对,只有我能把事儿说清楚,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的。

刘:你说你的团队他们也不行?

郭:不可能,一旦我的团队介入全世界都会知道,我保证不了,所以你说郭文贵你来吧,这事儿一旦知道跟你没关系,都会说郭文贵你这小子你背叛国家,我的事儿在世界上绝对超乎你的想像,我再说一遍我不想那样做,但是你让我那样做你要是说后果我不负,我愿意做,今天告诉您的事情,您今天看到的事情,我不是在给你耍胡搅蛮缠的,如果你说我给孟会青行贿,给宋建国行贿,书记,你知道这三年他们干了什么吗?三年了我要是真犯罪他们不早收拾我了吗?应该早发红通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他们拿你当枪使,他们没做到的事儿还让你去做,你问他们这些所有的卷宗是在什么情况下做的,按照法律一个都不合法。第二个,瞪眼说瞎话啊,我还没出来呢宋建国就被抓了,宋建国的案子傅政华先把我儿子给抓了。

刘:你看,一聊到具体问题就回到原点了。

郭:对啊,书记今天所有你想拿傅政华和这些人陷害我的卷宗你叫我来承认是不可能的。
刘:咱俩这么说,明天我让小吴做个记录的话你簽不簽?

郭:我不簽。

刘:对,好,咱俩形成共鸣。

郭:我也不会对外面说我也不簽字。

刘:你听我给你说啊,我说的意思是什么呢?你把你的陈述,你梳理之后的情况说一下。

郭:其实我还建议你一定要录音。

刘:录音啊?

郭:因为录音之后回去以后可以让专案组相关人员听,因为真的有时候你记不住嘛,这个事情跟马建能不能对上,跟宋建国能不能对上。

刘:那明天你录,你录完之后你把盘给我,我也没录音的东西。

郭:好,明天再说,我要录音必须经过律师同意因为这是犯法的,我在这儿录你的音我就是犯法的,美国的法律是很夸张的。

刘:我跟你说……

郭:您放心,您绝对放心。

刘: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嘛。你给我单位出的太小,放人、撤销「红通」这两题目都太小,太具体了。跟你说啊,我想了一个比这大的,但今天没法说,懂了吧。我刚才跟你说了,七也好,六也好,六加一也罢,我这说的都是有话的依据,若干事是可以可价可寻的,你都不应参与。你是叫死理,你叫死理的前提是依法治国,为了求得依法治国。你叫我跟你说哦,这四个全面当中这样说依法治国,这个事必须有个过程,这个过程会比较痛苦,比较艰难的,我们也必须努力的相向而行。这个节目一出来不仅仅是05:09:00—05:09:02,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如果把这些事给具体了,这个过程绝对艰难,我们把过程走顺了,结果可能比你现在预想的还要好,你明白了嘛。

郭:但是书记,可以说话吗?
刘:恩

郭:书记,恰恰就是你谈的这些,我说心里话,我看到背后的,我跟你讲书记,你是听我的,你如果看到,你要愿意跟我对质,我非常愿意对。

刘:我给你说啊,解铃还须系铃人,咱就说走正路找出路,这事比什么都强,你呢,昨天打电话给我说要来,你让我看,我昨天回去以后十二点半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我问是不是孙立军要来,确实要来,干什么呢我可以给你我说,今天到华盛顿,为什么呢,因为习主席要到美国来,到海普庄园川普总统会谈,定了四大安全战略的对话,大概是在六月下旬,应该中美双方有个网络安全的高层对话,第一个对话要开始了,是六月上旬。是外交安全的战略对话,第二个是网络安全的战略对话,这样他是为中美高层的网络对话来打前站的,今天到华盛顿,后来我一听既然是这么个情况,我就给孙立军打了个电话,我问他什么时候到,他说明天到,也就是今天中午的一两点钟到华盛顿,我说好啊,正好我也在华盛顿呢,他说老哥你辛苦了,咱一起见个面吧,他说好啊,我说我这会到崔大使那儿报个到,因为我是大使发的邀请函,因为他今天到,晚上可能就要跟美国会谈,网络安全对话的相关一些事宜。

我明天去跟他见面,跟他来的主要是工信部、网络安全师,公安部的网安局,主要就是这么两三个单位一起来的,重点就是谈这个事情的,我跟他说一起见面吃个饭,他说可以,我说那我就明天定火车去华盛顿,明天可能跟他见不上,应该明天重点是跟美国人谈了,关于网络完全的事,然后后天见个面,然后27号我就回了,回来以后,你看你要是出不去,他们娘仨陪着你,还有谁陪你吗。我给你说的意思还是今天咱们把其他话题先放下,沉重的话题往后放,还是咱说的,现在你们全家都在这,我们就聊今后的出路怎么走,不能这么走下去,我给你说句心里话,我都替你着急,这话在英国也给你说过,我在你家里边跟庆芝和郭美也说过,我真的是设身处地的为你想,你光说站在你的角度上想想你的亲人还有郭丽杰,你看看在控制内的十六个人,包括员工,亲属就郭丽杰一个人。这个马建犯的大忌,违规使用相关的技术手段,这在这个行当里面是大忌,你明白吧,这些事都是硬砍石凿的他的违纪或者违法的行为,另外一个你说他替你办事,这些咱全放一边,是因为你为国家做贡献,他并非因为你的事,说是你郭文贵你为国家做贡献他给你帮忙,因为这个东西可以通过民事来解决,干嘛要通过刑事呢,所以这些事我就给你一个建议,从这条路这样往前走的话是有出路,而且这个出路我觉得的这样往前行的话会显得顺畅,你要说我这样给你说了你非往旁边走,总是拉偏套的话,那就不好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我这都是推心置腹给你讲的,这是我今天讲的,其他等我从华盛顿回来咱再说,好不好。

郭:好。

刘:有些不是非要通过刑事来的,就是你不是全都触犯的是刑法,就有些可以通过民事来沟通来解决,你包括现在有些债权人要起诉,这些都是可以和解的。都可以调整等,也包括文贵你说的李友的十一项罪,就四年半,谁说要判你四年了,我说要判你四年了吗?你怎么没闹明白了,所以很多事你真该好好想想,现在不是那么回事,这今天我们就经济来解决,你老是说他们怎么商量的怎么开的会,你的信息到底是不是真的。

郭:我到现在没有一样信息是假的。你能给我说出来有一件是错的吗?

刘:我就不给你说了,我要再给你说多了,你的话更多, 现在老觉得你有点……

郭:不是,我给你说书记,现在北京的行动是三个方案,一个是您在这谈,谈成是一个方案,华盛顿谈不成一个政治交易,不惜代价的交易方案,第三个还有一套桌子底下的方案,我都知道,今天书记我也给你单刀直入,我也得有三套方案。
刘:你说说你的三套方案。

郭:一套是你给我谈成是一套方案,同时华盛顿做好了不惜代价的交易,把我弄回去的方案,第三还有私下的黑方案,这是三套方案。我相信这三套方案,我也面对这三套方案,同时我也有三套方案。很简单,昨天你们离开以后FBI的人来找我了,给我了两个选择,从现在开始只要郭文贵一个电话就告诉门口的人你就是得到美国最特殊的保护方案,我原来电话也给你说过,我今天正式给你说,只要你们有任何的行动让我感觉到,我就立马给他们打电话,这不是我做的,是你们让我这么做的,这是党和国家把我推向了那边,我就接受,你们要是有行动我分分钟就做决定,这是一,刚才您说的法律问题我全都不接受,因为咱们谈的基础是不变的,王岐山和孟建柱是腐败分子,他抓的腐败人就是有问题的,傅政华收的钱是天经地义大家都知道的,你不但不查他,还让他做主席台上去,你让我相信这个国家,这个体制的反腐败,这不是笑话吗,这不是把我当傻子了嘛,全人类都知道的事情,难道我要去验证吗?所以我觉得不接受,因为这个本身就是个政治事件,不是我一个人说的,有太多人都知道了,第三个方案就是刚才我全都不接受。

我觉得我的说法和他的相近,你刚才说的后两条,什么政治交易,什么桌子下面的黑色手段,我不清楚。
郭:对,这就是我想知道您的话,咱们的国家和党向来用这个招对付一切人,这事跟我没关系,我不知道,我看到的太多了。

刘:你听我给你讲,我了解的和组织上跟我讲的,就是这套方案,把你劝走。

郭:你说的我都听,我也信,但是我今天给你最好的就是实话实说,孙立军来他要干啥,你没给我说,但是我知道啊。上次他来我也都知道。你可以问问他,他跟谁谈的我都知道。美国政府也都跟我说了。

刘:要不然你俩见见。

郭:不跟他见,我跟他见干什么。我跟他见得打起来。他凭啥老害我啊。我跟他什么仇啊,他的犯罪,早晚中国人民跟他清算了。我知道他可不是一点半点。咱们可以试试。我这人名人不做暗事,你可以告诉他,他要不把我宰了,要不我一定要陪他玩一把。他玩明星,玩董卿,装神弄鬼的招摇撞骗,披着人民警察的衣服,都对不起这身衣服。

刘:你还是得冷静,我觉得昨天曹先生你们俩谈的心情好了,但是员工的问题。
郭:我从今天不再跟你谈员工的问题。

刘:员工的问题,你个人的名义的问题。

郭:我个人我也不再给你谈这个问题。

刘:就这个事,刚才你也说了郭美还有郭强。

郭:你觉得郭美和庆芝是能自由进出吗?

刘:我觉得可以。

郭:谁能来保证这事。

刘:我来给你保证。

郭:郭强、郭美、庆芝他们三个都想自由出入,我希望得到您一个法律上的认可,不管我发生什么事情,我需要文字的东西。

刘:因为郭美给了我一个文字的东西,给了我承诺书说二十天,我倒觉得二十天并非是一个硬性的受限,这是我跟郭美个人谈的,他这个东西仅仅给了我,现在就在我手里拿着,我没有交给任何人,这是郭美给刘伯伯的一个承诺,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他二十天左右跟她母亲回去看爷爷奶奶,届时如果我们工作能够向前推进的话,郭丽杰问题也解决了和家里面有人照顾他们的爷爷奶奶了,他再过来跟你见面团聚,这个事我认为都是正常的,昨天我也给你讲了,说、郭美到美国来,你们全家人在一起团聚,似乎是我在做其他的文章,昨天我对这事已经做了一个说明。

郭:嗯,郭丽杰的事情我再给你说明,因为你原来承诺过,他没有在你到来的时候回家,所以我一定要讲一次孟建柱和王岐山,我随时都要开讲了,我要公布她俩的信息,因为郭丽杰没让回来,是王岐山和孟建柱的决定。
刘:不对,你听我。你要这样的话,你就完了,你又要往反方向走了。

郭:书记,我今天跟你发自内心的说,我今天告诉你的我都是心里话。我今天通过这个电话,通过这件事情,我已经放弃了对我员工任何的诉求。包括郭丽杰,我放弃了,名义上我也放弃了,我不要了。

刘:这是两回事,这个事说郭丽杰出不出来和王岐山更严重这是两回事。

郭:我非常了解,今天有人跟我说,他说相信人家刘元平书记尽最大的努力想让郭丽杰出来,他说你千万千万这时候他说这是孟和王做的决定。所以我从个人上我真的感谢您,人家说您废了很大劲,多次提出来说让郭丽杰出来,但是您说了不算,我特別难受的是我知道您为这个难,但是我今天叫您刘书记,我是真对着您背后的老板说的。

刘:不,你听我给你说啊,我给你说的意思,咱们先拋开这件事不谈。
郭:我不做一次我对不起咱们。

刘:你听我说完,就是说,岳庆芝和郭美如期正常,我是这样希望。
郭:当然,我希望得到您一个文字的承诺,他仨都可以自由进出,随时无条件的进
出,郭强也要回去,他要去看爷爷奶奶去。

刘:对呀,因为他奶奶最近这个身体又不好,又做眼睛的手术,是吧,回去看看孙子嘛是不是。

郭:嗯,特別是我父亲也不能动了。

刘:我跟你说啊,这叫什么呢,这就要入档,这是家里事。我说的意思是说,就是他们娘仨回去,出来这些事情,这些事情全都是好事,这些不是说什么原则问题。

郭:今天,郭美,你可以告诉你妈,你跟你哥和你妈可以自由进出,这都不受限制,自由进出无条件进出,你伯伯给你们个文字东西,所以说你们三个跟我没关系了,你们三个是国家给你们承诺的权利,咱就相信你刘伯伯,相信咱安全部。

刘:但是我给你说有一条,就是这次庆芝和郭美他们俩还是应该按照给我的承诺,就是说这个承诺你们该回回去,完了以后我想你父亲这个事届时会有这么一个向前推进的一个结果。

刘:我给你说你要是对王岐山,孟建柱再曝什么料的事,这事咱俩得单谈。

郭:书记我爆的料我负法律责任,他要没这事,他不用怕我爆料,还有一个就像你刚才说的你绝对要了解文贵能走到今天,我再给你说一遍,你也看了我所有档案了,王岐山书记和孟书记一次次想把我全家毁了,我的员工还在受这种待遇,就像昨天曹先生说的全世界都看不去了,不管哪个人有一点良知都看不下去这些事情,他为此也调过很多令,曹光彪是我们安全的老干部,但是他说文贵不能走向极端,昨天还劝我一定不要反共产党,让我公开承认不反共产党,我说我现在没说反共,但是我也没说爱共产党,但是未来我希望给我个理由我不反共产党,我说我也希望有一天我把推特关掉,我不说话,回向正常生活,十九大之前我绝对不会做任何决定,因为我看十九大王岐山和孟建柱还有啥职务没有,如果他们还有什么职务,那这什么都不可能了,他们不会放过我的,如果没有他们了,这一代人都上来了,您这样的人都还能存在,那我当然宣布不反党,支持习主席,不反国家,不反共产党,不反民族,然后我就关掉推特,华丽转身,我本人就过正常生活,这是我愿意的。

但是得看十九大,在十九大之前你现在要给我谈的事情就是所有员工,太简单了,我不要脸不就行了吗,我的员工就在哪待着去吧,我不要了。关键现在你能把我怎么着,你说现在你们已经把我名誉已经毁了,我什么都不在乎了,还能怎么着,我不要了,钱本来我也拿不出来,你们相信我还能把钱拿出来吗,我不要了,这些国家的基金都跟我没关系了,我也不需要钱,我什么都不要了,我今天正式给你说我没任何需求,您愿意给什么就给什么,不愿意给就算了,然后我老婆女儿和儿子的事情你给我文字的承诺,能够让他们自由进出,不一定是一次出入,可能一次回一个或者回两个,你们愿意把我的儿子扣着那就扣着,反正他们三个不会一起回去,最多一次回一个,我要让全世界看看到底共产党是个骗子还是说实话的,现在百分之百没人相信共产党,我不相信有人任何人能相信中国共产党的,但是我要拿我的孩子和老婆来正义一把,然后我现在给你说我什么需求都没有,你们背后有三招我也有我的三招,就这么简单,我就是给你把话实话实说,我没有任何需求。本来今天老议员到这来的,要来给我谈事情,他说美国听证的事情还需要更多的议员来听证,他说一定要相信中国政府来说什么我们都知道,恰恰这是我们关注的地方,美国的行政和法官和国会是三个权利,没有中国政府老用这种教学的,这在美国绝对行不通的,但是现在都是新的,在这个时候我们恰恰要关注这个事情。

刘:你说国会关注你的事了。

郭:你可以问问去。是怎么关注的,书记是您想让我回去,但是有人是要把我推出去,这就是为什么以前就不用到今天的,听您百分之一就不会发生到今天,但是有人不这么认为,他们脑子是疯狂,他们管理国家的素质,从录制我的视频强奸女员工,早泄,三邪视频,然后发动这些愚蠢的行为,他能有什么资格代表这个国家,然后做出这个决定让我面对完全不存在的案子,您看了我的卷宗,绑架罪,还有行贿罪,还有什么我行贿张越,书记我不知道卷宗什么样子的,您看的是哪份卷宗,我这人好几份卷宗呢,我要是行贿张越你把我枪毙一万回,我给张越就一个来往,一瓶红酒。
咱现在可以到美国去把张越叫出来,如果有一个字说我给张越拿过一分钱,你枪毙我一万回,还说我非法绑架徐耀,我才知道那是庆芝的外甥,简直是荒谬,他们现在对你说的所有的话和事情没有一句是真话,我说刘书记本来是来说来了,我说我给你说你也知道国安的人,他是绝对保密的,前两天齐心阁要见我,也是说这个事,因为跟他我们都是朋友,为什么不让国外人掺和这个事,但是我没想到的事情你刘书记听到的事情很多都不是真的,我要是给张越送一毛钱,你可以把我枪毙了,我行贿张越,还有孟会京,孟会京的老婆买房子,他们真敢作啊,你们让孟会青自由的说几句话,看我是行贿他什么,他给我办了什么,我给中纪委办的事情,怎么会是说我行贿他,行贿叫权钱交易,他给我什么权了,就这样的假都能造的出来,三年了找不出我罪,给我整出来21条罪犯,黑社会罪,藏匿枪支罪,强奸罪,强奸未遂罪,非法绑架罪,行贿罪,隐匿销毁票据罪,书记您是懂法律的人,您让任何懂法的人去想想任何一个有想法的人能想到这跟我有关系吗,我郭文贵从我第一次死的那天起我绝对不能再回到看守所去,有一天公安和法院查的时候我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你问问吕涛和杨英,他要敢说他做的事情哪怕一次我知道,你让他拿出证据,你就把我判了,我都想过了,我準备28年了不是开玩笑的,书记现在在我头上就盖了21条罪,有本事三年把我定个罪,还公布马建副部长行贿罪,这又帮了我一个大忙,首先我行贿罪,得给钱啊,他得给我权利啊,行贿最基本的特征就是我给你钱,你给我权利,权钱交易,就像当年抓王有杰一样,抓到后中纪委说我给他多少多少钱,最后一查是我没给他钱。
郭文贵瞎话连篇,怎么威胁,把人曾庆红给牵出来,谁能录视频,你说这视频是公安部某部门干的,孟建柱书记不知道,王岐山不知道,你说王岐山书记是查纪委的,就查郭文贵商人,全人类都知道王岐山是查我的,到处说要弄死我,他见了美国人都说郭文贵不是好东西,你还替王岐山说话,你觉得不浪费你时间吗,他见到美国人说我是个骗子,一分钱没有,说盘古都不是他的,別听他胡说,用得着他一个国家领导人对我这样吗?孟建柱书记亲自给人家说郭文贵就是个骗子,骗你们的钱,赶紧给钱拿回来。用的著这么说嘛,你还把他当成国家领导人,周永康也是国家领导人,令计划也是国家领导人,不都是一百多星啊,他被抓起来连狗都不如,孟建柱和王岐山他什么都不是,他代表不了国家,代表不了这两百多万的干警,他代表不了书记,不要认为他的职务就是他的伟大,他是个人当他不配代表这个国家的时候我就不把他当成领导人了,孟建柱用得着带着十几个跑到中东去把我毁成那样吗,我还能尊重他吗,孙立军跟我见有什么用呢,天天拿着钱到美国乱挥霍,美国人都知道,这些我们都盯着呢,他到美国来干什么事情都盯着呢,我不能给你说这是谁说的,我得给人家承诺,这个事情越搞越大,我说我也不想,但是很多事情是我控制不了的,不是你想失去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

刘:继续撒火,把你的火都给卸了。

郭:我从认识你到现在,我说哪句话现在你往回看,有时候有些情绪的表达,但是我哪些不是认真的,我的律师明确告诉我任何簽署卷宗案情的事情律师必须在场,现在美国分的特別清楚,我的私人律师,商务律师,还有我的刑事律师,我今天就很明确我的律师团队现在在楼下,我随时可以叫他们上来,我告诉他们我现在就是友好配合,和友方讲清楚,不到法律的程度,所以我不希望把事情失去控制,我也不想。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毕竟孟建柱是你的老大,王岐山是你的老大,他们要干啥不可能告诉你的。

刘:你这说的是我是蒙在鼓里在办事的。

郭:我觉得大多数你是蒙在鼓里的,从您在北京咱俩通电话我没有一次不告诉你的,我说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让你蒙在鼓里,孙立军来我给你说的,原来去中东的事情我告诉你的,他在美国找的公司我告诉你的,他在怎么到专案组这人怎么弄的,李友卷宗一个月怎么改的我告诉你的,没有一件不是假的吧书记。

刘:你说的这些,我打个引号来说不问出处,你这让我从云里雾里钻出来了,看来我还真的是得换个角度看这问题,但是我给你说有一条我还是说那句话,这句话可能有点官味,不管那些第二条或者第三条也好,你要是信我,咱们就走一下试试。
郭:我绝对信你,但是我不信你掌握的信息。

(根据:明鏡新聞视频)

谈谈为啥要为“大骗子”郭文贵鼓掌喝彩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