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7日星期三

曹长青:因郭文贵被掐断的在王若望纪念会的讲话

来源:长青论坛,文章取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我说,“以我对王若望的了解,王老如健在,会支持郭文贵,因为这是一件有利于结束中共专制的事情。” 在场不同意我观点的朋友们可以等我讲完之后反驳:以我(们)对王老的理解,王老如健在,会反对郭文贵爆料…… 之类。但就直接掐断不让我讲了,是不是太过分了点?而我下面想讲的是王老跟妻子羊子的战友情(已经讲了一部分,后来才知道,他们把现场掐断后把电话转给了羊子,只有羊子一个人可以听到……】

4日是中国异议作家王若望一百周年冥诞。几周前纽约的朋友跟我联络,说在这天他们要举行一个王老会,希望届时通过电话连线让我讲几句话。王老是我很尊敬的一位坚定反共的作家。他生前我们有很多交往,生病时我多次到医院看望并写了一篇很动感情的文章。

王老辞世之际我也和其他民运朋友们守护在他床边,并参与组织了迄今为止海外最隆重的一次为反共者所召开的追悼大会。他去世10周年时我又写了追思文章。

我还从来没给任何其他一个中国人写过两篇悼念文章。所以,很高兴能在这个纪念会上谈谈王老。

纪念会进行一半左右时,会场接通了我的电话。我列了个提纲,准备讲一下王若望先生在几个方面的特点,可还没讲完,就被主持人掐断了,因为我提到了郭文贵这三个字!我非常生气,既然让我,就应该给我起码的言论,我没有点名批评任何人,只是提到一个人名,讲话就断。王若望先生如果在,他会允许这种做法吗?

先说我讲的几点(大意):首先我表示感谢纽约的民运朋友们在百忙中,张罗组织这样一个有意义的纪念会,纪念被旅居爱尔兰的中国作家喻智官用这样的标题《王若望传记:永远的独一无二》赞誉的反共硬骨头王若望先生。 接着,我谈了几点感想:

第一,王若望的“背叛”。他不到20岁就是中共地委书记,如果坚定跟随共产党,有可能官能高过王岐山。但他选择“背叛”,背叛了那个共产集团,成为异议作家。有人说过,民运有两种人:不要共产党的;被共产党不要的。王若望先生是认识到中共的邪恶,不要共产党的,境界更高。我强调,不管以前做了什么,对所有敢于“背叛”共产党的,都应该支持!

第二,王若望的坚定反共精神。喻智官先生那本书名说王老是“独一无二”,就是高度称赞王若望反共的彻底性和坚定性,从中共党内出来的人,尤其是曾位居高位的,王老是独一无二的!这种义无反顾的反共精神,这种与共产党邪恶势力死磕的精神,值得我们后人敬仰和学习。

第三,王若望的真性情。他率真、坦诚,身上有一种“老小孩”,或者说是“老天真”的东西。我们不谈其他人群,仅仅是民运圈子里,实在不乏阴暗、算计、狡猾、计谋的一类。我们需要和希望有更多的王若望这种襟怀坦白、光明磊落的人,这种率真的人!性格决定命运,王若望这种率真的性格,就决定了他一定跟争权夺利、成天阴谋诡计的共产党绝整不到一块去,迟早得决裂。而且他跟那些也善于搞计谋的民运人士也整不到一块,最后他不仅被共产党整肃,还被一些民运人士欺负。在当年的华盛顿民运合并会议上,本来众望所归,是由王若望(那时他刚从中国出来不久)出任民运大联合之后的整体民运组织的主要领导人。但单纯的他,被一些非常有城府且使用诡计的民运人士骗了。(结果合并会开成了分裂会。民运从此一蹶不振,那是1993年的事了。)

第四,王若望的清廉。那次合并会之前,王老首次访问台湾,当时的李登辉总统在中华民国国庆升旗仪式上与王若望见面交谈,以示对这位坚定反共的硬骨头的尊敬。然后台湾方面给了王若望八万美元。但王老自己没扣一分钱,全部给了民运组织,开合并大会。当年如果没有这八万美元,那个合并会根本开不成。结果合并会却把王若望“做掉了”。王若望夫妇不需要钱吗?当然需要。他们夫妇在纽约是与人合租的房子,妻子羊子要靠给人家看孩子赚些生活费。王若望是中国知名作家,在上海有自己的舒适住房,但在纽约,他与夫人都那么一把年纪了,却要跟人合租房子,是多么的不方便!我曾多次去过王老一直住到离世的那个家,看到那个多人合租的情景,现在想来,都很心酸!这就是王若望,这位前中共宣传战线的高级干部,走上反共之路后所付出的代价之一。虽然在纽约这样艰难,王若望先生却把台湾方面给的八万美元全部给了那次民运大会。

第五,王若望的平易近人。他是知名作家,曾任《上海文学》副主编、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又是德高望重的民运领袖,但他从来不摆谱,不端架,尤其是不矫情,不装模作样,更不会算计人。跟他交往,一点都不用提防什么、在意什么。他不故作高深,也不会不懂装懂,不懂的事就很认真地问,或倾听,所以很多人都喜欢他。

第六,王若望视人权高于主权。他支持西藏和台湾人民争取权利的斗争。我曾跟他(还有其他民运人士)一起到华盛顿看望达赖喇嘛,他跟达赖喇嘛一见如故,亲切地手挽手,发言时明确支持西藏人民。在台湾问题上,我也从未听过王若望喊什么反台独,只知道他强烈支持民主台湾。在王老那里,人权高于主权,他看重的是人权,是人民的选择权利!

第七,王若望的看重大局。在今天有争议的郭文贵爆料问题上,在座的可能有人挺郭,有人反郭,但以我对王老的了解,如果王若望仍健在,他会支持郭文贵爆料。因为他会看重大局,那就是郭文贵爆中共盗国贼的料,有利于让更多国人知道中国社会是多么不公不义,中共负责反贪腐的王岐山,结果是大贪污犯,是当代的和珅……

【我说到这里时,被会议主持人掐断了跟会场的连接,把电话给了王若望夫人羊子,但刚开始我并不知道,仍在继续讲——】

我要谈的第八点是:王若望对太太羊子的爱。熟悉他们的朋友都知道他们是思想理念的战友。王老对爱妻羊子的评价很高,不仅因为他们都持非常坚定的反共立场,也因为羊子很坚强、独立,家里的事情全靠羊子一手操办。王老去世前对我说,羊子很能干。我想这是他走前的一点安慰……

【这时羊子告诉我,我的电话已经不再被播出,而只是跟她一个人讲了。就是因为我提到那么两句郭文贵,就被掐掉了电话。早知道会议主持人是这种态度,我不会接受这种电话连线。在今天自媒体时代,谁都可以自己做视频讲话,纪念王若望先生也好,挺郭也好、反郭也好,大家应该可以畅所欲言,还可以写成文字。今天,谁还能关住谁的声音呢?

在王若望先生百年冥诞纪念会上,发生这个不愉快的插曲,让我心情很不平静,匆匆写下这些,给历史留个记录吧。这一切都是“郭文贵害的”。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在讲话中被这么蛮横无理地突然掐断,不让说完。你看“郭文贵”这三个字,是多么厉害。】

2018年2月4日下午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