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31日星期三

【石涛纵横】令人生畏的王岐山重返政坛

记者/主持人:石涛

我记得有期节目跟大家形容我说发现遇到一些人,这些人很有身份,他的身份一个是表现在他的社会权力阶层,另外一个表现他的钱财。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圈落,在这个圈落中,有钱的,有权的,有势力的,有影响的,很多人都会站在自己的角度把它放在了一定的阶层上、一定的上。但是你会发觉有些人表现出他内在的一份高贵品质,生命的内在的一份,对很多人而言,你描绘不出他内在的那个氛围,他只不过有一种感触而已。有些人他可以描绘出来,他能够欣赏对方的那一份生命内在的品质,其实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境界。

“境界”这个词在现实的环境中,我个人觉得都已经缺失了它本来的东西,我以为真正境界它是描绘一个人的灵魂的内在的生命的高度、纯净程度。现在讲“境界”都随便用了,我觉着就完全用烂了。

与此同时,在同样的环境中,同样的氛围中,有些人表现出很下贱,我现在能理解的,有钱的有权的有势的,如果给你的感触这个人很下贱的话,十有八九这是个坏人,他是个恶人。也就是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他内在生命的品质,他表现在人的这一面的跟他的社会阶层和他的钱财,它们中间没有必然的关系。但是一个下贱的人,你会发觉在人的这个层面上,非常的利益,非常的阴邪,手段欺诈,这样的人大多他的眼睛是动荡的,不流畅,他的眼睛所表现出来的没有一种清澈的概念。

而有品质的人他的眼睛是清澈的,干净的,无论他多有权多有势,他不会欺人待物,他再有势力他也不会用他的势力,他再有钱财他也不会用他的钱财去敲诈对方,去欺骗对方。所以生命内在的品质跟外在的表现,其实我个人觉得你完全可以分开。

我为什么说很多人描绘不出来在今天的环境中人们内在的品质呢?是因为太多的人太欲望,太势力,他不管自己内在的生命品质,他也期待着在现实环境中他满足自己的欲望,以不择手段的方式。可是有些人你让他不择手段,他做不出来,他心里放不下。而有些人可以非常的阴邪的出手做某些事情,以法律的名义,以公平的名义,以自由的名义,以人权的名义,这种事情到处都有。

所以在我个人眼睛里,2018年,瞠目结舌的意思就是在从中你会看到,一个真正心静止水——止呢,其实可能就是如果更加趋近于一种死水的概念的时候——周围的一切就更加明澈,因为你不会受到欲望和利益的困扰。在别人的眼睛里,其实你的生命境界展现出那种高贵和质感,没人敢碰你,因为你自己内在的尊严就象一种无形的力量,足以把不好的东西排斥之外。当然这是我个人现在能够理解到的。

王岐山重返政坛成为了今天看很多媒体开始报道,因为这件事情,人们没有延伸了,很多媒体都是只谈到他个人的概念,而在我个人眼睛里,其实这是一整套的故事,而且非常简单。为什么很多人认为很吃惊呢?我以为在今天中共当中,在它的宣传当中,还在固守着共产党的宣传的表相上。换句话说吧,在中共体制之下没有人不骗人的,没有人不打幌子的。今天主政的人,习近平他们如果给打个幌子的话,有什么不成呢?它只不过是党的体系中的延续而已。如果他打幌子都是为了他某种另外一个没有拿出来的目的的时候,又何尝不可呢?我个人觉着就是确实把人们的观念影响之后,太多人迷失了。

《纽约时报》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王岐山重返政坛,或将出任中国国家副主席》。

这基本是很多人的讲法了。讲出任国家副主席,它的原始出处是在路透社跟《》,当时它们有这么报,而王岐山出任人大委员的概念的时候,就成为了他变成事实的第一步的基础。

令人生畏的中国政坛人物王岐山曾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起的反腐运动的负责人,官方机构周一报道,他已被任命为全国立法机构成员。这个消息进一步表明,去年从共产党高层职位上退休的王岐山,可能会重返公职,成为习近平的有力盟友。

在它的报导当中这个词用的很严谨,它叫“重返公职”。因为当他不是中共高官,而却成为了一个普通党员却转为一个正常的社会公职的时候,甚至进入国家管理层面最高层的时候,其实这个概念就出现了一个实际体制的人员搭配出现转型,这是客观的,如果主观的话,我自己说,被习近平相信的人就这么两个人——王岐山、栗战书。其他的人都差一截儿。

现年69岁的王岐山之前领导着共产党的反腐机构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并将其变成了对习近平忠诚的可怕执行者。但在去年10月的共产党全国大会上,他从这个位置和其他一些领导职务上退下,这似乎符合默认的中国高层政界人士退休年龄政策。

但从那时起,外界就一直猜测习近平可能会做出安排,让王岐山作为中国政治领导层中的强有力参与者。周一有关王岐山被任命为共产党控制的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报道,是迄今为止最明确的信号,表明他将继续留在公众视野里。

现在看来呢,已经走出了第一步。

王岐山进入人大并不意味着他会回归到高级职务,但是已经69岁的王岐山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中共政坛上、在中国的领导层面上是极其罕见的,几乎没有。

在这个消息公布前,四名人士——这四人分别是一名中国政府官员、一名经常同北京高层政界人士会面的华裔企业高管、一名见过王岐山的外国高管和一名见过王岐山多次(包括去年)的前美国政府官员——援引与中国高级官员的交谈,以匿名为条件告诉《纽约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年度会议时——可能是在3月,王岐山很有可能被任命为副主席。

这是《纽约时报》它拿到的内容。另外一个就是《南华早报》。

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曾于去年12月报道,王岐山可能会被任命为副主席。

其实在今年1月份,10天前《南华早报》曾经又报导过。这里面它的讲法的概念就是,认为它去佐证王岐山在这个过程中随着习近平2013年三中全会的改变,其实他们在做4年来反腐他们真正的目的。这也是他们自身能够逃生的唯一出路。我以为逃生的唯一出路是指,王岐山、习近平在反腐中得罪的是中共党的整个官场体系,它的权力体系和权贵家族,当他得罪之后,谁也跟钱都没有仇,人就是个欲望的动物——在人的肉身层面。在高级动物的理念下,会促使今天的人只在欲望中来考量自己来评价自己的成功与失败。王岐山习近平以反腐的概念,切断了整个中共官场的一个欲望放纵和满足的途径。所以我一直说他反腐的概念,无论他的说法是什么,但是反腐的实质是跟中共生命品质对立的。他必须找到生路,无论他今天说什么党领导一切了,都是为他自己,因为他现在是核心了。但这些都是说辞,他跟中共内在对立的本身是真实的,所以这个东西就不是人们所说的重返文化大革命,他回不去。

文化大革命的基础是在“三反”“五反”“镇反”“三年大饥荒”一路走过来,人们一直是在被压迫被打杀被屠杀的过程中,进而走到文革。而习近平面对的概念不是,他面对的概念是从8964到2014年,是人的欲望的贪婪的放纵的15年,跟那头两回事。当你去掐脖给他系上绳的时候,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这个人,说句难听话,结过婚的跟没结过婚的完全不一样。没结过婚的扭脸进庙当和尚他就当和尚了,他不知道,你结了5年婚,扭脸再出去当和尚,这事不好办这事。我觉着对人的欲望而言这是非常类似的。所以当中共体制整个官场以这个概念出现的时候,他必须求得自己生路。

“似乎可以确定——或者非常接近中国实情的是,他依然非常受人敬重”,并且无论如何他都会保留在关键问题上的影响力,现供职于商业风险评估公司明茨集团(Mintz Group)的前美国情报官员兰德尔·菲利普斯(Randal Phillips)说。他接受电话采访时,有关王岐山的最新消息还没有发布。

“对习近平来说让他当副主席的确非常安全,”菲利普斯接着说。“因为他已经获得了足够的可信度,并且不构成任何威胁。”

我以为这是《纽约时报》在它报导当中,能够跟大家分享的非常有趣的环境。在这里它特别提到王岐山跟习近平之间他们两个人的关系。

习近平和王岐山的初次见面是在大约50年前,在毛泽东的文革时期,他们从北京下放到同一个贫困多山的西北地区劳动。王岐山在距离习近平大约80公里外的一个农村公社工作,习近平回忆,他有一晚曾在王岐山处借宿,还借了一本经济方面的书给他。

这是他们之间的生命之间的关系,所以习近平的做法,他是借助中共官场权力过程中来达到他自己的目的。这东西就是你看到的所谓的为哥们两肋插刀。习近平比王岐山跟栗战书都小,等于是俩老哥俩保了一个弟弟,是这个概念。老哥俩保了一个弟弟,是为兄弟两肋插刀。所以在今天的利益环境中,太多的人根本看不清这一点,所以讨论了半天都在利益上,在编故事上,因为没有能力触及到生命之间的这种内在的概念了。

“现在看来他当国家副主席可能性是更大,”北京的时事评论员,曾在一份党报担任编辑的邓聿文说道。

“按照一般道理来说,国家副主席是一个虚的东西,一个象征性的东西,一个礼仪性的东西,”邓聿文说。“但习可以安排王来承担一些更重要的,事实的工作。”

这是《纽约时报》报的。而《德国之声》在报导时,我只是借用这个标题了《不是常委岐山依然是大佬》。

去年秋天召开的上,曾执掌中国反腐运动的王岐山卸下了中纪委书记职务,没有再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不过,本周一,69岁的王岐山被选为新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外界猜测他很有可能再次出任高级领导人职务。

老人干政,你现在听不见这事吧?那王岐山回头出来是不是老人干政呢?其实就是个笑话。他不叫老人干政,他叫给了他个职务,他就让他这么来。这就是习近平的做法。所以当他守着党的规矩的时候,在中共十九大七上八下的时候,他有他的道理。但是扭过脸来,当达到他的目的的时候——他在开会在做事他有他自己的目的——达到自己目的的时候,只要达到目的他不择手段,可以用他的手段。所以十九大王岐山突然的卸任出局,其实是给太多的反对习近平的人一个措手不及。

我记得在十九大上有一个照片,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跟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王岐山从他们面前走过,两个人看他的眼神就是:小样吧,你也有今天。我没跟你说吗,这些人笨就笨在他们的脑子都固守在自己观念上。我就不知道今天,最高法院跟最高检察院两个人如何看待这件事。这是很有趣的事情,谁都懂得这是王岐山回来了,而他的这个做法,在十九大上没有任何披露。而中共相当一部分人会把今天习近平王岐山的做法理解成跟过往很多人的做法是一样的,只不过手段不同。

而偏偏在我个人的眼睛里,其实他将出现根本性改变,因为他触及到人的生命根本内在的善与恶的问题上。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